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上旬诗作

◎巴枣



行道树与路灯

今儿从父母家
回晚了些
忽然发现
前段时间
疏过树枝的行道树
依然把路灯遮挡着
哦,也难怪
那些疏树枝的
都是园林管理局的
不是路灯管理局的

2021/09/01


诗人

某诗人
在简介里自称为
“70后重要诗人”
我就想
我到底
算不算诗人
想来想去
最终还是觉得
只能算诗歌爱好者
尽管写诗4万多首
但没诗集问世
这就好比
同样拿枪打仗
穿军装
和不穿军装
就截然不同
前者是军人
后者只能叫
游击队员
哪怕你
杀敌再多

2021/09/01


又到收割季

一辆轻卡
载着收割机
从身边过去
不禁想起
30多年前
家里稻谷
完全靠人工收割
无论是弯腰割谷
还是挑着谷草头
亦或碾场
只要累了
就去旁边
喝一口水
借机歇一歇
看上去不失风度
因为相比较而言
我一直在学校读书
没弟弟做农活有经验
加上我本身长得也瘦
所以每次干农活
父母总心疼我

2021/09/01


测试题

隔段时间
我就故意跟父亲说
“国家说你是坏人”
父亲也如我期盼的那样
着急争辩道
“我不是坏人”

父亲痴呆进程
还不算太快
也许
已经停止
前进的步伐了

2021/09/01


鲫鱼

小妹家解冻的
几条鲫鱼
搁家里忘了煎
看上去不新鲜
给弟弟家猫吃
弟妹问小妹夫
“撒过盐没”
“撒过”
“那就不要了
猫子吃了盐
容易掉毛
你拿去扔了吧”
一旁看着的我
一下子穿越到
40多年前
仿佛
一只馋猫
眼勾勾看着
恨不得冲上去
把那几条鲫鱼
夺过来

2021/09/01


午觉

中午刚躺下
迷迷糊糊中就听谁在我耳边
神经兮兮地叨叨了一句
“联合国解散了
它一年中
就干了两件事儿”

2021/09/01


岳父的回笼觉

上午10点20
岳父打来电话
“我刚睡了个
回笼觉起来
你爸
现在怎么样了
好些了吗”
“痴呆症
怎么好得了呢
只希望他病情
发展慢些”
一边说
一边想
难道岳父
刚才回笼觉里
梦见父亲了吗
岳父接着说
“小妹从北京
又寄回来很多月饼
你过来拿些回去
送给你爸妈吃”

2021/09/01


老夫聊发少年狂

回想上月梦诗
总共收获532首
心说
真没想到
在即将步入老年之际
还写得这么凶
真正算得上
老夫聊发少年狂
哦,不对
少年没这么多梦
也写不出这么多
这么好的梦诗

2021/09/01


凌晨鸟叫

临晨5点
楼下传来
一长声
疑似某种鸟儿
被啥东西咬住
发出的呼叫声
正猜想
会是什么鸟呢
又传来摩托车
启动的声音

原来是它
模拟的
一声鸟叫

2021/09/01


青葱岁月

昨夜突然梦见
初中校花孙霞
不禁想起那段
青葱岁月
现在想
当时我的家境
如果稍稍好点儿
手头上
有俩零花钱
极有可能
咱也会成为
她某任男友
那会儿
虽说我身体长相
没什么优势可言
但论起学习成绩
还是相当
相当
不错的

2021/09/01



闯红灯

下午去超市
给母亲买奶粉
耽搁了些时间
急着赶回去
服侍父亲
路上
骑自行车
经过5个路口
撞了3个红灯
尽管那会儿
没车通过
想想
还是不对
所以决定
写出这首诗
曝光自个儿的
丑行

2021/09/02


狗咬吕洞宾

下午去超市
给母亲买奶粉
从货架上
取下两罐
一手拿着一罐
路过卖拖鞋的货架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姐
好心要给我
一个塑料袋儿
我摇摇头
示意不要
因为赶时间
走得快了些
没跟她道谢
老姐在身后
扔来一块石头
“狗咬吕洞宾”

2021/09/02


复制粘贴

下午去超市
在入口处
看到个小姐姐
给对双胞胎理发
刚刚理好了一个
是时下流行的
那种栗子头
正理着的那个
看样子也是
心说
这发型要能
复制粘贴
该多好
那样
小哥俩的发型
就没有高下之分

