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下旬诗作

◎闻九排



赏月

晚上7点20分
走到阳台上
打算赏一赏
中秋的月亮
我操
面前的
不锈钢防盗网
让人雅兴大败

2021/09/21


语音电话

在岳父母家
二姨子病友
打来语音电话
邀二姨子明儿
到她乡下家里
去采摘豇豆
二姨子问她那儿
有啥好玩的地方没
想把岳父母
还有妻子
一起带去玩一趟
那人一下停顿下来
妻子赶紧说
明儿要上班
去不了
岳母也说
她和岳父
还有事儿
那人又开始说话了
没事儿没事儿
你把你一家人
都带过来
我简单做几个菜
随便吃几口
也算尝一尝
农村菜的口味

2021/09/21


坐电梯

走进电梯
里面有个
大个儿女人
看我往里走
大抵见我和她
都没戴口罩吧
她赶紧闪退
站到角落去
我也心领神会
站到了斜对的
另一个角落里
且尽可能
不正对着她

2021/09/21


做客

在岳父母家
没看到岳父
问他哪儿去了
岳母说
“到他大侄女家
做客去了”
“哪儿是去做客呀
明明是请他去玩
去打麻将”
二姨子
予以纠正道
并继续阐释
“所谓做客
就是要掏钱
赶情”
其实
二姨子的话
也不严谨
以前
说邀请亲朋到家玩
那是真玩
纯粹叙旧聊天儿
现在说的玩
已经单指打麻将了

2021/09/21


失衡

下午赶到岳父母家
准备大干一场
把小姨子
给二老买的
一张新床架好
发现店家忘了
配送工具
干不了
坐了会儿
只好起身告辞时
岳母送到门口说
“也是哈
你一个人坐这儿
没事做确实无聊”
话里意思是
妻子和二姨子
还有她们大姑表姐
包括岳母自个儿
都是女的
岳父偏又不在家

2021/09/21


每逢佳节倍思亲

中秋节
在北京的小姨子
邀请了几个老乡
在她家举行聚会
一个是邻县的她大学同学
一个是岳父某学生的表妹
一个是自族三嫂的姨侄女
一个是岳母娘家的远房亲戚

2021/09/21


去年的苹果

妻子网购了
一箱苹果
帮她拆开包装
发现品相太差
看了看果蒂
全都呈焦枯状
我说是去年的苹果
妻子不信
削好吃了一口
果然如我所说
让她给店家
一个差评
她说
算了吧
这两年
受疫情影响
做生意都不容易
电商也是

2021/09/21


临时家长

父母小区广场上
几个小朋友
在打乒乓球
其中一个
一看就是刚入门
上过一次之后
其他小朋友
都不让他上了
我走上前去
摸着那孩子头
对小朋友们说
“这是我侄儿
他刚开始学
你们让他
多练习几次吧
咱们谁不是
从不会到会的呢”
为首那个孩子说
“那就让他上吧”
那孩子偏转头
歪着脑袋
瞅了瞅我
拿起球拍
跑上场了

2021/09/21


洗早

今儿中秋
要去趟岳父母家
计划下午3点多
帮父亲泡会儿脚
洗个澡后再去
小妹说
“才3点多就洗澡
是不是太早了呀
要不
今天就别洗了”
母亲笑着说
“洗澡洗澡
就是要趁早”
不禁想起
上大学那会儿
冬天经常睡完午觉
就去澡堂子泡澡
有时去得太早
澡堂子门
都还没打开

2021/09/21


妻子赢钱

中秋假期
家庭聚会
妻子跟弟妹们
打了一下午麻将
赢了820
我说你技术好啊
老赢他们钱
她哈哈一笑
不是技术问题
每次聚会
都是我做饭招待他们
这叫做付出才有回报
是老天爷照顾我

2021/09/21


领导之窗

昨夜梦见
一位在任副市长和
一位即将上任的副市长
有点儿好奇
早上便去市政府网站
点开领导之窗模块
看了看
哦,市长空缺
6位副市长
剩下3位
青黄不接呀

2021/09/21



没事儿

去药店
买金银花露
想着没戴口罩
打算站在门口
让店员帮我
拎一箱出来
“没事儿
你进来吧
最近没人
来店里检查”
年纪稍大的那个
边说边把她口罩
扯到下巴底下
仿佛
要证明给我看

