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中旬诗作

◎闻九排



搬运工

小姨子
刚花了1万7
给岳父母买了
一张新床
妻子觉得
他们才用
3年的旧床
扔了可惜
去街上雇人
拉到父母家
一路上
跟搬运工
闲聊
那人说
“你看
养女儿多好啊
我爸妈养了我
没享到我的
半点儿福”

2021/09/11


买梨

路边卡车
满满一车梨子
电喇叭不停吆喝
“河北雪梨
10块钱6斤”
停下自行车
上前看了看
只见货主
切下一片梨子
给一个大妹子
尝了一口
我问她
“好吃吗
看这梨肉
挺粗糙的”
货主说
“瞎说
我这是河北雪梨
一点儿都不粗糙
好吃得很”
旁边一个男人
悄悄拍了我一下
“要梨吗
我刚买了10块钱的
感觉拿回家吃不了
匀一半儿给你吧”

2021/09/11


车祸

车祸现场
围了里三层
外三层
里层一个大妈
一边往外走
一边说道
“作孽哦
咋把这么好个人
给撞死了呢
这司机也真是的
要是把街上乱跑的
那个神经病撞死了
该多好啊”

2021/09/11


科研论文

在诗人听雨的诗中
看到她咨询
伊沙父亲
吴家炎老先生
前陕西动物研究所所长
为啥把一篇写白唇鹿的科研论文
起了一个颇带文学性的题目
《白唇鹿——古老的呼唤》
不禁想起
大学时期
我担任校文学社长时
给我上专业基础课的
郑文光教授
向社刊杂志《斛兵》
投过一篇科研论文
《古生命之曙光》
尽管这篇文章
篇幅很长
还是被我
发在了社刊上

2021/09/11


午休

午休迷迷糊糊的
躺了半小时起来
母亲问我睡好没
我说没怎么睡着
小妹说
刚才卖茶叶的
邻居老胡家
制冷器坏了
喊人过来修
对方说
今儿是周末
不愿过来
两人在电话里吵起来
吼的声音炸耳
哦,这么说
我刚才
还是睡着了

2021/09/11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门

远房大堂嫂
以前对她婆婆
——我二伯母
从没好言语
不是吼
就是骂
如今
她儿媳
也这样子待她
周围邻居都说
不是一家人
不进一家门

2021/09/11


回煞

父母邻居
朱叔去世
头七夜里
他老伴周婶
把家里门窗
全都敞开睡觉
等了一夜
也没见朱叔回煞
母亲笑着对她说
“证明你身上
火气太大
你老头子
不敢你近身”

2021/09/11


扫大街

网上看到
阿富汗坎大哈官员
拿着扫帚扫大街
冷不丁地
打了个寒战
哦,这个场景
真的太熟悉了
每隔一段时间
我们这儿
就会来这么一次
全市机关干部
周末扫大街

2021/09/11


繁体字

在几个公众号上
时不时能读到
一个家伙
用繁体字
写的诗
每次看到
我都直接跳过
不是认不出来
是我视力不好
读起来
太费劲儿

2021/09/11


外孙演讲

外孙快10个月大
站在童车上
呀呀学语
女儿说
“像表演单口相声”
妻子说
“这哪儿像说相声呢
明明跟列宁在演讲样”

2021/09/11



女理发师

早上起来
剃完胡子
拿起镜子
照了照
顺便用手
理了理头发
哦,已经俩月了
头发还不算太长
没准儿
下次去理发时
那个女理发师
又会说
“你头发长得真慢啊
都三个月没理了”

2021/09/12


起跑线

外孙才10个月大
妻子已从亲戚
和朋友那儿
收集到
3个小书包
和10多本
幼儿书籍

2021/09/12


奇遇

骑着自行车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遇到从工业园区
下班的一群工人
3男2女
穿着统一的工装
骑着各式各样的自行车
恍惚间
一下穿越到
1980年代
而我
就像一个
深入他们中间
体验生活的诗人

2021/09/12


无题

自打退二线后
心里一直想着
自个儿在单位
算是个有点儿
分量的领导
退下来后
肯定有人
时不时会
以指导业务的名义
请我去小撮一顿
没想
转眼两个月了
一直无人问津