2021/09/02


降龙十八掌

女儿今儿发来
外孙的短视频
小家伙
盘坐沙发上
两只手撒开
右手在下面
左手在上面
同时翻转着

这不是在练习
降龙十八掌吗

2021/09/02


车祸

从父母家回来
走到肖家台
社区办公楼前面
只见路边两个老姐
冲着路中间指指点点
“喏,那儿还有一块”
扭头一看
原来是几块血印子
忽然想起
晚饭前
女同事J发信息说
她老公姑父出车祸走了
我就想
该不会是这儿吧
转而一想
不对啊
他住在西城
上这边来的
可能性不大

但愿是吧
不然
又得多出
一条人命

2021/09/02


温馨提示

省医保局给我发来
温馨提示
2022年城乡居民医保
集中参保缴费已开始
筹资标准不低于900元/人/年
其中个人缴费320元/人/年
财政补助不低于580元/人/年
请您按时完成个人参保缴费
以免逾期影响医保待遇享受
哦,缴费倒是说得清楚明白
具体报销范围和报销比例
咋不顺便说一说呢

2021/09/02


秘笈

如果想知道
朋友圈的人
是否拉黑你
其实很简单
转发他诗歌
看他点不点赞
为防止他漏看
可多转发几次
具体次数
视情况而定

2021/09/02


买冬瓜

菜市场冬瓜
明码标价
一块钱
一块儿
递给老哥
一块钱纸钞
他弯腰拿起
一个塑料袋
蹲在冬瓜前
给我装了块
不大不小的
哦,还好
虽然不是
那块大的
但也不是
那块小的

2021/09/02


中心工作

今儿天气凉快
本打算去单位
坐一坐
转而一想
去单位干啥呢
提出退二线后
也就挂个名儿
协助一把手
负责中心工作
近期好像
又没啥中心

2021/09/02


两个小老头

外出遇到
审计局老周
跟他打招呼
他愣了下说
“你退了吗”
“退了
去年底写申请
今年6月批下来了”
他如同信手拈来
“记得我俩同年
你是10月生的
我比你大7个月”
握手道别
走出两步
他却突然回头
跟我招招手说
“老巴,再见哈”

2021/09/02



抱窝

听说妻子晚自习
一直要上到
晚上10点20
母亲说
“母鸡不抱窝
你就是按着它抱
也抱不出小鸡儿
该成器的孩子
哪儿需要老师
来督促呀
有没老师在跟前
他都会自觉搞学习
就像你读书那会儿”
我心说
是啊
如今写诗
谁也没逼着我
从中也捞不到
半点儿好处
我不一样
每天都要写他个
二三十来首啊

2021/09/02



剩酒

中午上岳父母家吃饭
岳父拿出招待客人
剩下的二两白云边酒
让我自酌
一口酒下去
心说
这酒不会搁时间太长了吧
咋没啥力度呢
不禁想起刚结婚那会儿
岳父每次都拿好酒我喝
没有就上外面买去
我当然知道
那会儿
作为一个父亲
他这么招待女婿
图的是啥
一晃快30年了
我和妻子也算得上
老夫老妻
岳父也该怠慢下来
正这么想时
忽然想起
这段时间
我一直喝60°原浆酒
哦,是这酒度数太低

2021/09/03


豆奶

跟母亲闲聊
聊起半年前
去世的舅妈
母亲说舅妈
就是饿死的
忽然想起
舅妈病中
我去看过两次
每次大舅表弟
都指着床头柜上
一袋没有开封的
豆奶
跟我说
“你以后别买东西来
家里吃的东西
多得很
她啥东西都不想吃
喏,这儿还有豆奶呢”
现在想来
那包豆奶
就是一个道具

2021/09/03


红花油

父亲卧床久了
四肢时而出现紫绀
网上查询缓解办法
一个副主任医生说
“可以擦点儿红花油”
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带着半信半疑
去问度娘
得到的答案是
“红花油
驱风药
用于
风湿骨痛
跌打扭伤
外感头痛
皮肤瘙痒”

