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不在暖风点燃的焦点(十首)

◎术香




怀念里的某一刻
 
暖风吹过,
斜着的,弯着的,某一刻,
都摆正姿势,
听凭俟机而来的什么,
郑重其事地检测。
 
树枝、溪流,
托于任何一物,
不断幻化,
颠倒时光,陈设旧物,
石砌水池叠压,
土围茶园平铺,
花朵顶着瓷盆,
走街串巷,翻山越岭。
 
暖风没有先后,
没有主次,没有鲜红与碧绿,
只让一切异化,
一物托于一物,
一物托于万物,
万象俱在,万象俱无,
蜗牛爬过,树枝横扫,
虚线里的光年,
被人一眼望穿。
 
怀念里的某刻,
不在树枝,不在溪流,
不在暖风点燃的焦点。
三千年,五千年,
检测合并检测,
在事物弯着的那一面,
独自狂欢。
 
一样游着
 
鱼一样着的,
是一百年前的叶子,
榆树叶青绿,枫树叶火红,
含着某一天的黄昏,
黑鸦站在屋檐,
啄食谷物,
白鸽立在屋顶,
看远山彩云。
某一天鱼一样游走,
某一刻烟一样消失。
 
鱼一样游着的,
还有一面镜子,
青蛙躲于一角,
不食蚊子,不扑飞蝶,
满口黑水,满腹黑水,
吐向行人的影子,
影子粘稠,
黏住行人的脚步,
欲言又止的行人,
被青蛙黑成黑雾,
一面面镜子照着青蛙,
照着黑过之后的永劫不复的甲乙丙丁,
漫无目的地游,
横竖游不出今生,
横竖游不出永世。
 
鱼一样游着,
我们的远方。
 
风闯过风
 
风穿过风,
风绞过风,
风要去新的地方,
建设自己独特的风之家园。
 
风可以是一本书,
可以是一句话或一个词,
无色无味也好,
有色有味也罢,
没有源头,没有终结。
 
风形成风的同时,
已看不见别的,
一本书里人物繁多,
一句话里词语延伸词语,
一个词里词义演绎词义。
风之书,风之句,风之义,
浩如烟波,井然有序,
闯过风的风,
风是风的首领。
 
风在洞穴,风在河水中,
风把旧事旧物掩埋,
风携旧人旧语泅渡。
分拔下翅羽,
风卸下刀剑,
风撑着自己的腰板,
把自己的窗门打开。
 
一场无目的风
 
风把我推入火里,
无焰之火,
无色之火,无痛之火。
 
火里人影千千万万,
认识的,陌生的,
一个个手舞足蹈,
兴奋难抑,揪食树叶,
脚踢藤萝,
不正眼看人,
不用规范语言说话,
着了魔的神色,
嬉笑怒骂如出一辙。
 
我立于火之边缘,
有人说,这里有人占下,
我走到火之中心,
有人说,此处有人占下。
风推火进来没有目的,
我在火里,没有目的。
 
一场无目的的风,
一个无目的的人,
站在哪一处都被人占下,
手足无措,无所适从。
 
火之外,风继续无目的地,
将人将物将散碎时光,
推入火里,陪醉,陪死。
 
一切都在意念之外
 
落过雨的地方,
又落下雨。
旧风的影子贴在地面,
被丝瓜花遮挡,
有人走远,有人走近,
有人在一滴雨中,
怀念一滴雨的消逝。
 
声音是多余的,
喜鹊和乌鸦站在各自的树枝,
七月风吹,吹乱羽毛,
吹乱爪痕里的静止的时光,
雨在其上,雨在其中,
雨是根基,也是屋
声音袅袅,美艳如羽,
不能被雨吸收。
 
缘着声音的方向,
是另一场雨,
另一个故事。
被一条河局限,
被一个池塘圈定,
风之漩涡,鱼之欢愉,
丝瓜花依旧金黄,
水上水下,墙里墙外,
辽阔是固定的格式,
洒一把尘土,撒一把盐粒,
镜子反转,枯黄的只是气息。
 
