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书蠹》等9个

◎边围



书蠹

有人打断。
当我正啃啮
一大堆毛边纸的边角。

我在轻声自吟时
最不需要无礼的打闹。

那里,剧情正酣,
请恕罪我逃开三五秒。
理理思绪。
(书店空调可以关到最小。)

关于水牛和黄牛
我不再考究——
它们都很牛!真的,
世间每种生物都有其使命。

文字间,城市
正一点点繁华起来。
我泅渡在窗外的一片光影中。

是否长出了翅膀
并不那么重要。我的自由
是无形的,没有边际。

2021.7.25.




孤勇的人

大雨中,奔赴何方?
疾驰是不可想象的。还有大风
在街心鼓动起巫舞。

那时的行者,无疑是
刚韧的。是去赶考,或去投胎?
雨衣显然都过于单薄了。

禁不住漫天的飞瀑,
大喊也无人回应。从未有过
如此孤绝,被溅湿的何止裤管。

是太天真嘞!大路
早已不再朝天,它迷失了自我。
32路公交也如一个醉客。


摇摆着,无法立定。
像是在挣脱什么,又像
梦中乍醒,正潜泳向一片混沌。

              2021.7.27.




顺城巷

偶然经过,昨夜的夜市
已变为今早的早市。
咖啡屋化身了果蔬摊。

有人冲着沧桑而来;
有人更新潮,为了穿越——
从山歌匍匐向爵士乐。

古城,不再只是长髯老人,
时而也是跳脚的小伙。
老墙上爬满着壁虎和贵客。

一直纵深向前,无比笔直,
就总也望不到尽头。
那是童年,又在返转回来……

            2021.7.30.




转捩点

八月,抓过了七月的接力棒。
刚刚开始慢跑,
不用预热,就已热透。

直飙39℃!不止额顶,
浑身都在冒汗,好几日了。
只是天意也并不是什么恶意。

人不能被酷暑所牵制,
而不再出门。毕竟朝阳还算温柔,
让白日梦更明艳了。

脚下每个今日,都是新的起点。
是该静静琢磨了——
外伤,是否愈合,已化为杯中的清酒?

                     2021.8.1.




公交车上

前方,车要转弯,
向南去通达欲望的终点。
无人可拦阻,那份坚定
既非野心也非雄心,
无非是一种惯性而已。

路向后退去,一条条化为背景。
每当亲历,人才可能从梦中
觉醒过来。迟早会到站——
下车,再见!与陌生人继续陌生。

                2021.8.4.




立秋书

并不甘心。夏日仍酷烈
而凶悍;街上,
极少的人可以忍受
如此缠绵的热浪。
两次破戒后,一只手
还在摩挲着阳光(真好像
自己从来不曾被炽爱烫伤)。

不肯禅位:在夏的地盘里
不能有一丝丝秋风。
照样困守于烤箱
也不得有稍许松懈。
中伏尚未尽,再熬三天
让焦气都化为一身汗液。
湿掉那件最薄的衣。

整日里,湖中足浴,
尔后用柳绦轻抚脖子。
不因短暂的惬意
而放声呼啸,收藏起今日
——无论它是否值得怀念。
慢慢地走,不要回头,
每段迷途都恁么迷人?

       2021.8.7.




街心公园

木塔,再也不见,
老寺早已灰飞在了唐代。
不必流连,一缕泥香
并不能挽住时光的衣袂——
是时候,说告别了。

无论伤感,抑或烦热,
蝉声救不回逝去的天真。
一群水鸭还稚气地
在呻唤什么……童年
来不及追念,就将消隐。

“有点动情了”,被此处
于城市夹缝中探出头的绿茵,
拨痛了纤微的神经。
忽然欲哭,却无泪雨纷纷
去滋润新蕾。静立片刻好吗?

             2021.8.9.




最亮的拱桥

入夜后最是夺目,
横跨在城河之上,好不妩媚。

你可徒步来此相会——
三五分钟,即可嗅见芳菲。

也根本无须绕道,
翻过了铁栅,另有一派乾坤。

离西门城楼并不远。
驻足时,你莫任性,向前就好。

跳舞的人、喂鱼的人,
早早开始寻欢了,声浪阵阵。

逗引来了一片星光……
你却欲转身,罔顾此夜的柔情。

化作古装女子?窈窕着,
被桥头的风吹散?又无眠了多少人!

                  2021.8.10.




浮萍

三人吹箫,于莲花池畔,
低首可见一片涟漪
——那是音符幻化了倒影,
在摇曳满腔心事。
点点碧光,有时聚合,
有时散逸,都静谧如初。
几块乱石蹲守原地,
为知音留下座席。凉亭下,
随时禅坐皆欲静心。
唔,有被放生的鱼为伴,
从无半分孤伶。漂浮着,
也哪顾多少湖波还在荡漾。

          2021.8.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