2021/09/03


红柚

今儿跟妻子约好
一起去岳父母家
探视
刚做完6个疗程化疗
从武汉回来的二姨子
临出门
妻子叮嘱我
“爹妈那边
水果多的是
你千万别再买”
她前面骑电动车走了
我骑着自行车落在后面
看到路边有红柚卖
毫不犹豫买了两个
老实说
那一刻
作为一个
有着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
我忽然变得
唯心起来

2021/09/03


午睡

中午
从岳父母家回来
见已快1点钟了
不敢怠慢
赶紧上床休息
1点34醒来
觉得有半小时
差不多睡足了
没想
下午一反常态
在父母家
一个劲儿打哈欠
但要问什么原因
还真想不出来
只能概而化之
睡眠质量不高
兴许与探视
二姨子有关

2021/09/03


二姨子出院

二姨子年初
查出淋巴癌
辗转武汉北京
完成治疗回来
住进了岳父母家
今儿跟妻子
前去探视
见面之前
做了半天心理建设
见面还是惊到了
整个人
又黑又瘦
衣服空荡荡的
光着个脑袋瓜子
像个营养不良的
小个子老头

2021/09/03


密闭空间

从岳父母家出来
坐进电梯
忽然想起
口罩落下了
坐到16楼
电梯停下来
我心里一紧
坏了
要上人了
电梯门打开后
一个年轻女人
站在门口
看里面有人
一边往里走
一边从包里
扯出个口罩
戴上了

这下我俩
都安全了

2021/09/03


隔代爱

每次侄儿侄女在家
母亲就会买好菜
做给他们吃
岳父母那边
姨侄儿去了
他们也是
唉,上一代人
真的吃了太多的苦头
所以他们总想把甜蜜
加倍捧给孙辈
尽管有时候
孙辈们不领情
更别指望着他们
有还情的那一天

2021/09/03


局外人

听妻子说
她们学校
又在建新教学楼
我怀疑听错了
“你说什么”
“我们学校
又在建新教学楼
在以前的篮球场上”
“哦,那不还有
足球场在吗”
作为一个局外人
我居然生起气来
心里还在想
之前的教学楼
容得下60个班级
现在还不到40个
咋就不够用呢
关键是
这些房子
都才建了20年不到
也没打算拆除

2021/09/03


街景

时不时可以看到
车门上和车头上
写着城管字样的
垃圾转运车
停在非机动车道上
挡住2/3多的路面
散发着
一阵阵恶臭

2021/09/03


扶不起的阿斗

一个星期前
看到一篇文章
说澳大利亚足球队
正式确认
第二和第三射手
不出战国足
恭喜李铁
12强首战
收到大礼
当时
我就想
即便这样
国足也得
0:3输球
转而一想
咱好赖给人家
留点儿面子吧
便在文章底下
留言1:3
没想
今早起来
还是看到了
0:3的结果

2021/09/03



照常坐班

妻子学校
最近一周军训
老师们欢天喜地
以为可以玩一周
不料学校发通知
照常坐班
集中备课
不得请假

2021/09/04


三灌一

妻子说
她们那桌麻将
只有远房堂嫂
一个人输了
我问她
“你们玩多大彩头”
“5块”
“她平时都玩50
还带出点儿”
“怪不得呢
她每牌
都整大和”

2021/09/04


见好就收

听说还有20分钟开饭
麻将桌上的二叔儿媳
数了数跟前的钱
立马说要去接孩子
麻将摊子不得不散了
几分钟后
她回来说
孩子被二叔接回家了
这会儿
大家都在合计输赢
她说她只赢了10块钱

2021/09/04


无题

侄儿升学宴
晚餐临结束
我拎着酒瓶
去给族人敬酒
弟弟说没必要
当着众人面儿
不好跟他分辩
倒是他连襟
心直口快
“该去
该去
亲三代
族万年”

2021/09/04


论头发的重要性

侄儿升学宴上
遇到有阵子
没见面的
远房二堂哥
他问我退了吗
我说退二线了
“你今年60几呀”
问得我一愣
哦,一定是
我头上
那块地中海
让他给我加上了
10岁

2021/09/04


第一课

小姨子说
她小儿子
开始上小学了
第一课是背诵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不禁想起
我小时候
第一课学的是
“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
默写不出来
被老师留了
一个小时
在教室里
反复抄写

