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等17首(2006)

◎雨人



日常悲剧
 
 
一只白色巨大的船
倒扣在空中
突出的屋檐
一盏被打破的吊灯
春天里,成为燕子的巢
每天,我望着窗外
燕子来来去去
 
我常到后花园的小径漫步
松叶落了厚厚一层
小鸟在林间飞来飞去
这里没有人的打扰和暗器的伤害
翅膀展开的剎那
空中划下完美的弧线
 
 
昏眩
 
 

滴哒  滴哒
地掉
我们从同一个生锈的水龙头

 

他是个傻子
衣服总也拧不干
十多年过去了
还是一张孩子脸
时间永远停止在
 

75年的夏天
你在地上用剩余的粉笔头
写下“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 万万岁”
的旁边画下一把小手枪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下午
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
宣布
你已经成了小反革命

 
河面上被白雪覆盖的冰层
开始分裂
我对江面上的行人
大喊
却无人听见

 
这是错觉
还是并没有什么意义
你把手叠在一起
藏在背后
照不到
手就不存在

 
我们象沙子一样
分开
不相干的人
被装一火车
不管愿意不愿意
都得生活在
同一张铁皮下
被带向另一个地方

 
我的爸爸  妈妈
我的兄弟   姐妹
分散
在大本钟表层上的不同数字
无法共同经历
同一件事
爱与恨  生与死

 
父亲在我的眼里
一直是巨大的身影
现在变成
一把
我手捧着的


 
小时我爱把荧光虫
装入透明的玻璃瓶里
像天上的
星星
那时我并不知道
你是靠吃蜗牛为生的

 
与海有关

  
你消失在厚厚的棉衣里。
我捡起落下的松果
只剩下空壳
身下是枯黄、柔软的松针。
山脚下的校舍
传来阵阵的笑语。
 

顺着草坡往下冲
你在后面紧紧抱着我
下落的过程
感觉在飞。

 
树的背后长满青苔
绿叶的反面发白。
纵横交错的枝杈伸向不同的方向
尽管来自一个根部。
 

在小溪边
把抓住的蝌蚪放进瓶子
再重新放回湖面。
我知道蝌蚪会变成青蛙跳上岸
人会变回蝌蚪回到水里
但我并不知道未来。

 
站在五老峰上眺望厦门
对面是金门
门与门之间是海。
“我在漳州,隔着海过不来”
坐在南普陀寺
明天我已上了飞机。
 
 
她为了爱情背叛家庭
加入游击队。
文革时丈夫因她病死牢中
三十年后
她请求逃到台湾的亲人原谅。

 
坐晚班车
什么也看不到
窗外的大海装的都是水
旁边的你隔着玻璃杯
都是液体
喝不到。

 
在汕头码头
汹涌的波涛让你害怕
丈夫因你留下
被抓
枪毙
不曾改变大海的盐份。
 

白塔映着湖面的碧叶
放生池上写着——
“请勿放生
池中鱼、龟生存空间已满”
我爱你
却与你无关。

 
夏日如花
 

那一年夏天
最后一场大雨。
在栅栏后面
我在这雨宫的世界守望了你三天。

 
三天
在遥远的冷湖
儿时在湖边玩耍遗落的皮鞋
已成为时间的沙器
风的尘埃。

 
我是雨人
你在明亮的房间永远看不见。 
那一个夏夜
漫步于花园。
你手握着第一朵盛开的玫瑰
当夏天再次来临
你还能把我认出来吗?
 

