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18首

◎叶蔚然



◎造物

仅需二十一位百岁长者
首尾相连  
即可跨越公元
换个角度
人类历史也并不是
我们习惯认知的那么久了
道也是
浮生了了 凡尘蔽目
以叹逝兮 如梦似幻
再直观看
就是
民间剪纸
一些红色人形的连续纹样


◎阿飞正传


张国荣爱张曼玉
张曼玉爱张国荣
张国荣不爱张曼玉
刘德华爱张曼玉
张国荣爱刘嘉玲
刘嘉玲爱张国荣
张国荣不爱刘嘉玲
张学友爱刘嘉玲
刘嘉玲不爱张学友
梁朝伟没来得及
爱和不爱影片结束


◎意义


那巨物会赢  在此面前  我注定输掉全部 
会屈从 会蜷曲 
这样的一个结果不是谁的错   
我注定节节败退直至灵魂依附之物焚尽  
十指焚毁它们将不能在琴键上跳舞 
为你演奏最后的别离 
手臂焚毁 将不再揽你入怀 不再紧紧相拥 
青丝焚毁 被撩动的心 不存在了 
头颅焚毁 (曾储满青春的熔岩)—— 将不再因堕入中年与暮年漫长的想念而长久难眠 
胸口焚毁 将不再有撕心裂肺和痛不欲生
是的 连牵挂的隐痛 也了却吧
双腿与之间的事焚毁 
虚空也有灰烬 在空中扭动新的虚空 
双脚焚毁 让它带着火焰再陪你走最后一段人间的夜路直至脚趾燃尽
相信灵魂会有
更干净的家
相信包涵全部属灵意义的
花开的瞬间我在那里等你
如果真的就没有 这样的人间也毫无意义


◎任性



很想写一本
穿越小说
屌丝逆袭那种
巧妙避开
人生的太多遗憾
社会的各种大坑
就是再活一遍
把生活真正给
活通透了
倒不至于:
我不找钱
钱找我
我不泡妞
妞泡我
起码我不写诗了
诗太难了
我不搞艺术了
让艺术去搞别人
但求
遇问题解决问题
临绝境全身而退
没爱
亦能忍受孤独
这个就太牛叉了
我喜欢
这个穿越可能也白穿了
还是不会有观众
那您爱读不读
我还就不写了


◎中心城市


都别吵吵
我 长春人
生活工作在大连
偶尔去鲅鱼圈小驻
我琢磨出的解决方案是
营口盘锦
划给大连
(那将是真正的大大连)
然后变直辖
中心城市则给
大沈阳
把辽阳铁岭佟二堡子这类都扩进来
至于长春
把吉林市纳入
龙嘉机场
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东北亚空中枢纽
哈尔滨
人口外流太严重
主要发展冰雪旅游
肯定有人又会骂我
胡说八道
其实呢我确实
是胡说八道
东三省对于我这个老文艺青年来说
哈尔滨一直是白日焰火
沈阳钢的琴 
长春滚滚红尘
大连你好之华
我哪儿懂经济啊
我哪儿懂时政啊
懂就不瞎写诗了
懂就不乱搞艺术了
懂就不干教培了
创尼玛业啊
还好没买恒大


◎所以我读过你的诗了我没点赞


冯唐说  国内多数作家  只喜欢国外的  或者已经死掉的作家  以显志存高远  如果说喜欢了 国内的 活的作家 会觉得降低了自己的level 看破偏说破  这是我关注他的原因  曾有个杂志的读书栏目 也问过我  最近读谁的书  我说冯唐的  记者说他的哦 我都是当色情小说读的 哈哈其实读写关系  蛮复杂的  说不清不如不说  当然我也不认为自己写下的  就能怎么着了 只是即刻的快感  让我暂时舒服——我不说我喜欢国内 活的诗人是我怕 拍马屁拍到马蹄上 反馈并不太好因为诗人往往癫狂并且情绪不稳定或者不是笃定喜欢呢 我姓叶 我其实并不确定我仅是叶公好龙呢还是叶公好龙呢