2021/09/22


寸头男孩儿

去岳父母家
进门看见
妻子和她大姑表姐
坐在沙发上
她们中间
还坐着个
寸头男孩儿
我并不认识
跟表姐打过招呼后
走到妻子身边坐下
这才看清楚
那男孩儿
是二姨子
之前
因为化疗
她头发掉得厉害
索性剃了个光头
一直戴着帽子

2021/09/22


陈苹果

妻子网购的苹果
是去年的陈货
我要扔掉
她却舍不得
最后想出个办法
帮她快点儿吃完
只要她外出
我就削两个
果皮留在
客厅茶几上
果肉扔进楼下
花坛里

2021/09/22


后视镜

大妹电动车
右边后视镜掉了
我跟她说
“重新装一个呀”
大妹说
“骑电动车
我从不看后视镜”
“那你开车呢”
“那不一样”
“为什么呢”
“你还不知道吧
有汽车驾照的人
骑摩托车电动车
需要另外考驾照”

2021/09/22


远足

妻子学校
组织远足活动
通知老师和学生
明天上午8点整
在校门口
集中乘车
去20公里外的景区游玩
下午4点再集中
乘车返回

2021/09/22


下沉社区

自打市里要求
市直机关干部
下沉社区
开展便民服务以来
社区自个儿
能够完成的工作
也要分摊给下沉的干部
工作时间没法儿下沉的
晚上休息时间再下沉
这不
晚上7点多了
单位几个同事
还在分头
去居民家里
发放选民证
还得边发边拍照
发在微信群里
留下工作痕迹
以备检查

2021/09/22


卖鱼的大姐

菜市场上
鱼摊跟前
围着不少人
停下脚步看了一眼
哦,一堆大胖头鱼
每条都在10斤以上
顾客都嫌大了
要求摊主
切成鱼块卖
卖鱼的大姐
一遍遍解释
“我没带刀”

2021/09/22


微信支付

每次点开微信支付
查看和缴纳电费时
都会弹出一个提示
“上传身份证照片”
我都没理会
因为我不需要
购买金融理财产品
今儿党办主任通知我
该缴党费了
让我给她发红包
又弹出上面提示
点击取消也没用
只好按照提示
上传了身份证照片
后来再次查看提示
这才发现
使用相关服务
也需要上传
身份证照片

2021/09/22


蒸肉

晚饭桌上
母亲让我吃蒸肉
可这事儿太各应
咋也吃不下去
因为就刚才
小妹告诉我
这些肉
是母亲路上捡的
我太知道母亲了
她看到这些肉时
指定捡起来
就往家里跑
压根儿别指望她
站在那儿看着肉
等失主找过来

2021/09/22


尼龙绳

圆通寺路上
公厕旁边
杨老太太
弯下腰
伸出手
疑似要捡起
地上个什么东西
手还没碰到地面
伴随着一声惊叫
又立马站直身子
后退了两步
看我打旁边路过
冲我苦笑了下说
“差点儿吓死我了
以为是截尼龙绳呢
那晓得是一条蛇呀”
哦,一条赤练蛇
被车碾压死了
乍看上去
的确像一截
花纹尼龙绳

2021/09/22


选票

单位工作人员
打电话说
大后天举行选举
让我前去领取选票
我说你们随便派个人
替我投票吧
他说这个可以
但我们得事先
告诉你一声
这是你的权力

2021/09/22



好报

给父亲搓脚工夫
小妹在旁边看着
“哥啊,你待爸爸这么好
上天一定会给你好报的”
正准备答话
右胳膊肘外侧
突然一阵刺痛
还带着瘙痒
哦,又被蚊子
叮了个大疙瘩

2021/09/23


树叶

回父母家路上
看到3个环卫工人
一人拿着个耙子
将路边花坛里
行道树的落叶
全都扒出来
堆在马路牙子旁
等着环卫车运走
我的思绪
不禁飞回到
1970年代
那会儿
生产队社员
都有进城
收生活垃圾的任务
一担垃圾5个工分
这么多树叶
搁谁跟前
都会喜极而泣
这哪儿是一堆
没用的树叶呀
分明是堆宝贝
比如
粮食
布匹
什么的

2021/09/23


浇水

坐在父母家门口
看见邻居冯婶
在屋后菜园里浇水
想起天气预报说
明天有雨
想告诉她一声
被小妹拦住了
“别理她
让她浇去
她对我们家
从没安过好心”