一切显露,一切隐藏,
一切都在意念之外。
 
两边都是天涯
 
把自己推出镜子,
推出树影,
推出云彩飘落之地。
 
哪里正是春天,
哪里已走出春天,
哪里在怀念春天。
不用想这些,
把一节竹子别在胸口,
咳嗽无声,疼痛无声,
舞步在流光里散漫,
小喜悦,小慈悲,
一而再地浮在山顶,
阳光正浓,花香正浓,
一缕风的距离,隔出天南地北,
花海之内,花海之外,
鸟儿叫出一个人的名字,
山水并不相依——
被剪裁的时光,
只能断章取义。
 
镜子空空却不破碎,
树影交叉处,
一朵云微笑,一滴雨微笑,
一根竹子的末梢,
被一粒光捂住,
山摇响山峰,
水拍响水系——
旧雨雾,旧西风,
旧出一段路径,
两边都是天涯。
 
内心分离
 
满树叶,不用风吹
自己就会落下。
 
高处枝条,低处枝条,
一样冷漠。
树叶可有可无,
有叶子它是枝条,
没有叶子也是枝条。
叶子长出来,
叶子鲜绿或红黄,
都是叶子的事儿,
光耀及迷人,
都不属于枝条。
 
枝条们相互望着,
在叶子的缝隙,
在叶子的影子里,
枝条灰暗,枝条黝黑,
枝条抱着枝条安静,
却抱不住一片叶子。
叶子拍叶子的手,
叶子拍自己的心,
叶子从不俯身或低头,
体味枝条的忧郁。
 
秋风已吹,
秋风再吹,
叶子用力扒着枝条,
却仍不看枝条,
直到最后松开手,落下去,
都不知为什么会落。
凡内心分离,
在不在一起都没意义。
 
在一种念里
 
跟着一根羽毛远游,
不问风险,不问阴晴,
不问天南地北,
不问几度轮回。
 
长风万里,
阳光一点点渗入,
羽毛晶莹,羽毛透亮,
一个词的轻,一首诗的重。
一道咒语滑过,
羽毛安然,火点燃在别处,
云端及浪涛,
火光黄白相间,
相间里淤满咒语的灰烬。
 
天空没有陷阱,
只有深壑,只有伤痕。
茫茫天海,我看不见白云,
只看见羽毛。
羽毛分身,羽毛聚合,
羽毛沾着羽毛,羽毛的万千兄弟。
 
千沟万壑,飞满羽毛兄弟,
用身体,用心灵,
修复一切伤痛。
 
在一种执念里,
淡化并消失自己。
 
时光散落下来
 
时光散落下来,
从墙缝儿,从桌角,
从空调的冷暖气流间,
散落,无声里涌动波澜。
 
水在水杯里,
酒在酒壶里,
一幅画的暖,单纯而柔绵,
小心思,小愁绪,
映入水中,藏入酒中,
时光无所不知,
时光不动声色,
散,落,两个动词的较量,
两股泉水的冲击。
 
窗外花浓,
芳香有些错乱,
一条条,一丝丝,
缘着墙壁,缘着桌子,
悄悄渗入,淡然入味。
欢愉,游走,
与时光,与思绪,
与天地万物,
若即若离的美好,
被画幅吸纳,
被试图断开的指纹串起,
心之所向心,
心之背离,
散开,落下,
都被一个人的影子覆盖。
 
一幅画走出一幅画
 
一幅画走出一幅画,
一幅画厚了又薄了,
薄了又厚了,
颜色忽明忽暗,
从味道里剥离,
从神态里消失。
 
有人坐在一幅画里,
继续挥毫泼墨,
仰望之处有水井,
水井位置不确定,
画的尺寸不确定。
 
倚墙而立的人,
是画的边缘,
也是画的中心,
一道墙延展,
一个人的视线更迭。
井水溢出,青蛙跃出,
明与暗,甜与苦,
被一滴墨隔开,
远处哭泣,近处微笑,
在一条直线上相遇,
倚墙而立,立成一道黑影。
 
画幅翻转,
转不出一个墙角,
谁走来,谁消失,
一目了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