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陶瓷36-40

◎心地荒凉



36
绿鱼是第一个做伊沙的喽啰,而跟我成为朋友,随后,又离我而去的人。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伊沙的喽啰,没有一个可以跟我做朋友。这是一个冰凉的结论。有些惋惜。但并不觉得有多遗憾。阿勇问伊沙是谁。我说伊沙是一个大傻逼。他们的才华永远。也只能在我和啪啪哥之下。小白说卧槽,插导退群了。震惊。插导发的群聊,很有含精量。悟空说过些日子再搞进来。一起喝过酒的兄弟。小白说对,隔几天,再拉进来。小事情。日批才是大事。以后日批。找福成就是了。我艾特悟空。让他安静一段。说不定是个卧底。

小白发了一个视频。说,爆丸小子。好名字。妈的。我们来看一下回放——解说员。哇。这一脚……妈的,疼……必须戴上金钟罩。幸好没有勃起,否则,会被踢断。阿勇说这个视频我之前看过。笑死我了。小白说妈的,都是长鸡巴的人,怎么忍心下的去脚。那一脚下去,这世上有个女人就只能靠抠了。小白说到这里。又发了一个动图。一个大姐在咆哮。下面配了俩字:人渣。他接着说,你看这位大姐,怎么如此愤怒,完全有可能就是,她男人的蛋蛋,被踢成渣了。余刃说爆丸小子,绝。小白说这名字,听者为之胆寒,裆部立马一紧。余刃说好名全让你用了。小白说爆丸小子。卧槽。牛逼。甩思尻家好几条街。

张小白说,馋吧。反正你也得不到我。——倪妮。我说我干吗要日她?小白艾特倪妮。那你就自己抠吧。我说我大哥说了,让我日好点的。倪妮不行。不好。我要日好点的。余刃说看似风情。尻感应该一般。我说这样的我尻过一沓。没啥意思。余刃发了一个三胖鼓掌的动图。动图上配了一行字:这B装得还可以。小白说,爆丸小子,我需要你。——莫妮卡·贝鲁尼。好吧好吧。——爆丸小子。福成说昨晚尻累了。MD,买几条内裤穿。没内裤了。小白说一个随时都准备日批的人,是不需要穿内裤的。福成说捣了个洞。我一般裸着。昨晚大战三百回合。累。余刃说,太了解福成。小白说女生夏天也不用穿,找棵树一靠,就可开干。余刃说,浪。我艾特小白。你也是个双面人。我要批评你。小白说批吧。余刃发了个三胖鼓掌动图。我说啪啪哥是聊天斯文,写诗浪。你正好相反,咋回事?你还不如啪啪哥,直截了当。小白说,还真是。我说你写个蚊子,都这么斯文。要是啪啪哥,他就不这么写。他会写:来,蚊子,有本事咬我的龟头,帮我增大增粗。相对来说。我才是言行合一。知行合一。表里如一。我咋发言就咋写诗。你们。还是讲究太多。顾虑重重。也不知道担心个啥。小白说你是对的,嗦嘎。我说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让别人伤心,如果有人伤了我的心,那只有我闺女。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动得了我的心。小白发了一个三胖鼓掌动图。余刃说深有同感。小白说你对初宝真是有爱。我说为什么渣男总是无所谓。因为渣男总是在忙着伤别人的心。爱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初宝的父亲正好会写诗。小白说人人都是雷锋,只不过雷锋正好爱写日记。

我说独捣像个机器人。你们觉得呢。一个专发女人的机器人。小白说阿铳是工会主席。发福利的。到底是什么,让人日个批,都要吓得从楼上跳下去。说完他发了个视频。只有9秒。一个穿浅绿色裙子的女子坐在窗外窗台上,被一个站在室内的裸体男子,用一只手抓着,没抓好,一下掉了下去。楼不高,应该是三楼。那女的落地后,屁股露了出来。她还伸出右手,把裙子拉了下去。说明那女的明显没被摔死。

小白发了我一首诗。我说中国特色之好诗。不像啪啪哥写的。像我写的。余刃说这语感一看就是你的。我说国际一流水准,达到没有,语感。余刃说大爱。我发了一个动图。四个美女。穿着圣诞款三点式,在扭腰摆臀。上写四个大字“圣诞快乐”和下面一行小字“ MERRY CHRISTMAS!”。我说提前过个圣诞如何。余刃说读好诗更过瘾,再发几个,娘们老看没劲。我又发了首手活。我说就凭借这首,我又能轻松斩获一沓少妇。你认为我这话科学吗。余刃说不赖。打包少妇。给兄弟们尝尝。我说哪个少妇读了这首,受得了呢。少妇最爱幻想。闭起眼睛……哇,手活……真好。余刃说你太了解少妇。我说惭愧,我的专业。就是少妇专业。博士毕业已经很多年。教授级别。余刃说少妇的心思,可以说是永恒不变的。你掌握了真理。插导走了。侯叫兽依然在。我说没有腥风血雨了,也挺好。接下来,只有逼水,横流。余刃说说到本质了。我说插导让他休息休息。他的注意力在伊沙那边。他还小。还处于我的青年时代。我刚写的时候,也跟随伊沙,沈浩波。现在。我需要吗?我水平比他们不知道要高了几个星系。他们能遮蔽我吗。用三国的语感讲。萤火能遮蔽皓月吗。余刃发了个三胖擦眼泪的动图。悟空竖了个大拇指。说,你吐口唾沫就是银河,而且是灿烂的银河。我说我的才华难以置信,真是令人叹服!悟空说我这一拍值不值一顿好酒?我说必须五粮液呀,老哥。悟空说你的才华让人精叹,忍不住喷涌而出。我说是这样。在写诗方面。我的确不需要靠近任何人。我怕伤害他们。我怕我的光芒刺瞎了他们的狗眼。侯问初在我的影响下,语文天天考第一。作文天天满分。我说你能不能别写这么好。看图作文。写的又快又新奇。基因也很可怕的。你看一傻的傻儿子。能比吗跟我的后代?小熊回家路上。看到一只蝴蝶。于是将书包扔进了一条河里。去捉蝴蝶。我问图片里没有河,你怎么能写将书包扔进河里。她说你没看提示里写着可以想象吗。我说把书包扔进河里脑子有问题。她说没问题,追蝴蝶需要快跑,书包太重,小熊又不爱读书。我说你得了满分,说明老师也喜欢这个故事。数学也无敌。她早已秒杀了我。她还攻击我写的诗:我认为你写的不是诗,而是搞笑小故事。我说你是对的。阿铳说一傻不是一个人傻,是带着一帮傻逼一起傻。我说你是对的,铳哥。阿铳说去北精喝九我肯定要最,你不会最,因为你是嗨哥,嗨哥海量。悟空说阿铳是个好同志,精神生活就靠你了。我说悟空发言,自带首长范儿,同志们辛苦了,发图辛苦了……

