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小调作品系列(2006))

◎雨人



《C小调作品7》 


打谷场上
链枷的拍打
像深夜的打字机在灯下
敲打
脱壳的诗句。

蛾子正集结队伍
扑向油灯。
孤独地相守
不若彼此相忘于江湖。
我在岸边行走
你在水里游。
疯女人像白蝴蝶
迷失
在花园里。

山上的红杜鹃
吓唬
放学的孩子
像鬼故事。
无头的灰驴在路边吃草
九头鸟饿死
在空中。

我曾爱你的眼睛
眼里有屎。
我曾爱你的鼻子
鼻里有屎。
我曾爱你的耳朵
耳里有屎。

死去的人跑到梦里
不会长大。
像南方的池塘
搬到北方
一样的莲花
盛开。

她说被巫师施了魔法
变成蚯蚓。
我把她养在花盆里
多年后我发现
那只是她肚里的蛔虫。

坏小子掼了我一脸泥
骂我是鼠辈
你爸爸是老鼠
早被猫抓了。
妈妈像乡下阁楼上的绣花鞋
一等三十年。

收割后的田野空荡荡
路埂上的野雏菊
发疯
地一路小跑。
我坚决地不让你给我缝被子
快毕业了

我才知道你竟为了他
做了流产。
误入我办公室的蟋蟀
不知藏在哪里
像切割重金属的车床
崩着火星。
我又回到安静中。


《C小调作品6》
 
一个死去的人,一个疯子和我
呆在一个梦里。
 
他不过在抢座位时,被我们
挤掉。
 
他不过在捉迷藏中,被我们
蒙上手绢。
 
而我,
是和他们一起玩游戏的人。


《C小调作品5》

1
把一些蒜头放在红染料缸里
另一些放进水里
这是老师给孩子布置的作业
我眼睁睁看着
你们三个人变成小猪
在她的宴席上

2
在我出去旅行的一段时间
你呆在壁橱里
我要赶你走在大白天
这是不可能的
只有到了夜里蝙蝠才会起飞
你可以留下
常年光顾我窗口的壁虎
我喜欢看
你扑食飞蛾的样子
这次你还带来你的孩子

3
我到处寻找
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
运动会开了
地上落满毛毛虫——会发亮的眼睛
关上城门
阻挡东门口进攻的黑鸟
我们往西门去
他们忘了从天上攻打我们吗?

4
快毕业了
我和张波常到上岗公园行走
树上的鸟笼
和远处斜坡草色的荒凉
在火车站你只能沉默
我刚接到父亲病危的电报要提前离开
在遥远的东北
几年后你摔死在自家楼梯

5
我们站成一排
反对学校砍倒宿舍楼后面小路上的白桦
墙外是一大片田野
连着医学院
她一闪身坐到他的床铺
隔着布帘
我像一下进入瞎子的世界
竖着耳朵

6
我逃课像天边的云
坐在图书馆
可以看到那幢黄色的俄罗斯建筑
复活
静静的顿河
你把自己关在电影院里
反复看
同一部电影
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构
直到有一天被抓、扭送到学校

7
桥墩下漂浮着几具尸体
被遗弃的猫和狗
田野里炸开的棉花
像一朵朵小白花戴在黑色的躯干
在火葬场的墓地
爸爸像小小的玩具兵熔化的锡铁
回到土里
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C小调作品4》

1
一场车祸改变了一切
她躺在床上
我几乎认不出她来
像死去的人
外面完好无损
她空洞地
望着我
像多年前的麻雀
在某一天
一下子消失在麦田里

2
我跟在舅舅后面
藏在树叶丛中
等待鹌鹑、布谷鸟的到来
偶尔也能撞到
跑到红薯地里刨食的野猪
一年一次
爸爸从北方带回苹果、香肠 和给老师的烟叶
四岁那年
爸爸送给我一双小皮鞋
我高兴地在天井里走来走去

3
爷爷在赶回家的途中
脑中风
突然死去
他一辈子行医救人
在海南登上最后一艘军舰
驶向孤岛
他不知道这一刻的离开
便是永远的离开

4
他从稻田的小径返回
听说在医学院半夜挖死人
五八年
不会自食劳力的他活活饿死
在石块和嘲笑中
他的婶婶无能为力
吃药死的老鼠
度日
十年后
毒性复发腹胀而死

5
在一列南下的火车上
一夜之间
我们两变成铁人
沐浴盐酸
我请求给家里打个电话
你的手机关机
这样也好
我最后不会听到你的声音了

6
不会忘记
一个人孤独地躺在医院

孩子
一天一夜没人送东西给我吃
你离开的几天
在塘家给你洗留下的衣服
滑倒在池塘
我紧紧抓住岸边的石头
腹中还有你的孩子

7
在同一所医院里
我父亲离去,我孩子在这里降临
生与死
像银币的正反两面只一墙之隔
不是了解的不够
而是他们彼此太相像、离的太近
像儿子
打倒父亲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C小调作品3》

1
我习惯于用自来水洗东西
做饭
水从天上来
妈妈在河边捶打衣物
任河水冲刷
岸边冒出的竹笋

2
“你们在灯下干嘛?”
“我们在谈诗,不搞同性恋
我是异性恋者”
我和贝贝
借打火机的两个女人
双重的孤独

3
远远地闻到桂花的香气
走近了
似乎什么也没有
树叶越落越多
话越来越少
天空越来越蓝

4
今年是闰七月
中秋到了
桂花落了
赏月
吃月饼
给远方打个电话


《C小调2号》
 
每天拿在手中吃的苹果
与果园
无关,我从超市买来的。
 
需要一个中心、自我
像狗一样
拴在木桩的铁链上
 
空、空、空
我们像货架上密封的罐头孤独地碰在一起
发出的声音


《C小调1号》


1)



不——“到语言为止”
大海
把我们圈在摇篮里
那蓝色的水。

2)
我好色
我闻到一股腐败的气息。
脱落了
她们的身体一塌糊涂。
毛毛虫
在残食绿叶,并不知道做什么。
时间
会让它们变成蝴蝶。

3)
我们是神
在一只蚂蚁的眼中。
我们会死。
需要更多的信仰
浇一棵树时
当你想着用火燃烧。

4)
它们死去,只留下一些贝壳。
被人珍藏
或烧成石灰。
在语言中构成另外一个事实。
不同的镜相,
三十八个自我。

5)
一片光明中
屋子里所有的事物都失去了不同。
需要一盏灯
聚焦
带来周围黑暗的孤独。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