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上半年诗选

◎笨水



论灵魂

心之所向的,是灵魂要去的地方
灵魂去看海,就带着身体去看
灵魂去爬山,也带着身体去爬
只有山顶上看星星时,它才离开一会
把身体留在地上
身体到不了的地方,灵魂去去就回
灵魂带着身体、推着身体、扶着身体
甚至扛着身体,在世上走
如此沉重,也不反对身体携带行李
不去解开身体上太多的黄金枷锁
它的目的明确,仿佛从生到死
一步之遥,灵魂带着身体要走百年
一条路上往返来回,磨损着清晨和黄昏
兜圈子,直到钟声响起,时光塌陷
环形的道路上,终现尽头
灵魂这才放下身体,就像搬运工卸下重负
于暮光下,将一朵旧霜花交予一捧新土
2021-1-1


豹立

如果还孤独
就不要去人群中孤独
就去化作一头豹子立在雪山之巅
我的头探入云层,蹄子干净
沾带亘古圣洁的雪花
有风,就请轻轻吹我的皮毛
若猛烈,就请,将我身上的雪
吹成我骨头里的雪
2021-1-2


饮刃

切橙子,我记得
手中握着的刀,是刀
果肉送进嘴里
我忘记了它
嘴唇划破
流出血来
我又记起它的锋利
血止住了
痛感消散的过程
仿佛是对疼痛的安抚
好了,我又开始切
剩下的橙子
2021-1-5


马桶偶得

晨起,刷牙、洗脸,上厕所
坐在马桶上
偶得:远征寒衣湿。片刻
又得:高楼望天涯
心中恍惚,感觉有一瞬,时空折叠过
使我骑马、踏雪,登楼、凭栏
眺望远方
2021-1-10


转机大兴机场

下飞机后,我像只小鸟
在林中打听返回天空的入口
她们指给我转机指示牌
然而指示箭头,迅即以光速飞出了银河系
给我留下空茫和无数晕眩的星体
万千迷津中,我遇见的全是迷路的人
全是迷路的人向迷路的人问询
天空的入口在哪里
我不禁在迷失中加快脚步
借助输送带加速自己的匆忙
幸好,转机柜台在迷途的尽头
幸好天空是我们迷途的终点
到达柜台,我像水鸟泊于湖面
圧住万顷波涛
而人群仍在四周穿梭,让时间弯曲
就连那个青须道士也在加速星体的转动
扫码办理电子登机牌,失败了
排在队伍后面
像一只不安的白鹤
2021-1-12


冻梨

把冰逼出体内,冻梨就醒了
服务员将它们分给在座的每个人
绕着餐桌,仿佛是将行星放入运行轨道
我注视这位星空设计师,在餐桌旁
完成她伟大的劳作
看见一颗颗幽暗的冻梨,开始转动
围着菜肴
我们吐出羊肋骨,鱼刺
感觉一粒花生也是一颗恒星
散射耀眼的光辉
时而照亮我的左脸,时而
指认我黑暗的右脸
那夜,我们牙齿锋利,喉咙陡峭
万物在筷子上凝聚,散失
恒星坍塌了
脱离引力,我们才从餐桌上散去
于星空下告别,长春人回到长春
四川人回到四川
只有黑梨飘浮在虚空中
无法回到树上,也不再受制于时间的暴风
只有我飘离得最远,在星际的尽头
忍受长夜极寒,扺御人间凉薄
后悔自己只吃了一口,又兴奋
我咬开的一口
是从苦中尝到了蜜
黑暗中看见了光
此刻,我们都在命定的轨道上运转
相距遥远,我也能感觉
它的微光,以及
一颗梨子的心对一颗人心的安慰
2021-1-22


错觉

坐火车,我有一种错觉
火车往北
我感觉它在往南
火车往西
我感觉它也在往南
也许是我动了心
车轮哐哐,对应我心之呯呯
好像是铁轨自己转了弯,铁路部门不知道
好像是星斗错了位,上帝不知道
哦,你看,火车正驶进梅枝
清香走过白雪
2021-1-24


