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7月诗存

◎金辉



2021年7月作品

《小道》


“自古以来,就是邪恶压不得刚正,
大道胜于小道。医术只是小道。”
交代完这几句话,和尚就去闭关了。
如果动用CT和B超等诊疗手段,不难发现
和尚主要是因为胆管结石导致的
疼痛难耐。所谓闭关,就是把自己锁在一间
无人去的禅房里参禅悟道。
和尚生前曾经多次聊起自己的安乐大愿:
“余生能喝得起浓茶,即使没有饼子
也是可以的。”弟子们疑那茶汤成了结石,
却也难以张口规劝。不论和尚是否因为
疼痛圆寂,至少看起来是寿终正寝,
是平静地去往西天极乐的。



《第七天的样子》


到了第七天,还有三十三天的雨要下,
但是这天早晨,雨水停歇了一会儿,
只剩下树叶还滴答着水。
一些毛毛虫的幼虫已经从树叶上
褪下来,正依附在树干上,
蠕动。这是被大洪水涤荡下来的灾害。
待洪水退去,世界将和从前有大不同,
从前,遍地都是嘲弄、讥笑我的人,
不久,那些人将全部淹死,
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



《鬼罂粟》


大雨过后的第二天,我们走崎岖的山路
去慰问一位曾经脑出血的贫困户。
一进院子,我们就看见新结的黄瓜和豇豆,
我还看见一丛美丽得诡异的花。
我问同行的村会计:那是什么花?
会计警觉地说:我说这几天总是飞机预警呢,
原来问题在这儿呢。说着就跳进篱笆,
几把拔了那玩意。等贫困户拐着腿
走出来的时候,会计已经揪烂了那罪证。
贫困户只会申辩说:那是花啊,那是花啊。
我赶紧拿出手机,用识花软件扫描,
但是山里根本没有网络信号,只能
拍了照片,等下山再说。可以几天之后,
我才想起这件事。识花软件五次告诉我
这是鬼罂粟的花果,而鬼罂粟只是一种
观赏植物,没有毒素,只是更加鲜艳。
我为这件事后悔了好几天,甚至有一种
犯罪感。亵渎一朵美丽的花是有罪的。
对于人,因为见惯了人与人的残害
和坑骗,反而没有犯罪的感觉。



《关于灵魂是物质的假说并用实验证明灵魂物质的存在》


那结核病人生前所虑甚少,所以
当他的灵魂离开他的肉体时,
体重只下降了21克,那是他灵魂的重量。
人人都知他活着时快乐无比,
即使不知也会看出他有几分傻福气。
如果换做他人,结果将是又一样。
灵魂的重量,取决于他生前
所虑事情的重量,并且那灵魂是否必须
脱离七窍,也取决于他的意志。
有的人即使死了,也想把自己的灵魂
放在那炉火里煅烧。



《读井上有一》


昨晚读井上有一写的方块字和
写字时记下的一些日记。
日记里多处提及“打格”,
上午打格,下午打格,终日打格……
忽然觉得井上君好孤独。
今天早上醒来,方才觉得
孤独的其实是我自己。



《乾坤》


我忽然知道:不是桃树林里起了风,
而是整个世界都起了风。
风吹着万物,也吹着树木和我。
整个世界啊,疯狂又动荡。
只有掩映的毛桃一动不动,
——它有自己的乾坤。



《词》


那种只带来词,却从不对词进行解释
的行径,无异于耍流氓
那些只负责创造词,却从不颠倒词间
逻辑的人,无异于武装分子
那些只授人与词,却深藏词后的人
无异于婚配后不孕不育
那些无节制消费词,却从不担当善后的人
无异于只会吃斋却不会念经的和尚
那些只知一二两词,却不追求三四的人
无异于河底潜伏的蛤蟆
那些讨好于词,只会昧心顺风吐词的人
无异于颠着脚走路的鬣狗



《念经就是这么简单》


从前有一个和我比肩长大的孩子,
在三十几岁,不到四十岁的时候,
到八十里外的庙上出家做了和尚。
他打一小儿就木讷,只喜欢待在自家院子里
抬头看树叶。那树上的树叶我们
是数不清的,他却说是有数的,只是
不告诉我们。我妈说这样的孩子最是薄情。
任谁也没想到他后来皈依了佛门。
有一次我们几个好事儿的寻到庙上,
烧了香以后到厢房去找他,却说
他知道今日有人来找他,特意躲到了后山。
后来只许我一人进了后山。
相遇时,我问他一些俗事他也不答。
末了我问他念经辛不辛苦。他说不苦,
每日就是数树叶,像小时候一样。
我再看他眼神,果真还像儿时一样。



《等级意识》


南方的诸山当中,有一座山叫做招摇山,
据说山表有无数的金银,山体
有不尽的玉矿,山上还有很多桂树和祝余。
消息一放出去,一下子来了很多人,
但主要是两种人,一种是有钱人,
一种是没钱人。有钱人买了开掘的工具,
雇佣没钱人干活,没钱人每个星期
都会得到一些金银和玉石。当这些东西
不再稀罕以后,又吸引无数的流浪汉
前来淘金。人多了以后,招摇山下建起了
很多房屋、集市、饭馆、浴池和赌场,
俨然一个新兴的城镇。有钱人和有闲人的
最大爱好就是养狗,常见的情景是
一群人和一群狗在镇中心游逛。
这些狗,有富豪家的狗,有穷人家的狗,
还有流浪汉家的狗。狗的劣根性是
改变不了的,不顺眼的就咬成一团。
于是,等级意识就在群狗中产生了。



