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杆者(六首)

◎叶明新



一只黑猫

 

 

我梦见一只黑猫

从山坡上往下走

而我正在上坡

 

我们在山坡上相遇

它的眼睛像一对发亮的珍珠

悲哀正从里面流出来

 

那一刻

我没有把它当成一只猫

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我们相错而过时

它叹息了一声

我喵地叫了一下

 

 

头发

 

 

一根头发

黑不黑

灰又不灰

压在书本和桌面之间

它像是我的

也像是你的

因为衰朽是一种普遍的状态

枯槁就难分彼此

 

我小心地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它

想把头发抽出来

但没有成功

也许它太细了

也许是我的手有点颤抖

这根头发像是从一个非理性的地方长出来的

像一根奇怪的草

只是不够生动

 

 

 

地上的粉笔圈

 

 

 

小区的路边有人烧纸

我没看到烧纸的人

火苗也早就熄了

只看到一堆灰烬

灰烬被一个粉笔圈圈了起来

但圆圈并非闭环

留了一个口子

似乎方便亡灵的进出

 

这是异乡的一副场景

跟我家乡的习俗略有差异

逢七月半或冬至

我们也在夜晚化纸

只是不用在地上画圈

但纸包上要写邮寄的地址

以及先人的名讳

 

那火苗在地上燃烧

呼呼地往上窜

跨越了时空

只是火苗是冰冷的

再也无法烧灼你的心

这是记忆里的另一副场景

 

 

南海问题

 

 

坐在竹林中

享受着浓荫

穿过竹林的凉风

把竹叶子吹得

像全校同学都在翻书

 

我在手机里看

关于南海的新闻

美国人的航母已经来过几次了

英国人的也要来

而且正在路上

 

我一边看一边拍打着

左腿和右腿

这里的蚊子太多了

国家需要轰炸机和导弹

我则需要风油精

 

 

天气

 

 

气温很高

日子很沉闷

有死人的消息传来

但死因可能是别的

 

天上有乌云

但没有预想中的清凉

这世界乱象丛生

对应你此时的心情

 

你坐在树下

看到了一幅图景

一个黑衣人在林间吹笙

他有吹奏的动作

笙却没有声音

 

你所在的

可能只是虚幻之地

并非具象的人间

或者你打了个盹

做着白日梦

 

 

持杆者

 

 

钓鱼的人坐在河边

坐在小马扎上

他盯着河面上的浮标

而浮标如一截芽菜

在土里扎了根

一动不动

 

他的左前方

放着鱼护

右边放着打饵用的塑料脸盆

午后的阳光

把他瘦长的影子

投在水里

 

浮标猛地沉下去

他钓起了一条大鲢鳙

他把活蹦乱跳的鱼

横抱在怀里

观看的人们纷纷拍照

(2021.8)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