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磊 ⊙ 高玉磊的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人是什么东西?

◎高玉磊




诗人是什么东西?




  1

诗人有悲哀的说法:
年少时,以诗人自居,给灵魂以安慰。
年老时,以诗人自居,是蜗牛。
肯定还有更高级一点的说法。



2



面对长长的围墙,我每次都想去找门踢。




3




从出生开始,它们会领到一台话匣子。谁丢弃了话匣子,谁就会不存在。




4



诗不可以为某个政党服务,否则,集体屠杀就会充满“浪漫的诗意”。




5




“对于不可说的东西,我们必须保持沉默”。诗不可言说,诗无法言说,诗可说可不说,诗一概不说。




6




“为思想的表达划一个界限”。在诗境中,要给“一知半解”和“一无所知”分别划一个界限。





7




想象是多余的,诗就在那。





8




形容词当然可以用,把老鹰形容成老鹰,还可以再去形容天空下一只兔子。形容词很不稳定,一会是兔子,一会是老鹰。





9




当把“意义”去掉的时候,往往就会产生诗意。当把“诗意”拿掉的时候,看上去,意义可有可无。





10




“浪花一次次拍打着黑色悬崖。”这有诗意?浪花的时有时无,才有诗意。




11




“个体的存在,既是世界的存在”,可以用“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来理解。前者“填满”不了后者。





12




诗人可有可无,并且“无”比“有”更好,诗并不依附于诗人。诗人多了,诗意就会更少,诗意甚至会回避诗人。




13




当"思想"不存在的时候,蜗牛才会有思想。




14




诗人是毫无用处的,如果有一天诗人“非常重要,且功能齐全”,连天花板上都爬满了诗人,这栋楼就会掉下去,而不是天花板。





15



画中有诗,那么,画就是多余的,也可以这么理解。诗里有画,诗也是多余的吗?画非画,诗非诗。




16



如果没有诗意,我们都是病毒。如果有诗意,我们就是可爱的病毒。我们总是试图给个体的“存在”找个意义出来,其实,我们就是个体。





17




把垃圾称为诗人,把诗人称为垃圾,互相都不尊重,这是书面语言尽量避免的。




18




诗人可以尽可能的,尽情地高估自己,否则就更没有用了。





19




写不写诗,你都是诗人。




20




绘画和写诗的过程相似,不断的自我改造,起初靠的是灵感,后来拒绝改造,妥协,再对抗,自己把自己按住,然后,随它去吧。“它”也是灵感。




21



当你无法画,或者无法写下去的时候,用匕首或者手枪试试,但是,这也不行,因为别人早已经这样干过了。





22




太阳每天都是旧的,很新的旧,你以为,太阳离你很近又很远。太阳是一条不存在的野狗下的蛋。
太阳:一条蛋。在太阳的映照下,杂草丛生中的旷野小径之美,来自于暂时的混乱。
美:是不存在的。
旷野小径:1379321658794,20210810。



23




如果我说服不了鸡蛋,我就吃了它,每次都是这样,这就是“我的样子”。





24




我有点厌倦了:只允许说一枚硬币的正面,而禁止说出硬币的反面,或者只能说,一个是正面,另一个也是正面。
鲁迅说,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其中有一棵是个反面。




25





我虚构了一个“穆先生”,而穆先生虚构了一个“我”。偶尔,我和穆先生在同一个电梯里上上下下,装作互不认识。



26





无论是,“韭菜来了”,还是“韭菜走了”,这两句话中的“韭菜”,自带相同的光芒,因不同的声调,而产生各自的诗意。





27



“沉默,缄默,挣扎,尖叫,荣耀,无聊,伟大,陷阱,掩埋,呻吟”,这些都被它们弄成了同义词。我不得不小心谨慎的走路,并时刻保持警惕。





28





圆形统治世界,都是跟球一起滚来滚去的,滚多远都得回来。
你,居然不想回来。




注:
5和6:“对于不可说的东西,我们必须保持沉默”,“为思想的表达划一个界限”。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
 11:“个体的存在,既是世界的存在”。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


2021年8月 高玉磊 写于深圳南山 /布面油画《交叉》作者:高玉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