2021/09/23


旧拖鞋

一双旧拖鞋
坏得不能
再修补了
(两只鞋底
都断成两节
鞋面也都缝补过)
外出时
要带下楼扔掉
被妻子一把拦住
“你用袋子装上吧
这么赤裸裸拿下去
让别人看见
丢人死了”

2021/09/23


一声叹息

让妻子帮父亲
网购纸尿裤
她吃惊看着我
“咋用这么快啊”
我给解释道
“天气渐渐凉了
出汗少了
尿自然多了”
“你就不知道
少给点儿水他喝吗
或者让他多穿会儿”
“唉——”
这一声
只能叹在心里

2021/09/23


某诗人的心里话

你想我选你的诗
你倒是多在我眼皮跟前
露露脸呀
你既不给我的诗点赞
也不转发我的诗
我凭什么
要选你的诗呢
即便我愿意选
也想不起你呀
天底下
跟我混的诗人
实在是太多了

2021/09/23


秋分时节

据说中国男人
平均寿命78
这么说来
如今正值
我人生的秋分

2021/09/23


选民

在父母家
看到侄女和
外甥女的选民证
侄女在武汉工作
外甥女在荆州
上大学
我问小妹
“到时候
她们会赶回来
参加投票吗”
“回来个鬼啊
谁给她们掏路费呀
来回一趟人受累不说
还得花一两百块”

2021/09/23


背疼

连着3天了
因为姿势变化
左后背
时有疼痛
以前
也曾出现过
但没几天
就自个儿好了
心想
再过两天
如果不能自愈
就得去医院了
尽管疫年
上一趟医院
比正常年份时更难
但毕竟已是小老人
何况上有老
下有小的
容不得有闪失
另外
于写诗来说
咱也没写够
可得好好地
多活几年

2021/09/23


妻子开心颜

见妻子大早起来
以为她又要上早自习
她说今儿带学生远足
早自习取消了
我开玩笑说
“那你不又得
少挣20块钱
课时补助呀”
“今天远足
学校要发100块钱
误餐和野外出勤补助
再说咯
自个儿去景区
还得掏80块钱呢
这下也省了”
“哦?那不等于
一下子赚了180吗”
妻子听后
咯咯咯笑起来
跟个小姑娘似的

2021/09/23



选民证

这两天
社区工作人员
陆续入户
送达选民证
遇到家中无人的
粉红色的选民证
就被插在门缝上
乍一看
就像小广告
边上楼边想
幸亏没制成
名片样子啊
不然
更容易让人
往歪了想呢

2021/09/24


周老师

从父母小区出来
走在圆通寺路上
遇到了
几十年没见的
小学老师周继华
“周老师”
他没听见
我只得再喊
“周老师”
“你喊我吗”
他站定后
两眼充满疑惑
看着我
哦,他不当老师
已经40多年了

2021/09/24


鲜奶

“订鲜奶啊
订鲜奶
欢迎到广场上
订购鲜牛奶”
一个女人
骑着电动车
从门口过去
想给父母
订一份儿
到广场上一看
蓝色遮阳伞下
围着一群年轻妈妈
哦,他们只给孩子们
提供鲜奶

2021/09/24


糊味儿

在电脑上写诗
妻子突然跑过来
“我闻到了一股糊味儿
是不是你电脑有问题”
“没有啊”
“那就奇怪了
明明从你这儿
飘出去的
现在
好像又没了”
我没好意思说
就在刚才
删了一首诗
感觉写砸了

2021/09/24


母亲赢了

跟母亲聊天儿
说起早上的
一场雨
母亲说
“没下透墒”
我说
“刚在手机上看了
下午6点左右
还有一场阵雨”
“电视上没说有雨
那就肯定是没有
手机上谣言多
说的不靠谱”

2021/09/24


一不留神

这两天背疼
每次帮父亲翻身
或把他从床上抱起
都不忘叮嘱自个儿
千万注意点儿
别一不留神
疼得叫出来
可时间长了
难免出纰漏
下午抱起父亲
打算给他泡脚时
突然一声“哎哟”
把母亲吓坏了
“儿啊
你咋的了”
好在我反应快
立马编出个故事
“我真忘事儿呢
刚才回来时
想好了
要去药店
买点儿中药
给爸泡脚的”
当即想到
那些打入敌人内部
窃取情报的特工
并由衷敬佩他们