我挽着你的手
你迈着猫一般轻盈的步伐
你的身躯如同燃烧的蜡烛
我搭在你柔软的腰间
手指如同章鱼潜入你女性的深海。
 

你可曾听到
花园中月桂生长的声音。
在下一个季节的到来
我将通过一棵树梦见
你的芳香和洁白耀眼的圆月。
 

是什么把我们阻断。
在滨水大街
落日的港口
我们站在断桥尽头。 
水面的倒影
把落日的余辉
初升的华灯和临街的行人
照的很美。


即使我们彼此手拉着手
眼望着眼
也是徒劳
你终不可抓获。 
我乘坐1路汽车
在黑暗中无法辨认
你的脸。
像被抛在世界废墟上的煤渣
彼此孤独地穿越死亡的雨林。


极地花园
 

一、金枝 
厚重的乌云从天际垂落
一层一层堆集
被砍断的翅膀
走在孤独绝望的小岛
“荒凉  空虚是那大海”
上发条的夜莺在金枝上不停地吟唱
 

二、灼人的夏夜 
充满暴力和欲望的夏夜
浓重的花香麻痹人的嗅觉
古老的石井  幽暗的花园
从墓地传来袅袅的音乐
歌声和笑语
这是不祥的预兆
用新生婴儿的污血浇灭
算命的瞎子摸着我的手
一条扭曲颤栗的蛇爬过脸庞

 
三、空调机恶梦 
电影开始前
我盯着白墙上的污点
幻想各种面孔
谋杀者  共谋的旁观者  出卖与买人者
被剥夺裸露的女人和孩子
凶猛的野兽  巨龙的毒牙

 
人们都在街上欢呼
国王的到来
穿上赶制的新衣
后面跟着簇拥的权臣
“他其实什么也没穿”
众人用目光围猎
指责我
是疯子 杀人犯

 
四、回忆 
夏天爸爸到采石场
把石头装上船再沉到大海
到了秋天再下海打捞上来
石头上爬满了牡蛎
撬开  打碎  再烧成石灰
 

妈妈在打谷场
挑灯夜战
扬弃的秕谷在灯下
像金色的莹火虫飞舞

 
我和哥哥点燃松蜡
在水稻田间
用钢叉扎黄鳝
捉泥鳅
 

五、死屋 
扒上极地火车
边境以北  太阳以西
逃亡
双手被冰冷的铁皮烫伤

 
黑色的冻土地带
“没想到命运损坏这么多的人”
不分男女老少
在同一间没有分隔开的屋檐下
地上直接铺着棉被
没有床板

 
六、极地花园 
犹太人是最先到达的一批
盖起法式小楼
这里缺少的是花和草
巫师要创造奇迹
为他们修建极地花园
魔戒
把流放的人变成沉默的植物
和患失语症的金鱼

 
七、死无葬身之地 
这帮早先的黑奴
要我做他们的奴隶
爬下  四脚着地
脖颈上响起鞭子
逃跑
象狂风卷起一根稻草
世界尽头
“白色上的白色”
多像冰雪做成巨大的棺椁。


我的1989

 
一支用秃了的毛笔
笔根结成墨块
胶着状态
使毛一下失去了弹性
仍还是不扔
我犹豫
 

火车上旅行的少女
读了你的诗
下面湿了
我并不想见到她
 

在医院的门诊室
她与我的妻子打招呼
十多年了
我没法与过去的她联系在一起
世界多狭小
她的孩子就在我妻子的班里
 

高三时
一周调换一次座位
三周后
我就与你挨着过道
你的笑靥
像绿袖拂过我的眼前

 
你一同为我们送行并不是为了我
放假时
我与他一同去魏岗看你
四月
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

 
他爱上了你
又抛弃了你
锋利的刀
数次砍向你美丽的脸庞
碎了
爱与不爱都没意义

 
他站在领奖台上
旁边是她
一个劳模,一个婊子
一同受到表彰
下面是群众一片的鼓掌

 
白纸的正面打印着我的工作报告
反面写下几行诗句
这就是我
办公室的生活把自己撕成两半

 
解放前夕
我的堂兄,国民党的临时县长
悄悄放走他的老同学和几十名游击队员
解放后
他的同学,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县长
上刑场时
让他穿上当教授时的西装
 