2021/09/04


校长

小姨子小儿子
开始上学了
因为这孩子
食物过敏问题
她昨天被校长约谈
“你孩子这情况吧
就应该治好了
再来上学
他在学校就餐
我们风险太大了”
小姨子微笑着问她
“您确定这么说吗”
校长赶紧把话题
岔开了

2021/09/04


升学宴

侄儿上大学
弟弟在酒店
请客
自族人
一家送300
来吃饭的
都是一家
3口或4口
一天两餐
不光没落头
还得倒贴钱
弟弟说
“账不能这么算
请一场客
如果光有亲戚
没自族人朋楼
那不跟人穿衣服样
上面西装
下面光着吗”

2021/09/04


停车

去酒店吃饭
停放自行车时
特意选了个树荫好的地方
两小时过后
吃完饭下来取车
我操
筛子大的太阳斑
正好照着自行车坐板
仿佛
舞台上的追光灯

2021/09/04


好心的老太太们

母亲说
小区老太太们
跟她打听父亲的病情后
10个人中至少有9个人说
与其让他活着受罪
倒不如让他趁早走了
省得把好人
也都磨垮掉

2021/09/04


仨少年

大约十四五岁样子
两胖子一瘦子
合骑一辆
两轮电动车
一个胖子把着车头
一个胖子坐在最后
中间夹着瘦子
仿佛一份
肉夹馍早餐

2021/09/04



历史上的今天

36年前的今天
踏上上大学的旅途
晚上7点半
带着两个邻班同学
在郑州火车站排队
改签去合肥的车票
一泡尿憋不住
让孙同学替我
等我回来时
他已经改签好了
第二天晚11点的车
还不能直达
问他为啥
没改签那趟
第二天上午的直达车
他一脸懵逼看着我
等我挤到窗口跟前
想重新改签时
售票员告诉我
只能改签一次
我只得做出决定
把改签的票作废
重新买票
那是我平生
第一次出远门

2021/09/05


大哥

小妹按了按
父亲的气垫床
笑着说
“估计过不了几天
又该破了”
母亲拿眼睛瞪着她
“你个乌鸦嘴
说不出好话吗”
小妹辩解起来
“以前
本来隔几天
就破一次嘛
再说
即使破了
也没啥好怕的
大哥会把它
补好的”

2021/09/05


买酒

网上买青稞酒
外面会套上
一个空气塑料垫儿
正好给父亲坐凳子时
垫在屁股底下
降低褥疮风险
以往
基本上一桶酒喝完
气垫儿也就该换了
这次
酒还剩下小半桶时
气垫儿却不行了
我跟妻子说
“赶紧买酒”

2021/09/05


大扫除

机关党员干部
下沉社区服务群里
发通知
要求下午到社区集合
开展大扫除活动
想着退二线了
便没有去
不过
咱也没闲着
给卧床的父亲
剃完胡子之后
又给他洗了头
顺便做了个
头部按摩

2021/09/05


返礼

今儿上午
大妹和弟妹
还有侄女侄儿
同去岳父母家
看望在那儿
养病的二姨子
(这种亲戚间走动
在本地并不常见)
妻子只得赶过去
陪她们坐了会儿
下午
妻子回父母家
拿回一袋儿水果
说是大妹她们带去
看望二姨子的
不禁想起
在以前物质匮乏的年代
但凡带水果零食走亲戚
对方都会返点儿回来
给自家老人和孩子
尝上一口

2021/09/05


侄女从武汉回

前段时间
侄女辞职
刚好赶上
南京那拨疫情
便没接着找工作
从武汉回来
休息了一个月
今儿买票去武汉
中午一点的高铁
午休醒来
看她坐在家里
我还以为在梦中
她呵呵笑起来说
“我票买成
从武汉回来的了”

2021/09/05


陪伴

父母邻居家
老头瘫痪了
他儿子在楼下车库里
给他安置了一张床
每天送饭他吃
怕他一个人寂寞
又给装了台电视
老头每天
电视看累了就睡
睡足了就看电视
那台电视
一直就没关过

2021/09/05


饮料

侄儿升学宴结束时
二叔小孙女
把桌上没开的
两大瓶橙汁
抱起来就往外走
二叔假意让她
放下一瓶
小姑娘根本不听
二叔赶紧跟我解释说
这孩子特别喜欢喝饮料
在家硬是喝惯了
逮到就要
我说没事儿
又不是外人
过后
小妹悄悄告诉我
她有次在二叔家
看到这孩子闹着要喝饮料
堂弟不仅舍不得掏钱买
还在她面前说
这孩子
只要喝一口饮料
就会咳嗽好几天
不花几百块钱输液
根本好不了

