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的切换与切换的场景

◎马质彬



◆ 场景的切换


夕阳西下,路上空空
路灯随时待命
准备照亮众生的归途
钓者依旧不动
眼睛在水面,心思在水底


山顶之石
坚持着对虚空的凝视。坚信
凝视久了就会产生非理性的爱
等待一种描述的场景
——迎面而来


风车,切割风和光线
独自作业:粉碎时间
如果骇人的噪音可以小一点儿
就切割粉碎得慢一些
风中飘来那一句话——
“我原谅你了……”
一并都被切碎了


而欺骗是玫瑰的本性
在香气轻飘中,她担心
自己生病的影子即将死去
在没有目光注视的时候
花香中会响起那些歌声:
“我是你前世的影子
影子的影子……”
后来到了下一个动人的故事


还是那个春天的黄昏
你向我走来。你的
影子先停靠在我身上
忽然希望你的脚步稍慢一点


◆ 切换的场景


房子们期待大风
把影子吹回来归还给他们
但他们的心脏
是脆弱的木质材料的
——此刻正在更剧烈地跳动


月光洒在我的手掌上
其上的纹路不断地
调整角度,延伸,爬行,转弯
——你们刻录完了吗?


秋风起了
枯叶用余下的气力兴奋起来
——“我要开始流浪                         
死亡之前到没去过的远方
一直到秋雨可以洁净我……”


有人甚至总是在猜想:
云层后面是否住着一只明亮的鬼
做着颤抖的梦
却仍不愿意醒来


蝴蝶们,从不在夜里赶路
因为没有把握
如果只是篝火、烛光误导还好
更可怖的是林间的那些柔和的鬼火
它们没有温度,可以在不知不觉中
产生走向阴间的诱惑


众云聚集,夕阳的葬礼即将开始
海水再一次温柔
风中的爪子把尖刺收了起来
不携带珍珠的蚌壳
不蕴含矿藏的山岭
都有参加观看的机会
他们一同感慨,向上抬头问:
“神啊,我甚至不敢称‘我的神’
为什么,你还保持沉默?”


你像一座美丽的岛屿
而我无法泅水前往
当潮水拍着手相约涨起时
我忘了准备舟船
只赶紧把头沉入水中
不愿意看你的美丽被众水淹没


◆ 老街道上

1.街角电话亭
黄昏依旧充满好奇地刮来微风
可是,拿着气球飞奔的女孩
独自去公园捡树叶的老太太
忙着赶去喝闷酒的中年男人……
都无暇看我。事实上,曾经
我一度是这个世界的中心枢纽
他们所有人,在我这报平安
发誓,问消息,说谎,约时间见面……
现在有些问题让我不安——
其实我脚下的电缆很快会被剪断
又一个秋天来了,我无法在生锈中
自我毁灭。只能等待工人来将我挖除
留下的那个大坑,我觉得可以
顺便栽种一棵树下去。这时
左边的这个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响铃一共28秒,但是不会有人接……

2.单车
你们又在封路修路,盖楼拆楼……
过去我对这些情况都非常熟悉
干干净净、闪耀着光芒地来回穿梭
可现在,更多的时间我被锁在栏杆上
无法躲避污泥和锈迹,连灰尘
也不自量力地前来,想要掩埋我
电话亭在夕阳里伪装成老树的模样
可我该怎么办呢?来来回回的行人
一次次地往我前面篓子里扔垃圾
车胎里的气不多了,原想发出一次怒吼
可估计了一下,应该也就够一声叹息

3.石榴树
生长的速度,我提速再提速,可是
怎么都比不上楼宇啊,虽然他们也老旧了
枝头石榴裹着一肚子晶莹闪亮的红宝石
挂在枝头忧虑怀才不遇。夜晚即将到来
在休息中,还需要抵抗地心引力
久盼的一场雨依旧遥遥无期。夕阳
是一个标志,每出现一次,一天就过去了
远处的清澈的湖水,就甘心作为洗澡水吗
能否帮忙就此溺毙这个夕阳?

4.鸽子
我的白色没有老去,但实际上我已经老了
有时候我轻看自己,但又不敢抛弃自己
越来越怕给别人添麻烦,或许我自己
本来就是一个麻烦。现在,越来越沉默
越来越谨慎地挑选没人的地方排便
黄昏,再起从楼顶飞出来
在天空里画几个圈。仍然有人会赞叹:
所谓的用翅膀丈量天空之类的无聊行为
——但实际上我只是给夕阳扇扇风
天气似乎更热了,这城市里怎么
好像只存在两个季节了——夏天和冬天?


◆ 野外即景

石头
冬天的小溪流过,石头
从内到外,一阵颤抖
水纹波动、扩散复制,话语也一同颤抖
——但无论如何,他不能否定自己
否则,泥土里的下陷将不会停止


那么你说的永恒是水?
是流淌绵绵不断,还是漫延无边无际?
当冬天立志要宣布冰封时
水落石出,石头却不能真正逃离
到时候,那些水下的回忆将不能再摇曳
到那时候,如果只是凭借着
相信高天之上有那么一个顶点
能不能挨过这个冬天?

