野桥 | 专栏 | 诗生活网

总在愧疚之中(10首)

◎野桥



总在愧疚之中

有时候你感到城市荒凉
而坐在王爷庙,
树木在生长
它们挑逗你,
鞭打你,要将你剥光
到了最里面的一层
你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
醒来将盖碗叩击
喝到第三口,茶水已尽
没有人来为你续茶
那些树木凝视着你
凝视你将衣服一件件穿回去
周围烟雾缠绕,一片喧哗
你起身为自己冲茶
难掩对树木的愧疚之情

露水辞

雾太大了,露水升起来
铺在路边的胡豆杆上
露水扑向布鞋,母亲的一针一线
它毫不留情的淹没了
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
中年时我还会被露水泼醒
还有没有比它更大的一场露水
还有更深重的一场露水
将恩情埋伏在一条寂静的路上

刺痛心灵的石头

每天我都会读一个人的诗
读完会想起我的童年
光脚走在牛粪和鸡屎混杂的乡村
我挥镰割倒的麦子和稻穗
铺在院坝里
麻雀从竹林上空扑下来
母亲轻轻的吆喝它们
把我赶进麦秸和稻草堆里
做梦的乡村多么安静
而在她的背后
我又看见了一只只伸过来的手
一双双乞求的眼晴
当我梦想成为一个诗人
以为身边鲜花环绕
但却堆满了刺痛心灵的石头

神秘的诗意



鸟儿叫亮了天空
风摇动山坡上的树林
不知树木为何到了
深秋还是这么绿
它的神秘性向四周蔓延
而我看着伫立不动
内心已奔流不息……



蝴蝶依恋他的手指
手背和掌心
"前世你一定是梁山泊"
说完我转身给祝英台
拨了一个电话
"我为你找到他了"
电话那头沉寂了几秒
随即传出振翅的声音

一座隆起的山峰

我每天都要面对两座山
狮子山在对面
母亲已埋入山中八年
每年我都会去看她
一捧菊花令她清静
感激着天上的神
土地坡在我的背后
翻过这座山再走一段路程
就到了父亲憩息的天池寺
父亲陪伴着他的父母
也许并不觉得孤单
我在两座山之间徘徊
几十年一晃而过
第三座山正在慢慢隆起
神将三个点组成一个三角形
我还在标记自己剩下的岁月

在王爷庙你失去最多的是时间

它在一只青花盖碗里
被你缓缓的饮下
浪费一生的时间
和圆柱,轩窗,古词,雕刻,竹叶青
融合在一起
安静如石的沉默
千山暮雪的心情
都在流逝中熠熠生辉
它在一只盖碗揭开
和复原的一刹那
都有了一种深深的凝视

神迹

他用200元人民币
买了一颗雪白的狼牙
一个搞期货的
背后的意义不言而喻
卖东西的藏族小伙
坐下来和我们聊天
他拿出虎鞭,藏紅花,绿松石……
勾起我拥有一颗石头的欲望
西藏是我梦想去的地方
一颗石头还不能完成我对她的理解
但一颗石头上又充满了神迹

姐妹

她们集体在食堂里吃饭
没有人为她们提供免费午餐
微波炉也是凑钱买的
她们吃着从家中带来的
简单的饭菜
很少有人大声说笑
你从她们身边默然走过
你的担心和她们一样
你的愿望也和她们一样
但愿老板们都能挺住
2021年还会熬过去
她们吃完饭去自来水管上
冲洗碗筷
但冲不走平凡生活的阴影

伤心凉粉

有人千里迢迢
给我托来周礼伤心凉粉
秋天本就令人忧伤
看着凉粉就开始伤心
想起某个夏天她来了
我请她吃五元钱一碗的凉粉
辣得她差点哭倒自贡
害得我又用五元钱
给她买了一碗冰镇凉虾
后来我们慢慢遗忘在秋天
我想把伤心凉粉分一些给别人
要的人越来越多
我又不想分了
我意识到它是一个反义词
明天我一定会快乐

十月,缓缓注入一只盖碗



我又坐在王爷庙里
像整个夏天一样
沐浴着木房子里的清静
几小时的心驰神游
和茶水的滋润
把我变成了松木扁上的字
隐着暗香和光辉
木扁在轻微的晃动
把我投入阳光中燃烧
看不见一片枯萎的叶子



头顶灯光忽然亮了
坐在王爷庙里的人
开始雀跃起来
而围墙和琉璃上的阳光
看上去更亮
有着深深的寂静
我更愿意到阳光浇灌的围墙下
去呼吸
寻找一只迷路的蚂蚁
要是找不到该多啊
我就会一直蹲在围墙下
和阳光一同隐去



我的眼睛有时看不清
飞过的一只蝴蝶
它飞着就变成了一枚树叶
我有时也看不清身边的人
他们停顿在某一个空间里
还来不及转换
我更加看不清的是我写下的字
它们有时在燃烧
有时轻轻一抹就不见了
如果我多年以后回来
还在这一片丘陵上歌唱
雨轻轻下着
张开了它们透亮的嘴唇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