我发了一个大屁股少妇穿紫色连衣裙撅着大屁股上楼的视频。只有九秒。我说十秒看硬。悟空说快去舔,狂舔。我说我那首成名作,就是看到这样的屁股以后写的。悟空说发来。我说褐色屁眼。悟空说奥,看过。我说找不到了。悟空说不可能。我说真没了。悟空说你的诗对闷骚女人有极强的杀伤力。我说有一个女读者对我说,读你的诗,会让我心跳加速,脸红耳热。悟空说还不如说想被你艹。我说成年人的乐趣就是玩心知肚明,玩假文明。福成说外面太鸡巴热了,喘不过气。我说我喜欢引诱。让对方听到我的声音就会自抠。像福成一样。喘不过气。吊胃口,就是不尻。悟空说,厉害。

福成发了一个美女照片。说这个美女晚上会去他家。并邀请群里哥们一起去尻。福成说五百一个人。小白说福成啊,原来你是个拉皮条的,三百行不行?五百都够双飞了。丁一说是贵,能免费吗。悟空说可以,物有所值。小白艾特丁一。卧槽。想干蹭。没油干蹭很疼的晓不晓得。丁一说不免费少发。福成说我尻免费,你们尻都要收费。

福成说侯总何时写的成为剧本就行了,各种影视剧找你合作。跟金庸,古龙,梁羽生似的。各种翻拍。我说能否不要提港台傻逼,他们怎么能跟我比。拍不成影视剧的作品更牛逼。福成说哈哈哈。悟空说,尻尻这个,尻尻那个,就跟吃菜似的,这个吃两筷子,那个吃两筷子。说起来,还是计较节省的,没有整一桌子菜,福成倒是个会过日子的家伙。

福成在群里发他跟各种美女的聊天截图。边喊口号:这个逼我想尻。悟空说累死你,天天这样日,受得了么?我看你比群主还猛。福成说一天不尻逼难受,他算个鸡巴。悟空说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群主跟你比,弱爆了,就会吹牛逼。福成说嗯,他是嘴炮。悟空说现在的群主呀,写诗当日逼。而你不同。日逼当写诗。福成说哈哈哈。我把逼当个课题研究。悟空说高级研究员,教授级的。紧接着,福成又发了张跟美女讲炮价的聊天截图。仨小时美女要一千二。福成只愿给六百。没看到美女怎么回的话。福成说尻她妈,顿时软了,六百还行。妈了隔壁,这个逼我不想尻。阿勇说尻服她,漫天要价。悟空说把群主叫上,一起尻。福成继续发聊天截图。跟另一个美女。问福成要房门钥匙,说要去福成房里等福成下班。福成没理她。对方恼羞成怒。扬言要把福成给删了。福成说这个我不愿搭理。悟空说长得不好看。福成说还行。阿勇说为啥不搭理。福成说烦她,尻烦了。我说我有接班人了,开心。福成继续发跟那个美女的搞价聊天截图。美女坚持要八百,再少了不行。福成说我家就在这边,又不住你那里,以后你不吃亏,我会成为你的常客。我说妈的,跟买菜似的,这是个菜市场群吗,艹。讨价还价都很熟练的样子。我靠。福成说哈哈哈。妈的。价钱讲得我都没心情尻她了。我说今晚一个小姐主动约我,过夜一千,仨小时五百。这价还可以。但我不想尻。福成说啥样,发个照片,我瞧瞧。改天过去尻她。我说好,一起上,上阵父子兵,妈的。福成说叫上赵勇,一起尻。就在你饭店卫生间尻。你尻完勇总尻,我给你们刷锅。我说现在市场差,小姐生意也不好做。没人尻。福成说我现成的。周五尻一个。燕郊娘们主动送上门,我都不想尻。哎。我问福成。你跟那个小姐是怎么勾搭上的。福成说吃饭临走的时候。邻桌。我说小姐。福成说对,KTV小姐。我问她主动加你的。福成说嗯。我说卖逼的,别搭理她了。福成说睡觉。余刃说又想尻逼了福成。福成说嗯,现在都不能出来,一看到妹子就想强暴,马勒戈壁。余刃说骚浪。福成说侯总,周六晚上喝酒尻逼。我说到时候没事就可以喝。福成说日,骚污蛋子。我说你个骚逼半门子,嗍鸭嘎子哩货。福成说哈哈哈哈。