2021/09/24


白鸽

一只白鸽
从马路上空滑过
哦,对不起
恕我眼拙
差点儿把它当成
某个小朋友折叠的
一架纸飞机

2021/09/24


长沙的天气

一直以来
以为只有我和妻子
在关注长沙的天气
没想
今儿下午
抱怨秋老虎时
母亲说
这算什么
长沙今天
37呢

2021/09/24


肉石头

一只鸟儿
像块石头样
飞向窗玻璃
发出嘭的一声
哦,玻璃没破
那块肉石头
掉地上了
妻子说
好险啊
差点儿
无缘无故
又要损失
百把块钱

2021/09/24


选民

午饭桌上
妻子问我
“学校通知
明儿上午9点
在学校操场上
参加选举投票
社区群里又通知
到社区办公楼前
广场上投票
我到底该
去哪儿投票呀”

2021/09/24



猜测

父母住的小区
最近死了
3个癌症病人
患膀胱癌的操老太
和患胃癌的刘老头
以及患肝癌的老金
大家私下猜测
跟打疫苗有关

2021/09/25


能量

中午11点半吃饭
用平常喝酒杯子
喝了满满一杯水
跟平常一样吃菜
没想
下午才2点过点儿
肚子就饿了
第一次发现
一杯酒的能量
居然有这么大
可以让我的饿意
晚到3个多小时

2021/09/25


垃圾车

街上垃圾车
有两种式样
一种仍旧是
敞开式的
铁皮板车
一种却是
封闭式的
电动三轮
前者属于
各个小区
后者属于
市环卫局
仿佛
一个是地方军
一个是中央军

2021/09/25


还没觉悟

二楼楼梯
中间平台
有一坨狗屎
几天过去了
也没人清扫
妻子说
“咱们这个单元
就我们楼下
养着狗狗
不消说
肯定是他家狗狗拉的
大家都等着呢
希望他
能够自觉
清扫干净”

2021/09/25


救护车

一辆救护车
呼啸着
来到路口
几股道儿
都被堵住
心说
它该不会冲上去
对前面的车
扇两耳光吧
就像一个大哥大
对挡道儿的人那样
哦,它终究忍住了
慢慢停在车队后面
尽管依旧叫着
仿佛
一个外强中干的人
只是嘴里头不饶人
干嚷嚷几下

2021/09/25




后背连着疼了几天
今儿还有加重趋势
别说照护父亲
连自理都吃力
早上起来
不得已吃了药
中午在父母家吃饭
母亲让我喝点儿酒
这下犯难了
如果说出来
母亲又得担心
正不知如何是好
瞅见水杯
一下子有了办法
把母亲支开后
给自个儿斟了
满满一酒杯水
晚饭时
又如法炮制
喝了一杯水

2021/09/25


孟晚舟回国

今儿网络上
到处都是
孟晚舟
回国的消息
忽然想起
妻子前日带着学生远足
在景区大门口拍的照片
二姨子说
“这张照片
很像华为大公主”
小姨子说
“大小姐气质
拿捏得稳稳的”

2021/09/25


给父亲喂饭

一勺子饭菜
送进父亲嘴里
他咀嚼的工夫
挖好下一勺子
饭菜还没送到嘴边
父亲早已把嘴唇张开
候在那儿了
母亲在旁边说
“看啊
你爸就跟只小雀鸟样
老雀鸟刚飞回来
他就忙不迭把嘴巴
张开了”

2021/09/25


凳子

今儿选举
每个会场
都给参加投票的选民
备了一张塑料凳
和一瓶矿泉水
小妹本来不想去的
看前面投完票的人
拎着凳子和矿泉水
打门口走过
连忙赶到投票点
现场工作人员
正在清点选票
一个人说
“结束了
不用投了”
另一个人说
“没关系
还有几张空白选票
让她圈上3个人
投一张吧
投完后
给她一张凳子
矿泉水没了”

2021/09/25


选举

选举投票结束
父母邻居朱大叔
拎着两个小塑料凳
打门前走过
我问他怎么
领了两个凳子
他说
“我一个
我小女儿一个”
待他走远后
母亲问我
“他小女儿
是个精神病
也能选举吗”

2021/09/25



紫包菜

母亲胃不好
听说紫甘蓝
能修复胃粘膜
赶紧跟她推荐
担心母亲
不认识紫甘蓝
只好把它说成
紫包菜
没想
母亲说她认识
超市服务员
告诉过她

2021/09/26


答错题

母亲问我
“你明儿中午
回不回来吃饭”
“不回
上午有事儿”
“你不回来
我就不去买菜
家里还有个土豆
煮点儿肉你爸吃
到菜园子里
扯几棵白菜
就够我吃”

