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铁路边(二首)

◎泉声



在朝阳观
   --给森子

你站在了几十分钟前
我们瞭望的顶端。我在栎树林里
捡橡子,有一些还戴着僵硬的绒帽

地面潮湿,没有蚂蚁
除了一只黄色的小蝶,再不见其他飞虫
看得见你,走在一堆乱石上

我们猜它是楚长城
可能更贴近土匪的寨墙
一层又一层的山,围拢着一个章鱼般的湖

湖心岛,如同我左侧的
仙人掌,我寻摸着
哪一根刺,才是墨子著经的地方

这时,你喊我去看
她紫色的手镯。我说我看见了
从你“肉质的镜子里……”。
2021.9.29


在铁路边

雨后,我去一首诗的萌发地
必经的涵洞积满了水
一列货车从封闭的铁丝网里驶过
不会有俯首贴轨的孩子
倾听渐远的声音

我在“五米以内......”的空地上端详
“严禁移动”的水泥桩
酷似界碑
它抵不过那个发明了“弧形地邻线”的村民

补栽白菜苗的男人
赤脚踩泥。旁边是潦草的玉米地
鸽群飞过,他瞧了一眼
坐在三轮的透明塑料棚里玩手机的女人

地边沟中
浑黄的流水翻卷着
浪花下,谁在咕咕,咕咕?
我的猜测可能不如蚯蚓或蚂蚁。
2021.9.25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