2021/09/05


不便发的评论

小姨子发了条
自拍九宫格朋友圈
看上去
太像杨钰莹了
本想在底下
加条评论
忽然想到
很久之前
她曾经调侃我
说杨钰莹是我梦中情人
便把这条拟出的评论
又删除了

2021/09/05


算命先生

2010年
一个中年男人
到家里讨水喝
跟母亲说
他是算命先生
可以免费给侄儿
和小外甥女
算个命
母亲说不算
他说真的免费算
小妹说
跟你直说吧
我大哥跟你样
就是个算命的
那人听完
说了句多谢后
抬脚便往外走

2021/09/05


月亮雨

望着屋外
噼里啪啦
下着的太阳雨
不禁想到月亮雨
我虽没见过
但那些经常
昼伏夜出的人
极有可能见过

2021/09/05



海狗油

亲戚送的
一瓶海狗油
搁在冰箱里
一直忘了吃
今儿妻子清理冰箱
拿出来发现过期了
扔掉之前
在我面前
把说明书读了一遍
“海狗油是高血压
冠心病
脑中风
糖尿病
风湿性关节炎
癌症等疾病患者的
首选保健品
还具有滋阴补阳
补血益气
美颜美肤
强身壮骨的功效”

2021/09/06


偶见

见路面有点儿拥堵
一辆车身上写着
“中国公路”的
执法车
从机动车道拐到
非机动车道上
一路狂奔
冲到十字路口
没想遇到红灯
还是乖乖儿
停了下来

2021/09/06


火箭班

妻子在所普通高中
担任英语老师
新学期
一年级招了
12个班新生
妻子被安排
教其中一个
火箭班
我问她
“这届生源质量咋样”
妻子高兴坏了
“最差的那个学生
中考总成绩
也有378分”

2021/09/06


奶粉

母亲奶粉喝完
有几天了
也不跟我说
今儿知道后
去超市
一次买回两罐
母亲看了心疼
只好撒谎说
“两罐一起买
便宜6块钱呢”
母亲听完
一下子笑了

2021/09/06


水龙头

母亲耳背
还爱忘事儿
经常洗完手
水龙头还开着
只得叮嘱家人
以后见到母亲
从洗手间出来
就进去查看下

2021/09/06


豆腐干

晚饭桌上
母亲把卖豆腐干的
臭骂了一顿
“狗日的
欺负我老婆婆
把千张抹上酱油后
当作豆腐干
卖给我”
母亲只知道
跟火柴盒那样的
传统形状的豆腐干

2021/09/06


意料之外

每次戴着塑料手套
给父亲抠完大便
无论怎么洗手
臭味都洗不掉
今儿问了下度娘
终于知道原因了
跟抠大便无关
问题出在
塑料手套上
接下来不好办了
戴还是不戴呢

2021/09/06


傍晚的喜鹊

傍晚
又听到几声喜鹊叫
就像小时候
母亲喊我
回家吃晚饭那样

2021/09/06


诗人也犯迷糊

伊沙主持的
《新世纪诗典》
今日推荐的是
广东女诗人
周芳如的
《海风很咸》
山东女诗人海青
转发时
写成了
《海水很闲》
类似这样的事儿
我也干过几次

2021/09/06


午后的喜鹊

午休起来
外面传来
几声喜鹊叫
带着几丝慵懒
仿佛
这只喜鹊
连着打了几个
带响的哈欠

2021/09/06


不喜欢凑热闹

这两天
看到朋友圈
在陆续推出
写伊沙的诗歌
年底还要出本
《与伊沙同行》
诗歌合集
不禁想起
自个儿写伊沙的诗
应该在百首之上吧
查找和筛选
都不是一件
很容易的事
心说
算了
咱不去凑那份热闹吧
唉,正是这么个性格
我已与各位诗人朋友
渐行渐远
这两年
因为疫情原因
时兴起来的
新世纪诗典云诗会
也一次都没报名参加