2021/09/26


妇科病

那年头
看妇科病
手段不多
打针不管用
便改吃中药
吃了几年
也不管用
一直拖到
1990年代后期
去武汉协和医院
做了次检查
才知道
跟常人不一样
她有两个子宫

2021/09/26


春播

我感叹自个儿
竟然把春播
看成了直播
妻子说
“老眼昏花”
仔细想了想
还确实有
这么一丢丢原因
但光有这个原因
貌似还
解释不过去

2021/09/26


适应

女婿在家庭群里
发了一张小外孙
逛超市的照片
我说
“这是小家伙
第一次戴口罩吧”
女婿说
“是第一次戴
刚开始还使劲儿
用手扯口罩带儿
但没过多大会儿
他就适应了”

2021/09/26


无良微博

手机微博上
看到一篇
系统推荐的文章引子
对其内容还挺感兴趣
没想点开之后
依旧只能读到
引子部分
后面内容
必须下载APP
方才能够看到
去你妈的
你大爷
我不看了

2021/09/26


绕行

骑车进入小区
前面一辆小车
走走停停
犹豫不定
我自行车在后面
也跟着犹豫起来
走到一个路口
小车左转向后
这才发现
前面置办丧事
把整条路堵上
估摸了一下
我自行车
还是能过的
但稍作犹豫
还是跟着小车
转到另一条路上
绕了一段U形路
避过了丧家

2021/09/26


烂苹果

苹果削好后
没想里面烂了
我要拿去扔掉
母亲一把拉住
“给你爸吃吧”
“就外面一层
是好的
里面全都烂掉了”
“那就把外面那层
削下来
给你爸吃
里面的不要”
“吃了对身体不好”
“你爸都这样了
怕什么呀
早一天死
跟迟一天死
有啥区别呢”
一家人
包括我
好像都被母亲说服了
再没人出来反对

2021/09/26


吃过布洛芬后多长时间可以喝酒

有医生说3小时之后
有医生说6小时之后
有医生说8小时之后
有医生说12小时之后
有医生说1天之后
有医生说2天之后
有医生说3天之后
还都是三甲医院的

2021/09/26


加班

夜里几次醒来
直到早上
爬起来写诗
远处一直都在传来
那种建筑工地上架模时
用锤子敲打模板的声音
哦,一定是哪个工地
在加紧施工
有一帮子人
整夜没合眼睛
不禁想起前日
小妹夫
加班将近4小时
饿着肚子回来
跟家人
喜滋滋讲着
老板给了他
100块加班费

2021/09/26



那个试验失败了

妻子洗过
紫甘蓝的
一盆水
变成了蓝色
看上去
像在水里洗过
蓝色墨水笔样
不禁想起
小时候
想得到一瓶红墨水
曾试着把红苋菜水
倒进锅里熬过

2021/09/27


诗集成本

据说唐朝诗人
出一本诗集
需20两白银
而当时
一两银子
可买一千斤米
若按现在行情
2块5一斤计算
20两银子
则相当于
5万元人民币
巧的是
前不久
读马非的诗
得知如今
出一本诗集
大概也需要
5到6万

2021/09/27


废电池

燃气灶上
换下两节废电池
搁家里个把月
都不知道
咋处理好
妻子说
还是那些已经施行
垃圾分类的地方好啊
每次扔垃圾
不犯头疼

2021/09/27


妻子看剧

妻子说网上看剧
凡是能免费观看的
基本上都是
下流网站
这些人也真是的
咋不好好想想呢
爱看剧的
几乎都是女人
他们做再多广告
也是白搭啊

2021/09/27




连着两天
削苹果给父亲吃
都削出烂苹果来
母亲说
“莫不是卖家
在新苹果里面
掺了去年的
陈苹果咯”
仔细一瞧
还真是
母亲叹气道
“唉,只晓得
新鲜瓜子里面
有掺陈瓜子的
哪儿晓得
现在苹果
也兴掺哟
看来
以后你们买啥东西
都得瞧仔细点儿”

2021/09/27


问候

傍晚
从父母家回来
在3楼中间平台
遇到5楼男邻居
想到这家伙
每次只要我不开口
他从不会主动打招呼
便问候了一声
“吃了没”
他转身看着窗外
轻轻“呃”了一声
仿佛
我那句问候
有如一根棍子
捅进他屁眼里
从他体内
顶出
一个嗝儿来

