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8月诗存

◎金辉



2021年8月作品


《愤怒》


第二年夏天,新建住宅区外围路面上的
地砖就开始破裂,但是没人理会。
到了第三年第五年,开始有人投诉,
却又找不到这事该由谁来理会。
砖缝下的脏水不知溅湿了多少人的裤脚。
到了第八年,人们的愤怒达到了顶点,
据说还有人砸了经停的汽车。
忽有一天傍晚,来了一支的铺路队,
机器设备轰轰隆隆地响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人们看到的是一片
黑亮黑亮的新路面。于是,
人们积攒了八年的愤怒
瞬间转化为无数的赞美和感激。



《赠人玫瑰》


妇女节那天,路上有很多派发
康乃馨和玫瑰的,我也顺手要了一朵。
闻了几闻,进门前,
我顺手放到了女邻居的门前,
或许她更需要一朵花。
不曾想,第二天下午派出所的
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录口供。
他说你的邻居恐惧了一整天,
以为是强人留下的追踪暗号,
幸亏电梯监控留下了影像,
否则就是刑事案件。



《传记》


如果从出生那天开始,一直写到死,
那么六岁以前,他几乎完成了
一辈子所有的创举。一是学会了直立行走,
此后,他从未匍匐或者下跪。
二是学会了一种语言,在上帝尚未第二次
变乱人们的语言之前,他一直
保持自己的本心,说本心该说的话。
此后的七八十年,几乎不值一提。



《理想》


年轻的时候,我常常和唯一的白炽灯一起
亮一整夜,但是什么也没得到。
结了婚之后,我像个正常人那样,
每天睡十几个小时,依然什么也没得到。
据说,老虎每天需要睡上十八个小时,
而狗狗只需要半个小时多一点儿,
所以说,狗狗有更多的理想。



《批评家》


春秋战国时期,喜欢操弄古琴的人不少,
没有八百也有九十。俞伯牙却不是其中
最好的,他几乎没有登台的机会,
经常躲在山林和河边弹奏。
钟子期也只是粗通音律,但是长于批评,
尤其喜欢大鸣大放。正是他发现了俞伯牙,
在他不间断地,甚至恶意中伤地批评之下,
俞伯牙终于成为一个没有代表作的
著名琴师。因为著名,很多酒肆和裁缝店开业时,
都喜欢请他去弹上一曲。
长此以往,这二人一哼一哈,就结下了
深厚的革命友谊,以至于钟子期死后,
俞伯牙摔琴绝弦。——列御寇不是这么写的,
你今天读到的故事都是周威烈王的意思。



《和平》


我发明了一种象棋的新玩法,我想把这技艺
传授给世人。简单地说,新玩法就是
把所有的棋子都扣起来,然后像搓麻将那样
把红方和黑方混成一片,再盲目地
在楚河汉界两侧摆出两个阵营,
最后像摸盲盒那样把棋子翻过来,
可能是一个小卒忽然坐了中军大帐,
而两位将帅正在前面冲锋陷阵……
厮杀的规则还是那样,马跳日象飞田……
但是世人对我的发明根本不感兴趣,
他们不喜欢这种现代化战争,在这和平年代,
他们只想以最和平的方式打打杀杀。



《疫情之下》


三奶奶可不管什么疫情不疫情的,
照常每天吃肉,只要有肉吃她就每天都快活。
虽然街上的气氛有点紧张,
儿子和儿媳妇还是紧着老太太的
这张嘴,得空就偷着到镇上买几斤肉备上。
这会儿,刚吃过几片肥肉的三奶奶
站在院子里听了一会儿远处的大喇叭,
回头跟唯一的孙媳妇说:这喇叭
八成有四十年了,我当姑娘那会儿就见天响,
动静还是那么大,可那挂喇叭的树啊,
自打我嫁过来,不知道换了多少棵了。



《自由》


我们乡下偶尔也有养山羊的,但是
只养一只,用的也是懒人的法子。
夏天的时候,找一处草叶丰盛的地方,
钉一根桩子,拴一条十几米的绳子,
早晨放出去,晚上收回来,
任凭羊儿在这个半径内自由地吃草。
多数时候,拴羊的绳子都是好好的,
养羊人可以无恙地收回自己的羊,
但是也有悲剧的时候,拴羊的绳子
缠绕在桩子上,直到勒紧羊的脖子,
等养羊人发现的时候,羊已经死了。
养羊的本意是喝奶,现在却成了吃肉。



《暴雨》


正午时,树林里突然下起一阵暴雨,
几分钟后树荫下也湿透了,
一直趺坐的和尚不得不直起身,
但是没有离开,而是头顶朝下,
下肢朝天地继续念经。
他身上附着的虫蚁一时无法适应,
纷纷落入雨水之中。
和尚有些不忍,重又正起身子,
再次坐回泥水中,
那些虫蚁重新得到安生。
但是不一刻,他的身躯竟慢慢腾起,
已经湿透的衣服渐渐干爽。
雨一直下,他继续念他的经。



《和霍拉斯抬杠》


我不知道为什么是九年——
“作家应该将已经完成的诗作搁置九年……”
霍拉斯如是说。更长些或者更短一些
不可以吗?也就是说我二十九岁的时候,
应该回头看看二十岁时写下的东西,
或许已经不值一提,或许依然还可以。
但是在我死前九年写下的东西,
恐怕再无机会回头看看,毕竟它搁置得
太久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直到那时才能判断是否值得公开出版。”
一想到出版,就让人联想到那顽固的
审查制度,只是一两个或者三四个人之间的事,
他们首先判断你的诗是否政治正确,
其次是判断你的诗是否赚钱,
和内容正确比起来,赚钱才是最主要的。
为此,我宁愿我的诗搁置九十年。



《口疾》


因为口臭,口腔异味,我可能错过了
和一位姑娘讨论爱情的机会,
同时也错过了一些在大是大非或者
敏感问题上发言的机会。



《没有善良的狗》


我们乡下有两种狗。一种是被铁链子拴住的狗,
这种狗,即使迎见慈眉善目的和尚
也会咬上三分,唯恐分去它的口粮。
另一种狗,是在野地里闲逛的狗,
这种狗,看似人畜无害,有时候也会闷着头
追咬三岁的孩子。如果遇到路人弯腰
就赶紧跑路,唯恐石头砸到腰。
曾经,借用查拉图斯特拉之口,尼采说:
即使最文明的狗,说话也像咬人。
所以说,这天底下根本没有良善的狗。



《别人家的孩子》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一支橄榄球队,
尽管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却俨然一群小超人。
在这个武装到牙齿的队伍前面,一个小男孩
正在给他的队友们做战前动员,
他稚嫩的声音因为兴奋而有些撕裂:
“我不是说要你们成为某个人,
你们要充满激情,下决心成为一个团队的
超级王牌。赛场上,我们要让对手知道
什么是超级王牌,让他们知道
只有我们才能赢得比赛,无论哪里,
即使在新英格兰,上帝也会见证我们的胜利。
去吧,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让他们看看
什么是王者之师。冲啊冲啊冲啊……”
——近乎冷静地,看完这个小视频,
我在心里想:这样的孩子世上有一个就够了,
因为他有点像阿道夫•希特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