2021/09/12


心里又刻了一刀

父母家燃气灶
打不着火
去小卖店
买电池
年轻漂亮的
老板娘说
“5块钱一对”
记得兜里
刚好有
一张5块
掏出钱后
一遍遍翻找着
旁边老板娘急了
伸手从一沓钞票里
把那张5块
抽走了
“你眼睛有问题吗
那么显眼儿
咋就看不见呢”
我心里嘀咕道
“岁月不饶人啊”

2021/09/12


浇水

母亲在屋后
小菜园里
移栽紫菜薹苗儿
我接了满满一桶水
一边提到菜地浇着
一边想
往日父亲
身体好时
这个角色
理所当然
是他扮演
浇完
回到卧室
发现父亲
纸尿裤
兜着
一大泡尿

2021/09/12


那年去北京

午休起来
手机上看到
诗人理所的
一首诗
《98年去喀什》
不禁想起
那年去北京
在绿皮车硬座车厢里
看到一对热恋的情侣
挤在对面座位上
男孩紧紧抱着女孩的腰
女孩将两只手反到后面
搂着男孩的脖子
两个人
依偎在一起
就那么看着窗外
一动不动

2021/09/12


再写搬运工

妻子到街上
请搬运工
讲好50块钱运费
带到岳父母家
他不仅把旧床
从卧室挪出来
还帮忙把新床
抬进去安装好
然后才接着
往外扛旧床
将其运到父母家后
我跟搬运工要电话
“说不定以后
还得麻烦你呢
今儿辛苦你了
给你加10块钱”
“说好50就50
哪儿能多收呢
我没啥文化
就靠卖力气
吃一碗饭儿
但做人
要讲信誉”

2021/09/12


危桥

交警发出通告
赵家桥出现险情
请过往车辆绕行
忽然想起
这座桥
之前维修过几次
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再一细想
又觉得理所当然
此桥大约建于
1990年代初期
那会儿
造假之风
已开始盛行
民间曾有副对联
描绘当时的情景
上联不便写出来
下联是
假烟假酒贾省长

2021/09/12


陪读

远房侄孙女儿
考上重点高中
在学校附近
租了间房
白天
堂嫂过去
帮忙做饭
晚上
侄媳妇儿
过去陪睡

2021/09/12



广告电话

妻子在厨房做饭
她手机响了
拿给她接
她看了一眼说
“广告电话”
3分钟不到
这个电话
又打进来
这次越俎代庖
我直接压掉了
几分钟后
妻子手机
再次响起
我操
还是那个电话
打算接通
骂他一顿
忽然想起
几年前
单位同事
因为骂过广告电话
被对方还以颜色
对他手机
启用了“”
几天不敢开机
好吧,我认怂
任由它响着

2021/09/13


退下来的好处

又到秋收季节
不禁想起
往年这个时候
连节假日都不得休息
整天在乡下巡查
严防农民朋友
燃烧秸秆
每次劝说时
都被对方呛到
“光叫我们不烧
那你们倒是
指条出路呀”
哦,买嘎的
从今往后
咱再不会
遭人怼了

2021/09/13


姻缘

回父母家路上
看到一只
皮革花瓣儿
感觉很眼熟
走了一段儿
忽然想起
妻子有双
凉鞋上的花瓣儿
就是这个样子
其中一只
花瓣儿掉后
一直搁着没穿
于是又返回去
把它捡起
晚上带回家
跟妻子凉鞋比了比
哦,竟然一模一样
用强力胶粘好
拿给妻子看
她笑了
“跟人一样
这只花瓣儿
跟我的凉鞋
有姻缘”

2021/09/13


短袖

妻子帮我买的
最贵的
一件短袖
穿的时间
只有我自个儿买的
其他短袖的一半儿
今儿率先破了
我说太不划算
妻子说
“我给你买的
是棉纱和化纤混纺的
你买的是纯化纤的
当然经穿呀”

2021/09/13


带孩子

女儿在机构里
给支教志愿者
做教学辅导
才10个月大的外孙
一旁趴着桌子站着
一动不动听她讲课
看到这个视频
不禁想起
小时候
大集体时期
大人下田里干活儿时
经常把枷椅带到田边
将孩子搁里面坐着
做到干活带孩子
两不误

