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理想

◎叶蔚然



◎手艺


对我来说
语言是材料
无言与喋喋不休这些状态 是材料
爱离别 求不得 怨憎会是材料
俗世一切  所历所见所悟皆材料
形塑一个真我 可否
闭眼触碰
“它悲伤的际遇与轮廓”
或再坚定些
不自艾自怜
让它悲苦里是笑的
再真实些
轻轻吹口气
给它自由




◎再见理想



也不都是坏消息
去哈尔滨的高铁停了不少
但还可以抵达沈阳啊
但愿那里疫情不太糟
都好好的 那里的大学生 军训快结束了
夜幕降临 颜值不错的女生摘下口罩
在操场晚霞灿烂一如当年
房价跌了 也都好好的 在长春
在大连 天黑的早了 很多人还没去交取暖费
还没有停止想念
可是 也不都是坏消息
颜值不错的女生在整夜直播啊 在跳舞
阿那亚什么时候飘雪 渤海湾泛着银光
高铁一闪 就出了山海关
河北就浪漫了 傍晚啊燕郊的上班族
堵在六环 (在异乡看到八月十六的月亮)
我说这时代最壮丽诗篇是70后写就的
比如音乐节拥吻妙龄女的秃顶男 我是认真说的
(背景音乐一定是Beyond的再见理想)
河南的雨不下了吧 安徽的夜竹影婆娑
山西的煤老板跑路去云南了吗
山东的纺织厂彻夜难眠
难眠的还有天津的出租师傅
再别泉州了好久不见
武汉的骑手在上海初遇了长沙的歌手
西安的保安在重庆邂逅了兰州的名媛
那是一个世纪的情缘啊不亚于戴安娜与查尔斯的遇见
内蒙的沙啊银川的盐碱 他们难道不配拥有青春的名姓吗拥有伟大的初恋
难眠的还有杭州 深圳 广州 海口
的老板 他们有888个在建项目的悲叹
难眠的还有胖墩墩的熊猫美人
(她有烟熏妆 她有黑眼圈)
她抱着吉他独自眺望蜀地的比特矿机断了电
而无人机知道长三角珠三角有多亮 亮过你年轻时的容颜 而无人机知道西藏新疆广西贵州不那么亮(你的容颜啊忽倏不见)
难眠的还有香港的警察 台湾的歌星 澳门的荷官
也不都是坏消息啦
再见理想   我们那一代虽然减少了发量
但是 请把吉他抱紧 诉心酸
我说 拥吻你的妙龄女朋友吧就做最摇滚的秃顶男 不开玩笑 我说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请原谅我啊  我的诗篇潦草了慌张了
一转念就出了山海关



◎问题



张文宏讲
人类的道德问题
跟几百年前相比
没什么进步
这很让我担心自己的
养老问题
就是那个东北农村
关于“孤独终老”最狠毒的诅咒
没孩子
老了 死在家里 没人埋
尸体爬满蛆虫的问题
有孩子呢
也有这个问题
插管死
和不插管死的问题
年轻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啊
把他们留在身边做养老工具
也是个道德问题
太丧了
不想了
那是以后的问题
不是眼下的问题
那是全人类的问题
不是个人的问题
个人问题是
一会儿起床
早餐的问题
关于早餐
我有两个消息
一个坏的
麦片没了
一个好的
咖啡机修好了
今天
天气不错
真棒
你看这世界也不全是
糟糕的问题


◎苦笑


在东北小城
理发店老板
跟我讲
他年入百万
小区遛狗
斗牛犬的主人
跟我讲
狗在北京买的
花费
两万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像力
理解理解
我选择
相信
大家过得
都不错
都有余粮
应对
后疫情时代
理解理解
他们不会写诗
不会像我
以另外的方式
找存在感