2021/09/27


下雨

下午回到家
看屋后小菜园
普浇了一次水
我埋怨母亲
不该这么受累
没想
母亲一肚子委屈
“我又没浇水
是中午下的一场雨
你不知道下雨了吗”
“市中心没下”
“哦,北边下得更大
我们这儿很可能
只是擦了个边儿
老天爷这回
算是长眼睛了
该下的地方下
不该下的地方没下”

2021/09/27


蘑菇

晚饭桌上
突然看到
好久没吃的蘑菇
忍不住多吃了几口
母亲说
“吃吧
尽管放开了吃
现在菜市场和超市
蘑菇都多起来了
价格也便宜”

又到了蘑菇
生长的好季节

2021/09/27


鱼头有毒

每次买小鱼回来
妻子都不吃鱼头
还不让我吃
说鱼头有毒
今儿
她买了条胖头鱼
我说鱼头有毒
扔掉吧
她有点儿受惊了
“那怎么行呢
买胖头鱼
为的就是
要吃鱼头”

2021/09/27


蜗牛

小菜园的白菜
遭到蜗牛啃食
母亲特意
到郊区稻田里
搂回一捆稻草
点火烧了
把稻草灰
撒在菜叶儿上
母亲说
“这样子
蜗牛就不吃了
它们跟人一样
也爱吃
干净的东西”

2021/09/27


鼠目寸光

同事头胎
生了个儿子后
便不敢要二胎
理由竟然是
怕再生儿子
担心以后
俩儿子长大结婚
一人一套婚房
如果那样
他两口子
就算骨头
熬成水
也买不起
害得俩儿子
都打光棍儿

2021/09/27


停不下来

“想着不拍了
不带相机
只走走
又手贱
忍不住掏手机
不拍跟看见
一大捆钱
不捡一样”
上面这话
是朋友圈里
诗人沙凯歌
给一组街拍
写的留言
读着感觉眼熟
哦,之前并没看过
是我有类似的想法
几次想终止写梦诗
但每天夜里醒来
面对一个个梦境
就感觉是
眼前散落着
一捆捆钞票
不捡太可惜

2021/09/27




守口

妻子让我
千万别跟
院里邻居说
已退居二线
否则
会被他们看扁的
我嘴里说着
没关系
脑子里
却蹦出一个画面

仿佛一张薄纸片儿
每天在家属院门口
飘进来
飘出去

2021/09/28


关于钱的话题

午饭桌上
妻子跟我说
“你们一把手
答应你
6月份帮你晋级的
咋3个多月过去了
一点儿动静
都没有呢
你也不问问”
“有啥好问的
早晚在那儿”
“那可不一样
早晋级
早涨工资呀”
“就算晚一年
也不过
几千块钱”
“哟,你上次为人家
拿了几百块钱稿费
还吃醋呢”
“那不一样”
“呿,难不成
现在发稿费
都是美元呀”

2021/09/28


雕塑

每天下午3点左右
回父母家照护父亲
总会看到
一个环卫老哥
将装着半车垃圾的板车
停在总工会门口歇息
天长日久
在我眼里
他已俨然
一座雕塑

2021/09/28


日常琐事

给父亲抠大便
已慢慢成为
日常琐事
但每次
抠之前的
一两天里
或多或少
都有点儿畏难情绪
只好安慰自个儿说
如果平均
5天抠一次
一年下来
也就73次
好像
也没多少

2021/09/28


停水

突然停水
衣服搓好
涮不了
妻子说
“最近好多地方
都流行停电
据说是
咱们国家
在与美国博弈
要下一盘大棋
我们这儿停水
也不知
下的是什么棋”

2021/09/28


乡村诊所

就诊病人
家庭条件好的
挂吊瓶
条件差的
吃药

2021/09/28


一场大雨过后

母亲说
真是出了巧奇
难不成雨聚在天上
就是黑的吗
怎么一落下来

就亮了

2021/09/28


掉头

一辆小车
在非机动车道上
掉头
挡住我去路
只好跨坐自行车上
耐心等着
没想
它半天没掉过来
正要发牢骚
打车里出来
一个中年男人
“大哥
我车过不去了
你掉头回去
走外边吧”

