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行体《觉诗》第十三辑

◎老英在野






*

我把牛群藏在青草间
我躲在星辰里

我把地球藏在沙子中
沙子铺满河滩

我把你藏在心底
心,是宇宙的整体

2021.8.26

*


我写下的每一笔,都是对你的模仿
我从未创作

你留下宇宙,这唯一的作品
我却只能看到一部分

在你原谅我之前,我已提前原谅了我自己
因为我,也是你作品的一部分

*

雨大了,躲到竹子下
再大一点,廊下

等到暴雨如注
人就要到高处,更高处

何处可以存身?雨天茫茫兮…

*

我在梦里穿过陌生的人群
两列长长的过道

光线昏暗,安静……他们
带着亡者的表情,躲着我的探寻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要由此穿过,反复穿过

*


父亲去世后,我去郑州看大姐
开门时,她楞了半晌

她以为父亲来找她

大姐去世六年后,我跟外甥喝完酒回来
爱人说,你看你,走路也像咱爸了

父亲年轻时瘦,眼毒,嘴毒,当了半辈子右派

*


洞悉,但不说出
师法自然,很困难

往往,人管不住自己的虚荣

没跳出来的青蛙
不认为自己在井底

*


沾染了疫情的月色也并不昏黄
将来我们回忆起这个中秋

会不会提到核酸?就像父母俱在的某一个
我和弟弟在各自房间里

他零零星星地弹着吉他,我听着
月亮一直照在檐下

*

一片灯光照亮荒草
一处带有缺口的高大围墙

你没有那片空地的记忆
也对此不感兴趣

那里就是异乡
无论你对它的现在多么熟悉

*

他们剪辫子,放足,出国留学
他们闹革命,宣扬新思想
他们办报纸,写新诗,在街头演讲

他们造反,夺权,反四旧
他们改革开放,实现财务自由……
他们以为自己不是那个农民,活在土色的梦里

*

我没学会与父亲沟通
他也尝试过,我记得,在我成年之后

现在,我正尝试跟女儿交流
但很不顺,她也已经成年

一定是我的问题。我想
父亲没有教会我,他为什么教不会

*

十几年了?我没一下认出迷沟
水大了许多,或许是石砌的原因
军事漂流”,就在我们合影的乱石边

我看到了那夜躺卧的广场
水泥横梁的空门,中夜山吐月,我们
在那里谈论诗歌,再回来继续喝酒

*

不止是一轮月明
不止是龙山
不止是清风

不止是诗人,不止是汝瓷,不止是酒
更不止是那片烁烁街灯
在他乡,一切只是背景

2021.9.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