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国 ⊙ 天空是个秃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漏洞与补丁(外一首)

◎祁国





编剧是痛苦的

所以上帝也是痛苦的
一个小人物的出生
总是采用原地打转的方式
通过审美的备案
不准有台词
哭声也不能超过三秒
也就是不能大过条件反射
如同死亡
似乎一直是多出来的部分
总是被掩埋得很深
老掉牙的故事们
都是些老油条
通过阻碍历史的发展
体现价值

让一个孩子到手的棒棒糖
又掉在了地上
再喷上一脸狗血
撒上一路狗粮
无非是为了反转再反转
再再反转
如同魔鬼
必须先要占领舞台的C位
宣告权力和暴力
成为爱情的反方
而重复使用的人性
不断遭遇双重间谍
最终为了怀孕一次性的英雄
一次性的惊险大决斗
一次性的胡乱大团圆
所以下一幕还是重复
从套路到反套路
到反反套路
该来的高潮一定会来
但观众全是墙头草
早已习惯了
该来的不一定会来
上帝终于忍不住了
和编剧发生了争吵
2021/8/8


强行比喻

一堆肉丸
一堆手机
堆在两个盒子里
堆在一起
这是维修店某师傅
过年的两样必须品
他吃一个肉丸
修好一部手机
反过来
嘴里吐出一个肉丸
他就会搞坏一部手机
我正好路过
嘴里哼着
我就是肉丸
我就是手机
2021/8/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