芦苇
干枯易折,不仅意味着不能入诗
甚至还将走向自己的空心化
想起他们的爱一度没有边界
想起曾经在水边、在风中
那些几近冲动的牺牲感
忽然觉得有些羞愧……

白云
无可奈何地,自己也在暗淡颜色
等待过芦花乘风而上,来参与自己
等待过水中倒影长大,天地间遥相呼应
如今,低温逐渐冻碎了耐性
但愿不要连同记忆也冻碎——
愿明年今日仍记得这里

落叶
白云离开,落叶抑制许久的一声咳嗽
终于炸开,就把自己从枝上震落了
睡在风里,可以既是安静,又是自由
只是仍希望有眼睛能注意到他们
在那之后,就可能悄悄潜入到那人的梦里
——在没有得到允许时就悄悄进入
离开时也是安静无声的
所以,那人也并不知情

废弃之屋
常理来说,总是需要某种发光的确定性
好用来对抗机会主义的撞击
来对抗关于真相的年老的幻想
然而他现在是一座废弃的破屋
只能享用一点免费的阳光。然而
——黄昏,即将连同落叶一起降落下来
他见过许多事件和道理
本打算始终守口如瓶。旷野起风
门窗、墙壁、屋顶,漏风
他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地把那一切都说了出来

小路
当地面障目的遮盖越来越少
他知道自己,已经更值得被相信了
——“要去哪里?我一下子就给你们指点清楚!”
只是来此的行人反而日渐稀少
他想:如果他有一幢房屋
此时必定有人往窗户里,扔着怀疑的鞭炮
就算没有一幢房屋,事实上
现在他也已经被炸得生生裂开、尘沙满面


◆ 月亮们

1.春风沉醉的月亮
这样的花香里没有音乐
就自己吟唱起来,伴着河水起伏的节奏
岸边的石头也一并饮醉,相互宣告着:
我们甚至不需要一个梦,因为此刻
更像是一个梦……
忽然想起,在这迷离中
还要保持清醒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还是要挑选那些温度较低
并且不怀抱灰尘的风
才能住到月亮上面去

2.对露水施予的月亮
即便对每一滴露水都施予一点
自己的光芒,也并不会后悔
在低温里降温,反正自己本来就是凉的
——谁让你们曾是云朵落下的眼泪
那些云朵,曾在天上,在黄昏时苦苦相劝
请求不要向夜晚的尘寰坠落
当发现所有的劝告都没有效果时
她就不再言语,只滴落了这些露珠

3.采集桂花的月亮
秋夜里,月亮既要教微风轻轻地摇撼
又要教禽鸟们早些归巢休息
好让自己能在寂静中多采集一些桂花
否则,桂花一旦落了地,或被喧嚷
就会丢失大部分香气
至于桂花的用处,无非是给吴刚酿酒
吴刚永远活在一个矛盾中:
既在不断地砍伐那棵桂树
又要“捧出桂花酒”
——只是他饮后的那些醉话听来很有意思

4.下半夜高处的月亮
越来越高时,就越来越冷
终于时光的血液也渐渐开始凝固
他当然知道这个后果将是:
在夜色里与灰尘混合在一起
在冷却中丢失掉可能性,甚至名字
于是,在继续一段冒险的高升之后
他把自己的分身沉入湖底看风
顺便就此成为湖水中一颗闪烁的心脏
——只是不能祈求太多的爱与仰慕

5.深秋沉默的月亮
沉默的月亮
显然忘了自己实际是雷电的故乡
只是此刻却不被允许发声
他需要把所有的沉默
都在一个夜晚集合,聚集所有重量
去敲响那些历史上的受伤的回忆
沉默的悬浮,沉默的行走。直到山林中
那个孤独的怀疑论者吹起愤怒的笛子
在那个瞬间,天上的看地上的——
“他的这些日子像在风里
捡拾煤灰中的一粒粒芝麻……”
地上的看天上的——
“看吧,看吧,月亮的脸
在颤抖中仿佛患着牙疼……”

6.自我残缺又圆回的月亮
自我残缺又自我圆回
这难道不是一个周期的轮回吗?
却不能宣称:我既是开始,又是终结
真相毕竟被揭穿了——
如果只是主动地自我隐藏,是无效的
月亮不是不明白,只是始终无法对自己残忍
如果真的把自己的一部分留在湖泊大江里
一个周期后,得不到归还了怎么办?

7.与雪同在的月亮
对雪花一直是羡慕的
她们比自己更冷,还可以飞舞飘逸的路线
在冬季的深处积攒够了运气
才能在夜里有幸与雪花同在,只是
在夜空中飞行一段时间后还是放弃了
——毕竟,白雪掩盖了原本熟悉的江水湖面
看不见自己的倒影,便不能再准确定位
——毕竟,自己没有飞雪那样一去不回的勇气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