金山书院

原木桌邀请我们坐下来
我们喝茶,喝书院的空旷
饮自己的回声
戒烟多年,不觉中又接过康剑递来的烟
谈及诗歌,人心
沉默与开口,都感觉是一种破戒
说话间,我看见一旁玩手机的人
放下手机,向我们投来注视的目光
看见窗台上,文竹在静止中颤动
金桔好端端的,掉下叶子
我知道,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的扪心自问
两个人的促膝长谈
也再没有此刻,我们几个人围桌的话席
我们尚未开始,而万物早已来到我们中间
听不到它们的语言
只因我们太执迷我们自己的语言
比如窗外鸟鸣,只有在它大叫一声时
才将我们喝住
天色将晚,鸟用啼鸣照天上的路
我们继续,用话语照亮房间
溢出去,又照亮了门前雪,照亮了窗前枝
静谧、庄严的时刻
落日退隐,群星沸腾
如果不懂星空,我就用屋顶的雪去解释
如果不认识自己,我就借群星来认识
其时,仍有人推门来投宿
鞋上带着星光
有人拖着行李出门,踩在雪地上的声音
渐渐听不见
2021-1-24


穷途看雪

大雪初停,去看雪
开始,我走着多数人走的路
踩着多数人的脚印往前走
后来,我又走了一段少数人走过的路
踩着少数人的脚印往前走
到偏静处
前面只剩一个人的脚印
我只好循着一个人的脚印
不偏不倚,往前走
回头看,两个人走过的路
好像只有一人走过
再往前,已经没人走了
我就循着狗的浅脚印走了一段
又循着兔子更浅的脚印走了一段
直到人踪兽迹全无
我突然想掉头,再踩着别人的脚印
走回去
2021-1-25


浓雾帖

看不真切,我就走过去
人鬼都会显形
大雾不过弥漫在眼眶之外
幸好我的眼睛干净,未曾落进太多的灰
而晦暗终究有裂缝
2021-1-31


此生

前生,来世,我不知道
有脸,还是无面
但此生,我只有半张脸
半张清晰,半张模糊
半张嘴,说话,只说出半句
另半句不能说
一个鼻孔呼吸,另一个无法呼吸
一只眼睁着,一只紧闭
到哪里,你看我的脸
都是从门缝探出来的半张
怯生生的
2021-2-1


立春时

如果给太阳系虚构一张表盘
行星成了指针,节气就成了刻度
地球嘀嗒,我们就是那嘀嗒声
在上面,雪花负责飘落,融化
河流,负责流淌,至干枯
鱼,负责,在水里暢游,厌倦水
就借着鱼钩去天上
鸟负责巡视天空,身后是无数跟踪的子弹
小草负责发芽,青等牛羊,枯等野火
牛羊负责长大,负责在草原上撒欢
去屠宰场排队
今日于我,亦等同往日
剪掉一根茉莉枝,又将它插进花瓶
杀掉一条鱼
又怀着厌弃之心
清净手上的腥味和血水
2021-2-3


屎溺边的草

我见过屎溺边的草
绿过其它地方的草
新开的小花,顶着粪渣
它不抖落
也不对着露珠梳妆
俯身洗脸
它不取悦人
也不怕牛羊流着涎水
朝它走过来
多么自在的草啊
倘若是人,活在屎溺中
不是反对屎溺
就是成为屎溺
2021-2-9


拜年

给父母拜年
母亲在屏幕中
父亲在屏幕外
说着好词
母亲告诉我
她们和弟弟们
清早,去了外婆坟前
去年的新土,已成今年的旧坟
母亲说,桃花开了
这逝者的小径
交错迷离,我也见过
无风花枝摇
露水纷纷落
2021-2-14


王朝

穿古装的女子
将自己塞进一个王朝
将头颈塞进去
将杨柳腰塞进去
将丰乳肥臀塞进去
大小腿塞进去
她看上去
已经像个村妇了
像个富家小姐了
像个贵夫人了
像个皇后了
像个奴婢了
只是她的大脚
穿不上王朝的小鞋
稍稍用力
就把它撑破了
2021-2-22


诗人之死

有诗人
活着,就梦想进入文学史
仿佛生前筹办后事
未亡人抚摸新漆的棺材
2021-2-24


影子

在雾中,我看别人
别人看我,都是影子
雾散去
我以为能看清楚每个人
但结果看到的是更多的影子
好像有眼睛,但仔细看
没有
好像有嘴巴,但仔细看
没有
好像有面孔,但仔细看
没有
2021-2-27