◎社恐


我挺看重
诗人朋友圈
很少人给我点赞
其实正常
一般来说
你不给别人点赞
也不会有谁回赞
当然
也不会有批评了
这倒也挺好
年轻人
激烈批评我
是在论坛时代了
(如今他们在哪了)
其实
我现实里是老好人
比较“温柔”(我叉,为什么是温柔)
搞当代艺术的艺术家也批评过我
其中一个阴阳怪气
说我的“艺术教育”培养不出艺术家
总之没他牛叉
大意如此
被我拉黑
再后来这个牛叉君因为不好好教课被教师队伍开除
这特么就搞笑了
我还是说目前
诗歌写作现场吧
就是还在写的 写的最好的诗人
都在我朋友圈
挂一漏万
也有没在的
我们都是最好的诗人
我们都不怎么点赞
时代也不赞我们



◎他的营生



“人活明白了
一辈子
不要等靠要
尊严不是别人给的
好生活不是别人给的
都是自己实打实的努力
争来的
有道理吗”
然后他用右手的几颗手指
狠狠敲击讲台
“学习是改变命运滴”
然后挥手
“朋友们
我就看咱们年轻的男孩子女孩子
你我“磕药”(山东某地方言)懂的珍惜学习的机会”
然后狠狠点头三次
“自强才是王道
自强改变命运
自强才能给自己争尊严
朋友们
一定要懂得这个道理”
然后再次挥手
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随性而舞



说实话
不管在哪儿
每次把抖音同城设置为长春
我都相当开心
这一次
刷到一个说话直来直去的
离异大姐
听着导航
把车开进了一望无垠的苞米地
你要知道 夏日黄昏 东北的道路真是太超现实了
尽头是一间巨大的仓库
就算是这样
她还是快乐的
午夜烧烤摊
酒酣处
在一群大腹便便光着膀子的秃了顶的油腻中年爷们中间
忘情领舞
一时间 竟唱遍这个夏天
所有的土味情歌
她的身体协调性还不错
大约三十七八的样子
很豁得出去
(在陋室也一样嗨
女儿偶尔出镜
配合搞怪)
那根本是演不出来的
一切都是底层生活原本的样子
对     “努力活着”
(包括孤独时 对异性赤裸的 坦荡得一览无遗的渴求   工作的无聊与失意都形塑着生动的生活纹理)
并非个案
是太多这样的“活着”了
指间划过
即刷遍不同际遇人生
嘻笑间
轻拢慢捻抹复挑
消解掉了生活残酷的 另外的真相
是啊“活着的人”  在忘情歌舞
(这将是小视频时代最大的胜利了
胜利属于 全体网红的东三省人民)
——长春人是不是太可爱了
在现场 不管是多么的土味 混乱 庸俗不堪  
这羞辱到太多装腔作势的体面人了
他们不是故意的



◎看剧


理想之城蛮好
孙俪倔强
赵又心机
现实里
不存在逆袭
真正职场
如果是我
活不几集
我半辈子
比较幸运
出了校门又进校门
鲜有社会毒打
唏嘘
三十而已
看“小章子怡”
乔家儿女
看“小张柏芝”
您还别说
这剧挺有爱的
二强与师傅之恋
堪比神雕侠侣
感慨上世纪八十年代
彼时中国年轻人
虽然穷
却拥有相对纯粹的爱情
比较伟大
再唏嘘
女人说
叶教授
您别搁家唏嘘
看看书
锻炼锻炼身体
我纠正:
是副教授
我这就是在研究中国当代现场啊
你看其他假装很忙其实也还是沦陷于这个现场并不自知
你不懂
人生许多时光注定荒废
要善于在脑残剧里找到乐趣
艺术家对庸俗之物
务必有强大吞噬能力
最忌正经
写诗亦如此
(诗友言
现代长诗
押韵脚
简直无法忍受想踹一脚
兄看这首咋样)
疫中
保命要紧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也要时刻谨记
有一种死叫猝死
熬过疫情退休躺赢才是赢啊哈哈哈哈
扫黑风暴弃剧
人民名义弃剧
生活已然介个死样子就别再给我整暗黑系
流金岁月看倪妮
北辕南辙看啜妮
山海情看热扎依
热扎依哭得就
比较高级
梨花带雨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