2021/09/13


广告的力量

妻子爱看
江苏卫视
相亲节目
《非诚勿扰》
前段时间
我们家酱油
用的是海天
现在用的是
千禾零添加

2021/09/13


借口

看母亲在屋后
捡邻居扔的
旧铝合金窗扇
赶紧冲出去阻止
母亲已经将窗扇
藏到豇豆架下
我说
“您老干啥呢”
“我看看大前天
播的芹菜
生芽了没”
好吧
既然母亲找到了
一个漂亮的借口
那我就没必要
把它说破

2021/09/13


治愈系视频

把父亲剃须刀修好
走进卧室
看到母亲
已把父亲
从床上拖下来
扶到凳子上坐着
正给他喂饭
我一下子火了
“您老咋这么逞强呢
万一你们两个摔倒了
您老叫我咋办”
边说边夺过饭碗
喂给父亲吃
母亲在旁边坐着
一声不吭
跟犯错的小学生样
细想自个儿也不对
给父亲喂完后
赶紧拿出手机
将外孙的视频
播放给母亲看
连看两遍后
母亲笑着跟我说
“走,吃饭去”

2021/09/13


床铺草

母亲担心父亲
最近一年之内
可能驾鹤西去
特意到郊区
找了些稻草
收藏在阁楼上
“你爸哪天走时
好歹可以睡上
一点儿床铺草”

2021/09/13


退不得的群

单位几个
微信工作群
一个也没进
偶尔被拉进去
很快就退出来
唯独机关党员干部
下沉社区服务群
退不得
只能老老实实
呆在里面
社区网格员
每天不停发消息
一条也不敢漏看
久而久之
好像我就是
她辖区的居民

2021/09/13


私密博文

打开新浪博客
私密博文专栏
一把把金锁
挂在眼前
每一把锁
锁着一首
或一组诗
因为他们
都有一颗
真诚的心
说出了
大实话

2021/09/13



买酒

我跟妻子说
她这次帮我
买的青稞酒
跟3月前买的
是同一批次
生产日期
一模一样
都是2019年12月13日
她半天没反应
然后突然说
“那以后
我不买这家的
帮你换一家买”

2021/09/14


卖梨

那个卖梨的人
把前日的轻卡
换成了一辆
电动三轮车
还是满满的
一车梨

2021/09/14


菜苗儿

母家几天前
栽下的菜苗儿
一直蔫塌塌地
贴着地面儿
连着浇了5天水
终于昂首站起来
仿佛
大病初愈的病人
哦,父亲要能这样
那该多好

2021/09/14


不懂

家里电费短信
一直以来
有6个号
轮番发给我
从没一个号
连发俩月的
感觉电力公司
电费结算平台
像一支游击队
每打一枪
就换个地方

2021/09/14


变化

记得小时候
喊村里长辈
我都会带上
对方名字
一起喊出来
比如
道明哥
明安叔
天秀奶奶
现在不再这样了
只要不给其他人
造成误会
都直接喊


奶奶

2021/09/14


关于疫情的对话

“这次莆田疫情
看来不太严重
你看公园门口
保安在玩手机
不戴口罩
都可进去”
“那可不一定”
“我说的绝对没错
上次南京那波疫情
娱乐行业都停业了
公园也连夜加班
用栅栏围起来
保安从早上6点
一直守到夜里12点
进公园的人
必须戴口罩
扫码测体温”

2021/09/14


好消息

下午一进家门
母亲就笑着跟我说
“告诉你个好消息
今天上午
你爸从床上掉下来了”
父亲痴呆症后期
放床上躺着
一年多来
放上去啥样儿
只要不帮他翻身
就会一直啥样儿

2021/09/14


判断

妻子在客厅里
一遍遍催我
“进入秋天了
你要多喝水”
我告诉她
“喝过了”
“怎么可能呢
我给你倒的水
刚才是多少
现在还是多少
一点儿都没动”

2021/09/14


忘性

家住顶楼
又没二次供水
备了只储水桶
每次拧开水龙头
上一边儿
干其它的后
就忘了接水这事儿
为与忘性作斗争
不惜浪费水资源
一次次做着
同样的试验
结果
屡试屡败