2021/09/28


瓮中之鳖

夜间的梦境
让我看到了
现实中的诗意
原本想
把它提取出来
转而一想
梦境已记下
就算它想跑
也跑不了
没想
早上起来
写完梦诗
再想写那首诗时
怎么也想不起来
回头读了一遍梦诗
依旧没有找到线索
我操
瓮中之鳖
居然也能逃走
且不留
半点儿痕迹

2021/09/28


露水集

东城辖区
有一片儿
1990年代
准建的私宅
几乎都来自农村
最先致富的那批人
因缺少前瞻性规划
建成了小集镇模样
里面的小街小巷
后来自发形成了
马路菜市场
每天早上
异常热闹
10点钟过后
便冷冷清清
跟乡镇上的
露水集
一模一样

2021/09/28



歌舞乐队

小区接连
老去3个人
没一家请
歌舞班子
丧事
都是简办
也别说
每家至少能省下
3千块钱的开支
转而一想
那些歌舞乐队的人
接下来该怎么办
新冠疫情
说来就来
不知哪年
才是个头呢

2021/09/29


让行

巷子不宽
连着几辆车
都是我把自行车
停靠路边让行
眼看一辆出租
快速开过来
正要避让
没想
它先靠边停下来
我边加速骑行
边在心里想着
待会儿对司机
要说句感谢
还没到跟前呢
司机探出头来
“诶,问一下咯
这边可以
去妇幼医院吗”
“直走200米
再往右……”
我的感谢
还没出口
车已开走了

2021/09/29


凭空想出来的一个笑话

出租房里
她做着无本生意
尽管干个体
还是积极
响应政府号召
做好疫情防控
对每个顾客
坚持要求
出示健康码
和核酸检测证明
否则
不允许进入

2021/09/29


道路翻修

道路翻修
车辆临时改道
就近从公园穿过
哦,市民朋友们
用不着你们担心
公园道路的
翻修资金
已列入预算

2021/09/29


蓝眼猫

远处楼上
最上面
一户人家
两扇窗户
亮着蓝灯
看上去
仿佛
一只蓝眼猫
蹲在那栋楼上

2021/09/29


妻子的抱怨

妻子对学校
安排她晚上
8点半到
10点10分
两节自习课
很是气愤
“这个点儿
人家往往都
回家洗澡休息
我却要往外走
好比腊月二十九
别人都赶着回家
欢欢喜喜过大年
你却被安排
去出差样
你不生气
那才怪呢”

2021/09/29


责任认定

项目评审会
正式开始之前
几个人闲聊起
公路局门口
非机动车道
安装了
3道减速带
电动车不好走
好多车都绕到
人行道上
贴着公路局大门走
其实这样更危险
这种情况下
出了交通事故
电动车负全责
但反过来
如果没有减速带
电动车走非机动车道
属于直向行使
那种情况下出事故
就该进出公路局的车
负全责

2021/09/29


老旧小区

下午参加
一个老旧小区
改造升级项目评审
看项目区抠出一块
我问
“这是为啥呢”
街道干部解释说
“那一块是散户
动不得的
这方面
我们有教训
之前
有个小区
帮一户人家
粉刷过墙面
后来他家屋面漏雨
跑来找我们扯皮
要我们帮他
把整个屋面
翻修一遍
还要我们
承诺以后再漏
还得帮他修缮”

2021/09/29


生意难

建筑机械店门前
摆着一溜搅拌机
每天路过
也没见人买
想着如今城区
不允许搅拌混凝土
我跟妻子说
这家老板
应该换个思维
把这些搅拌机
卖给炒货店
在它底下生堆火
或许可以炒板栗
炒瓜子
炒花生
妻子说
那也卖不出去
现在无论城里
还是乡下
连秸秆
都不让烧

2021/09/29


大回转

一辆垃圾转运车
从马路右边
右侧车道
冲着红灯
在十字路口
来了个大回转
开到马路左侧
一脚油门下去
抛下一阵恶臭
开走了

2021/09/29


时尚

一件白短袖
已穿10多年
妻子手洗时
见衣领破了
跟我说
“扔了吧”
我说
“把领子拆下来
翻个篇儿
再缝上去
还能穿”
“缝个啥呀
索性学年轻人
穿破衣服
还显时尚”

2021/09/29


妻子的叨叨

妻子跟我面前
突然叨叨没完
你要注意身体
以后少喝酒
不要吃肥肉
别看着肥肉
爸爸吃不完
怕糟蹋了
你就接过来
都把它吃了
跟你讲
万一你身体
有个啥的话
害不到别人
要害只能害妈妈
她一个人服侍爸爸
肯定吃不消
你不最爱妈妈嚰
所以你要注意了

