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先写哪一首

◎心地荒凉



女魔头


一个瘦如闪电的
女孩
骑在一辆
共享单车上
扭着她牙签一般
纤细的腰身
在非机动车道上
左冲右突
像个亡命天涯的
女魔头
2021.9.19
 

夏日黄昏


路边车位上
停着一辆
白色的奔驰轿车
一只男狗熊
牵着一只女瘦猴
朝那辆奔驰车走去
男狗熊打开后门
示意女瘦猴上车
女瘦猴突然回身
抬起右手在男狗熊
的肩膀上轻轻
拍打了那么一下
2021.9.19
 

汉语拼音


吴胖在跟人
用微信语音谈论
孩子总是学不会
汉语拼音的事
最后托那人
把购书链接
给她发过来
半天没发声的初宝
突然冲吴胖嚷嚷道
别给我买作业呀
我不写啊,我不写啊
即便你给我买回来
我也绝对不会写
吴胖说你不写
试试看呗
你同学很多
都能用拼音
写日记了
你现在很多拼音
都不会拼拼不准
2021.9.19
 

一只蚊子


刚发现了一只蚊子
我站起来
弯着腰
伸出两只手
啊!我大叫一声
冲着蚊子猛拍
没拍中
啊!我又大叫一声
冲着蚊子猛拍
还是没拍中
但我感觉那只蚊子
已经有点
晕头转向的样子了
啊!我最后大叫一声
冲着它第三次猛拍
还是没能拍中它
但这次
它应声落在了
我的笔记本
左边的桌面上
它不是被我拍落的
它是被我的喊声
和手掌的震动声
给吓落震落的
2021.9.19
 

毛毛虫


前几天我在
燕京航城
南门的
马路对面
人行道上
看到过一只
毛毛虫
它在爬
今天我又看到了
两只
它们也在爬
相隔三十米左右
不知道它们俩
认不认识
也不知道
我有没有不小心
踩死过一只或
多只它们的同类
当它们的肉体
在人类的鞋底下
汁液四溅
它们会喊疼吗
我往马路上看
发现汽车里的人
和骑在车上的人
以及步行的人
他们也都像这
在地上爬的
毛毛虫一样
在四处乱走
我知道他们
在受伤时
会喊疼
我还知道他们
在被挤爆或
被集体掩埋和
被集体杀戮时
都来不及喊疼
甚至连恐惧
都被省略了
直接就消失在
这片宇宙中的
这个星球上了
在我眼中
他们和我们都
与毛毛虫无异
2021.9.19
 

唇辣号


中午
郭总在店里
对我说
再过两个月
你的店就会火了
我说谢谢郭总
借你吉言
但我还是忍不住
追问了一句
有啥玄机么?
郭总回答我说
我招的唇辣号
两个月之后开业
他们是大牌
已经打了很多
广告出去
会把这个
商圈的人气
给彻底带动起来
听完郭总的话
最后我还是
忍不住小声
嘀咕了一句
是么?唇辣号
这么厉害
2021.9.19
 

大数据


郭总的那个朋友
一直搞不清他是
姓李还是姓张
搞不清他姓李
还是姓张就等于
搞不清郭总另外
一个朋友是姓李
还是姓张
郭总的这俩朋友
但凡我搞清了
其中一个的姓氏
我就能搞清另外
一个的姓氏
权且叫他李哥吧
今天中午李哥
带着一个老太太
到店里来找我
谈一个业务
后来又进去一个
五十多的中年男
他们仨围着我
主要由那个
老太太负责
为我洗脑
说什么大数据呀
将我的菜以九折
价格卖给她呀
她让她的客户们
通过大数据APP
来我店里消费呀
紧紧地揪住我
为我洗了半天脑
但最终都没能成功
我脑子本来就是
一团浆糊随他们
怎么洗都洗不净
最后我打断那个
七十岁左右的
老阿姨的谈话
我说是这样
我现在连个
服务员都招不到
不希望做太多活动
把人都招来我也
忙不过来
服务不好反倒会
给他们在大数据上
创造写差评的机会
到时候大数据震荡
肯定会影响到我的
正常生意这个事
还是等以后我人员
招齐后再说吧
2021.9.19
 

沈浩波


前段时间
我发现沈浩波
把我微信删了
删了就删了吧
好像我平时能占到他
多大便宜似的
早年刚到北京那会儿
他曾帮我找过一份
在报社写稿的工作
我因此很感激他
后我生活出现了危机
打电话想问他借钱救急
还没等我说借多少
(大概是想要借五百元)
他就打断我说了句没有
说完没有二字后
他就沉默了
这种令我每次想起来
都会感到窒息的沉默
大概持续了两到三秒钟
我尴尬地苦笑了一下说
那谢谢沈哥
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他又说了句好的,再见
2021.9.19
 

杀鸡


人们为什么喜欢杀鸡
因为鸡只会到处逃窜
不会反抗
感觉当年的南京民众
也就跟鸡差不多吧
甚至连鸡都不如
鸡一般都是一只
一只地被宰掉的
而他们据说都是
被小日本给
一堆一堆地
瞬间突突掉的
2021.9.19
 

先写哪一首


有时候我坐在那里
双手放在键盘上
半天打不出一个字
不是写不出诗
而是面对周围
堆积如山的诗
一时不知道该
先写哪一首
2021.9.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