2021/09/14


此时无声

面对手机屏幕上
躺着玩儿的外孙
情不自禁
伸出手指
挠了挠
仿佛
一只猫
伸出一只前爪
冲镜子里的
另一只猫
抓了一下

2021/09/14


获奖

看诗人简介
发现好多诗人
都获过诗歌奖
有官方的
也有民间的
有咱中国的
还有外国的
于是
跟妻子面前感叹
“世上这么多诗歌奖
我写了4万多首诗
连个小奖
都没得到”
“真想要
也容易
哪天我买个证书回来
用胡萝卜刻个章子
给你颁发一个”
妻子哈哈笑着

2021/09/14



往事不再

路上看到
一辆收割机上
挂着些稻草
不禁想起
小时候
邻里之间
相互借东西用过
都会意思一下
作为酬谢
比如
用邻居家石磨
磨豆子做豆腐
豆腐出来后
必定送一块过去
美其名曰
请邻居家尝尝
看是否做得好吃
如果磨的是米粉
那就有意留点儿
在磨盘里面

2021/09/15


苦瓜与河虾

妻子买的苦瓜
品相不是
一般地差
忍不住问她
干吗买这么差的
她反问说总不是苦瓜吗
我说是因为价格便宜吗
在她默认之后
我就不明白了
她为啥舍得买
25块钱一斤的
小河虾

2021/09/15


小妹的担忧

父亲痴呆症晚期
进入卧床阶段
春天的时候
小妹忧心忡忡说道
到夏天该怎么办咯
我说夏天算什么
还有比夏天
更糟糕的时候
现在已是秋天
她又担忧起来
明儿冬天来了
该怎么办哟
这次母亲抢答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

2021/09/15


面膜

晚上回来
发现妻子没开灯
窝在客厅沙发上
捧着手机看
手机屏上的光
反射到她脸上
仿佛敷着
一张面膜

2021/09/15


父亲从床上摔下来

小妹说父亲
昨儿从床上摔下来
除了蹭破一点儿皮
基本上没怎么受伤
他要跟祖母那样
一下子摔死掉
我们肯定会
跟当初
想念祖母样
想念他的

2021/09/15


小妹算账

舅表弟两口子
拎着礼品
来看父母
他们走后
母亲指着礼品
跟小妹说
舅表弟这次
花了不少钱
小妹说
“这些东西
加起来也就
百八十块钱
不说别的
舅妈死之前
大哥去看她
买了礼品不说
还给了个
600块钱红包
姑舅一样大
那些钱够他来
看你们好几次”

2021/09/15


熟人

之前用轮椅
推着父亲
在小区里转悠
遇到个老太太
她认识父亲
我们就父亲的病情
做过一次比较详细的交谈
我们也因此成为熟人
半年来
我们几乎
天天见面
天天打招呼
但有关她的情况
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2021/09/15


治癌新药

听妻子说
现在有一种治癌新药
120万一针打进去
体内癌细胞
就会清零
我就想
有多少癌症病人
高兴不起来
因为
在他们看来
自个儿的一生
赚不到这个数
用它救命
不值得
患淋巴癌的二姨子
就算过这笔账

2021/09/15


续命水

每天回到家
母亲就问我
女儿新发了
外孙照片没
一个下午
指定得
问好几次
有时即使看过
过上一会儿
还得再看一眼
仿佛
奶茶之于年轻人
成为续命水样

2021/09/15


期盼

妻子说
国庆节假期
女儿女婿
要带着外孙
回来玩几天
哦,乍一听完
内心充满期待
感觉不像是
迎接国庆
而是要迎接
六一儿童节

2021/09/15



省电

母亲说
一直担心天气热
怕父亲生褥疮
整个夏天
空调几乎没停过
直到过了处暑后
才考虑到
要省点儿电
夜里开到12点左右
就关掉
然后改成吹电扇
直到第二天
上午10点
再重新启动空调
钱再多
也得省着花

2021/09/16


逛超市

妻子发现
新大陆超市的物价
比网店的还便宜
这几天
只要一落空
就去逛超市
为防止冲动购物
每次出门之前
把包里的现金
银行卡
手机
全都掏出来
只留下纸巾和钥匙
什么的

