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9月诗存

◎金辉



2021年9月作品


《恐惧记》


乡下虽然安静,但是治安却比城里坏上很多,
四处是带毛的老鼠,几乎整夜啃噬碗柜,
有时还会藏到被絮里生一窝幼崽。
我小时候看见过一只夹在老鼠夹子里的老鼠,
当我走近时,它突然停止了挣扎,
死死地盯住我,用两只发着贼光的眼睛,
我被那眼神吓破了胆,每个晚上都感到恐惧。
直到进了城,这种恐惧感才慢慢好转。
转眼已经三十个年头,即便街上
站满了维持秩序的人,街灯之下再无
阴暗的角落,我也尽量不走夜路。



《动迁》


在价格合理的条件下,王家庙村的
一大片小平房终于开始拆迁。
推土机和挖掘机进场那天,
庙里的唯一一尊地藏菩萨也被请上了
平板大卡车,刚刚还有些兴奋的人群
不禁开始为菩萨的命运感到担心。



《最好的时光》


一年当中最好的时光是秋天,
秋天里最好的时光是中午时分,
半干的庄稼刚用镰刀割到一半,
你让爹娘先回家做饭,想一个人再干一会儿,
等他们走远了,你就找一处
向阳又背风的柴禾垛,静静地眯一会儿。
有时候天上会飞过一群野鸭子,
它们的叫声被风吹得更远。
那时候可真是年轻啊,还有很多梦想,
但是从未想过娶媳妇。



《换灯泡》


我怀疑它白天时就坏了。这个时候,
街上的日杂商店也应该关了,
只能等到明天,所以我早早地就睡了。
凌晨三点多,我醒来一次,
然后又睡,所以说这一晚上我睡了两觉。
第二天我忘了买灯泡这事,所以
又睡了漫长的一觉。第三天也是。
第四天,我觉得这样挺好,不打算再换灯泡。
忽然有一天,人们说我变白了,
且精神饱满。——虽然那灯光并不灼热,
但是长久以来,还是把我晒得黝黑。



《难处》


我似乎能理解艾略特《荒原》的第一句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了,
但是已经不知身在何处。这个早晨,
我已经走完了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山路,
直到前面传来汩汩的流水声。
山脚下,经年背阴的地方还有几块
未融的积雪,流水正从其下经过。
我似乎能理解肮脏的积雪下面
春草萌芽的难处了,滴答的流水声里
有股来苏水的气味。我似乎也能理解孩子们
执意让我住进医院的难处了。
如果不是住院,根本不能使用医保,
这个国家规定只有住进医院
才能报销孩子们花费的大部分费用。


《全家福》


找木匠扩建了书柜,比之前大了许多
把书重新装回去的时候才发现
空格过剩了,而余生已经不多
不可能再买太多的书填补空白
妻说买几个文化名人的塑像点缀一下
但是在孔子,老子,苏格拉底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之间犹疑了很久
最后摆了几张全家福算是有个交代



《石刑》


在床上,女人总是担心自己怀孕,
所以无法放开手脚,即使
第一个合法所得的孩子也是小心翼翼。
为了保持创作的激情,诗人
常常禁欲,总是深夜睡在漏着星光的茅棚里。
时经三年,这已经触碰了闽地的官律,
但是官家只提倡家族施以道德的刑罚。
于是,家族的一群人把男女
带到山坳里,让他们裸身以对,
族人每人捡来一块石头,在他们的周身
渐渐砌起一堵围墙。如果人丁越兴旺,
家族的围墙就越坚厚,道德的力量
就越磅礴。如果不是这样,墙里的男女
就应该为自己的家族感到惭愧。



《不速之客》


一个农民带着他的牛去乘坐高铁
售票员看这牛的牙齿才三月龄
便卖个他一张儿童票,相当于给他省下了
半个月的饲料钱。车厢里,围坐的人们
正在阔谈国家大事,对突然坐过来
一头牛毫不在意,只是话题转向了这动物。
从阿富汗塔利班谈到十二生肖
从十二生肖谈到金牛星座,说某某大员
就是这个座,只是晚节不保。随后又谈到
三农问题,似乎每个人都是问题专家
后来不知道啥时候又扯到牛肉的价格上
以及著名的河南牛肉汤,说起美食
好像每个人都胜过米其林的厨子……
这一路,农民只是听着,他三个月龄的牛犊
只知道扭头看着窗外,偶尔掠过一片田野



《给西西弗斯的神话写的一段引子》


诸神的意见出现了分歧,一种意见认为
应该惩罚西西弗斯无止境地
推一块永坠的石头上山,让他在这件
几乎绝望的劳作中慢慢耗尽生命。
另一种意见认为应该惩罚西西弗斯
每天不停地搬运山上的石头
投进大海里,直到陆地上再无峰峦,
海水可以轻易地倒灌进这片土地。
持第一种意见的诸神认为山上的石头
终有尽时,而提出第二种意见的诸神
怀疑前者是否永远保有使石头坠落的神性。
按照雅典人提出的少数服从多数的办法,
诸神开始站队表明自己的立场,
但是有一个神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



《浮尘》


佛说,人不过是这世间的一粒浮尘
一阵风就刮走了。
——那街头,那广场,那殿堂,那松林深处
一个又一个的雕像
就是由一粒一粒黄土
捏塑出来的。



《深度睡眠》


原本我是有一个小书桌的,架起两条腿脚,
再把身子窝在椅子里,很适合睡觉。
我的木匠弟弟说它太破旧了,
就给我打制了一个新书桌,但是椅子
还是那把椅子。新桌腿有点高了,
架上去的双腿有点累,窝起来的腰也累,
虽然每天写的字还是那么多,
但是从前的深度睡眠再也没有了。



《婚姻》


年轻的时候,我以为只要男女相悦
又想长相厮守,结婚
是唯一的结果,并且世俗这东西
也逼迫你不得不结婚。
若干年后,我才省悟到所有的婚姻
都有一则律法的保护,不可
僭越丝毫。虽然一直行止周正,
但是一想到那无形的束缚
就极其不舒服,早知道婚姻也需要
被人掌控,就不结婚了。


《由散步所见演绎出来的一段对话》


你看那杨树的叶子,落下来以后
总是深色的那面附地。

那是夏天时富含了光和叶绿素
的一面,它想反哺泥土。

那我们死后能不能也仰面朝天地
反哺天空?

怎么可能,我们死后
只是一堆灰烬。



《下葬》


在奉天开潮汕火锅店的胖老板
相信万物有灵的道理,
冷藏柜里新贩的牛肉必须三天内
售完,如果有剩余
必须当天下葬,否则那牛
就是有莫大的冤情,
吃进食客的嘴里,人就有了牛的冤情。



《先知是生来就忧虑死的人》


如果小孩子一遍一遍地问你同一个问题,
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甚至重复了
二十一次。一定要保有耐心地
二十一次告诉他,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那是他与生俱来的神性泯灭前
如火星儿般突然觉醒的片刻,
可能就此唤起一点,也可能就此泯然众人。
乡下的老人大概都知道,当成年人
感到困惑无措时,就去请教孩子,
小孩子的胡言乱语往往是神的旨意。
这里的孩子单指三岁以前的孩子,
过了六岁的孩子尤其不能相信。
因为小孩子学说话,撒谎也是必须学习
的一部分,一般是从三岁开始,
六岁以前他们不得不时刻和自己的谎言
作斗争,一次一次地求助于医生。
听诊器下,胸腔中的道德律只发出两种声音,
一种是平舌音,一种是翘舌音,
这两个种声音非此即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