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青蛙 ⊙ 长江上的农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北山记(诗五首)

◎湖北青蛙



北山记(诗五首)





纪念谢克顿先生


一个有小风的日子,天阴着
夏蝉嘶鸣。
我穿着这种衣服:只有在异乡或异国狂欢中
才身着起义农民领袖的短袄
并因秃顶而戴上宽檐帽。
我的同胞,甚是忧郁,蓄着包青天般的长须
很难想象,他曾是空降兵。
谢克顿先生走在打过蜡的木地板上
看得出来他是形式上的行家。
宋版书籍岂容来阅者手上粘有面包屑,油脂果酱
这么多书架,这么多与官方无涉的藏品
简直就是人间最好的养老院。
但是,我的同胞神情忧郁。
在一个漫长的秋天之后,天下缟素
冬天来了。
我穿着那种衣服:只有在秦国和楚国休战期间
将军才穿的赤色大氅,并因怀疑失恋
而剃光头。
我的同胞谢克顿,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谢世
他以在暴风雨间漫步著名。



雨后黄昏夕照像久睡醒来


傍晚,白鹭的叫声代替了雁鸣
微风如传言,湖面正在发抖。
几只灰背鹤凌空而起,像黄昏里长寿的汉奸
令人诅咒般地饱览旧中国画
之美景。
那稚子不世出,在芦苇荡中僭越
万死不辞的落日。
我挣扎着想起年代久远的祖国,脆弱的
妈妈们。



纪念


四月六日,每个省份看起来
都刚刚经历风雨,树枝显得明媚。
谢克顿千里迢迢回到家乡
迎接他的是,落幕的缤纷色彩。
一座小城,一个月
八千三百人进入坟墓,又有
多少亲人的情感经受死亡的煎熬
破坏,再无崇高的风格。
还是他的那本书,第31页:
“还有闲人写作田园牧歌似的作品
还有多少穷愁,想恢复浮华的
古典主义?下半身正建立
瀚海医疗队”。
揪着树叶,立在海棠花下
谢克顿环视熟悉、陌生的湖滨大楼。
剩余不多的春风吹着灰白的头发
似为他凄凉、平静的晚景
作出评价。



当明月升起的时候


当明月升起的时候,许多地方的明月
也在升起。
池塘边,垂柳掩映过多的情侣,月光
刷白了墙壁。
带着多年前的渴望,假定你回来了——
月光下,瞳瞳人影、湖水及其暗暗的波纹
都算旧相识。
睁大眼睛去看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那里可能发生过一些事情,很可能极其重要
——自由心证将当作测验与,感觉。
假定你回来,即使只是站着睁大眼睛看看:
月亮如同敌人,沉醉在广阔寂寥的夜空中
它不再拷问你,是否遵守多年前的誓言
和寂静的良知。



宝盖集:来日酿酒作坊给许飞琼


肉体和灵魂都有一种流动性,哪怕你追求
转换,摆脱几名男人的语言及形式的
束缚。不只是每个春天开怀沉醉其中
不只是为新一代的阴影铺平道路,不只是
你又有了精神的等级观念,牺牲情感而维护理性。
他们送来温暖的白昼,也送来温柔的夜晚
在K歌厅也在房间训练他们的声音。
不只是释放力量给予强烈快乐的暴力,不只是
灵肉破裂,自我修正的、自发的黄昏
与深夜。在酿酒作坊感到文化病痛,病人携带着
恢复生命感觉的病躯,想到粮食,京都、边境
大地的星星。不只是焦灼,不只是休克疗法
不只是几十年过去了,他的诗恢复了说服力。
不只是一个假定……摧毁了怀旧的意义。不只是
一个清晨走在湖南,山峦上升起来日。
我的徒弟小白,特别是你,飞琼,呼吸到整夜
兀自细雨后的清新,肉体也感觉精神的
不可言喻。
然而,他们和它们并非天然的幸存。然而我仍然
执着于将来的事情:暮春三月巫峡长
皛皛行云浮日光,鲜花盛开于土壤有其价值
粪土的病灶中有千年之忧思。不只是戏剧性的
场景是肉体的,不只是“愁破权”酿成
语言的冲动。不只是酒神的伴侣出入帷幕
不只是布置纸笔留下预感,不只是在春天做梦
不只是于病中登台。哎呀,我的一代代徒弟
特别是你,飞琼
布谷鸟在每一个暮春,都将来到诗歌的故乡
向人众宣达消息:做美梦吧,做美梦吧
在亲爱的大地,人类善良生活的中心
我在永恒身上下着力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