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二首:《盛夏里一条冰冷的水道》、《失重》

◎阳阳



1、盛夏里一条冰冷的水道

从十八度的水里
拎出各种词语的绸带,或者
多曲种虫鸟之音
这条非常态化冰冷的水道
以经书里方有的怜慈
怀抱狗狼寨,只身于青山黛色
为人间,每日绽放
一盘盛夏别样的棋局

随手一笔落下
就将太阳灼重的身躯
轻描于堂燕翅翼,自在的飞往
花红柳绿的江南
抑或暖雪曼妙的冬日
一幅素笔的画卷,泳者与游客
争相抢购各自的时光

我的时光只能是一撮禄米
出水后洒得村屋遍地都是
待月亮初上,眼里
必然饱含着两样植物——
爱情与刀剑
2021、7、13


◎失重

夏日开始流火,孩子
你此时是否从铁窗上
拾拢到父母眼中的月亮
以及月亮之上清凉的泪痕
那些无尽的夜啊
就像一封人间万年书,每一秒
都是家里不眠的蝉鸣

从一所大学走入另一所大学
你未及翻开书的扉页
便瞬间失重
从此漫长的一些年份
我们都在你留下的试卷里
做着一道最难解答的附加题——
断流的人生,究竟是谁的过错?

孩子,事已至此
唯盼你十年后尚能骑马
哪怕仅带一支响箭,也要回归
这条星辰一样的故乡小巷
2021、7、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