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肖像(六首)

◎周难



终极肖像


马克•奎恩打算死后
让人砍掉自己的头颅
并制作成为“终极肖像”

他想用这种方式丰满自己的
艺术家身份
对于终极肖像的理解
奎恩是肤浅的

因为头颅一旦被以收割的方式
脱离开躯体
必然会像枯草一样慢慢朽坏

这种过程缓慢而悠长
像灰尘蒙蔽镜子
再也不能透出丝丝光亮

 

苹果与干缩人头


直到今天
舒阿尔人依然怀念他们
100年之前
制作干缩人头的传统

我看到一个被干缩了的苹果
果皮邹起呲牙咧嘴
插满的牙签象征一根根
被束起的头发

这颗失去了水份的头颅
被当做艺术品供奉在那儿
尽管苹果与人头来自于不同的躯体
但它们都应该迷茫过自己的身份

从一棵自由生长的树
或者从一个自由行走的躯体
被切割分离出来
灵魂被猎取者作为奖赏带回家
而只留下一个空空的干燥的头颅
它静静地看着自己
不思考、不询问、更不会去讲述

 

断头台前的狂欢


人们似乎都喜欢
去消费他人的痛苦与不幸
以来慰籍生活中同样不幸的
自己的苍白心灵

自从法国发明了断头台
不管是从路易十六
罗伯斯皮尔以及强盗和妓女
他们都能成为人们以飨心灵的美好良方

一道白光过后人头落筐
水泄不通的人群中欢呼声立刻涌动
他们此刻的内心仿佛也像那刀口
在饱尝了热血之后浑身充满了胜利的快意

基于这种快意的巨大需求
于是作家用文字记录描述行刑现场
而画家则干脆把血淋淋的人头
再次呈现在纸上并高价
向病弱的好奇者们兜售

不满足的人们除了现场围观
街头巷议之外
唯一期望的就是不知道何时又会是何人
被推到那沉重的利刃下再次人头落地

人头总是会落地的
这世间有正义就会有邪恶
有对也会有错
但一颗人头的重量有多重
谁能说的清?

 

死亡面具


杜莎夫人想要通过蜡像的方式
留住死亡之人的
短暂生命        以便与
充满疑惑的人们作最后的沟通

你能想象        当她把一个个
淌着热血的人头在自己手里
拿捏出一副面具的时候
她一定也获得了那个人最后的秘密

杜莎夫人温柔的方式是有别于
达芬奇和席里科的
这更接近于一种
让当事人达成对死亡的谅解

于是你会看到
他们把自己柔软和坚硬的过往
都在这多彩的蜡上呈现出来
并且永不疲倦

 

圣徒


“主啊,请将我的灵魂交到你的手里”
普伦基特的祷告应该被上帝听到

当他心静如水地献上自己头颅的那一刻起
便注定了他将存在于
信众追随者们心目中的位置

因为他是纷争的牺牲品
于是他遏止纷争
因为他囚禁于恶臭的牢房却心怀光明
于是他便不停的使自己的头颅散发芳香

在接下来长达数百年的时光里
他见证着历史轮回中的一切
但这世间的纷争却依然不曾间断过

从伊丽莎白的双手
到德罗赫达修道院
再到圣保罗大教堂
在那一个铜铸的珍宝匣子里
奥利弗•普伦基特始终都保持着自己的平静

如当初慷慨赴死一样
他的头颅更不会表现出半分
对早已腐烂的身体的无限眷恋
他就这样一年一年看着人们排着队列
在他面前祈求福佑
然后再三三两两缓缓的走回家去

 

圣茹斯特的奉还


九岁的小茹斯特
在被罗马卫兵斩首以后
他捧起自己的头颅
走向父亲
然后把它郑重地递到父亲的手里

就像当初
父亲从接生婆手里接过他时一个样
小心翼翼地把他托在胸口
并高高举起

小茹斯特的头颅
最后又从父亲的双手
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母亲对他的脸颊是又亲又吻
也像他刚刚被生出来时一个样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