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 界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集《鳗》第一辑之八(8首)

◎余怒



四周记

意识到被四周融化掉是一件快乐的事,是在
生病期间。如同灾祸临头后建立起某种特别
的信仰,不相信庙宇的功能,默祷的魔力,却相信
疾病的作用。一个不错的模型。你可以时不时
去病一次。在病床上,顺便考察一下你的孤独,
嘲笑它,或逗弄它。就像逗弄直立于路边的一条
眼镜王蛇。吊完一瓶水,接上另一瓶,想着跟谁
去谈谈厌倦(护士们太年轻,护工们又忙得
顾不上你)。打开窗户,视野开阔起来,这时
你才有了“四周”这个概念。阳光下的广玉兰树
和芭蕉树,夹竹桃树和柳树,还有一些草本植物及
其他阳光普照之物。你来到外面的回廊上,穿过
坐在那儿的病友们,在各种口音中辨别本地口音。
走近那个陌生的话痨小老乡,不搭话,只是听他。
你来到俯瞰医院的小山上,看见泉眼,看见流水
流动,继而看见它们朝山下乃至远方流去。这是
什么样的一种“四周”啊。它整个儿也在朝远方移动。

2021


幻肢记

童年时,有了“类”的概念,开始量身定制。
我们是我们,你们是你们,不能含糊。先是
通过一场游戏,“猜我们中的坏人”,架腿斗鸡
或打雪仗。而后,不惜暴露各自身体缺陷以
相互认同——我们是左撇子,比别人更重视
左边的感知,你用火烫或针扎那右边,没有
感觉;我们是玻璃人,受不了撞击,不敢
过度使用这躯体,既不敢快走飞奔,也不敢
彼此靠得太近。(给我一个大拥抱,以帮我缓解
焦虑?——这会适得其反。)审美与生活的距离:
看两个同伴手拉手旋转你产生晕眩感;碰到一个
同名的人你感到嫌恶,不肯与他面对。吝啬于
“同类”一词,安然于“囚徒悖论”。成为一个
积极的审美主体吧,他们说,你与躯体,草木与
绿,都是质料与形式。在高速公路上,你来确证它:
立于飞驰的车顶,迎风张开臂膀,这时你会觉得,
不是你的四肢,而是众多新生的幻肢在享受舒展。

2021


魔兽记

心中魔兽,只有抽象画家才画得出。那是
某一类灵魂(生活在海底沙滩)。它的伪装性
和危险性。双头。八爪。它的难看的枯海藻的
颜色。它的扭曲程度。像时日久了,失去光照
条件,成了一根缠绕不休的已死的静脉,吸附了
一些腐烂的人体组织。幽冥生长因子。“愿它
与我同在,”他嘴里塞满了食物,将一只手放在
胸前,“这是馈赠。”听得出来,他说这句话时很
虔诚,即便他有点醉了。我想反驳他,但又害怕
这种神秘兮兮的宗教体验。心中的纯粹之物是
内嵌式的。关一次禁闭室或打一针。(临床药物
的不良反应,通常是导致治疗失败的原因,譬如:
光过敏。)我递给他一张心脏受损的影像,让他
好好瞧瞧,“不过是跳动产生的波。”或许这能
说明问题。心理紊乱的根源。“况且,任何东西
都能产生波。”“它在水下欢叫。”(在船舷边你别
声张。你只看。浪花在水面上,像烦躁又像窃喜。)

2021


弱听记

我的一只耳朵的辨别力弱于另一只。它的
耳孔也小些,里面的皮肤也粗糙些,长满了
细密的绒毛。倾听话语时,它变得次要(平常我
不怎么用它)。在我六岁时,它受过伤,成人后
又受过一次。那些震耳欲聋的声音,该死。
街头演说。广场歌舞。青春誓言和老年祈祷辞。
叹息、倾诉、咆哮,以及音乐。人群中,人们
哭啊喊啊欢唱啊,惟有我呆呆站着,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一束束
声波从外面传进来,在耳畔打着旋儿,在这个
毛茸茸的隧道中被压缩,失去了原有的穿透力和
清新活力,成了黏糊糊的一团。自然之声就是
这样的吗?谁欺骗了谁?是何魔法?谈何优美?
与人交谈,两边耳朵听到的不一致,常被错误地
领会。这令人苦恼,进而令人怀疑一切。我要花
很长很长时间去分辨,而且,还不得不思考其中
的诸种变化。“我是自然之子。”这是一种惩罚。