2021/09/29


露馅儿

“不好意思
电梯里没信号
一会儿给你拨过来”
这是某诗人
在一首诗里
写的一句对话
读后
一下子想起
多年前的
一次高中
同学聚餐
我不想参加
当时我人在家里
却在电话里撒谎说
“我人在武汉呢”
对方追问道
“你到武汉干什么”
“我侄女在武汉上大学
嫌录取的专业不好
我去武汉找人
帮她换个专业”
对话里
我用的是“去”字
而不是“来”字
不知不觉
说露馅儿了

2021/09/29


拍照与写诗

小姨子在家庭群里
叮嘱身患淋巴癌的
二姨子
“你要多拍照片
要把拍照当成
一种乐趣
这些照片
当下看着吧
可能没多大意思
但随着时间推移
会越来越珍贵”
哦,小姨子说的
不正是我要坚持
写诗的意义吗

2021/09/29



纸尿裤

给父亲擦洗过后
母亲拿出一条
粘贴式纸尿裤
我有点儿吃惊
“哪儿来的”
“后面楼
一个中年女的
昨天送过来的
说是她娘家妈
没用完的
我数了下
总共有11个”
给父亲换上后
感觉有点儿松
我重新粘贴时
母亲笑着说
“看来
她娘家妈
个子不小”

2021/09/30


平角短裤

几年前
妻子给我买了
4条平角短裤
我不喜欢
一直没穿
今儿
她拿出来给我看
“这几天短裤
你真不穿吗”
还不等我作答
她接着说
“那我收起来
等外孙长大了
给他穿
放心
浪费不了”

2021/09/30


外孙未来的身高

女婿在群里
连发3张外孙照片
接着又发了一张
某个型男的照片
母亲问我啥意思
我说
“他意思是
他儿子以后长大了
就是这个样儿”
“那就不能跟着他长
得送过来让你带
不然
长不了那么高”

2021/09/30


找零钱

上菜市场
买了一根苦瓜
和一棵大白菜
挺着大肚子的
摊主儿媳妇
将菜过秤后
有气无力说
“8块钱”
我递给她
一张10元
她接过去
扔进钱箱
站那儿
两手叉腰歇着
我也不好催促
过了会儿
她公婆
打远处走来
拿出两张一元
递给我
回来路上
心里一直纳闷儿
这位大姐咋知道
我给的是10元

2021/09/30


难念的经

妻子特反感
回父母家
每次节假日到来
她都提前警告我
不要安排她的假期
国庆假期女儿要回
她又警告我
“你千万不要
把女儿回来这事儿
告诉他们
她这次回来
待多久
还不一定呢”
下午
母亲问我
女儿回不回
我只好说
“说过要回的
但可能回
也可能不回”

2021/09/30


辣酱软饼

每天早上
用平底锅
摊一个
辣酱软饼
不知不觉
吃了
一个多月
妻子问我
“吃腻了没”
“没有啊”
“你这人吧
咋说呢
这方面
既是缺点
也是优点
喜欢上某个东西
就沉醉在里面
拔不出来”
心说
她言外之意
不会是说我
这么些年写诗
一直没间断吧

2021/09/30


有这么一类人

外甥女说
她有个女同学
待人热情大方
但有一点
她没法儿忍受
这位同学没边界意识
经常把别人的财务
当成自个儿的
一次还好
多了真吃不消
听她这么一说
不禁想起
我曾有过
一个女友
就是这样子
处对象之前
特讨厌她
处上之后
感觉她人
真好

2021/09/30


耕地

现在乡村里
看不到牛了
今儿我看到
一个老哥哥
在倒退着
用手拉犁
耕地

2021/09/30


请假事由

外甥女学校
国庆假期
只有3天
规定学生
原则上不得离校
除非家里死人
才给准假

2021/09/30


一万小时定律

按每写一首诗
花5分钟计算
我目前写下
4万首诗
总共才花费
3333.3小时
这意味着
假如我想成为
写得不错的诗人
那还得再写
8万首诗

2021/09/30


贴条

路过时代广场跟前
看到一辆白色小车
靠到路边儿
打算停在非机动车道上
我提醒司机这儿贴条
他看我一眼
没理会
想到我的初衷
是不想这儿停车太多
影响我骑自行车通过
便没好意思进一步
告诉他
贴条是真的

2021/09/3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