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陈啊妮解析向天笑《陪父亲回家》

◎向天笑



陪父亲回家 

以前,陪父亲回家
总是让他老人家坐在副驾上
这一次,我坐在副驾上
他躺在担架上 

以前,从来不告诉他地名、路名
他自己知道的,都会告诉孙子的
这一次,他再也看不见路了
只有我坐在前面告诉他 

上车了,出医院了
到杭州路了,快到团城山了
过肖铺了,快到老下陆了
新下陆到了,快到铁山了 

沿途,就这样不断地告诉父亲
让他坚持住,祈祷他能坚持到家
铁山过了,快到还地桥了
过工业园了,排形地到了 

矿山庙到了,张仕秦到了
马石立到了,车子拐弯了
教堂到了,向家三房到了
向家上屋到了,严家坝到了 

沿途的地名越来越细
离老家也越来越近
前湖肖家到了,吴道士到了
后里垴到了,快到家了 

车到屋旁的山坡上
我告诉父亲
大他九岁的二伯
坐在小板凳上等他 

救护车以二十元钱一公里的价钱
一路奔驰,只花了四十八分钟
一分一秒,都让我提心吊胆
幸好父亲很坚强,坚持到家了

 

简评: 

    《陪父亲回家》是向天笑最有代表性的一首,对具象意境里的秩序性情感抒写,巧妙铺叙诗意脉络气息,情感收放自如,既是我们理解诗人诗观、精神审美诗境,也是我们阅读“破译”文本延伸内核意义的有力依据。《陪父亲回家》通过他22个地名不断加深情感“距离”产生的阵痛,这22个鱼贯而出的地名,亦或就是代表了父亲成长的轨迹。从“医院”出发,就是情感的一个原点,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出生”即就是这里,双层的隐喻蕴含生命深沉的体悟部分,诗歌艺术的奥秘乃在于立象以尽意,因为正是某种特殊语境在言、意不可表达的情感困境,这次“回家”本身的特殊意义就有了文本以外的深意。
    这里复沓节奏紧凑,22个“到了”到了,一步一步逼近生命观照与轮回,从出生到暮晚的生命本相,这一瞬间“我们”似乎领悟了一生的澄明与痛彻心扉,源于切身体会的苦难,源于对生命本体的悲悯与觉醒。通篇冷静叙事,直陈情感,却在艺术化处理个人语言给我们树立了高明的典范。“沿途的地名越来越细”直到“车到屋旁的山坡上/二伯/坐在小板凳上等他”到这里就是情感隐秘最深的痛点,山坡上的“二伯”就是一种轮回观照,时间停滞感的画面消隐若现,这个“二伯”是一个悲凉、孤独的潜意象,亦或某种特定情感的连接,“回家”到这里,到至亲的亲人身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回家”。向天笑的高超之处在于让“回家”从一开始就有了某种明确的指令,整首诗一直处于一种揪心的疼痛的紧张之中,他抓紧了我们情感中最重要的一条:亲情,用尽全力往“回家”的路上牵引,是使劲拽住词语的最柔软的部分,与其说是让“回家”的父亲期待感很强,不如说让陪父亲回家的“我”期待感更强,共情抒写最大的成功不过如此,就是揪住了读者的心,注重语言的精巧,和一直情感线的深植,这个传导深远的“回家”之路,通感复沓,排比入情,向天笑用一种势如破竹的语势,让整诗产生独具匠心的精神魅力。在《模仿》《喊父亲》《在路上》等作品中,向天笑一直贯穿着个人诗歌语言审美的智性与自觉,这种潜意识里的语义围绕一个“立意”展开的诗,使他的诗在精神的扩容量更大。
    诗人用最简洁的语言在陈述 “回家”这个事件,而“回”绝非传统意义上的回,他具有生命意义的与现实意义的双层回,回既是回归、回望、回首以及一种传承于对故土启迪意义。在生命对路途的相互指认中,同时也是存在哲学上的回归。文本“回家”是诗人的点睛之处,当然不可否认也是诗人有意识勾勒的意义。在文本中诗人指认路途很具有写实的画面感,这也是诗人通过这种画面,通过语言催生出的张力,而在通过这种方式融入情感上具有非常大的代入及可信度。无论怎么写最高明的写法就是能引领读者进入诗人预设的情绪之中,从而诗人与读者情感完成一个无缝融合。诗人向天笑在文本上这种设置无疑是成功的。 

            2021/08/02于西安

 陈啊妮,笔名叶子,居西安,长期关注现代汉语诗歌和西方诗歌的创作和发展,在多家平台发表诗歌评论和诗歌作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