2021


难以自抑

凡事要做到精确。因为想平静度日。要具有
宗社建筑的秩序。大殿、高墙、巨柱,构成
封闭感。可以有庭院;有海棠、芍药之类的花,
石头雕刻的喷泉;墙上,有紫藤或爬山虎。你的
小小的情趣。加一点书房的气氛。(饭后来一个
甜点心。)但总体必须轮廓方正,有棱有角,以不
损害统一、均衡为要。不让你的欲望挑衅它。至少,
不能有下一次。自省与金属拉链。(放大情绪是
矫情的。哀痛是可以自己消化的。书生都偏爱
繁琐的步骤。)画一个圈,确定你能干什么和不能
干什么,一天的活动范围。你已经五十岁了,不能
再忘乎所以。(请起立。请拉好您的拉链。面朝着
我们大家。)凡事要像节育。抑制兴奋。避开排卵期。
注意你的形象。去把裙子整理一下。举起酒杯,舔
一舔。(你是颜值控吗?——这是一种样本,还有
多种。)有科学的冷静,有时也不奏效:当你打开
音乐盒,当一个芭蕾小人儿伴着音乐,款款起舞时。

2021


都是拟真的

笛卡尔说:上帝是被我们设想出来的。进一步
推断:我之外的其他人,也是被我设想出来的。
(连你也是拟真的。)寂静少人的地方,这一点
容易证明:深夜,你走在地下停车场,你明明
看见一个困在车子里的孩子在拍打车窗玻璃,却
听不到他发出的任何声音,拍打声或叫声。真诡异。
这一刻,你感到脱离了现实,甚而觉得,是你被
困在那部车子里。“其他人都是我扮演的。”“作为
一个整体,我从未出现过。”这些话,被人当作
酒话或某种风格的台词。喧嚣人多的地方,比如在
熙熙攘攘的火车站,这种感受则更是强烈。你看见
一个女孩倚着行李箱的拉杆站着,低头盯着她脚上
的露趾凉鞋(脚指甲被涂成了荧光绿色)。她一直
在笑。牙齿挺整齐的,挺完美的。周围人流穿梭,
形成色彩缤纷的漩涡。这情境,没一点儿真实之感。
站台上,列车启动了,你下意识地跟着摇晃了一下,
你推断:这一次可能是,地球重心偏离了500公里。

2021


新版本

用一种颜色来定义这个早晨。秋天纯净天空的
颜色——纯净欲语,但又像是有什么藏着秘不
示人。那么高。且空。完全由朴素的力学撑起。
我想喊一声。对着远处的一个人、缓慢移动的一部
越野车,或一块石头,或河中忽然朝我的影子跃起
的一条鱼、水下静物。“嗨,我们。”声音大到保证
对方能听到——包括身处两个笼子中的红眼仓鼠
和金花鼠(声音大过它们的吱吱交谈)。都是由于
压抑久了的缘故,这一声喊算是一次了结。漫长
难熬的夏天,龟缩在阴凉屋子里的日子(不去想
某个晚上醉酒的失态、与某些人的关系、轻佻言语中
的复杂人性)。“摆脱对环境的依赖”究竟会怎么样?
——被剥光了,被弃于此地。之后还是会自得其乐地
去观察(还有精力去研究万物),像一个人致力于
研究他的情侣:肉体价值——秋天,是另一个版本,
有新的诠释。决定交出肉身,我们来到旷野中,耐心
等候食人鸟飞来,依次抓起我们,带我们来到空中。

2021


桥上的情侣

桥的四周,有着我们身上所没有的亲和力。
两岸的榆树、刺柏、山毛榉。苇丛中对着吹
的两阵风。水面上各个方向的开阔感。乱石
错落的荒凉感。尤其适合持不可知论的男女们。
他们,喜欢互相提问,但每次又迫不及待地否定
对方的答案。“以叫声最好听的鸟儿和我说的为准。”
不许乱插话或故意沉默。而这是不难的——为她
保留一点儿心爱的忧郁。天真的,敝帚自珍式的。
就像一个人,上台专门为另一个人朗诵,去满足巴望
不食人间烟火的情侣完全生活于诗中的愿望。达不到
目的,换一首诗。无理性:反射弧。极乐鸟的求偶舞。
夜晚,有船撞上桥墩,带来惊恐。他们朝着船家
呵斥,俨然这座桥的守护天使。桥下的漩涡,意义
深远(这么认为也自有道理)。由此可以编一个完整
的故事:想象他们中的一人被外星人劫持(那船
瞧上去就奇特,时而还离开水面)。与外星人的爱情
不被祝福。失败者去空中复仇的念头,从桥头起飞。

20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