人呐,我品来品去,跟人交不如跟狗交。本山这句好猥琐。福成说哈哈哈。悟空说奥,日人不如日狗,你这口味好重。我艾特悟空,赵本山说的。


37
让哈密兔和啪啪哥,成为本群传说。蛮好。一个用实际行动啪啪啪。一个用键盘啪啪啪。一个理论,一个实践。福成说哈哈,NB。

吴为发了一个链接:磨铁文化IPO:优酷第一大股东、股权分散、曾多次……。然后发言说,沈浩波应该是目前全世界最富有的诗人了。我说他应该早就是了。是不是诗人里的首富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带着大伙儿混饭吃。只此一点。值得敬佩。因为需要钻营。所以也搞不出经典。基本都是为了迎合市场,为了赚钱,而搞了一大堆文字垃圾,和影视垃圾出来。看人家的黑雀出版。发现了布考斯基。在没有任何市场保证的前提下。黑雀老板花光积蓄。他赌布考斯基赢。结果大获全胜。创造了一段美国文学界传奇。吴为说应该撺掇他搞大点。搞个沈浩波诗歌奖。给全国的诗人们每年散个几千万。我说他绝不会。吴为说中国还是差一点,这样的时代应该会来到中国,但那是以后的事。现在的中国有饭吃有房住最重要,市场的多样性还差着呢。我说他就是文化界的蒋介石。看不起狗屁小文人的。沈就是个商人。媚俗而已。赚钱而已。也未可厚非。吴为说意思是文化界的毛泽东现在还在当图书馆管理员?还没发迹?我说对头,就是我。吴为说哈哈,有机会你也可以跟沈浩波搞搞国共合作。我说我早晚会把他赶到台湾去,哈哈。不要急,要厚积薄发。把自己的私生活以及混乱的杂务处理好。再上阵。说白了。要学习。我们了解的太少了,太少了。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大学生。不过是些机器人而已。没有独立思想的。约等于文化残废。吴为说大鹏一日同风起。要是找准了风口,猪都能上天。但要是没找到风口,找到了档口,就被宰了。我说不做愣头青。要知己知彼。贾樟柯没大钱。但不知道要比多少所谓的文化人牛逼多少倍。咱们不是没有偶像的。咱们有。地大物博嘛。王朔。李安。贾樟柯。不都是成功人士吗。都可以做偶像。吴为说在中国这样的诗歌之国要靠诗歌出头确实不容易啊。有时候想,是不是汉语的好诗歌已经被写尽了。我说中国是个文化口号之国。尤其近代以来。其实啥文化都没有。像一帮巨婴。在啃老。在吸吮古代文化的臭奶。正好相反。当代诗歌挺牛逼的。只是这个时代。关注点不在诗歌文学领域。而在各种新闻八卦,奇人异事上。吴为说这点是真的,厚度真是缺了点。很多是半瓶子水晃荡。估计一千年以后还在流传的当代诗歌多不多,或者就以百年作为尺度吧。我说诗歌是多元艺术。如果有人能玩转,当代诗歌只会流传的更久。古代诗歌的假情趣太泛滥。只有当代汉语。才能一语道破真假。吴为说相信不远的将来,诗歌会重新变成必需品。但不是今天明天今年明年。但也有可能人类越来越傻逼,提前已经玩完了。我说诗歌会变成驴牌。奢侈品。精神的穷鬼消费不起。但诗歌不会灭绝。总会有人买得起。并热爱。吴为说嗯,但是写作的难度是不是越来越大了。古代格律诗远离白话,天生的疏离感和格律会自然增强“诗意”。我说难度就是如何将个体的温度用语言揳入内容。如何将言外之意的真实可感通过语言散发出一种气味。使懂诗之人读后心潮澎湃,或如沐春风。吴为竖了三个大拇指说,真知灼见。也得研究一下出名的技巧。是不是现在诗人出圈的方法都被用得差不多了。什么“下半身”诗人,“打工”诗人,“脑瘫”诗人。等等。都有了。爬爬哥,你有空得多研究一下这个出圈路经。你的作品已经够多了,够你出名后给人读的泪流满面的了。关键是要出圈。我说写诗就像打铁。灵魂握小锤,语言抡大锤。吴为说这个比喻牛逼。说完又竖了个大拇指。我说没有灵魂的指引,语言只会乱砸一通。打出来的。必然会是废铁一堆。就像五十年代的大炼钢铁。一个灵魂是指挥不了那么多语言的。是这样。我觉得我应该早就出圈了。我很早就出名了。但那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钱。但是钱这个东西。又跟名分不开。还有就是。我对我之前写出来的,还不够自信。我总觉得我还是个学生。必须更加刻苦。日后写一堆大作出来。再四处叫嚣不迟。吴为说真的假的,你是在谦虚吧。我说我年轻时就是太不谦虚了,惹毛了一众傻逼。我得沉潜下来。搞点有分量的作品出来。吴为说爬爬哥有没有想过翻译名家的作品。跟出版社合作。有没有这个路子。这个可以迅速扩大受众面。然后他发了一张照片。拍了一本书的封面。迁徙。默温自选诗集下卷。伽禾译。说,这个人翻译得跟屎一样,但是买书的人很多,冲着默温去的。我说以我现在的英语水平,只能翻译几句类似“操你妈”“明天见”“早上好”“晚安”之类的简单词句。很显然这条路也是走不通的。起码不经过系统英语学习,目前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可做的事太多了。只要你足够有才华。你总是有活干。悟空说著名大鸡巴诗人,问题是这大鸡巴不好操作。吴为说翻译最重要的是你的汉语水平。粗翻完找人审阅把关就是。上面这本书的译文漏洞百出。感觉他连最基本的英语时态句式都没能理解。简直就是乱翻一通。