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廉品读:《菜园》

◎泉声



    背景是一座坍塌的老宅,旧时光弥漫如老槐浓荫。旧草帽挡着他的脸,看不清年龄,主人公是一个面容模糊的人,因而他的身份也变的可疑,我们都知道,嵇康也曾一边树下打铁一边灌园种菜。放在历史的长河里,我们都是面容模糊的人,我们都身份可疑。然而,泉声告诉我们,他只是乡村的一位种菜人,一位痴迷于精细的种菜人;但如果他写诗,一定会准确、新颖、干净。
    这首短诗让我想起契诃夫的四幕剧《樱桃园》,契诃夫的笔下,远处的园子里,不时传来斧子砍伐树木的声音。在这首诗里,在这座坍塌的老宅里,在这新开辟的菜园里,传来的是刨土声、松土声、丝瓜和梅豆生长的声音,是不停劳作的声音;然而,也只是“无中生有”罢了,也只能“给自己一个虚妄的交代”罢了。
 
 
附:《菜 园》
 
坍塌的老宅恰好
做了围墙
四周是些丝瓜、梅豆
紫色和青色的月芽
压井,小水沟
均等的长方形
辣椒、茄子、葱
前些时还有花生和芋头
空着的松软的土
某种期待。仿佛不是为了种菜
而是展示
他无中生有的技艺
如果他写诗,一定会
准确、新颖、干净
他甚至用几片镜子
让阴影享受折光
在乡村,房前屋后种菜的不少
可像他这样
痴迷于精细的不多
我时常见他坐着小凳
拿着挖铲
除草、松土、捉虫
旧草帽挡着他的脸
看不清年龄
也许他无力复原
只能在老宅中不停地劳作
做到极致
给自己一个虚妄的交代

2015.9.28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