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幅画》等四首

◎陈煜佳



最后一幅画


弗雷德里克•巴齐耶的灵魂看见他父亲
穿越密集的炮火,进入占领区寻找他的尸体。
他边看边画。在他的画布上,父亲掘开坟墓,
从墓穴里找到一个腹部中弹,死不瞑目的士兵。
他看见父亲跪在地上,亲吻他的脸,合上
他的眼睛,然后把他放进一副临时拼凑的棺材,
再把棺材固定在一辆平板车上。他紧紧跟随,
观察父亲推着平板车上山,下坡,再次穿过
交战区的情景,不放过任何一个姿态、动作、
在不同光线的影响下表情的变化。他要确保
他的画作如同他的尸体,经得起反复颠簸。
终于,他跟父亲回到了家,并得以见证一场
为他举行的盛大的葬礼。而他的作品,也在
父亲忍了好几天的眼泪流下来时,宣告完成。
必须和父亲说再见了,他后悔活着的时候
没能说出口。但他知足了,在父亲的帮助下,
在进入地狱之前,他得以研习天堂作画的技法。






耻辱


我们终于看清楚了,是一只鹅
站在推土机前面,一次次振翅,
喊叫,扑向工作中的推土机。

昨天我们已一致同意,没有人反对。
但没想到,会有一只鹅脱离
主人的管控,让简单的事情变复杂。

基于什么样的心理,需求,病症,
才让它从鹅群里冲出来,冲到
我们前面,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

耻辱,就像被这只鹅的翅膀
扇起的漫天的灰尘,被我们吸进肺里,
等待我们过滤,再将它们呼出。






致W


我向你坦白,当你打电话给我,
向我寻求安慰时,我正在为
从昨天开始就无法写出的一首诗
而痛苦。我的语言是孤独者
和愤怒者的语言。我的手,我的臂膀
受限,受刑如一个圆的半径。
我的目光又短又粗,如拳头,
瘫痪了我的视野。我的心因为
凝固了爱与血气而向内碎裂。
这样的心不配做你的榜样。但为了
让你重新记起我们一起看过的大海,
我向前翻滚,以制造波浪的效果:
我希望你从那里取走一片海,
以拓宽内心的海岸线。就像我
以我的诗为翅膀和双足,一遍遍
试探着天空的辽阔与大地的深远。






生之路


整理父亲的日记,给他的年和月,
分与秒作注,我是想在发霉的纸上,
在泥泞的词语中找到一条生之路:
一条朝向他,汇聚所有路的路。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