我说翻译说白了就是再创作。翻译得好了,甚至会给原作带去更多的光芒。吴为说让更多的人知道你名字很重要,这个时代只要有名了,开抖音直播都能挣着钱,这点你是知道的。我说那个冯唐,不就是个傻逼吗。泰戈尔都被他糟蹋成啥了?照样出名,拿钱。你说的我都懂。但我不想做小丑。吴为说他是故意那样子的。当大家都站出来骂他的时候,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悟空说对,让大伙儿骂你,被骂出名。我说伊沙也是?这样?故意的?吴为说不是说当小丑。你有才华,有人知道你的名字后,你总能打动一些人。你就有了粉丝,有了粉丝就有粉丝经济了。注意不要打动太穷的人就是。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是不是这样说的。悟空说渣男诗人一夜睡八个女人。让一女人揭露你。你俩配合好。渣男诗人一夜睡八个洋女人。加一个洋字。我说这个好,秒杀进欧美。悟空说,就这么办吧。我艾特吴为。以前着急。现在我真不着急。主要书读太少。还得继续努力。不读书不可立业。艺术家也好,政治家也罢。都得读书。没有根底。出名了也是个小丑。也是个笑话。郭敬明就是典型。作为个体。他有钱了。论行为以及作品。就是个傻逼。王小波为何能一鸣惊人。有根底呀。几乎无所不通呀。搞什么什么牛逼呀。一出来就是能载入史册的人呀。不服不行呀。关羽单刀赴会能活着回去。张飞行吗?为什么。关羽读书多。有头脑。悟空说人家是死后暴得大名。那个佩索阿死后三十年才出名。你还是安于寂寞吧。吴为说爬爬哥有没有想过试着写一本诗歌“科普书”。你看当年明月怎么出名的。当然诗歌的门槛要比历史高很多。要写出类似的爆款可能不容易。我说不做这种被人骂傻逼的事,我又不是好为人师的脑残。我艾特悟空。是的。继续寂寞。我现在心态平和的很。有个唱歌的。叫。赵已然。我每次听他的歌。都会心如刀绞。他简直就是一个烈士。民谣界的一个烈士。他现在死,跟以后死,都没啥区别了。吴为说爬爬哥估计是已经暴富了,所以心态平和了。我说我命好。遇到了你彩姐。不然我也是赵已然。有吃有喝。有后代。可以写自己想写的。泡自己想泡的。也算是成功人士了。哈哈。吴为又向我竖了两个大拇指说,我现在就想着怎么把我小孩培养成富二代,想着搞钱的事。物理学研究也没啥搞头。没意思了。想把那尘世的欢乐,尽可能多地抓住一些,递给我的孩子。悟空说寻欢当趁早,等老了就完犊子了。吃不能吃,喝不能喝,搞不能搞,就算守着金山银山有啥意思。我说一起搞。有可乘之机。你我兄弟一场,一定会找到突破口的。慢慢来。我想清楚了。未来我还会是得赚文化方面的钱。对别的不懂呀。我决定闷头读几年书。边写作。边学点西方国家的成功案例。到时候好借鉴。效仿。不玩泡沫经济。要赚现金。赚到钱,走访一下外国的诗人艺术家,搞一搞外国的女粉丝。死而无憾。到时候。老了选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买个别墅。群里的兄弟们一起住。一起嗨皮。迎接死亡。吴为发了条大拇指和大笑并列的消息。吴为说也可以搞一搞外国的诗人艺术家,走访一下外国的女粉丝。我说哈哈,发不了财。只能怪自己无能。这个世界还是蛮公平的。总统都有可能被人一枪爆头。你还想靠谁发财。及时行乐。卡扎菲。萨达姆。是我的偶像们教会了我。及时行乐。尻逼不是创业。准备好了才能创。所以尻逼随时可以搞起来。为为今天怎么突然有雅兴陪我聊了几句呀?不忙?吴为说我天天有兴趣陪你聊,插不上话而已。放暑假了。我说哈哈哈,怪不得。群里聊天你不看吧,也没时间看,都是些扯淡话。吴为说我老婆看,她说你是不是天天在那个群里看黄片。我说也没有啊,就你看的时候刚好有而已。我说这话说得圆滚滚像个大白屁股。完美。吴为说8月份的时候去北京玩,看到时候有没有机会跟爬爬哥小酌两杯。我说建个小群挺好。可随便扯。不担心有人截图生事,举报。吴为说那是那是。我说来北京必须来找我呀,见我是北京行之重要项目之一呀。不来那就生疏了。吴为说是的,去北京,我感觉就跟流放归来一样。可以跟爬爬哥喝两杯庆祝一下。我说我叫上福成。陪你。福成是我的开心果。吴为说好啊。我说这话不对。你所在的是文明之都。我们这边反倒野蛮。我还是喜欢南方。每次到南方,都感觉不像中国。有一种异国风情。吴为说文明之都人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说来我也是野蛮了。我说散漫,风景好。吴为说我觉得这就跟看姑娘一样。南方北方各有各的好,是吧。我说北方苍凉。南方壮美。都富有诗意。吴为说是的。有空爬爬哥可以来领略一下。中国之大,还是很不同的。我说我计划过完暑假全国行。我认识的人还是蛮多的。到处骗吃一顿。第二天拔腿就跑。出去转一圈。回来再写一本巨浪。采风去。到时候我可能会带个摄影师。一路帮我记录影音形象。再剪一部小众电影出来。有个导演。一直想跟我走访全国诗人。他来拍,我来采访。我干过记者,轻车熟路。不知道余秀华愿不愿意见我。我可以尻她一晚。福成说浪人,民间浪子,侯老板,民间渣浪。悟空说余秀华你也搞。估计是活腻味了,想把自个恶心死。想自杀么?去尻余秀华吧。余刃发了个大笑表情。

