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等三首

◎陈煜佳



继承


同是教师,你的父亲一定教了你很多?
没有。在家里,父亲的谈话从不涉及
他在学校里的教学。他总是准时上班,
下班,夜里工作到很晚。我很好奇,
却只能偶尔从他头发里,肩膀上
残留的粉笔灰进行想象。我想象他
在讲台上表演旋转,白色和彩色的
粉笔灰从他脖子的切线抛出,扑向我,
扑向他的学生们身后的广阔与苍茫。
虽然他去世很久了,而我也在讲台上
站了二十年,但我一直在重复这个想象。







他写下关于时代的一首诗


经过一系列的追寻,
他终于在他的房间里找到普希金。

但此刻,他还必须保持
陶渊明镇压下的平静。

只有借助但丁,漫游地狱和天堂之后,
他才能返回他的人间。

如同黎明无声的狮吼,喝退四周的黑暗,
正是文字经过否定,回避,擦拭最后嵌在纸上之时。






疏散


对同一个人,我们经常既爱又恨。
对同一个人,我们先是爱得那么多,而后又恨得那么多,
这突然的转变,经常使我们的爱,
没有在恨到来之前,得到及时的疏散。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