2021/09/06


幼儿园

半年前
一所在建幼儿园
就剩院内地坪
和大门没完工
本以为
接着干俩月
新学期开学
就用得上
没想
忽然停工了
而且一停就是大半年
这两天
又忽然接着干起来
每次打跟前走过
我就使劲儿压住
心头的猜测
“不,不会的
下个学期
他们也没
打算投入使用”
我怕自个儿
又一次失望

2021/09/06



漏网之鱼

酒店入口
正当中
装有一个
门框式测温仪
进去吃饭的人
一般都会
从那儿穿过
偶尔
也有一两个
不守规则的
会侧着身子
从旁边挤过
就像小时候
将虾耙堵在
水沟里捞鱼
总有小鱼儿
或泥鳅什么的
从旁边钻过去

2021/09/07


白露

每年这天
便开始倒计时
等到寒露那天
我就对自个儿
说一声
“生日快乐”
因为我若不说
保不齐
那天就收不到
生日祝福

2021/09/07




午饭过后
躺下休息
正迷迷糊糊的
外面忽然传来
刺耳的声音
一直响了
10来分钟
噪声消失后
依旧不舒服
那声音
仿佛
一根刺
已经扎入体内
直到我幻想着
将其拔出来
才舒服了

2021/09/07


收获思想

母亲上半年
种下4棵
南瓜苗儿
只长瓜藤
一个南瓜
也没长出来
说起这事儿
母亲就生气
随后
她又笑了
“以前大集体时
有年栽的秧
收的稻谷
只有往年3成多
队长在大会上讲
虽然没收到稻谷
但收了思想”

2021/09/07


无题

自打父亲
痴呆症严重后
母亲便对周围
老人这事儿
格外关注
隔三岔五
就会跟我报告
今儿谁谁死了

2021/09/07


无题

主动申请改非 
3个多月了
每天下午3点
准时回父母家
服侍痴呆父亲
7点左右
再回到自个儿小家
就跟平常上班样
不禁想起
父亲身体好时
一直对他1962年
被遣返回乡务农
耿耿于怀
便忍不住
对父亲说
“爸啊
现在儿子拿着
国家给的工资
每天服侍您老
这下
您老该知足了吧”
父亲压根儿没听懂
但他还是冲我
呵呵笑了

2021/09/07


无题

妻子今儿跟我说
昨儿大妹和弟妹
去探视二姨子
一人给了一千块
(现在探视病人
一般也就三五百)
接下来怎么办咯
我说
“有啥不好办的
哪天请她们吃顿饭
不就得了”
“话是这么说
但这份情太重了”
“这回
你是不是觉得
倍儿有面子呀”
妻子一下笑了

2021/09/07


饭桌

侄女去武汉找工作了
侄儿明天上午
也要去无锡
他小舅那儿
玩一个星期
吃完晚饭后
母亲边把饭桌
挪到靠墙位子
边说
“他们走后
就没几个人
吃饭了”

2021/09/07


粉蒸肉

大前天没吃完的
一盘粉蒸肉
在冰箱里搁忘了
母亲舍不得倒掉
我说
“就算搁冰箱里
时间也太长了
吃下去
也容易生病”
母亲大声说
“不要你吃
我也不吃
给你爸爸吃
他这个样子
总不要死的
真要吃死了
你就解脱了
也用不着天天
跑回来服侍他”

2021/09/07


生活的意义

妻子让我
少写一首诗
陪她玩会儿
扑克牌
起初我没搭理
写下这首诗后
我答应了她

2021/09/07


虫鸣

凌晨两点多
爬起来写诗
外面传来
一阵虫鸣
仿佛
洗衣机发出的
蜂鸣声

2021/09/07



推广普通话

老家村里
比我年纪
稍长的那拨人
读书那会儿
都没学过
汉语拼音
压根儿不会
讲普通话
不过不要紧
他们都已开始
补上这一课了
被他们的
孙子孙女们

2021/09/08


灵感

从父母家出来
忽然得到
一首诗歌灵感
回到自个儿小家
想写成诗
却想不起来了
一阵懊恼过后
又安慰自个儿
没事儿
赶明儿回去路上
咱瞪大眼睛仔细瞅瞅
指定可以
把它捡回来