她的姐姐
一名坚定的地下党
让她留下
她的丈夫和九岁的大儿子逃到台湾
三十年后
她的长孙抱着骨灰回到故乡

 
五八年自然灾害
婶婶从老家寄来一包晒干的
红薯秧
爸爸每月寄钱供我的堂哥上学
我伯伯一名小官僚
逃亡到了香港

 
那时珠海是个小渔村
我爸爸从水产厅
下放到海边
每天爸爸和当地的渔民一同出海捕捞
妈妈在山下砍柴守望
带着我的哥哥和俩个姐姐那时我还没有出生
 

那一天我路过北京
看到铁路旁停列的军车和钢盔下同样稚嫩的脸庞
那一天我的同学在大街上
游行
那一天我的父亲病危
我赶在回家的途中

 
天突然暗了下来
仿佛天庭一层层堆积的麦垛
掉了下来
一道白色耀眼的闪电
一下照亮广阔的天空和漠漠的大地下雨中的水杉。
 
 
浮萍
 

别用镜头窥视
你用眼睛什么也看不到
穿上寿衣
给小脚描绘死亡的花纹
都是徒劳
你没有真正体味
斧头上血腥
的气味
 

请记住玉龙雪山上的雪
和红豆杉
忘记你所谓完美的爱情
当你从骷髅之地走出
一切都变了
眼中看到尽是
水的骨头和花的锈斑

 
倒立
颠倒上半身与下半身的次序
用生殖器亵渎画布
寻找毁灭中活
的感觉
 

把自己投入冰冷的河面
沉入水底
幻想另一种存在的方式
梦中拼命地游
力量的耗尽只是时间问题
 

存在像头顶的幽蓝
笼罩一切
在一个不属于你的地方
向东、向西、向北、向南
向左与向右
没什么不一样

 
我看到一只燕子
误入办公大楼
曲折的走廊
在迷宫般的窗玻璃上
乱飞乱闯
对此
我无能为力

 
寻求我们一度拥有的幸福
我感觉
一切事物都在向下落
光秃秃
一片

 
你从我面前两次经过
我都没有认出你来
伸出去的手
缩不回来

 
别想着将来我们怎么样
无尽的雨
同样落在南方与雪国
你的身上和我的脸庞
没有道理。
 

浮游
 

风越吹越黑
雨点不断地敲打着铁皮屋檐
窗外的树
像几个鬼魂在雨中出游
关上灯
在黑暗中我用冰冷的手
抚摸
没有什么让我摆脱初夏骤至的寒冷
 

坐在桥头的小酒馆
早些时
这里还是一片荒野
刘冬在菜单上写下几行诗句:
“鸽子飞过童年夏日的天空
睁开眼
看到满眼的灼伤”

