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晓戈 ⊙ 骆晓戈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黄永厚:金色时光

◎骆晓戈




黄金比人的童年错了。
黄金可以索取, 童年则不。
每个人只有一次的童年晃眼即逝,去时不打招呼、不讲交情到残酷。总想着彼此欠着什么,什么呢说却没有由头,大诗人玉溪先生都说追忆也然了
追忆是“后精神”产品,隔着一层原装、人工习气太浓,假了。一切人世的东西包括艺术一假就完结,它给人痛苦而不是快乐
我最怕看所谓儿童画,那不是画,只阉刀挥舞,一片血肉模糊,生灵涂炭。
本来,人类自有儿童画对自己就是一桩功德,这功德不仅对天才、神童、优等生有效,不,其中还有你我。它是人类自我力量的发现和自我肯定的标志,是人类光彩的篇首,可惜好最不常。(人类在线条色块上的畅意,远远优先于语言文字, 它无需苦历主语宾语、名词形容词、句式章法的磨难,因此,到后来也没有理由在作品中带着规范遗下的伤疤。咳,令人伤心的恰恰就在绘画上有人愿意自残终生, 处处证明自己是“某某后人” ,而引发别人的共识。)

事情何以至此,试看那上帝,他刚把人形做成,在转身离去的当儿,眼角余光中忽然见到人类这黄口小儿竟自动作起来,随心所欲,无禁忌地涂抹起来了。那算什么作品,这一手,人类这一忘恩负义大大伤害了上帝的威严,上帝多么恼火,以致妒忌,跟着就是惩罚,派出他的代言人一先知。这些男女先知,也许是家长、老师和社会贤达。受着责任的驱动,认定“幼稚”可攻,点燃“爱心”火焰,一齐扑向摇篮,给幼灵以“指导”“ 纠正”。

倘事情发生在“农民画”上, 农民、文化馆站美术员、或是美术院校师生,他们之间除了职业不同,年龄接近、志趣,愿望都默契,真是情投意合,用古语那句:“一个愿打、
一个愿挨。”别人瞎操什么心。
感谢《中國兒童看中國》(CHINA AS SEEN BY HER CHILDREN,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这本集子的选编者,由于他们的火眼金晴从千百真伪作品中,重新找回我们真诚的火种(有的还是佚名呢),感谢诗人骆晓戈用她美丽的诗句带引我们荡漾在天河和孩子们一起嬉戏。人类所丧失的宝贵的欢乐,重新来到我们面前,神了。
(作者黄永厚1928-2018湖南凤凰人, 画家、教授、艺术评论家此文载于1992湖南日报副刊,“我喜爱的儿童读物”专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