福成将两张他跟玲玲的聊天截图发到了群里。玲玲想嫁给福成。想跟福成一块回家领证。我说逼臭,不娶。福成说香的,甜,不许说我媳妇儿。我说又不是我说的,你自己说的。现在又变香了。小浪底工程做得不错呀。福成说改天带她去店里一起喝点。我说来吧。我也很想玲玲。除了玲玲,谁都别带。谁都不想见。福成说放心,猴叔。我说截图给玲玲,让她知表叔真心。福成说你是不尻她,不罢休,我看了了。悟空说不怕味呀。侄子搞剩下的,这当叔的也不嫌,真是好胃口。我说我不尻。放心吧。我只是觉得无聊而已。任何女人。即便是天仙。也没那么必须非尻不可。我真的很喜欢打飞机。啥都有了。省钱又不用麻烦别人。想尻黑人尻黑人,想尻白人尻白人。想象一下即可尻到。福成说过来尻逼。我说除非你答应一起尻玲玲,3屁。我就去。福成说哈哈哈,可以。我说我给你刷锅。福成说好,来吧。

一想到张帅。就好像看到了他。他坐在布满尘土的沙发上,右手执酒,左手夹烟。脚边卧着两条他收养的流浪狗。正一脸崇拜地仰视着他。就在这时,他突然透过他模糊的镜片望着对面,咬牙切齿,但却无比幽怨冷静地说:你们都是傻逼。你们。还不如我收养的这两条流浪狗有情有义。

要当心那些初次跟你谋面就对你赞不绝口的傻逼。在日后。最容易掉头骂你或质疑你的人,就是这些傻逼。

群里的兄弟。认识的有没有辍学在家的男孩女孩愿意做服务员的。湘水滨餐饮集团急缺人手。给推荐过来,定重谢。福成说我给你推吧。我大姐她闺女,不愿意上学,退学了,你要不要,我可以帮你问问。我说福华她闺女?恁大了?福成说嗯,算了,亲戚不太好。我说不好管理。福成说管轻管重都是事。我说是的,一告状我就是坏人,我表爷又泡妞了……。福成说哈哈。我说那就完了,也影响咱俩,你是她亲舅。福成说也对,算了。我说你总是到店里吃喝泡妞,也不方便,不行,别出来了。福成说哈哈哈,嗯,不行,让她自生自灭吧。我说你这老舅,真是个人渣。福成说哈哈,在五八同城上发布。我说58垃圾,客服老骚扰你。“再给我打电话我要尻你了啊。”“什么?”58女客服问。福成说哈哈哈哈。“听不懂也要尻你”。我是用栗店村方言说的。一般接到推销电话,女的,我都会用土话说四个字,说快一点,“尻死你滚”。像俄语。福成说哈哈哈哈,逗逼。我说尻!死你滚!这样说,对方更迷茫,像日语。福成说侯总可以去日本混。

王力宏不修边幅时。络腮胡子中间的那两片红嘴唇活像一个屄。我说,我想尻王力宏的嘴。

福成建议我建个单纯的尻逼群。只把他一个男的拉进去。其他全部拉我们俩尻过的女人。以及想尻的女人。我说你不要有私心,要允许群里的其他兄弟们偷窥。悟空说在你们群上打个洞,我就把相机伸进去。我说好诗。连群都能打洞。悟空大笑,说,无所不能。

喝酒容易丢东西。喝大了只想尻逼。啥都忘了。

岛国是尻逼的最佳国度。日本群岛,尻逼大国。


38
刚我杀死了,一只蚊子。同时,也杀死了一只蜘蛛。在那之前,那只蜘蛛,正站在那,等那只蚊子。它准备对那只蚊子。进行。先奸后杀。

我留言给她,说我想劫色。她半天没理我。会不会拉黑我。小白说,没事。这样也省事。一开始就让她知道你是个人渣。后面再联系,她就有心理准备了。悟空说此女好骚,劲好大。腰很有力。一句话,耐艹。抗击打能力强。日。绿鱼把我也屏蔽了。余刃说没屏蔽我,还能看见他动态。小白说伊沙真牛逼啊,可以决定是友非友。你们这些诗人,真鸡巴事多。看人家福成,都是鸡巴事。