 
临窗一条河从远处的田野穿过
在夕阳下
静静流淌
“倒底多少钱,我不管是不是法国骑士奖”
贝贝问娃克

 
紧紧地抓住五一桥的栏杆
酒后的呕吐
让我昏眩
几天前襄樊的出租司机被杀
沉到脚下的桥底
贝贝在幽蓝的河水中浮游。


人是根芦苇
 

人是根芦苇
是个伟大的会思想的芦苇
痛苦的脆弱的芦苇。


当独裁者摘去思想者
身上的毒鱼经。
班吉 
这个白痴
他大喊大叫
黑小子就塞给他姐姐的一只鞋
嗅着鞋里的气味
抱在怀中
他就安静。
 

有一年冬天
我从大哥家带回一只小狗
天黑下来
我把它放在带棉褥的纸箱
第二天早晨醒来
我发现
它竟卧在我的拖鞋上
是因为亲情
从我的拖鞋
找到主人旧日里的气息。
 

裂变
 

诗人是一种命运的
惩罚。
把自己的心一瓣一瓣撕裂
剥离
像颗洋葱
 

虚空。
一次次地背叛
梵高在疯狂之中
割下自己的
耳朵

 
它们并不可靠。
你手握裁纸刀
划破白纸的刹那
刺向爱人的肌肤

 
你恐惧于你的手。
那把刀
因你的罪
而断裂。

 
秋日重现
 

空中漂浮着
燃烧的落叶
和垃圾的气味。
昨夜一场秋雨把路面
冲刷地很白。
 

湿漉漉的林荫道下
躺着黑魆魆的流浪者
用他唯一的肉身
对抗
冰冷的路面。

 
六月的夏天
被一把利刃
劈成两半。
游行中
你的围巾
像铁蒺藜盛开的玫瑰。

 
缄默的石头
投入黑暗的枯井。
时间像空中客车
把我带上一万米的高空
周围是翻滚的白云
遮蔽大地。


边界
 

精神的暴力转化为肉体
的蜗牛
息壤在恐怖中劫持母亲
关闭的门窗都无法阻止
用飞镖打击
依然不断生长。

 
黑暗中偷回的圣火
梦中的景象
被白天的光明曝光
留下残缺的诗句。
 

你手持银勺轻轻碰击
旋转出现红、蓝、白——
雪之舞
迷失在雪国中的灰姑娘
在乐声中找到王子
却从你身边走过,不曾把你认出。
 

战争中分裂的土地把你
与家人分离
你因留下的手稿受到刑讯
小说
当成你真实的供词。
 

漂泊中遇到昔日的女友
在小酒馆昏暗的长廊
渡过6小时
谈起你上学时爱上一个人
发疯
被送到精神病院
你不知道那时我却暗恋着你
现在你发胖的脸庞
像旧照片
无法辨认昔日的边界。

 
白塔
 

白色
巨大的塔
夏日黄昏
飞翔的鸽子
黑色
的蝙蝠

 
正午的阳光
照在
马蹄莲下
四脚蛇的龙鳞

 
鳄鱼张开血盆大口
我拼命撑开
用双手把它撕裂
一片片
纸屑

 
扯破的衣裳
你比我还差地主的儿子
我是贫下
中农

 
给他吧
四块钱
去了几趟南阳
我是清楚的

 
1+1=3
我有证人
民主投票
在名单上打叉

 
死亡
一张白纸
涂满了病历
记录
你的档案
编号
封存
与你的爱情无关

 
把冰冷的听诊器
放在我胸口
从穿衣镜里望着
另一个我
处在不同的世界

 
黑色的春天
铺着白色的床单
天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黑板上写下几行诗句——
结核病
隔离
你见不到她
 

你激动吗
黑暗中我闻到一股白玉兰的气息
我们做着大人的事
那时我的鸡巴还不会硬

 
我从来没有把

蝴蝶
与性
联系在一起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从花园里
挖出一条蚯蚓
用小刀
一段一段地
切下

 
一节一节的车厢
连成一串慢长的火车
迎面开来
发生
在时间的错觉里

 
像一片白云
移过
白塔正在倾斜
倒下。

 
二重奏.春天
 

春雷在遥远的天边
炸响
每一棵树
都是大地的心脏
多年不见的孩子
一下长高

 
一阵雨点
打乱人们日常生活的脚步
我们坐在路边的小摊
喝着啤酒
羊肉串的烟熏迷湿了眼睛

 
树上的小鸟
像轰炸机一样俯冲下来
落到草地
寻找去年冬天里遗落的种子 
迈着少女般的步伐
展开
像一把夏天里洁白的团扇
 

常在这里一块喝酒的朋友
一个画家
死啦
像不期而至的春天
我们还没做好准备
 

重又回到这里
喝着同样的啤酒
像洒在雪地里的尿
冒着刺鼻的烟
混杂着痛苦的回忆

 
远处草地上学走路的孩子
像初生的野兽
对一切东西的运动
充满原始的好奇

 
有些东西在我们身上
用一生都长不大-----
湖边的草地散落的野花
大地的眼睛。


老屋
 

从几千里外赶回
顺着老屋后面的小路爬上山坡
在堂兄的指引下
找到快被疯长的草掩埋的墓地

 
我用镰刀慢慢地割除
就像儿时在这片山坡打猪草
烧完纸  放完炮
最后点上一根父亲你生前爱抽的烟

 
我望着山脚下的老屋
映在芭蕉绿叶丛中 
黑瓦白墙
 
记得儿时睡前妈妈唱的歌:
“池塘采莲,月儿光光。
月儿团团,阿爹回来。”
 

现在老屋里的七、八家人都在外地
最后剩下的堂兄也要搬到县城
许多年后
老屋会坍塌、埋没在野草丛中。
 

落叶


这是个晴朗的秋天
我望着窗外的落叶
正堆作一团
点燃
化作一缕缕轻烟


落叶
只有当你离开人世
世界对你将不再黑暗。
 
 


 
你高傲地盘旋在蓝天
你飞得太高
可曾感到孤独  冷漠
你想与云嬉戏
漫步在彩虹之间
你厌倦了这一切的虚空
要到下面去寻找世界
 

你飞到人间的地面
大地说:“你不是大地的儿子”
你想在海面上落脚
海浪说:“你的翅膀属于天空”。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