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夏夜蛙声(外二章)

◎陈俊



夏夜蛙声

潮水涌来,齐鸣激荡。
让夜风充满了诱惑,让脚步不由自主踏出楼宇的幽闭。
远方的灯火在摇曳,在起伏。大地的歌喉清越明亮,似乎有神的指挥棒,起落亢奋铿锵的大合唱。
从那么多草丛里树丛里庄稼丛里冒出,是不是草、树、庄稼结出的果子,青青绿绿的,又甜又涩。是不是它们长出的毛茸茸翅膀,今夜就在不停地练习飞翔。
夜风沉醉,吹来无尽的凉爽,我惬意地绕着城郊一大片田野走了一圈,耳朵里堆满了金属的音符。我转身四顾,头顶落下一片星光。
此起彼伏,不知疲倦。我听到那齐腰深的蛙鸣,正大水一样淹没我。
如果你此刻在我身边,陪我漫步,我一定会把这齐腰深的蛙鸣收集起来,稳妥地服帖地放入你的怀抱中,不叫它们跑走、失散。


坐在水闸前


我在一处水闸前坐下,看路灯的光影,那从高处泄下的光,照亮几颗沙子安静的呼吸,照亮一只蚂蚁的回家路。
我背靠在水闸的石柱上,想着一些悠渺的心事,靠得有几份踏实。走累了,人生还是要有所依靠。就像此刻的夜风依靠我的胸脯,蛙鸣依靠渐浓的夜色,相思依靠手机手写的屏,我依靠远方的灯火。
水闸下流水汇集,似一些年华的阻塞,岁月在无奈中打旋。就像现在我望着深邃的星空,想把心中的闸门打开。而夜色中谁也看不清面目。
唯夜风荡漾,泄出一抹欢畅的水迹,打开水渠清亮的远方。


 


一丛芦苇的光照亮四野,照亮我午后的某一次摇曳。
与鸟比着飞翔,你的芦花激荡,像笑声落进心房。与旷野比着寂寞,你的等待是自身投在水中的影子,在风中明灭着坚守。
大雁飞过头顶,长空几多诗行,你用一泓相依的水,留住它们飞过心头的投射,默祝远方的牵挂。
芦花皆白,与雪比着纯粹,没有漫天飞舞,芦花挨过秋天,目光举过山巅,心事飘满水面。
202066日《安庆日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