2021/09/16


车库

一楼邻居
把车库简装后
出租给学生住
又在这栋楼的
两单元间的
空地那儿
搭建了
一间新车库
只是面积
略小点儿

2021/09/16


光线

妻子在客厅玩手机
洗手间的灯开着
廊灯开着
还有我这边书房的灯
“有三处的灯光照过来
所以没必要开客厅的灯”

2021/09/16


床铺草

邻居万老太
见母亲到郊区
帮父亲抱回
一捆床铺草
跟母亲打听地方后
也去给她老头子
抱了一捆回来
母亲说
“她心里面有数
她老头子肯定
走在你爸前面
前段时间去住院
医院都不收
让他回来养病”

2021/09/16


三楼男邻居

一个快70的老头
退休后去深圳
代课10年回来
摇身变成
油腻大叔
每日进出
头发油光可鉴
但凡从身边走过
必然留下浓重的
香水味儿

2021/09/16


农历辛丑年八月初十下午

母亲顶着太阳
在小菜园里
蹲着栽菜
栽好的菜苗
一行一行的
我在空调房里头
躺在沙发上写诗
一行一行的

2021/09/16


小男孩

圆通寺路上
一户人家门前
一个两三岁的
小男孩
拿把小铲子
在地上挖着
一个小土坑
已初步成型
小家伙突然
将铲子一扔
不挖了
转身朝屋里跑去
边跑边喊
“妈妈,妈妈”
小屁股
一扭一扭的

2021/09/16


一只斑鸠

一只珠颈斑鸠
在后面楼顶上
边踱步边叫着
“咕咕——
咕咕——”
走出一段
又掉转头
往回走
依旧是
边踱步
边叫着
仿佛
一个古代诗人
在做一首律诗
几个来回之后
诗大抵吟成
不再叫了
转动脑袋
张望了下四周
翅膀扑棱着
飞走了

2021/09/16




母亲要移栽菜苗
我说
“等哪天下雨后
再移栽吧
不然
得天天浇水”
母亲说
“天气预报说
后面半个多月都没雨
雨都下到国外去了
前段时间
日本还在涨水呢”

2021/09/16


坏消息躲不掉

按说
二姨子检查结果
出来该有两天了
妻子一拖再拖
终于把电话
打给了岳母
真是怕啥来啥
做过6次化疗后
二姨子体内的
癌细胞
仍然没有
清除干净

2021/09/16



帮父亲漱口

每次帮父亲漱口
他都会把牙膏沫
和漱口水
一股脑儿吞下
为此
我一直纠结
帮他洗勤了
是不是让他
遭罪太多
今儿
终于想开了
牙膏沫也好
漱口水也好
虽然不宜
吃进肚子
但真吃下去了
也没什么大碍
“洗!
而且一定得
天天洗”

2021/09/17


情况发生了变化

自族侄媳妇
见面从不
跟我打招呼
今儿破例喊我
惊了我一大跳
回家跟妻子讲起
她说
“你不知道吧
现在情况有变化
就在10多天前
她女儿
刚加了我微信
让我帮忙
辅导下英语
她上次当着
好多人面儿
学着她女儿口吻
一口一个奶奶地
叫我呢”

2021/09/17


一对中年男女

骑车回父母家
走到职业中学对面
看见一辆黑色私家车
停在路边
驾驶室里
一个中年男人
低头玩着手机
车外面
一个中年女人
蹲地上整理着
3个纸袋
从她身边过去后
回头看了看
女人拎着纸袋
拉开副驾车门
上去了
我就纳闷儿了
这俩人到底
啥关系啊

2021/09/17


青草

在父母住的小区
看到一个大婶
割了一把青草
拿进屋去了
吃惊之余
不禁猜想起来
难不成她家里
养着兔子吗
养猪和牛
肯定不可能嘛

2021/09/17


佛教徒

父母邻居严婶
信仰佛教
掐指算来
有40年多年
让她最得意的是
她靠给人做法事
赚的钱
帮他儿子
建起一栋
3层小楼

2021/09/17


紫菜薹

去年春上
疫情爆发
封城两个多月
蔬菜供应不便
父母和弟弟家
还有小妹家
幸亏有
母亲栽种的
一块紫菜薹
蔬菜才没断供
惹得周围邻居
羡煞死了
这一点
深深刺激了母亲
去年秋天
母亲如法炮制
又栽了一块儿
备战备荒
今春虽没
派上大用场
但今年秋天
母亲仍旧
不愿改变策略
又照样栽种了
一块儿