此去去

给我一根马鞭
空有鞭打的回声
给我一匹老马
只剩危危白骨
给我一条河
弯弯曲曲,细若游丝
在黎明下发亮
我牵着马儿去河边饮水
似从水中提出来一只竹篮
2021-3-1


排队

胎儿踢着孕妈的肚皮
在排队
婴儿睁大眼睛躺在婴儿车里
排队
小孩被大人指引
站在队伍中,又从队伍中
跑出去
一个空位在队伍中
排队
无人占领
我们坚信离开队伍的孩子
会回来,变成少年、青年
变成中年、老年
在商场排队,银行排队
在医院排队,在佛陀前排队
我们胸背紧贴
拒绝插队,害怕掉队
我们的队伍已经很曲折了,很长了
迟到的人
宁愿排在最后
也没人,在正午的旷野上
深夜的星空下
另起一列
2021-3-4


雪化之后

落了雪,每座山都有雪山的雄姿
雪化了,露出来
一座座小山丘、小山岗、小山头
有的长了树,有的光秃秃
有的埋着人
只有真正的雪山
雪花跟岩石一样古老
埋着几片云朵
2021-3-5


用我去制造一部监控摄像头

用我的皮,做它的外壳
用我的骨骼,搭建它的结构
用我的断肠,布设它的电路
用我的大脑,充当它的主机
一部监控摄像头,像一只鸟
更像一个人,蹲在横杆上
脸上只有一只幽暗深邃的眼睛
2021-3-5


安慰上帝

在上帝眼里
星空并不完美
犹如泼出去的水
无法收回来
再泼一次
而我们,在缺陷中诞生
在缺陷中,用缺陷的眼睛
仰望头顶更大的缺陷
安慰上帝
2021-3-13


视野

路上的一粒灰
起身
由南往北,移动
渐渐现出人形
渐渐可辨肢体
渐渐可分出性别
她继续小跑
渐行渐远
慢慢不能分出性别
慢慢没了人形
慢慢成为路上的一粒灰
2021-3-15


我谁也不认识

人潮中,我依面容认人
人们的面孔在风中凋谢
露出了脸骨
我谁也不认识
我看发型认人
人们的头发脱落,嵌入泥土
露出头骨
我谁也不认识
我以胖瘦认人
人们的肉身水一样流失
露出整具骨骼,走来走去
我谁也不认识
走来走去,我也在其中
挥动机械般的手臂,握手,拥抱
发出骨头相撞的声音,我
谁也不认识
2021-3-19


我们皆是遗址

开车去保养
在休息室,隔着玻璃
看见车被升起,到三星堆的位置
电视播着文物出土的新闻
黄金面具,被剔净,清洗、复型
在屏幕上熠熠生辉
想象它戴在自己脸上
我便有了一张青铜的面孔
只是我的双眼低顺,从未像它那般圆睁
如今已配不上它的眼眶
我愈发听从内心,不再感到惊恐
我的耳朵也配不上它的耳廓
只有我们的嘴,都紧抿着
过去如同现在,欲说的未说出
已说的死在唇边
终于明白,黄金不可沉迷
醒悟中,汽车已完成保养
接过师傅从车轮上拔出的钉子
随手一扔,也可能
扔掉一处人类的遗址
2021-3-23


荒原

栖落高枝
是鸟儿的理想吗
我看见它们落上去,瞬间
又飞走了
这日益增高的楼群
同样让我反复登临
又叫我一再下来
路都通向了哪里
我要去往哪里
扺达的,使我一再抵达
走过的路,全叫我原路返回
这些简洁的迷宫组成的巨大荒原
好像头顶辽阔的星空
它们璀璨,让我抬起头
它们太过璀璨
让我低下头
2021-4-1


王寇谈

不要跟我提刀
不要说正午或星夜
来取我性命
利器,我也有
矗在心里,是神殿的柱石
良知的支撑
我若取出来,握在手里
也跟你们手上的一样锋利
何必持刀相见
我们的战争,要战胜什么推倒什么
我们成败,也不过是些内心坍塌的人
谈什么王寇
谈什么神圣的建筑和理想
2021-4-4


