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诗(六)

◎吴晨骏



《回忆》

我现在回忆不起
我是怎么认识孟秋和罗鸣的
在什么场合,当时有什么人在场

我认识他们的时候
我们都在写小说
感觉写小说是一件好玩的事
孟秋和罗鸣
在他们各自的小房子里写作
我常去他们的房子里串门

孟秋在江苏路
罗鸣在淮海路

2021.7.29


《印度货物》

俄罗斯飞机运送
印度货物
到南京
带来了德尔塔病毒

印度
除了生产假药
还生产什么?
我老婆不解地问

还生产佛教
几千年前。
我在心里说

2021.7.29


《怀疑》

薇依站在基督教的立场
说我们看到的世界
皆是来自上帝的想象

上帝把不存在之物
想象成存在之物
人之所以活着
是由于上帝持续的想象

而佛祖说世上万物
都是人的幻觉
人也是人的幻觉
人活着,也是人的幻觉

基督教和佛教
都对人活着表示怀疑

2021.7.29


《幻觉》

一架银白色的飞机,在蓝天上飞
它飞得很稳
飞进了高树的树叶里

荒山的小庙
几个僧人修炼佛法,静穆的气氛

在等级的台阶上
匍匐着一群想成佛的人

飞机骄傲地飞走了
它留在天上的空白
夜晚,被半个月亮填满

飞机和月亮都实实在在地存在
但它们也只是我的幻觉

庙里的僧人,他们模拟佛祖
取悦于佛祖
除了慈悲心,他们获不到更高的智慧

2021.7.30


《自由地死》

南京开启了封城模式
新冠病毒还会传播一阵子
病毒们也可怜啊
它们没有头,不会思考
但它们要生存,就要吃人

死于病毒,或死于洪水
或死于社会的残酷
我们有选择死法的自由
姑娘们在我们的葬礼上唱歌
在我们墓旁盛开,虚无

2021.7.31


《绝望》

暴雨和洪水
淹没了铁轨和隧道
人们绝望地等待救援
继而绝望地死去

我与他们一样绝望
我绝望得写不出诗
冰冷的现实让我失语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
郑州人的绝望