失去一个绿鱼算什么。绿鱼又不能尻。你看。绿鱼走后,我艳遇不停。妈的,他早该走了。“这个逼不能尻。”——绿鱼。

暗物质发了一张女优合影照。共20个。他们聚集在沙滩上。穿三点式。前排的坐着。中间的蹲着。最后一排几个站着。都很漂亮。悟空说不好,没有全光。暗物质说等荒凉下手,撕烂最后的遮羞布。悟空说荒凉下嘴也行。小白说这些分四批。我能全部干完。每人平均四十五分钟。只是。不能每个都射一次。最后一射,只能选个代表。悟空说你这是要自杀呀。小白说什么呀,一次干五个,但只射一次,怎么会是自杀。悟空说这也很危险。小白说确实,她们很危险,希望我能屌下留人。悟空说你还年轻,不要破几把破插。小白说破几把破插,你说的是福成。悟空大笑。说福成可以从影,一定是个好演员。小白说福成很有岛国片男优气质。岛国。胡㞗捣。福成说哈哈,高抬我,悟空,明天过来喝酒,尻逼。和侯总一醉方休。小白说卧槽。这句要是出现在西游记中,该有多火爆。大师兄。去日批。二师兄。去日批。沙师弟,给咱看行李。师傅。去日批。福成说哈哈哈,师父为咱们祈祷,多尻会儿,时间还早。别急。慢慢日。师父给你们做主。徒弟们,今晚尽情地放纵吧。小白说师傅,女儿国到了。余刃说福成,眼眶都尻黑了,悠着点。福成说好的,没问题。小白说,福成的气质就在于,日批不要命。余刃说,所以女人爱他。

福成发了一张聊天截图。群名叫铁三角。只有3个人。余刃说铁三角,3P群么。福成说哈哈哈哈,里面有哈密兔。还有一哥们,给我们弄的大芸。大芸知道是啥吧。小白说铁三角,咋不叫铁布衫。福成说,锁阳,哈哈哈哈,喝完鸡巴头子硬得跟干邦棍儿昂。小白大笑。余刃大笑。小白说铁三角,好名字,感觉无往而不胜,精诚团结。余刃说尻逼三人组。福成外号尻不死你。福成说哈哈哈,明天谁过来跟侯总一起喝酒,我带瓶水晶剑,一起喝。小白说等哪天不仅能打车,还能打飞机的时候吧。福成说侯总呢,侯总估计睡觉呢。侯总一般夜里写作,撸管,打飞机。白天虚货一个。悟空说群主不单纯,尻逼就尻逼吧,还要写出来,这家伙不如福成纯粹。福成说撸多了,起不来了,一直迷糊,处于半死状态。悟空说群主心不在屄,在诗。福成说写诗犹如日逼。我艾特悟空。我尻逼,是为了写诗。福成尻逼,是为了尻下一次。出发点不同。他是地痞流氓没文化。我是黑社会花样多。福成说日,NB。侯总,明天喝酒,捏jue。用完妥了。弄几个好菜,咱爷俩喝几杯。吹吃NB,陪陪叔叔。余刃大笑,说,福成主题就是四个字:尻喝吹捏。我说我很伤感,用完了去哪捏爵。福成艾特余刃。哈哈哈,精辟。余刃说没有福成,侯总寂寞死了。福成说他活着没啥意思了,离开我。我说诈碾儿。阿勇说群里应该只有三个人能懂。我说就咱仨,其他人都不懂。阿勇说yes。

福成发了个一秒视频。貌似一张会动一下的照片。一个家伙自拍自己的三角区。穿一花裤衩。一根棍子在里面倾斜着。上下动了一下。福成说哈密兔,喝大芸喝的。我说卧槽,兔子窝真脏。吐。那帮娘们还真是饥不择食。脏兔子也照吃。不误。

一个大姐参加歌手选拔赛。所唱歌曲是南泥湾。右手握话筒。左手乱比划。嘶哑的嗓音唱得令人心碎。我说这种大姐我看着想哭,如果生对了家庭,她可能就是王菲。

《ABCDEF》。《女权时代》。第一首是我写的。第二首是沈浩波写的。我写的那首。比沈早了12年。你们认为谁写的好。悟空说他模仿你,你写得好,你是个孤独的淫棍。我说沈浩波肯定不屑于模仿任何人,我只是觉得有些相似。悟空说比较阅读。我说2007年我25岁。那几年。是我的创作高峰期。诗歌。我也觉得他那首不如我写的。我写的浑然一体。他写的有些拖沓,松散。余刃说沈的松。比他写的好多了我看。比较的话。丁一艾特我,牛逼。又并排发了两个大拇指。我说感谢兄弟们的高度认可。说明我不是盲目自信。

阿铳不停地在群里发美女图片和视频。我说乖乖,受不了,鸡巴要吐了。

以前敌视比特币。自从看到阿勇比特币账户上有现金三百多万,从此爱上了比特币。阿勇告诉我。那三百多万,都是他炒比特币赚到的。阿勇长了一张国产巴菲特的脸。以后我决定就跟他混了。阿勇说,别玩了,亏的时候亏成狗。我只是相信久赌必赢。我说我不玩,我还得学习。至少学到45岁。我才会真正去做点投资什么的。不然啥都不懂。阿勇说屌丝的日子一天都不想过,就是要赌。