清明悼生书

世上唯一属于我的土地
是花盆中的花土 ,我俯身于它
就如俯身曾经的大地
我的土地来自大地,空悬于大地
保持着泥土的单纯、谦虚和大胸怀
这些原本属于大地的品质
如今从它哪里已难发现
我无数次赞美的大地已被植入人心
被奴役般,承受一切
在墓地、房价中,涨落起伏
金光闪闪,照亮人的贫穷
为了让人生无所居,大地上城市连着城市
为了让更多亡者不能葬入泥土,化作泥土
墓园已接着墓园
想起这些,我就死了种花的心
我开始在花盆中建造房子
让卑微如蝼蚁者住进来
我在花盆里埋下从空气中抓取的一粒骨灰
用种子为它写作悼词
2021-4-8


恒河

河水干涸了
我仍坐在它的岸边
看它的流逝
静静地听它的水声
好奇腐烂露骨的鱼在河床上
翻来覆去
没有流水
河卵石仍在滚动
2021-4-11


仰望与垂首

系鞋带时,我看见
一只蚂蚁,奔忙在土石间
它看似很快乐
它的快乐,也许是
因为觅到了一粒与去年相似的粮食
这条路,我往返了无数次
为何我依然感到欢欣
我的欢欣,只是因为路旁的桃花
重复着过去,又开了
桃枝摇曳,桃花若心生喜悦
它的喜悦,也是因为鸟儿
叫着陈词,全无新的语言
鸟儿在树上跳来跳去,那雀跃的样子
也不过是因为天空日复一日、空空荡荡
2021-4-12


单马帖

你要结伴同行吗

我在等我的马
你不怕孤单吗

人群中我才感到孤单
你不怕跌倒吗

只有死亡
才让人一蹶不振
你不怕迷路吗

世界越大
越宜独行
你不畏虎豹吗

一个人走久了
就成了虎豹
2021-4-15


解衣衫

恰是良辰
风如薄衫
万物露出器官
我脱鞋
袜子透凉
我去袜
趾尖如入江水
我一再破戒
脱衣服
双肩落满鸟鸣
屁股雪白
坐在高高的大地上
你笑我,需抬头来笑
你骂我,需对着云彩
敞开喑哑的喉咙
2021-4-21


鸟鸣回答

刚关进笼子的鸟
先是奋力飞扑
反抗笼子的狭小
后以悠然振翅,感受
笼子的辽阔
叫声,也由之前的苦啼
转变为欢快的鸣啭
我路过,逗它
它向我表达它的笼中欢乐
甚至用雀跃,诱惑我
我只好鸣叫着,告诉它
我从未在笼子之外
我从未停止的梦想,如飞行器
受困于浩瀚
我赞美着太阳系
而你歌颂着笼子中的笼子
2021-4-23



我在铁笼旁写诗

梦中我写出不人的诗
我写猛虎的诗
写蚂蚁眼泪般的诗
因此,醒来后,我一句也没记住
我在梦里,看见的老虎
光芒万丈,拂过群山和原野
醒来后,看见老虎困在动物园里
正与铁笼搏斗
铁笼没有喉咙,而老虎的爪子己溃烂
牙齿开始松动
我在铁笼旁写诗,为它伤心
2021-5-27


停下来看一只监控

我看它,它也俯身看我
直勾勾地看我
水灵灵地看我
它怒目圆睁地看我
慈眉善目地看我
它痴痴呆呆地看我
不要脸地看我
看得我不敢再看它了
低下头
2021-5-13


鸟笼体验

有人花钱进入笼子
观鸟,逗鸟
群鸟落在他身上
密集的叫声,仿佛一只在说
一只在翻译,一只在解释
一只在质问
以至于他也开始鸣叫
鸟操起了人的口音
他们交谈甚欢,几乎论及
飞翔与囚禁
深刻的话题,向来使时间紧迫
笼中人起身
群鸟一展翅就回到天空边缘
我相信他们分别时,交换过信物
他给鸟群一个回眸
鸟赠他鸟屎和羽毛
2021-5-19


