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头条诗人”作品选

◎沙马



诗,在某种意义上说是诗人对生活的一种独特见解。沙马这样写道:“这一天我不要/意义,不要记忆,不要收获,什么也不要”;(《这一天》)。“我只需要一个人的黑暗/一个人的呼吸,/一个人的迷茫,一个人的神曲”;(《我只需要》)。在这里,无论是“不要”还是“需要”,都是将生活暗示给主题,即诗人所要表达的东西。世间广阔而丰富,人生幽深而复杂;只有你从世间或人生中获得某种暗示,你才会获得诗。
                                                                                                                     —— 谢克强



漫长的人世,短暂的人(组诗)

                                                                             


雨 衣


父亲死后,他的一件雨衣还笔直的

挂在客厅的墙上

现在,墙上出现了人的痕迹

 

客人们来了,都好奇的朝这件

雨衣看了看,然后

眨眨眼,笑笑,也不说什么

 

有一天,我想将这件雨衣取下来

折叠好放进储藏室

母亲说,就挂在那儿,这家伙喜欢热闹

 

很多年过去了,雨衣还挂在墙上

斑斑驳驳的样子

像是一个疲惫不堪的灵魂

 

 

扶起倒在地上的锄头

 

他们弯下身子扶起倒在地上

的锄头,握在手里

将皖河两岸的土地翻耕了一遍

散发出好闻的气味
然后他们抬起头彼此笑笑

不一会,鸟儿们飞了过来
我也来到这儿

看着他们把一粒粒

种子,巧妙地置入到泥土里


我站在他们的铁锹旁

也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觉得他们干的活儿

比起我把一个个

文字放进诗歌里要艺术得多

 

 

这一天

 

这一天,我想来一次痛快的,把每一秒钟

都虚度掉。这一天我不要

意义,不要记忆,不要收获,什么也不要

 

这一天,我不说什么,不做什么,不想什么

把一切都放下,让脑子干干

净净,让灵魂不再经受劳作的磨损

 

这一天,我将远离思想,远离词语

远离主观上的修辞学

这一天,我想让人回到人,让物回到物

 

 

我只需要

 

我只需要我的事物,不需要

你们的。我只说

我的语言,不说你们的 

 

我以消失的方式回避了你们

是因为我知道,美的

死亡,比糟糕的活着更好 

 

我只需要一个人的黑暗

一个人的呼吸

一个人的迷茫,一个人的神曲

 

我得努力学习,训练手艺,在

荒野里,用伟大的

独孤,建设一个伟大的深渊

 


心  念

 

闪电,是孤独的,但
划过一瞬间的黑暗就足够了

蚂蚁的路是漫长的
但背上了一粒粮食就足够了

人的日子是短暂的
但能留下几个文字就足够了

可我为何藏匿了那么多的
事物而不说一句话

 


漫长的人世,短暂的人

 

如今,我已经不再捧着父亲的

遗像,路过繁华的时代

我知道人的贫困,是世界的缺陷

 

退回到自己简陋的巢穴

检阅以往的事物

需要马克思,也需要老子

 

坐在一盏孤灯下,我独自打开

一本无人阅读的书

想想漫长的人世,短暂的人

 

 

回  乡

 

一阵风吹落了村口树上的果子

很简单,弯下腰就能

拿到,可我还是

顾虑重重的站在那儿。这时一个老人

 

从低矮的屋子里打开窗口

伸出白发苍苍的

脑袋说:朋友,果子已经落在你的

面前,就请你拿走吧

 

我拿起落在地上的果子,回转身

看看老人,忽然感到

我拿走的不是果子

而是老人最后的那么一点时光

 

诗作者:沙马,当代诗人。安徽安庆人。著有诗集《零界》《沙马诗歌集》《某些词的到来》《回家的语言》等多部。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