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行(11首)

◎量山



俄狄浦斯

预言高出了现实,
那一场瘟疫中,
他戳瞎了自己的双眼。
谎言和墓碑,
被基因的序列篡改。
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我们。
比如红布条与木棍;
他们戴着口罩,赶走先知。
在暧昧的灯光下,
扮演父女或者母子。

2021.8.15



琵琶行

广场上做拍打操的人影,
在紫薇和银杏树之间,
她的肩膀啜泣着。

夜晚的朱兰,蟋蟀的琵琶之音,
未扣新月。
也没有被人群所掩盖。

它静静地流逝,不需要惊扰。
我们沿着酒杯的边缘,
偶尔游走,穿着江州司马的青衫。

2021.8.16



长恨歌

“临终前,他出声地读着《圣经》,
像是要听见自己的一生。"

在她的叙述中,多了几次停顿,
每次都能带走一个至亲的人。

雨点和雪粒因温度而同质:
情感面对疾病,毫无还手之力。

天生丽质,君王未曾得见,
却和我陷入生活的俗套。

当我们回想:她从雪地归来
你把炉子弄红——

2021.8.17



满江红

斜躺在飘窗上,误把机器的噪音当虫鸣。对,就是昨天你在的那个位置。
我一个人想着未进行的话题,耳蜗里,传统与现代的戏曲各唱各的。

此时,房间里将有网课,透过格子的不锈钢,越过小区开垦的荒地;
我看到一群孩子困在铁窗中,他们衣衫不整。满身锈迹。

2021.8.22



临江仙

茶的升腾中,微雨比燕子的斜飞更写意,并蒂莲比我们更具佛性。
杯子由空转向实,适宜的生活不应该让我想起:

城市因暴雨消失的人群。如是我闻,
这一辈子,他们互相依存,并惊奇地相互看见。

2021.8.19



鹧鸪天

它们从枝头上纷纷下来,
在她的唇上聚集甜蜜和悲伤。

西地上坟,要穿过一片无花果林。
我们走在去往父亲的路上。

2021.8.22



浣溪沙

它没有把我当树木,我也没有把它看作鸟类。在太阳的杯盏里,

溪流清理我们的过去和沙粒;秋蝉不知疲倦地拉着警笛。

2021.8.25



蹲在小径上

你们漫走于田间。雨后的玉米,
腰杆更挺。作为农民的孩子,
此时才会有检阅部队的膨胀。

偶尔你也弯下腰身,
接见一株开花的云母草,
替灰喜鹊询问病人的近况。
对于攀附的牵牛,不报以偏见。

蹲在小径上,像野鸭
羞愧地把整个头颅浸于水塘。
面对苦难,燕子低飞,给高耸的信号塔消息。

2021.8.26



我把口罩忘在了窗台

像是一种遗弃,又像习惯的经历,
一个油腻的中年人陷入沙发。
两个孩子举着伞,在玻璃门上玩水滴的游戏。
对面的红石榴面包房,整个墙体
嵌着一颗巨大的心,上面安放着生日蛋糕。

2021.8.29



相见欢

田野对我的爱,也对你:犁铧上的新土牵引着花喜鹊。

假如我们对着一株麦穗发呆,向晚的风就会吹落叫天子的星星。

是不是呀,等到十二月雪落下来,荒野对你的爱,也将为我披上白斗篷。

2021.8.30



地摊记

——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在健康路和干休路的交叉口,
桂花因昨夜的雨水怅然若失。
在平行的时间里,他们遇到了什么?
想起另一个小县城,
同样以烙油馍为生的五叔,五婶。
三个孙女已初长成。
凌晨三点钟:和面。熬粥。咳嗽。
烟熏火燎中,新的太阳升起,
而忽略它里面的阴影。

2021.9.5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