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后仰】伤水2021年7月习作·上

◎伤水



后仰

童年,老屋那
石砌外墙的石块之间
暗藏着鸟窝
杉木梯子扶我上去,时常
小手刚伸进石缝
一只麻雀子弹一样射出
我本能地后仰
躲过了突然,且没有摔下
后来也是
那些突然的通货膨胀或紧缩
我操纵企业在悬空处躲过
每有突发时候
来不及思虑,本能地躲闪
但至少要一只手
紧紧攥牢扶梯
后仰才是方寸不乱的技巧
不腾移,不后撤

2021.7.2,天成山麓


无生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德经》)

山麓的草木
茂盛到了顶峰
可我是看到衰败的人
枝头有多少葱翠
地面就会有多少枯黄
此刻我静听蝉鸣
学习不换气的持续召唤
那些未成熟的果子
我能看到它们内部的种子
我将利用未来的它们
改变杂草的现实
白手起家
结出一长串未来的果子。只要
只要在内心一遍遍确信:以
有形知无形
以将至知未来

2021.7.4,天成山麓


绝症

梦到自己得了
不治之病
我为即将离世而好一阵恐慌
醒来,我得赶紧看完
看不完的藏书
得加快书写我写不完的诗行
而内心没有紧张
虽时日无多,但掌握了
致命之因
像怀有巨大宝藏的亡命徒
对一切不公,淡然视之
对所有善意,敬谢不敏
我推脱所有治疗
该生长的继续生长
该到来的我开门迎候
努力抚一遍自己诗行的粗糙
以略显平整

2021.7.4,天成山麓


阳光打在室内

茶杯的釉面在反光。并把手柄
的阴影一把揽入怀中
再凝视片刻,你看得出阴影移动的
轨迹:逝去的,重现了一次

2021.7.5,天成山麓


恐高

一周后将悬空四小时
现在就开始紧张
曾经满天飞的人竟会恐高
仔细一想,也不荒唐
多少驾轻就熟突然陌生
多少轻而易举已是举步维艰
而理所当然成了匪夷所思

前年在温州机场过完安检
买瓶红酒把自己喝醉
企图一上飞机就呼呼大睡
许多麻烦,不省人事正可回避
哪知,飞机晚点两小时
酒醒后还没通知登机

自身缺陷总是无法回避

2021.7.6,天成山麓


岗位

夕光射进车间窗户,使
滋滋卷曲的铁屑
添上了暖色
——我已经许久没有回到
精工车间了
日落后我离开,带走了一双
劳保手套
据说地面已经硬化处理
车间也有了恒温设置
我离开后由一个安徽小伙顶岗
然后是江西小伙
现在是贵州女孩
我设置的工装仍以我名字命名
似乎我在监督着那岗位
这些年我换过四种职业,就如
那岗位换过四个省籍的员工

2021.7.8,集美


祖父的盛夏

日头很大时,我自囚室内
翻翻相对阴郁的书卷
当然,这均在祖父去世之后

爷爷在世时,我会戴上
大草帽,肩荷铁锄
到番薯地帮爷爷松土
至于给菜地浇水,均在傍晚

祖父会把我赶回屋里
我小时给他的骄傲是成绩
第一名,从一册到毕业
我真对付不了硬地
只是在场,给爷爷一种安慰

毒日头晒弯了爷爷
爷爷的勤劳一直影响着我
而劳作收入的微薄,让我明白:
唯有效率可减少劳累
生存,另有他法

2021.7.8,集美


从厦门北站到天成山麓

不远的路,却需动用
三种交通工具
地铁+动车+出租或公交
从老地方摸出钥匙找锁孔时
鸟都睡着了

下次不用锁门
谁会偷盗一屋无用的书卷
在这个需要无知的年代

每次在12分钟的动车上
看到西边山峦低矮处
嵌有落日。今天才明白那低处
正是群山的耻骨
阳物正在进入

2021.7.8夜,天成山麓


拍照

五月中旬某夜,我们五人
在宾馆大堂
请经过的一汉子拍照,他问:
你们是不是台湾来的?
怎么啦?汉子威风凛凛地:
假如是台湾来的,
我就要揍你们!
为啥?“因为我爱国!”