◎訾畚论


——世界!       
“焚我残躯 熊熊圣火 生亦何欢 死亦何苦”
请允许我依旧爱你   可你却对我说  消灭你与你何干   “红花遇清风 聚散更离别”   可你却对我说  DBQ,PUA    物是人非   ISIL 非ISIS   N95/WIN98  我的小县城 没有 星巴克+海底捞  只有  烧烤X直播  只有 鸿星尔克&蜜雪冰城   ——世界! 国强国庆和蔡   冰冰亦凉凉   时代留下广场而广场不再是广场   乱码…林斌凡亦生吴…乱码  你好当代艺术 你好乡村爱情盲盒  喀布尔大马真太是那个了   桃花源社死现场  诗哦  是我的病毒研究所  略琴之宇宙尽头  四线城市万万岁  乱吗  彪悍的解释不需要诗歌  单纯很社会   复杂的是银民人行  我诗故我不在别处  人类私聊  上帝笑哭  金风玉露  人间无数  我这里又不是脱口秀大会  只是话唠成积劳成鸡皮酸脸的春秋大梦无痕  只是在病怏怏的大锅一亩三分天下之袛  种韭菜盒子并对酒蒙子当别论   为王 隔壁老王的黄  为寇 戈壁Sherry的狗  为英特尔 娜娜熊 香奈儿  为地主 之因地制宜拿来吧你  为虎作长安十二时辰歪嘴吹逼咚咚锵  为乱臣贼子虚乌有也  也就是  无所不用其极胡弗乱其所作非为所不为之  就是DO NOTHING吧除了写诗    写给我认为的坏人们   在云端我口吐毒蛇与莲花   一个个都不饶恕你麻麻的  骂到我  口腔溃疡  骂到坏人  口吐白沫应声倒地而亡羊不能超生补牢母   写给我认为的好人们  我说——人这一辈子啊前半生不算  后半生才是  真正的  淘汰赛   一般来讲能量这东西不会消失只会转账   好人前半程吃点亏不要紧最重要后面长长酒精考验48小时核酸  是吧  咱还就  哪儿也不去了(因为护照过期  哪儿都去不了)就死磕到九九八十一难  念神经兮兮  烤孜然而牛肋下  在没有气节的节气  念谁  比音抖还手快  比晦气更脚气   画地为不发牢骚  画饼充鸡头白脸   就是敞开了活吧敞开了牛逼大撒不得以为之  算了我都不知道我在胡邹八扯犊子神马玩意 总之  写诗  如充话费   但丁送的   我有最终解释之权衡利比班亚塔 007,996,404  绿码和行程 取关并拉黑——十四加七再加七!宝和想你的夜店   鸡皮疙瘩和奥利给  相当喔噻和中介  高净值人群得屌丝者得天下  妖魔的阿三和阴间的米果  血受与“气的我想离开地球”YYDS加自我examination  选择无视的傲娇者、人类高质量男性诗人以及阳光之下的躁郁症抑郁症患者联合起来——四海之内皆闺蜜   请把闺蜜介绍我   相逢一笑泯不了恩仇别在意   “世上无难事   只要肯放弃”  心有多大   哪里都是马尔代夫   你好2022  再见2021  再见我生命中失去的两年 这个世界会好吗   耳边响起中国好声音——“只有我最摇摆”


◎我歌


对着月亮
给你唱首
小情歌
饮酒的歌
几十年以后
的歌
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老院”
对着镜子哦
给你唱
一首
小情歌
土味的歌
叶蔚然的歌
(这很符合我
土味的人设)

卑微的你
卑着卑着
就不卑了

悲剧的我
悲着悲着
就笑了


◎自由


喜欢诗
是哪种路数都喜欢的那种
拿长刀试一试
眯眼
看刀锋
双截棍

比划比划
“是双截伦的周杰棍?”
最终还是赤手空拳
动都
懒着动
没师傅
没帮派
没圈子

宅男
死肥宅
这算不算
在搞
“世外高人”的
人设
误会啦

只因家是无人的旷野
大诗人可以光腚吟诗

◎我们


我们这种人
写诗写到
“啥也不是”

