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废墟及其他

◎西厍



玻璃

在玻璃的碎裂声中你听到什么
我听到碎裂
听到事物毁于碎片的尖叫——
无声的

我听到尖叫中美的毁灭和
心灵的战栗
比如,一张破碎的、姑娘的脸
被剜去了人们对美的信仰

一双儿童的眼睛——
完整的玻璃背后破碎的心
光芒幽燃像一把刀
扎向这个羞辱和毁灭它的世界


读魏纯风景写生

他已经入秋——那些响亮的色调
初看完全是盛夏,其实不然
我闻到的气息表明,他的画笔蘸足了初秋
果粒一样炸裂的阳光。他当然热爱树绿
和湖水的蓝,他用某种偏爱堆砌
那些入秋的浓绿和深蓝,也包括淡绿
和浅蓝。秋天赋予了他
更多牧歌式的灵感,所以他同样毫不吝啬
熟褐、赭石、土黄甚至近乎玫红
用大笔触画出对土地毋庸掩饰的感情
我羡慕画家不必受制于语言的桎梏
在看似随意的涂抹和堆叠中表达入秋的
确定性:他摈弃了诗人式的伤感
和所有构成伤感的犹疑、软弱、虚无的笔触
一切都在坚定和充满肌理的厚涂中
生成健全的和声,和果实一样饱满的诗意


小风景

河边散步。无风,闷热
没什么可抱怨的,出汗是散步的
第一要义而风景
不是:出汗更让人确定
身体的存在感与合法性
而风景让人恍惚——
河水暗绿,收敛,倒映的两岸
风景如此平庸
反使人更加专注于出汗
汗水像一条条河流
流经身体的沟壑——
它们正生成着自足而隐秘的
小风景。夏天和秋天
正在身体上完成它们的
交权仪式,它们的进退与胶着
还将持续一些时日
这不影响身体向其中一方
逐日倾斜。就像河岸上
几棵侧柏,一日比一日倾斜
静穆中构成自足的小风景


小泖港,一匹丝绸的皱褶

小泖港,一匹丝绸在黄昏
完成它的漂染——用夕光和
黛云。一匹重磅丝绸
在时间里冷却、褶皱,且自我赋就
入秋以来的光泽和质感

鹭鸟回到涵养林,回到
响叶杨日见疏阔的庭院和卧房
胆小的族类也有欲盖弥彰的
隐私。它们的鸣叫
空旷了小泖港这匹

江南丝绸。时间在小泖港
完成密集的皱褶:时间由深而浅
由浊而清,由快而慢
由粗粝而柔滑,由喧嚣
而静谧。在时间的物化中

一条驳船吃水及舷。它所裁开和
缝合的,是同一匹江南
同一匹黄昏,同一匹冷却的
丝绸——夕阳也熨不服帖的皱褶
势必俘获一弯弦月,并完成自我命名


废墟

烂尾湿地公园
数百亩黄昏草深及腰

落日把深草当成了巢穴
收起翅膀的灰烬

巨大的时间废墟里
鹭鸟警惕。鹭鸟白得

像一个污点
鹭鸟飞起来的瞬间

散步者深陷,并成为
时间之灰的一部分

他们完成了
对荒芜的最终定义


写生课:扳罾者

雨后的小泖港堤岸上
扳罾者近乎古人

他脸上苍云飞度
看上去古老而又苍茫

他的眼神比黄昏浅
比小泖港的河水

略深:偶有鱼影拨剌
更多是寂寞

有时候他也和围观者
搭话,言辞简省、寡淡

仿佛来自一卷
宋山水。他轻手轻脚地

起网,又轻手轻脚下网
黄昏与河水反反复复

从网眼里过滤——
他像极了一枚宋画落款

疏淡,漫漶
蹲守在小泖港的江南


写生课:垃圾分类员

她拥有一张长脸,看着有些丧,
还有些煞气。她好像从来没有笑过。

相比其他女人她显得瘦削、高大,
也更晦暗,浑身上下找不到

一处堪称色彩的地方: 她与环境保持了
高度协和,在一幅暗调子画中她总是

更暗的那部分。她已不年轻,
但也无法准确判断她所处的年龄区间。

大多时候她用一根木棍压实干垃圾,
间或探身埋进湿垃圾桶, 分检出那些

被误投的塑料袋。她常常按捺不住怨怒,
和某个穿睡衣的小妇人骂架——

面对故意不拆包湿垃圾且语带挑衅的
小妇人,她也出言不逊,有时用方言有时

用普通话。那些使惯了的污言秽语,
她用得得心应口。她不买谁的账。

当然更多时候她是沉默的。她用布条
下狠手捆扎大大小小的纸板,然后堆放。

这算是私活。在并不亮堂的路灯下,
她和她的影子一起,忙忙碌碌。

一个非典型劳动妇女,她不任劳任怨,
适合现实主义的炭精条,不适合赞美诗。


2021.9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