39
阿勇说群里怎么安静了,福成呢。我说福成的卡用完了。勇哥,把你的比特币卖一个,我们洗脚。福成说哈哈哈,你那脚真值钱,一个比特币现在得20W吧。晚上去蟹岛喝酒去,下周去侯总那喝。我说我8月5号回燕郊。已离岛。福成说日,干啥去了。我说去青海。福成说去青海尻逼去么。我说只能尻你大婶子。带孩儿出游。福成说NB,我九月份去三亚厦门。我说嗯,我已经知道了,你都说过好几次了在这。楠楠订的酒店非常好。一晚在游泳池里尻,一晚在海边尻。楠楠想的周到。福成说嗯,现在适合加好未来的股票。我说在所有股里,我最爱屁股。福成说傻屌,在所有币里,我最爱尻逼。悟空说额,逼就是钱眼。

西北民风彪悍。一个人我还真不敢来。下回多带几个人来。群游。必须要带上福成。福成说哈哈哈,何时回来,疫情严重了,回来尻逼,我尻了一天,累坏了。悟空问尻了几个?福成说尻四家伙,尻楠楠。悟空说一天尻四把,你这年纪,不多。

去了青藏高原,才知道大陆上的这一堆,只是蝼蚁。我们都是蝼蚁。苟且偷生。

我说又开始恶搞了,胡球搞。福成说,你这言论。我说,我这言论没啥问题。等我移民了,欢迎你们去看我。

最近怎么没有哈密兔的消息。还在尻?福成说哈密兔天天尻,最多一天尻了五个。我说哈密兔还能活多久,这是个问题。

楠楠可爱。玲玲可怜。都娶了吧。按出场顺序。玲玲老大。楠楠二房。忙不过来。我可以帮忙尻。福成说哈哈哈,贱货。

大腿的诗被禁了。完全找不到了。福成发了两张哈密兔跟收废品的聊天记录截图。但都是收废品的在说。一大堆。像连环炮。其中最核心的一句话是“你就那么烦我吗?一条信息都不回”。这娘们从中午一直纠结到晚上七点多。终于转了一万块钱给哈密兔。我说哈密兔怎么还要钱。当鸭子的么。福成说哈哈哈哈,人家心甘情愿。我说这不对,感觉这是在要。不给钱还玩冷战。这不对。福成说哈哈哈哈,真爱,看来真爱哈密兔。我说哈密兔在我心中人设崩塌。鄙视。收废品的多不容易啊。这得收多少个瓶子呀。一毛一个能收十万个瓶子。福成说这个收废品的不是走街串巷的那种。人家开有废品收购站。而且还是连锁店。一年怎么着也能赚个百八十个吧。我说福成,不要为哈密兔开脱。他就是跟人要钱了。福成说哈哈哈,问题是废品站老板娘愿意给他啊。还在床上铺好现金,就是为了等他过去干她一次。我说福成,咱老家人不能这样,老板娘愿意给,也是被逼无奈,因为他用他的鸡巴威胁她,如果不给钱,就不再插她。福成说哈哈哈哈,老板娘还要给他买房,在大连,但是有个前提,要让他先离婚。哈密兔尻逼尻到这程度,也算牛逼。阿勇说nb,福成啥时候带我去大连会会他。我说卧槽,这还有崇拜的,真是世态炎凉,鸡巴最烫。福成说哈哈哈哈,项城人都NB。我说只有我不牛逼,你们都牛逼。

福成说我想射女人一嘴。我说我想射一屁眼子。有人不想射吗。显然没有。福成说贱货。我说注意你的言辞。

小白说福成有个本事,就是能让女人骚起来。简直是天蓬元帅下凡。福成说哈哈哈,我会骄傲的。我艾特小白。我总感觉,你的诗。没有聊天精彩。是我感觉错了吗。小白说你是对的。我说你最好的诗,在沿途系列,我引用的你的话里。一写诗。感觉你放不开了。小白说有这么回事。你最好的诗,在沿途系列。鸡巴。那是你的诗。你才是作者。沿途系列写完了没。我说写完了呀。告一段落了。小白问多少?咋出?我说也可能是因你在体制内混饭,不好敞开写。我理解。读你的诗。感觉有些憋屈。收的太紧。感觉插不进去。沿途系列只能自己出钱印刷。小白说有可能是的。

福成在群里嚷嚷着他就要失业了。教培越来越难做了。他最近有可能会被公司裁掉。以后喝不了五粮液了。我说来给我洗碗。管吃管住3200元每月。五粮液可以买两瓶。每月。福成说日。贱人。升我为大堂经理吧,我管着,你以后可以别来了。写诗吧,专心。小白说听起来真不错。我说赚的都给你。你也不来。你年薪百万的主儿,怎么会瞧得上我这种开破逼饭馆的。


40
福成又花了6000多元。他现在看到表叔二字都害怕。表示不敢来燕郊了。我说下次我安排。一万多个鸡蛋没了……

悟空艾特我。快搞沿途诗会,一人一个菇凉。我说哈哈,财力不够,还得继续努力。悟空说实在不成,一人一个橡皮娃娃。沿途——橡皮娃娃诗会。一举轰动诗坛。我说拼多多买一批。这个花不了几个钱。谁用了谁带走。拿回去接着用。悟空说买一个就成,轮流用。我说卧槽,重口味。悟空说金秋十月,沿途诗会。我说问题有些人来不了,比如小白,能来吗。小白说不知道。除了家里这一摊子,现在的学校和几年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老师不像老师,上课都是副业,都像是外交家或者是皮条客或者是营销人员,上班和加班已经没了界限,这个暑假我的同事两次培训,外加十四运带学生,最近有疫情,封闭管理,根本没有暑期,我因为我爸身体原因,逃过一劫,在医院呆了二十天,今天又开始算加班吧。没钱就干事。有钱就干人。我没啥钱。不敢辞职。已经做好了恶心几十年的打算。就这样吧。感觉这个小白啊,他比我还要苦逼。