2021/09/17


化整为零

大约10平米的
一小块地儿
母亲先后
分4次栽上
紫菜苔苗儿
完后
她笑着对我说
一次栽一点儿
累不到人
相当于
锻炼身体
在此之前
我曾劝过母亲
现在年纪大了
再别种菜
想吃什么
就去超市买

2021/09/17


学校老师们说

怪不得
我们这儿教育
老捞搞不好呢
你们看啊
这些年
分管教育的市长
最开始一个姓朱
后来一个姓马
再后来一个姓牛
现在又来个姓杨的
(其实
目前这人
只是市政府党组成员
还得等人大换届选举完后
予以任命)

2021/09/17


拌嘴

上厨房洗碗
发现妻子
做完饭后
把锅里上了
满满一锅水
小心翼翼端起
去厕所倒掉时
我提醒她
“以后别这样”
“你就是懒
想找借口
不做事情”
“你这个态度
一看就是不想
解决问题”
“我啥态度啦
你说
你跟我说清楚”
“……”
我还能说啥呢

2021/09/17


土腥味儿

小时候
听大人们说
如果能闻到
老人身上的
土腥味儿
他就差不多
快要入土了
几年前
父亲身上
曾经有过
为此
我还紧张过一阵儿
如今父亲痴呆了
瘫痪在床上
不能动弹
反倒闻不到
那股土腥味儿
其实仔细一想
就很容易明白
父亲之前
并非那种
勤洗澡的人
现在
我每天都要
帮他擦身子

2021/09/17



长寿面

今儿妻子生日
可我又不得不
回家照护父亲
上午出门时
跟她说好
晚上回来
陪她吃饭
没想
下午4点多
妻子也回父母家了
母亲要煮长寿面她吃
妻子说她中午
自个儿已煮了一碗
吃过了

2021/09/18


今夜有雨

母亲说
“下午天气不对劲儿
很可能夜里有雨哦
记得个把星期前
你就说
天气预报有雨”
“但最近几天
天气预报
又说没雨”
我一边回应
一边翻看手机
“哦,不对了
现在又说
晚上9点就要下
到凌晨4点左右
还有中到大雨”
“真是蚂蟥的屁股
没有翻正
咋样说都行”
母亲一边说
一边笑了

2021/09/18


试探

家里金银花露
剩下最后一瓶
我跟母亲说
“赶明儿
我再买一箱”
母亲不同意
“天气已经
凉快下来了
不用买
买了我也不想喝”
下午
把这瓶开了
给父亲喝下
一小半儿
剩下的
有意递给母亲
母亲没带推辞
接过去后
一口气儿
喝了个净光

2021/09/18


跟母亲聊天

母亲耳背
是那种本地人
常说的转气聋
(听力时好时坏)
每次跟母亲聊天
我都习惯性
大声说话
有时候
母亲突然来一句
“你小点儿声音讲
别把嗓子喊破了
我听得见”

2021/09/18


姐妹情

岳父母
南郊的房子拆迁
得到3套还建房
二姨子和小姨子
还有妻子
姐妹仨
一人一套
小姨子家境好
她那份儿没要
我们要了一套
面积110平米
剩下265平米
都是二姨子的
如今
二姨子查出淋巴癌
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
小姨子和我们
也拿出了20多万
妻子提出
把开发商给的
拆迁过渡费用
留给二姨子
“我认为
这比我们
直接给钱她
要好得多”

2021/09/18


左撇子

两个男人
在谈论一个女人
一个说
“这女人是左撇子”
另一个不服气
“凭啥这么说呀”
“你看啊
她左胸比右胸大
正常情况下
女人都是
右胸比左胸大
除非她是左撇子”

2021/09/18


事故赔偿

父母邻居
老金头
昨日开三轮车
撞死人了
交警判定
他无证驾驶
负全责
对方提出
事故赔偿金80万
得知交警明儿上门
老金头留下张纸条
“要钱没有
一命抵一命”
上吊自尽了

