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它风流,让它纯粹

◎张耳

渡鸦,渡鸦

◎张耳



摇摇荡荡


最后只剩下一个关系和
旁边紧贴着的那个人
心目中的感觉,你
并不知情,雨冲刷雪
在街头践踏成泥
不复返心底的那种感觉
向你湖底投影:
河北山东,往前属于
玄厥州,安息州,高句丽,西突厥
记得你中有我便是。惟有它拖泥带水
拥抱却与你不对到底,不可分离
雪与雨,小孟姜
卡在死长城狭隘夹缝里
永远停顿,生女
或者生男,一胎制就是要
制作这样的逻辑,让我们盲目于
唯一的指针,同时忽略
真实的认识。你拉住我的手
孩子长大了,我们长老。石头

从宽,从半山腰
颠簸各种关系和机遇
动机和动机后面的交响
小孟姜哭动
自己的风,思念飘浮,当
你面前荒野的星星
在海面上
荡漾起一月前哭倒的
遍山白骨。遗忘混珠,还有
垒迭起来另外的东西暗地伸长手臂——
弯弯一个月
拴不住小孟姜
情似泪海浸泡这座港湾城市
每一条街巷,使我们不再能够辨认
真珠鱼目到底是
哪位庄严地
载入你日益模糊的地址簿上。
 


小黄鱼不是鸭


被自杀示众。吹气行为的
优秀品质被他们
被这些演员
在王国语言里表演成
英雄儿女,当然主要是指男儿
次要的女儿成为受害者被象征被
绑被奸被打被剥削
在圆沙洲被囤被操练
被压在美国人的石头堆下
被他们通商被穿
被用被吹足气被漂流到
被卖被买被爆炸被指鹿被
冻结被插入被深浅
被游向远方被南瓜
被农药被烧那是
常常发生的哭诉,被旅游被领事
被请喝茶被二进宫被逃税被嫖娼
不花钱性爱时不小心
被抢被占被穿上玻璃小鞋
被检查被刮宫被做阴道探头
被流产被不流产被起诉被押宝被收监
被高跟被缠足而裹断脚骨
被炒黄鱼被小白菜被上访被加醋添油
被蒙头被披盖头被割喉被贞节铁锁被贞洁牌楼
被忘记被无名氏被殉葬被不许发言
被十二月赶出门休了
那该叫被休了
被鸡还是被鸭到了被投海
一报还一报还是一暴还一暴
这些你们都应该清楚
 

科学教育工作|兰花赋


新的一年
像这些气根,还没有
伸腰吐叶就干了,弯曲地
或长或短指向
不容易提起的下半盆
部分穿透人工泡沫塑料,怀抱
一捧松软透气的苔藓朽木碎渣
脚下无土,却由自己制造
花枝高耸巍巍颤颤
无怪她傲气。来这里的
访客不知情,眼望越橘坡
窗外茂盛成荫,已经绿得发黑
而窗内粉红这么肉质肉感,硕大又
不可思议地丰盛下坠,马上要
你不知情,马上砰然
在清晨告诉我什么?警响
够了?提醒你回头?砰然
坠地,抓也抓不及。花芯花柱
片片朵朵推倒春山
只靠重力推理,冥想方能容许我们
进入你确凿的空间|景致——
慢吞吞
不动不移的
令日子悬置的
不动不移

易碎又顽固的
盛开之中。
 

渡鸦,渡鸦

我只认识乌鸦
直到两年以前看它从我头上
慢吞吞飞过,边扇风边回答
“高地的存在当然就为了占领风”
在耳边鼓噪
新辟的无名英雄
眼睛望着高地只见乌鸦的
战旗在飘,地下党人呱呱
按字数出卖自己
和同志,也出卖我们
红人黑人黄与白的区别
只是因为不能看见
血与血,除了格斗
除了枪口
不复返不复返

渡鸦,渡鸦还在盘旋,你还在说
还在说其实还生客不多,却都渴望
点赞,复返前年的维生素案
汞中毒镉中毒锌中毒
牛奶食油小黄鱼金枪鱼
驾车来小城做客,鲨鱼
地头蛇,朋友如蝎还不错
不错采野花采爱,亲爱的
在同一亩地里
你不太可能采到不同口味的

南瓜。一首歌一幅画
渡鸦知道
采恨采声名采神秘
采访客你说也说不清
为什么祈祷的结果
不让你重新。开放、保密、审查
党升上地面,而无数名被害者
还有他们/她们的家属
为了什么什么主义什么什么
信念什么什么慢吞吞
岁岁绵绵
词来历不明。如果录像倒转
海从风景里竖起,我们
重新飞过
前年,大前年
渡鸦,渡鸦
复活者是谁?
渡鸦,渡鸦,你会在哪个
欢乐海面
    旋?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