2021/09/08


树荫

每次走在
被砍头后
反生的香樟树下
因为树荫太少
被太阳烤得难受时
我就想
当初决定砍树的
那些傻逼们
难道就
不需要树荫么

2021/09/08


地标

跟朋友约好时间见面
等了10多分钟
还不见他人影儿
打电话问他到哪儿了
“已到襄阳牛肉面馆”
哦,他不知道
我至少8年
没怎么在外面吃早点了
这些面馆小炒之类的地方
一概不知

2021/09/08


典故

“早栽秧,早吃谷”
这话最早听到
是小时候
村里大人
谈论子女们的婚嫁
今儿第一次看到
一块迟栽的稻谷
还没黄透
旁边的稻谷
已经收割完了
哦,这才是此典故的
出处

2021/09/08


摇橹

下午3点回到家
母亲正跟父亲
做着按摩
母亲交叉起来的两只手
握着父亲交叉着的两只手
跟摇橹那样
摇啊摇

2021/09/08


随想

新学期开始
看到一张张
稚嫩的脸
走进校园
且每张脸都
洋溢着欢乐
不禁想起
3个月前
高考前夕
本地连发的
学生跳楼事件
短短三年学业
就那么轻易地
毁掉了
一条条生命
再往前想
我们读书那会儿
悲剧往往发生在
高考张榜之后
倒非寻死
而是爆发
所谓的心疯病

2021/09/08


行道树下

骑车走在
行道树下
眼前
一只只绿色的蜻蜓
亦或绿色的蝴蝶
亦或绿色的小鸟
时而一只
时而几只
从树上
飞落地面
哦,再过一段时间
他们将是黄色的
再往后
就是褐色的

2021/09/08


和平年代

马路对面
妻子学校
传来响彻的
军训口号声
眼前不禁浮现出
一张张稚嫩的脸
扭曲地表达着
满腔激情
所幸
他们只是
在操场上
练练步伐
喊几句口号
不是在战场
拿着刀枪
跟敌人肉搏

2021/09/08


另一种成就

上午10点多
突然接到
很久没联系的
一个老总电话
我直言相告
“不好意思啊
我已退二线了
工作上事儿
你找其他领导吧”
“不是工作事情
听说你父亲病了
不便前去探视
纯粹作为朋友
想意思意思”
“哦,谢谢!
真的很感谢
有你这句话
我就很开心”
一边挂掉电话
一边回想以前
他公司起步阶段
每次报送的材料
我审的那个严啊
当然也给了
不少技术指导

2021/09/08



报丧

记得有年
一个亲戚过世
他族人前来报丧
大人们都不在家
他跟我说完后
站那儿不动
没走的意思
我只好说
“你坐会儿
我去喊大人回”
“你不用喊大人
看家里有啥吃的
给我一点儿”
当时不懂
心里直纳闷儿
进厨房看了看
确实没啥
他改而跟我说
“你上水缸里面
舀瓢水我喝吧”

2021/09/09


买药

女儿小时候
常呆在岳父母家
岳母闺蜜兼师傅
也常住那儿
给女儿很多疼爱
有次见她病了
出于感谢
帮她买了盒药
她坚决要给钱
我当然不会收
最后
岳母替我
象征性代收了
1毛钱

2021/09/09


晦气

外来户邻居
给父亲送来
10几个
她母亲生前
没用完的纸尿裤
母亲坚辞不受
那人强行留下
母亲给钱
她也不收
等到天黑后
母亲扔垃圾时
把那些纸尿裤
捎带着扔了
我说何必呢
母亲说
“虽说是纸尿裤
那也是病人用的
跟药差不多
送人啥都可以
就是不能给人
送药”

2021/09/09


修电扇

父母家电扇
接上电源
嗡嗡直响
就是不转
初步判断
启动电容坏了
上修理店买了个
回来换上
稍有改观
但显然没有修好
小妹说
“如果这么容易修好
那人家修电扇的人
就没饭吃了”

2021/09/09


军训

妻子学校新生
为期一周的军训
今儿结束
明儿正式上课
妻子感叹道
“以前多好啊
军训半个月”
是啊
貌似现在军训时间
无论大学中学
都缩短了
记得我们那会儿
还有实弹射击

2021/09/09


人总是在变的

上个星期四
女同事J
发消息问我
最近在忙啥
父亲身体怎么样
我说本想那天
去单位看看的
后来觉得
去了没啥意思
所以改主意了
她说那两天
有事儿
约我这个星期
转眼剩下
明儿一天了
她会打电话
约我吗
唉,人就这样犯贱
想当初我是多么决绝
说好没重大事儿
绝不去单位
多看一眼