2021/09/18


水果摊上

一对中年夫妇
男的弯腰
挑着苹果
女的在旁边
看了会儿手机
抬头催促道
“走个亲戚
有啥好挑的
又不是买回家
自个儿吃
随便装几个吧
再挑车就来了”
男的不吭声
继续挑着
女的这下
不耐烦了
走上前去
胡乱抓起几个苹果
就往塑料袋里扔

2021/09/18


撒谎

为方便照护父亲
申请退二线了
跟单位说好
没重大事儿
一般情况下
我不到岗坐班
就在网上办公
但这事儿
不敢告诉母亲
今儿中秋调休
单位正常上班
一时疏忽
回了父母家
母亲说
“你咋没上班啊”
愣了下才反应过来
赶紧撒谎说
“我上班了呀
去单位坐了会儿
瞅见没啥事儿
就跟领导
打了个招呼
提前回来了”

2021/09/18


资源

看到好多诗人
这个公众号选他的诗
那个公众号也选他的诗
他的诗到处传播
俨然
一个著名诗人
拥有无尽的资源

2021/09/18


警报

外面拉警报
拉到第三声
忽然想起
今儿是
妻子生日

2021/09/18



地主

邻村一个老人
从门前路过
跟母亲
叙了几句旧后
兀自感叹起来
“没想到你家
又建了这么多房子
跟往日你们祖上样
有能力呀
这要放到过去
你家又是地主哟”
这时
小妹走上前去
插了一嘴
“现在地主多的是
我们这么一大族人
怎么着也得
出个把地主吧”

2021/09/19


天气预报

早起看天气预报
说今儿下午
1点和4点有
两场阵雨
还挺大的
中午12点
见外面没半点儿
要下雨的迹象
又看了看手机
天气预报
已经改过来
1点和4点都没雨
而是改到6点才下
眯了半小时起来
外面风雨大作
再看手机
哦,天气预报
又改过来了
1点和4点
有大雨
不禁想起
以前读书那会儿
有时在考场上答题
拿不定主意
一道题的答案
在那儿改过来
改过去

2021/09/19


打折促销

母亲上超市买菜
装了几个西红柿
拿去称重
服务员说
今儿做活动
没贴商标的打折
这种帖商标的
不打折
母亲一听
立马转身回去
把装好的西红柿倒了
又重新挑了几个
没贴商标的

2021/09/19


解凉

一场大雨过后
下午天气凉爽多了
看了下手机
天气预报
明儿最高气温29
顺便看了看
长沙天气
没想
长沙没下雨
今儿最高气温35°C
明儿最高气温28
竟然陡降了7
比我们这儿
还低1°C
不禁想起
以前
母亲说过
“别处下雨
我们这儿解凉”

2021/09/19


给老板打工

小妹夫说他
昨儿一个人
把老板承包的
一个小工程
独自做完了
他只拿到
260块工钱
老板呢
扣除材料款后
还净赚了1200

2021/09/19


八月半

一场大雨
突然砸下来
天气一下子
凉快下来
看了看
手机天气预报
我跟母亲说
“明儿早上
只有18”
母亲说
“八月半
放牛娃
蹲田畈”

2021/09/19


给父亲洗脚

下午烧了壶水
给父亲洗脚
仿照
我在洗脚城里
享受过的那种洗脚服务
父亲一直哼哼唧唧的
仿佛我跟洗脚妹子
就健康问题
聊着天儿
唧唧个没完
大约半小时
帮父亲洗完
抱他床上躺下
我去倒洗脚水
清洗毛巾
再次回到房间时
父亲已经睡着了
哦,我在洗脚城打盹儿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2021/09/19


戴乐魔塔

妻子昨儿生日
10个月大的外孙
在长沙岳麓山下
搭起座戴乐魔塔
女儿拍照发过来
“这是送给外婆的
生日礼物”
妻子感动得
热泪盈眶
心说
小家伙哪天长大了
如果仿照这座魔塔
再做一个生日蛋糕
送给给妻子
她就会收获
两倍的感动咯