我嘀咕了一句,大约是说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进电梯,不料那汉子
也在。大家目不斜视。那汉子
突然连连道歉:我以为
你们是台湾的。对不起,对不起

出电梯,赵俊对武军兄说
他是看你块头大,揍不过才道歉

2021.7.9,天成山麓


两极

相反的两极
会呈现一致的后果
屋外的炎日与寒冬的白雪
都使我出门形成障碍

在一地呆久了
与四处漂泊是一样的
我想去一趟没去过的东北
通知说要带上核酸检测结果
十公里外的医院
阳光的热烈营造了遥远

我和制度心照不宣
南极和北极,没啥区别
我们紧缩起肉体
抵御来历不明的寒冷或酷热

2021.7.10,天成山麓




总出现在一些特定的场所
比如图书馆傍的咖啡馆
比如过马路的隧道
不长,使时空显得短暂
而在人行道上
迎面的少女噙满泪水
那飞鸟集也不是一本诗行
偶有翅膀,它只是蹲在
上满觉陇路山坡的一个茶馆
桂花会落满台阶,使我
行走得踉踉跄跄——那是
歪斜的日子
卖掉企业后我很少去那
那盏没听完的明前茶
不会馊掉,尚飘出一缕恍惚

2021.7.10,天成山麓


余晖

什么时候开始了傍晚
你回想时,余晖正移开你书桌
夜色拉上窗帘
等它深邃,你要续写那篇
似是而非的评论
而另一个晨曦将会拍马赶到
什么时候开始猝不及防
什么时候就挂下眼袋

2021.7.10,天成山麓


溺水

随呼救声父亲冲到水库坝
看准位置
一头扎了下去
我没有亲见,我愿意
父亲有跳水运动员那样入水的姿势
我屁颠屁颠地跑到水库
孩子正趴在倒扣的大铁锅上
吐水
忘记了这是谁家的孩子
多年后,父亲的追悼会
不知他有没有来
在老家,救人和被救都是
平常的事
就如东家的鸡误入了西家的猪栏

2021.7.10,天成山麓


整容术

我已经无数次
扮演你——来造访我
不是挂上一个面具,或
仿照你的身姿
而是运用你之言行
这属于无限接近的智能模拟
整容的结果是保持着
我原貌,却采取你的思维
意识的同一使我把我整成了你
你可以不再了
我代替了你
——若这样判断,就大错特错
事实是
我不再了
你替我活着
比如此刻,你花五分钟
临屏写完这首分行

2021.7.11,天成山麓


从水蜜桃到玉环柚

昨天收到一箱来历不明的
奉化水蜜桃
微信咨询,才知是小励快递的
慌张吞下两个,现在第三个
用手揭开水蜜桃的皮时
你定有这经验
水蜜桃不用刀——这冷兵器来削皮
我揭开桃皮时,漏出的
是你可想而知的流汁芳香
你不可瞎想,我只是马上用嘴迎接
赞叹水果就应该水果的样子
不借助工具就可食用
但,互否的习性再次使我否定了我
因为我同时喜欢另一种水果
——家乡的柚子:玉环文旦
享用它必须动用工具和掰开的气力
就如,美是艰难的
诗歌须有难度
也不全然,生命的领悟
都是简单的,直接的,揭开表皮就行
我必须为任何现象找到合理的解释
那么,环境乃存在的根本
存在先于本质
玉环柚在冬天,裹着厚棉袄
在盛夏都穿单衣,何况水蜜桃

2021.7.11,天成山麓


夜空

这才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度
值得我久久仰视
记起童年在乡村一次次眺望它
脖子一直酸到现在
那里的街灯和行云,均有
最规则的自由
你想看到什么就能看到什么
突然的流星
一个人在世间的离去,有着
美好的归宿
我看到了天堂,我希望
尽快老去,早日进入夜空
然后俯瞰你们
让穷人快速致富,并把公正
平摊给地面
我伸出小手,摘到一颗星星
水蜜桃般地递给那位
最渴的女孩

2021.7.11,天成山麓


暗中的芦苇

看不清芦苇
湖水里只有对岸的灯光
那噗呲声响,发生在水面
却与芦苇无关
看不见芦苇,恰如
芦苇不搭理任何事物
随风而倒,是种生存策略
迎合的姿态决不是本意
没有哪阵风能拉跑整枝芦苇
——在去岁的干枯里长出
今年的旧模样
谁能做到把自己交出去又能
原样取回

2021.7.12,集美湖畔


梦醒时分

这个钟点醒来写两行
怀有难言的惆怅
梦中捉急如厕,中断了
你赴约后的情节
你正在来路上
灰暗的场景里,等候你的人
个个灰头垢脸
大家坐在一张条凳上
条凳横在某条街头
没有一家店铺,像删除的生活
你的到来会使隐秘的日子
忽地亮堂
默片直接跃到了三D
而突然中断就给终端出了
难题:没有后续,就如
天欲亮而一直未亮

2021.7.13,集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