2021.8.3


《常州城》

几个月前在山里
与金磊喝酒
我们问他常州城里的
沙漠子和宝光
最近的情况

常州城不大
文化人也不多
爱好写作的人则更少
几年前
我第一次见沙漠子的时候
沙漠子特地把宝光
介绍给我们

2021.8.6


《假想的世界》

我想让自己生活在
一个假想的世界里
那里有鲜艳的、不会败的花
有常青的树木
和永远蓝的天

那里的每个男人都帅
每个女人都美
我走过他们身边
怀着喜悦之情
不需要解释
我们已知道彼此的心思

在那个世界里
精神是发光的
每家门口都摆一盆无忧草
时间是静止的
我们生活在遗忘之中

2021.8.7


《天》

有一段时间
西楠和鲁鱼
热衷于拍天的照片

他俩不在同一个城市
每天他俩拍出
自己城市的天
给对方看

别人不知道天代表什么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天是
他俩爱情的见证

2021.8.8


《医院让我灵魂出窍》

我走进医院
走过病房和手术室门口
我听病人和家属的对话
看几个护士把病床推进电梯
我沉默地观察医院里
特有的繁忙

白色的灯光中
医疗垃圾桶躺在墙角
我不能洞悉医院的奥秘
医院让我灵魂出窍

2021.8.10


《救人》

月亮滑过银杏树
的树冠
缓缓降落在
我面前的广场上
它收敛冷光
露出银色外壳

与此同时
我的几个朋友
从夜的裂缝中走出来

我们打开月亮
的舱门,依次走进月亮
孟秋坐在驾驶员的
位置上
朴素递给舱内的每个人
一杯咖啡

月亮腾空而起
飞入时间的虚空
抵达7月20日下午4点
泡在水中的郑州

我们穿上潜水服
分成两队
一队在5号线地铁入口跳下
一队潜入
京广北路隧道

从4点到7点
我们救了几十个
在污泥浊水中挣扎的
妇女儿童

天完全黑了
我们才筋疲力尽地爬进月亮
飞回南京
飞回此时此刻
我坐着的广场

我抬头看着空中的月亮
它是我们刚乘坐过的月亮

2021.7.23―8.12


《上床》

南京的艺术家罗辑
读我的小说《花神庙》入了迷
梦见他自己
夜里去花神庙找女画家上床
上床后发现
女画家是个男人

2021.8.14


《老了》

三十多岁时
我与二十多岁的男人女人玩
那时我感到我很老了
五十多岁时
我与四十多岁的男人女人玩
我感到我的朋友们
很老了

2021.8.14


《小公鸡》

一个男人
声嘶力竭地在楼下的
院子里喊
谁把他家的小公鸡偷了
偷鸡的人不得好死

我很奇怪
那男人怎么把小公鸣
带到城里
又怎么让小公鸡
离开他的视线

2021.8.14


《德尔塔行动》

我搜索一部
叫《德尔塔行动》的电影
搜索结果
显示了几百部叫某某行动的电影
但其中没有
德尔塔行动

2021.8.14


《友情》

我与男人的友情
很绵长
一般都延续几十年
最少也有十年

我与女人的友情
往往很短暂
一般是几年
最短的只有几天

2021.8.14


《恐怖》

关于病毒溯源的问题
我没有发言权
我只知道去年当新冠病毒
在武汉
横空出世时
武汉城里的
那种恐怖啊
刻骨铭心

比现在沦陷的南京和扬州
城里的恐怖
还要恐怖

2021.8.14


《阴影》

前两次世界大战
打败了帝制
打败了法西斯
打出了苏联
打出了我国
打出了
一些本来没有的东西
有好的
也有不好的
还打出了
几十亿奴隶
我们现在生活在
前两次世界大战
的阴影下
如果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
来改变现状
我们只能指望
外星人入侵地球

2021.8.14


《黑帮新冠病毒》

今天天蓝,云白
风清,随风飘荡着
黑帮新冠病毒的耳语
“我要传染你
搞死你。搞不死你
也要让你难受。”

秋阳照在绿树上
我左右摇摆脑袋
像个僵尸,走在
新冠病毒的威胁中

2021.8.17


《爱与忧伤》

人活到老,很不容易
在漫长的岁月中
人心中的爱,无时无刻不在流逝
人到老年,爱已耗尽

初生的婴儿,收获爱与忧伤
垂死的老人,心中只有忧伤

2021.8.17


《乡下死人》

在乡下,我听到窗外的唢呐声
从阳台上伸出头看

一小队穿孝衣的人
正在空空的小路上移动
他们抬着纸马,扛着招魂的幡
步伐凌乱
像刚打了败仗的伤兵
他们中的几个妇女
低头抹眼泪
唢呐手也无精打采

乡下每死一个人
这样的场面就出现一次
每次我都静静地
从阳台上伸出头看

2021.8.18


《天堂在哪里》

有一次,王宣淇看到我写的
人死后进地狱的诗
她说,她不想进地狱,她想去天堂

宗教的信徒,在神或先知的指引下去天堂
而无信仰的人,不知道天堂在哪里
王宣淇想去天堂,可先成为基督徒

2021.8.18


《罗鸣和孟秋》

每次与罗鸣和孟秋见面
我都感到不再孤独
在世上还有比我更爱文学的人
我很惊奇

我与他们分手在子时
我躺在院子里的长椅上
想着我的爱人
但没射精

月亮带光晕在天上悬挂
今天是中元节
我的好朋友罗鸣和孟秋
来找我喝酒

我在今世与他们偶遇
我牢记他们的面容
他们陪伴我永生
在光明之境

2021.8.23


《我看》

罗鸣让我写小说
可我想写诗
我醉了无法写小说
醉了我可以写诗
我可以写埋葬昭明太子的燕雀湖
写朱自清和俞平伯泛舟的秦淮河
写蒋介石和宋美龄做爱的
美龄宫
我醉了可以不睡
在院子里享受秋夜的凉爽
我是一个神秘的旁观者
我看眼前的社会
和未来的自由民主的社会

2021.8.23


《胡续冬》

在北大礼堂的台阶上
胡续冬喊了我一声
那时他还是个小伙子
我与几个朋友去北大玩
在离别时胡续冬问我
你是吴晨骏吗
我说是的
尽管胡续冬是个帅小伙
我却对他没兴趣
他内心也有些失望吧
他看到的我,一点也不帅

2021.8.23


《驯服》

我们进小区,需要
给门卫看二维码
我们自觉地打开二维码
给门卫看
我们很驯服
像沉默地排队的犹太人
我们排队进小区
犹太人排队进焚化炉

2021.8.23


《生命》

不愿做奴隶的阿富汗人
把儿童从铁丝网上
送给准备撤退的美国兵
让儿童先逃走
让生命在自由之国扎根

2021.8.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