2021/09/19


卖废品

母亲花了
一个上午
把侄女淘汰的
一只拉杆箱
给拆解开来
拿到附近的
废品收购站
卖了
6块钱

2021/09/19


铝锅

妻子跟母亲说
用铝锅煮菜
吃了容易得
老年痴呆
母亲笑了
“这里面煮的菜
都给你爸吃
反正他
已经得上了”

2021/09/19



家庭聚餐

中秋假期
家庭聚会
妻子买菜下厨
两餐都剩下好多菜
母亲想收拾起来
妻子不让
“只当在餐馆吃的
统统拿去倒掉”
母亲没反应过来
小妹在旁边帮言道
“大嫂,上餐馆吃饭
吃不了的
也可以打包啊”

2021/09/20


家庭聚会

今儿家庭聚会
妻子自告奋勇
说她去买菜
回来她下厨
临出门时
看似跟我打商量
实则是通告一声
“我买点儿
牛肉和基围虾吧
好长时间没聚了
搞两个好菜
提升一下
聚会的档次”

2021/09/20


邻居儿媳

母亲跟小妹说
邻居老胡儿媳
没像人传说的那样
跟他儿子离婚呢
刚才还见她
回来过吃过饭
我心说
这能说明什么呢
我曾经有个
年轻女同事
从外地嫁过来
跟他老公离婚后
俩人一直
以兄妹相待
这么些年里
一直都在来往
她还把前公婆
当妈一样孝敬
当然
这种嚼舌根的话
我肯定不会说出来
哪怕是对
自个儿母亲

2021/09/20


习惯

父母邻居老胡
每天给看店的家人送饭
出门必是4个饭盒
母亲说
“他家看店的
只有他老婆和儿子
为什么要4个饭盒呢
我一直就没搞明白”
“也许
一个饭盒盛饭
另外3个饭盒
装的都是菜”
小妹这么猜测后
母亲一下子笑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我们家习惯
一个人的饭菜
装在一个饭盒里”

2021/09/20


邻居闲聊

父母两个邻居
秦婶和万老太
聊着两家
各自亲人的病情
万老太说她老伴儿
估计今年够呛
秦婶说她母亲
卧床两个多月
每天喝点儿米汤水
本以为会拖死的
没想后来好了
但没好利索
还得人服侍
后面楼的
老操他妈多好啊
卧床不到一个月
就走了
子女也尽了孝道
她也没怎么遭罪

2021/09/20


父亲的剃须刀

父亲的剃须刀坏了
我要重新买一个
母亲不同意
“你爸还能活多久呀
就用刀片给他刮
混几天算了”
小妹说
“哥啊
你可以把新买的
留给自己用
把你的旧剃须刀
拿回来给爸爸用”
母亲笑了
“这还差不多”

2021/09/20


超市里的骨头

小妹去超市
要了两斤
猪骨头
在里面转时
想着骨头有点儿少
于是又返回去
打算再买点儿
发现刚才
还卖15块的骨头
突然降价卖12块
她跟服务员提出
把刚才装袋的骨头
拿出来再添加一些
重新过秤标价
服务员不同意
小妹说
本来还想多买点儿
听那人这么说
我心里面就来气了
于是拎着那两斤骨头
转身就走了

2021/09/20


西洋镜

父亲进入
痴呆症后期
开始卧床后
都是我帮他
抠大便
母亲怕我受累
今儿给父亲
喝了番泻叶茶
拉了几遍在纸尿裤里
我说这个方法
不好控制
清理起来
也很麻烦
母亲说
总比你弯着腰
一边抠一边瞅着
跟瞅西洋镜似的
要好些吧

2021/09/20


有机肥

父亲将大便
拉到纸尿裤里
没想换下来后
母亲竟然
把纸尿裤
拿到厕所去冲洗
我一下火冒三丈
小妹解释说
“妈妈是想着
冲洗下来的大便
流进下水道后
她可以拿来
浇菜园”
哦,父亲以前
身体硬朗时
在下水道下游
筑过一个
迷你挡水坝

2021/09/20


微博阅读量

这么些年发微博
阅读量总是
忽高忽低
有的过千
甚至过万
有的只有
区区百余
仿佛
燃放烟花时
有的可以一飞冲天
有的才飞出10几米
甚至几米
就掉了下来

2021/09/2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