馈赠(五首)

◎叶明新



陌生人的馈赠

 

一位陌生人,壮实、豪爽

送来很多牛肉给我

我表达了谢意

他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我还来不及回答

搬运工人就走马灯一样

嘈杂地上场了

 

跟他一起来的有两位女士

一位很明显

另一位就像随时淡出的影子

他又说曾经有人用夸张的语气

赞美过她

我迅速看了一眼她的脸

(另一位已经消失了)

说我能理解

而且一望而知

 

搬运牛肉的工人走进了一条甬道

再往前就到河边了

陌生人继续谈女人

说她有惊人的美

但又是不显山露水的

我似乎记得这句话在哪儿听过

而且记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是在一个夏天的午后

 

 

问路

 

在地铁口

有一个人向他问路

看着对方诚恳的眼神

他详细地告诉了他一条路的走法

只是他说的这条路

并不是后者问的那一条

 

问路的人生气地走了

看向他的眼神非常异样

也许认为他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这是有可能的

这个夏天太热

蝉鸣声比去年要大

很多人都在无止境地发胖或消瘦

 

其实他也身处陌生之地

对四周感到茫然

他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并不打算找人问路

既然走出地铁口是随机的

目的地也就不需要明确

 

 

一道数学题

 

我对其他同学说过

我不愿做数学题

这么年轻的口吻和话题

只能出现在超现实里

 

老师是个年轻的女人

可能刚从师大毕业

为了回应我说过的话

她点名要我去黑板上演算

 

从座位走到讲台上

我走了很久

但并非慢动作

路上既经过了直线

也经过了曲线

 

黑板上的题目繁复无比

一个数字后面

连接着层层叠叠的加减乘除

以及各种符号

我审视了很久

认为数字后面的一切

都是可以约尽的

 

我在答案的位置上

写下了那个数字

“等于9”,我对老师说

老师笑了

黑板在同一时间

化作一道白光

 

 

一部小说

 

有一部小说

它的名字像一篇论文的题目

比八个字还多

 

在封面上

每一个字都是卷曲的

似乎靠近过火苗

 

它曾被人按在水里

因为无人之时

它自己翻开了

 

一部白色封面的小说

被人按在水缸里

而没有淹死

这种情景真是罕见

 

我在七楼的一张木桌上

看到了这部小说

它是一个完整事物的一部分

正如脑袋之于身体

 

那张桌子摆在隔壁的水房里

那间水房的灯泡坏了

屋子里光线阴暗

 

 

生活行为学

 

在院子里

他经常抬头看天

但并没有陷入

形而上的思考

而是活动颈椎

 

在路上

他在雨天行走,不撑伞

他并非蔑视自然

而是肩周疼得厉害

以至于肩不能抬

手不能握

 

在夜里

即使子夜以后

他也经常睁着眼睛

那并非失眠

在平静的生活中

他有一颗不安的心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