一个境界了
却认同了自己
是业余诗人
职业的写作
我们戳破灵魂——最他妈疼的
部分我们耻于说
我们生活在酒色财气的人间
是真正的幸运呀
我们遭遇
几段操蛋的爱情和时代
(像因耽于思虑而
折断的烟灰)
我们各顾各
闷头 喝酒
不再激烈地
碰杯
我们写
酒精勾兑的诗
从午夜到凌晨
宿醉
按东北的规矩
仍需要
找酒
再透一透


◎我用悲伤柔和的眼光看夕阳


和朋友闲聊
说到我老姐
(亲姐)
还有我姐夫
北师大的
教授
博士导
是啊
我写诗很少涉及
家里的事
我说
我是我家里
学习最不好的
所以
才留在了父母身边
陪伴
我要证明的观点其实是——
学习好
未必是件好事
对老人最有意义的
还是我们这些
留在
二三四线城市的
子女
自嘲
留守“儿童”
“巨婴”
“啃老族”
每天傍晚
陪他们遛弯儿
我47岁了
我用
悲伤而柔和的眼光
看夕阳
看爸妈
看以后
看我孤独的
明天


◎秋天


天空
很高
很远
云朵也好
像可爱的
姑娘
遥不可及
看似语言贫乏

很准确啊
让我这个越来越“口语”的
诗人
自我感动
片刻
就再加一句“卧槽”吧
让它更口语一点
昨夜阴云密布
你看
一切好起来
是多么的



◎暗黑人格


好天气里
点开一个链接
做了一个
“暗黑人格测试”
据说
黑暗得分越高的人
越成功
强迫性人格
更有钱
结果出来
我显然
不够暗黑
是多少有那么一些
暗黑
所以
没钱
失败
是吧
我想
暗黑
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
铺天盖地
覆盖我
在阳光里
一切都暗黑
是吧
却泛着
人间
可爱的光亮


◎学问


四个教授
喝咖啡
要了
四杯美式
三杯热的
一杯冰的
用半小时
厘清
塔利班
阿塔
巴塔
用半小时
论述
地铁
西安地铁
郑州地铁
用半小时
界定
教培行业
学科类
非学科类
用半小时
谈及
COVID-19
德尔塔
贝塔
最后
来了
一只流浪猫
身体是
白的
尾巴是
黑的
三人沉默不语
一人
大声说
这叫
雪里拖枪



◎失语


很多事
你生气
没有用
年轻人讲
气得都想离开地球
那就喝蜜雪冰城
吧压压惊
再穿上咱的
鸿星尔克
去人民广场
吃个炸鸡
太潮了
戴口罩
出示
健康码
行程码
不好意思
过敏体质
没打疫苗
不知

可行否
小鸡哔哔
拿来吧你


◎如露亦如电 


载满塔利班的皮卡
涌入昆都士 
攻陷坎大哈
占领贾拉拉巴德
有人亢奋有人恐惧有人绝望有人麻木
我说我想写写这种时刻
写首诗
名字叫《喀布尔》什么的 (没想好)我说
我想写写那里
曾有好事者
在那个原址
复活了巴米扬大佛
——就是关闭电源开关 大佛的全息投影又会瞬时消失不见的那种 
此刻他们到总统府了
太快了
我注意到视频里
朝他们欢呼的
孩子们
都没戴口罩


◎夏洛特烦恼


类似于电影里面的桥段:
把二环的房子全卖了 狠狠的赚了一笔
看到这 我们都尴尬地笑了
想大学毕业那会儿还是错过了此生
财务自由的最好时机
就是要在二十多年前去北上广深买几套房
那才是唯一的正事儿
我的一些同学就是这么做的   是的 赌对了
赌对了意味着昏昏噩噩的年轻时光
有了意义 意味着真正鉴证并躺赢了这个轰轰烈烈的不以任何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时代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腐朽的被金钱和权力左右的价值观 那么你就说吧一直一直说吧
此外投胎是们学问 此外的路径还有
就是永远说再见 去大洋彼岸混的好与坏没滋拉味的都成了一首歌的名字叫《传奇》
此外的路径里还有我这么一个选择:做一个东北某省的小小小诗人写仅对自己有意义的诗  替代信仰 (替代得了吗)
也不是吃风喝烟了(我写诗喜欢卖惨 这样不好)
一段历史你猜对了开头不一定能猜对结果
一个疯子在街头喊运动了运动了又是哪个戏剧的桥段  ——我们在颠簸
剧烈颠簸 到了四十七岁
在去远方的车上 我目击了云 是四十七年的云堆起来那么高的云啊 (具有古希腊悲剧般的雕塑感 这让我支离破碎的过去具有了某种崇高感 也只是自己看见)
车还是会载我去更远的更远的地方
那是我在这个游戏剩余的生命进度 “ 我还会回来
还会再写诗  就是写和别人不一样的诗”我耳边传来自己倔强的声音 在天上飘落天使的羽毛的时候
“我还会回来”  把羽毛插在胸口
我又听见另一个自己在说啊:只身赴宴鸡毛装
都是同学装鸡毛