2021/09/09


一首诗歌灵感

昨儿傍晚
一首诗歌灵感
遗落在
从父母家
回来的路上
今儿一个往返
不停地
张望与回想
还是没能找到
只有一种可能
被不识货的
老环卫工
当做垃圾
扫走了

2021/09/09


我所理解不了的事情

两年之中
舅舅舅妈
先后走了
母亲跟我说
她好想去看看
表弟和表弟媳
想到他们
对母亲也不咋样
我说您老要去
看什么呢

2021/09/09


因为热爱

惊闻伊沙父亲
已于前日去世
不禁想起
这些年
坚持每天写诗
从没间断过
在父亲患病之后
曾无数次假想过
万一哪天他走了
举办丧事期间
我也许会
忙里偷闲
躲在某个旮旯
去写诗

伊沙已经做到了
这两天
他依旧在按部就班
主持《新世纪诗典》

2021/09/09


一个人的午餐

妻子去了岳父母家
一个人做午餐
一个人吃
一盘青椒卤千张
一盘小白鱼
一罐500毫升黑啤
哦,一不小心
吃撑了

2021/09/09



一串香蕉

舅表弟两口子
昨儿来看父母
带来一串香蕉
母亲担心
搁久了
会烂掉
把它分了些
给弟弟和小妹
我走了后
大妹又回去坐了会儿
母亲又分了几根给她
今儿回去
母亲在我面前
一个劲儿自责
“我咋没想到
给几根你
带回去吃呢”

2021/09/10


一张半旧席梦思

马路边
一张半旧席梦思
被人丢弃了
捡废品的老哥
围着它
琢磨了半天
最后
掏出打火机
将其点着了
看着有点儿心疼
我说
“你即使不要
也别将它烧了呀”
“我要它里面的
铁丝”

2021/09/10


公园入口

前段时间
疫情吃紧
公园四周
扎起了围栏
严控市民进出
今儿傍晚路过
发现市民朋友
已是自由出入
没人盘查

保安回家
吃饭去了

2021/09/10


莴笋苗儿

父母邻居周婶
下种的莴笋苗儿
实在太多了
自家地
移栽完了
还剩不少
于是见人就送
说起这事儿
母亲来气了
“平时谁想她的
一丁点儿东西
比登天还难
这会儿
她拿不要的东西
到处换人情
我才不要呢”

2021/09/10


猫房

小区开网店的姑娘
每天把她养的
6只猫
搁在外面
当然
这些猫
也有它们自个儿的房子
还是不锈钢管
构筑的
4层小楼呢

2021/09/10


屏蔽与放纵

在手机百度上
查找一篇文章
点开之后
便失去控制
不得不关闭网页
可即便如此操作
抖音极速版
还是被强制
安装了
气氛之余
不禁想起
每天写诗发诗
都会遭到屏蔽
流氓横行
义士遭杀
啊哈
多好的时代呀

2021/09/10


一只蚊子

趴在我胳膊上
可劲儿吸着
已经吸了
满满一罐儿
还没打算停止
起初
想一巴掌拍死它
忽然改了主意
举起的手
又放下来
一直让它
吸了个够
最后
它想飞走时
掉到了地上
怎么也
飞不起来

2021/09/10


帮父亲刷牙

刷到父亲大牙
牙冠时
他猛地一下
把牙刷咬住了
母亲在旁边打趣说
“你还当是棒棒糖咯”

2021/09/10


9月10日

到处都在说
“教师节快乐”
我在想
真心让教师们快乐的话
那就别跟人家来虚的
只在口头上说说
在这个金钱至上的年代
最有效的做法就是
给每个教师发钱
如果能发到1千
他们肯定一个个
都笑得合不拢嘴
至少
我妻子是这样

2021/09/10


提前上演的一幕

上午10点多
在阳台上
给花盆浇水
听邻居严老太太
在楼下跟人说话
“哎哟喂
你看我多忘事哟
刚才在菜市场买菜
只顾去数
别人找的零钱
忘把菜拿回来”
哦,没准儿
若干年后
我也会来
这么一曲

2021/09/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