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月桑园的清晨》《夏蝉》

◎张杰



《六月桑园的清晨》

六月,麦穗变黑,对应了一些人事
生锈的天上,清晨恍惚是一张铜桌
一个没有理性的世界
长出金属般的桑园清晨
此时,穿过毛楞楞兽群
我像移动清晨的铜人
麦芒,叉起绿蟒翻滚的青山
雷沃收割机,如同古老潮汛
向山前麦地驶来,桑葚已熟
六月似乎在等嵇康,来收获
“越名教而任自然”
但六月却收获了尸骸狂放的土坑
布谷鸟,仍在常年念经
桑林、杏林,仍在狮群走动
桑葚的波涛,仍骑着尘土
默听着那老邻居一样的清晨
又苦又紫又甜的泪,浮动着
落入天上,那张无边的铜桌
无数星星,从黄铜桌面飞过
仿佛混乱鬼刀,滑入了远方的城堡

                   2021.6

注:“越名教而任自然”,语出魏晋嵇康《释私论》,意指超越儒家伦理纲常束缚,任人之自然本性自由伸展。余英时先生认为“名教”与“自然”之争并不限于儒、道之争,而应扩大为群体秩序与个体自由之争。


《夏蝉》

绒毛土亮的蝉,刚从土里诞生
眉间,三颗红珠发出穿墙信号
背上,那个“M” 字母
覆盖细绒,阳光烦神了它
反射,它晶体的毫光
白杨树,飞来一个小发电机
一个发报机一样的它
翅膀上,几十条咖啡河流
如蜻蜓透明,像花毛莨打开
黑肚,是古老三叶虫复活
盔甲浓密,轻捏一下
它就吱吱唱歌,响彻白杨林
它的本领是唱彻中原和北方
六条腿,伸展刺玫的尖刺
足以垄断一片绿林,前腿
更有花椒树那样疯狂的刺
但它又不是花椒树,却长鸣清香
它是带刺的歌手,只会
一支歌,却足以镇静我
现在,它呆望着,吸针无力垂下
它唱累了自己,但仍不停嘴
黑眼里,移动我和白云的天花板
两个触须,晃动两个雷达
晃动六条腿,晃动它的婴儿世界
它需要哭泣,需要尾巴卷起,探入
它所欣喜的毛绒太阳,忧心的诉说
它已造出一个微小神话:它是树神
我把它放下,它仍犹豫,存在的大网
最终它打开翅膀,嗡嗡飞向高压塔
楝槐、女贞,组成的,混合苍天的家

              202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