◎圈


2021年6月16日他转发了心理学家的一段话关于偏执暴力狂 
那个阶段全国发生了几宗针对路人的无差别杀戮案件 有人称之为黑色星期天 这类案件持续到7月中旬 还有 不知是否和疫情引发的严重焦虑有关
同一天他还转发了许冠杰的《浪子心声》他最近总是转发香港老歌 是说明他老了还是说明他老了 同一天他还转发了《数学是发明的还是发现的》“在一个不存在上述特性的宇宙中,复杂性和生命或许永远也不会出现,我们当然也就没有机会提出这些问题了”搞得他好像很关心宇宙与人类似的
可见这人多少有点浮夸总关心一些大而无当远离现实的东西
6月18日他转发了“安妮·伊姆霍夫:用一座“空”城占领巴黎东京宫”可能是因为他在欧洲艺术驻地期间看了那一年的威双伊姆的金狮奖作品《浮士德》 那一年这哥们儿状态还算不错他还不知道一个月以后等待他的命运过山车将会抵达另一谷底 那感受比此生艺术面前的遗憾还要大还要虚无转发伊姆其实是转发了遗憾
6月22日他贴出了贾行家的小说《尘土》的封面 他说“感觉贾行家应该长相如贾冰才对,差不多也是贾玲那么一个身材。找到之前的一个栏目叫一席,才对上号,之前看过的,并不是,这哥们有点紧张地讲完,没说谢谢说对不起。可能觉得自己讲的太丧了。是挺敢写的,能出来应该也是反复磨合的一个结果。现在应该不行了”
那一天他还转发了Beyond黄家驹的《海阔天空》
6月23日他转发了艺术家李翔伟的“最后我想给大家讲一只自由猪的故事”这严重不符合他47岁的年龄和职业身份 他比较认可的年轻人还有葛宇路 厉槟源 这也不算叶公好龙 怎么说呢人总是羡慕自己不可能做到的 
年轻和勇气
6月24日至6月26日他连续写了几首诗还转发布莱希特的《致后代》转发了罗大佑的《亚细亚孤儿》据说那首代表了香港精神
6月29日 他发了视频,星海浴场大雾弥漫 咖啡厅歌手在自弹自唱 
6月30日写诗
7月1日他拍了大连嘉禾广场花坛 水泥上面插满塑料花
7月5日布莱希特《诗剧》
7月8日 他测了血糖餐前6.8餐后8.0
7月9至11日他在看建党百年献礼片《大决战》对贴了黑眉毛脸有点长的于和伟版林彪有些微词 然后百度了国军一众抗日名将的下场 发了郑洞国被押运去哈尔滨时的老照片
1948围城结束 他对长春的历史特别关注 因为那里是故乡 现在他很难再回去了
7月12日维珍银河老爷子去了太空
其实他想说有钱可以上天入地
7月14日他转发了刘德华和张学友 张国荣和许冠杰对唱的《沉默是金》
台下坐着梅艳芳 谭咏麟 周润发
他一直对1990年代香港感兴趣可是他从没去过香港
7月14日发
五线小城市的荷花
朋友评价“拍出了80版西游记的感觉”
他对自己的“土”有一定清晰的认识,总在想一个人一生远离大城市是不是就缺席了整个时代
7月17日看抖音
他不忌讳说出自己是看抖音的
记得他说抖音是“现场”
真这么讲出来,很尬
“现场”也尬
也很傻逼
——建议国家封杀小视频吧
7月17日写诗
是看了《阿飞正传》
也是香港
香港对他来说
真香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