我在群里发了一个抖音视频:一个穿花旗袍的美女手提一只高跟鞋,在炫自己的大屁股。我说不赚够一个亿。这样的女人搞不到。悟空说额,别难过,你还年轻,好好奋斗。我说谢谢大哥鼓励。

我问福成弄啥哩。福成说尻逼哩。咋了。我说那你尻吧,打扰了。福成说逗逼,喝酒哩。我问跟谁喝呢。福成说自个儿啊,你干鸡毛呢。我说剑南春怎么一喝就哕。福成说剑南春好酒,我喜欢。我说我严重怀疑是假酒。福成说尻,侮辱我。我说还有个叫荷花的酒,也是垃圾。福成说五粮液可以。我说的确,五粮液最好喝。福成说剑南春我咋喝不醉。我说我喝五粮液从来不哕。谁说哩。那天你廊坊那个朋友来,喝剑南春,你都哕成啥了。福成说你生日那天喝的也是五粮液,也是懵逼。我说扶着树哕。福成说哈哈哈,我掺花了,不掺酒喝不多。我说那棵树都被你哕淌了。喝五粮液,掺酒也不会哕。不过五粮液不是我能喝的。我目前的身份只适合喝白瓶牛栏山。一瓶五粮液可以找一个姑娘包夜。福成说周五去你那喝啊,你准备一瓶白牛。我说来吧,把楠楠带来,给我看看。福成说今天又尻她两家伙。我说中啊。福成说我都尻睡着了,累。我说早点休息。福成说这两天尻逼次数太多。尻着尻着,尻睡着了。我说你的实力我懂。一夜不停尻。像个马达。咔咔咔不停。福成说睡了一下午。今天吃晚饭的时候俺俩才下楼,吃完送走她,我一个人回大兴了,回来喝懵逼了又,喝饿了。我说尻吧,悟空说的好,年轻时不尻,老了就会后悔。睡觉了。我也累。福成说睡吧,我马上去尻老逼。我说还尻啊?乖乖,我服。阿勇问尻谁。福成说小区里的,马上下班。我说怪不得福成敢骂我傻逼,这实力,它不允许啊,他也想低调啊。福成说逼这东西得经常尻,鸡巴得经常练,不然容易生锈,不锋利。一个福成。一个哈密兔。可谓黑白双尻。我服。我真服。打心眼里服。我是尻不动了。感觉自己真的老了。

福成动不动就在群里咬牙切齿地自我鼓舞——什么时候才能尻个北大或清华的。我说逼是一样的逼,学历也不能分高低。福成说土鳖,只要是个尿尿的,你都能尻。我说你这个公猪啥也别说了,给你个肉洞,你能插一夜不睡觉。福成说哈哈哈哈。姚总说你们2个像是在说相声一样。

我说最近认识了很多小姐。不是个好事。我得想办法挣脱她们。福成说命中注定,吸干你,板货儿。我说都是你招来的,离你也要远一点。福成说我看你比我还要兴奋,擦,我现在都不敢去燕郊。艳交。真是个淫荡的城市。我说哈哈哈哈,一次六千起步,妈的。福成的钞票。大把大把在这里流失。福成说艳交没有我可恋的人物了,MD。你店一天的流水。以后我只尻我自个儿的,哈哈哈哈。我说现在生意差,燕郊最差,每天五六千。北京店每天一两万,不可同日而语。姚总说我贡献不少。福成说哈哈哈,别去了,姚总,你贡献得越多,越会助长侯总的嚣张气焰。姚总说我擦,我现在要求海尔员工价7折。我说你俩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骗子,我能感觉到,你们不再信任我了。福成说嗯,大骗子。姚总说没有,我要求提升待遇。福成说我犹如一枚清纯的少女,被你玷污了,赶紧安排我俩。我说好诗。福成诗意大发。我说福成自从认识了我,燕郊消费最低5万了。福成说因为你是铁毛,还不如我自个儿尻。我说我花的也有两三万。福成说反思一下,哈哈哈哈,傻屌,小钱而已。我说向哈密兔学习。把逼当成摇钱树,一插就出钱。福成说今晚尻楠楠。我说好,尻吧。

吴逸宇问我,姑父你最近说话,怎么老是夹带一两句你们那里的土话。我说是因为跟一个叫福成的傻逼接触得太多了。

福成在群里发楠楠给他买衣服的视频。并称赞道,好女人。我说又给你买衣服了。福成说,嗯。我说你也是哈密兔我看是。哈密兔第二。只不过是来了燕郊全是小姐,不给钱不让你插而已。

长久以来,我最讨厌的声音就是手机来电铃声,以及微信信息通知铃声。我希望全世界全宇宙的生物都能忘掉我。不要给我打电话,不要给我发微信。忘掉我。就等于拯救了我。在我看来,在这世上最幸福的词就是:孤寡老人。请不要看望我。请完全忘掉我。请让我独自一人走完余生。

长久以来,我说话张口就来,从来不考虑任何人的感受。因为在我看来,他人即傻逼。我干吗要考虑傻逼的感受。在这世上,不是傻逼影响你的心情。就是你影响傻逼的心情。我选择后者。我选择无拘无束。
2021.9.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