《双引号》


十五年的婚姻之后,我忽然发现我妻子
依然依恋于她的父亲,总是不自觉地
引用或者复述她父亲的原话,
言语间充满了崇拜,而我变得不再权威,
我说过的话总是被转述。
换句话说,就是她父亲的话
可以加上双引号,而我说的话只能
使用逗号和句号,且可能已经不是原意。
我问她这是为何?她说
你们两个,都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
我父亲已经离我越来越远,
而你将和我生活一辈子。
对于父亲,我会因为爱而珍惜,
而夫妻之间,只会因为熟稔而生起厌恶。



《业绩》


从一楼通往二楼的墙上挂满了
职工微笑的照片
大概有几百张。
通过三年不懈地努力
新任的主要领导
终于把那几百个微笑的瞬间
换成了十来张、多角度
面对上级来客时
他独自一人的
谄笑。



《恶》


前年夏天,去年夏天,今年夏天,
院子里麻雀的叫声并未增加,
虽然时常能听见幼鸟的叫声,
但是死去的成鸟更是无法清点,
为每一只死去的麻雀念一声阿弥陀佛吧。
如果死去的是一个又一个的人类,
念不念阿弥就在两可之间了。
虽然人初性善,但是待到成人就有了善恶之分。
即便是偷了粮食,麻雀的恶也是小恶,
人类的恶却足以下到十八层地狱,
所以绝不为死去的恶人念一声阿弥陀佛。



《念珠》


据说大悲寺的妙祥和尚
在伐了后山一棵枯死的大杨树后,
花了108个夜晚,用其中的108根枯枝,
给自己削制了一串念珠。
据说因为厨刀不甚锋利,
削出来的念珠大小不一,方圆不齐,
念起经来磕磕绊绊。
据说串念珠的绳子是缝衣线搓成,
因为经常磨断,一年要换上两三次。
据说念经人的汗液是红色的,
历尽一万六千劫后,珠球已经生起红色包浆。
据说因为广大慈悲的力量,曹家堡村
乃至毛祁镇上,但凡有空地的地方,
都种满了大杨树,有的已经亭亭如盖矣。



《黑暗的厚度》


科学家为了观测黑暗的厚度,
(此前从未有人这样想过)
把一颗种子培在黑暗的盒子里,
给它合适的温度和湿度,
除了任何一丝的光亮。
新生的芽头总是偏向一侧生长,
如果转动盒子,
第二天,芽头又转向了另一侧,
那是黑暗稀薄的地方。
十五天后,原本已经长成幼苗的植物
宣告死亡,却不是因为温度和湿度。
科学家继续把一个健康的成人
装进盒子里,给他足够的食物和水。
但是愚蠢的人类根本不知道
如何躲开黑暗最浓稠的地方,
就好像一只被掐掉了脑袋的蜻蜓。
三天后,科学家不得不宣布人类已经死亡,
不是因为缺少食物和水。
这就是经过科学证实的,关于
黑暗的厚度和厚度差的问题。



《口传》


今天,我的一个读者,当着我的面
随口就背出了我的几句诗
那是我两年前的一首作品中的两句
甚至我上个月新作中的一句
他也记得。这让我激动了好一会儿
不知道该怎么表示感谢
虽然口上没说,但是已经在心里认定了
这个朋友。他说,别相信书上所说
这个时代,只有能够口口相传的文学
才是真正的文学



《三年级》


我妻子每隔两三天就会打一顿我们的孩子,
辱骂更是家常便饭,而这一切都是
因为学习。因为学习,我妻子
从不允许我发表任何反对意见。
孩子的试卷很完美,经常得到红色的
100分。但是她也有一些不懂的事,
吃饭从不端起饭碗,得到帮助
从不说感谢,写字时把眼睛贴到纸上,
走路时脚尖不冲向前面……
我不想告诉她那些,作为惩罚,
她总得有些不完美的地方。



《桃子》


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
其上的果子可以当作他们的食物。
但是一开始,夏娃并不知道
桃子的吃法,和它的果核抗争了
两个白天又两个晚上,
所以及至今天,唯有桃子的果核上
布满了深深的沟纹,那是
她的牙齿留下的印痕。
尽管后来他们又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
但是桃子一直是他们的最爱。
神能创造除了自己举不起的
石头之外的一切,但是桃子的甜味
却是创造时的意外。



《历史》


买我一楼房子的是一位中学历史教师,
他好像对半下沉的地下室更感兴趣,
他想继续向下挖挖。
我问他想挖多深,他说一直挖。
我有些担忧地告诉他,无论挖多深,
能进光的终究是地面上那半截窗户。
他嘿嘿一笑,半晌才说:
我们研究历史的不需要这个,
类似于考古,我们都是向下挖,
他们研究的是器物,我们研究的是尸体,
无论何处,只要向下挖,总是有几具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