我们只是眼泪

房子有窗
城市便有眼睛
玻璃反光,眼睛明亮
云影掠过,眼神忧伤
就这么眼睛望着眼睛
而我们,只是眼泪
在眼眶里打转
或夺眶而出
2021-6-19


没有一朵花不落在地上

无声凋零,落在地上
被狂风吹上云端
返回来,撞击地球
落在地上
花瓣带雨,流着泪
落在地上
甚至这盘中的槐花
被人釆摘,包装
赶火车
穿过几千里云月
香气绵延
轻拂路人的脸
落在盘子里,也没落错
落在锅里,没错
它们只需再穿过一场烈火
就落到我这块人形的泥土上
2021-5-23


空碗颂

我的爷爷被饿死
因为一碗米饭
因为一只空碗
我的父亲一生耕种
为了一碗米饭
为了一只空碗
我一日三餐米饭
用小锅蒸,用小碗盛
从碗面,到碗底
我一粒粒咀嚼
一粒不剩
碗空了,肚子就饱了
有时,碗空了
人们依然站在陡峭的碗口上
一只空碗
也是一座悬崖
我每天俯向一碗米饭
同时俯向一只空碗
我每天仰望一碗米饭
同时仰望一只空碗
我知道,米饭也饿
但每粒米饭
都有一副好心肠
我愿给饥饿的双手
送去一碗米饭
我也想在吃得太饱
却空荡荡的心里放进一碗米饭
面对这碗饿死人的米饭
饿死人的空碗
我像爷爷在祈祷
捧起这碗救人的米饭
救人的空碗
我像父亲在感激
2021-5-24


人和蜗牛

我把一只蜗牛
看作一个人
抽掉身体里的骨头
做成背上的壳
我把一个人
认成一只蜗牛
缷下背上的壳
拆分成身体里的骨头
我见世上的人和蜗牛
活着都悄然无声
蜗牛被踩碎了
只用背上的壳叫一声
人打断骨头
才用身体里的骨头叫一声
2021-5-24


雷霆

云在天上发出雷霆
降下的雨水,拍打豹子的脸
滑过草木的叶子
如果把沉重的铁,送到天上
我们听到的,也只是一块铁打着另一块
降下的也只是刀子和陨石
如果把人送到天上,人体翻涌
混乱并未带来新秩序
我们抬头看见
依然是手拉手的圏子,方阵亦如对阵
我们听见的雷霆,不过是
地上鼓过的掌,到天上再鼓一次
把地上的歌,到天上再唱一遍
闷雷似低语,炸雷如厮杀
能落下的来,也只是一些人
在地上没有退路,到天上也没有
2021-5-31


大象

我看见大象
走在沙漠里
就像大象走在大海上
它们的脊背发光
如亚热带丛林
挂满雨水
大象总是垂着鼻子
在沙漠中饮水
在大海上,饮着流沙
并把它们喷洒到背上
我看见沙子在它们身上流泄不止
就像一生的暴雨从未停歇
它们朝我走过来
没有停下,就向我身后走去
脚步卷起沙尘,身上是沙尘一样的落日
大象看上去并没有迷路
那么坚定地走着
扭着屁股上的小尾巴
2021-6-2


表演人的人

人长有双眼,手机生有独目
如今电线杆也长了眼睛
无面壁者,墙壁也怒目圆睁
众目睽睽,目光提着我们表演
我在路上昂首,我在监控下低头
我一个人微笑,我在镜头中低泣
我在夜里心潮难平,我在人群中平静如镜子
灯光凋败时,空荡的剧场中
我演自己,给空椅子看
人山人海中,我演自己,无数次被叫停
人观看的不是你
人们想看的是你,表演别人
卑鄙者表演高尚者,弱小者表演强大者
贪婪表演清心寡欲,邪恶表演正义
黑表演白,萤火虫夜夜表演星空
我们一边表演,一边看人表演
我们演活了神,也称赞鬼魅是最好的布景
我们扮演了那么多人,再也演不出自己
再也找不到人,除了,表演人的人
2021-6-7


惊醒

我曾在峭壁上
凭栏远眺
我内心有万千沟壑
想在上面从心中搬出几座山
结果往心里搬进无数山
那天,我心事重重
愁苦不堪
举手将栏杆拍遍,直到
拍到一坨鸟屎
2021-6-25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