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马雅可夫斯基

◎程程



【马雅可夫斯基的革命】
不要静止,不要石头,不要静物般地
立在旧神的暴雨里。我见你浑身湿透
手持小布,街头默等,街上人来人往
竟鲜少有人上前寻求擦拭。无论雨有多大
积灰处总是密聚着微尘,等待谁的手指无意间
按上去,心心相印的细纹如团线
没日没夜地纺织。经常,你是抽着烟斗的
织工,手艺精巧,极易暴跳
如雷。总是机器更了解机器而你更了解
必毁之物:昨天一架织机出了故障
你按压那些胀痛的零件,空气中浮满了
差错。必须毁掉它,你坚持,一切的
破碎中都必有新的完整升起。别担心
废墟,它为你带来真实,真实都是蜜
之中的刀尖,而这才是核心,是种下去
能让沉睡之土苏醒并知道自己是土
的种子。“如果必要的话,我愿意
成为我所知的一切。”我知道你不恐惧
未知。有个无名的宇宙在滚向无限
你是那个拼命去推它一把的人,此刻你只存在
在微小的斥力而不是巨大的引力之中,一瞬
过后,万物都将无可避免地涌向终极之谜
洪水般冲垮国家的旧水库
这是废墟,别怕,新的东西正在出生
我们会生活新的生活,巨人似的勇敢
长大。来吧,满月升起时,我们手握重锤
是第一批凿穿它旧躯壳的人。来吧
那时你会知道,今晚的月色究竟有多美

【马雅可夫斯基的爱情】
神经在蹦跳,要完成我们的圆舞。莉莉
一舞毕,我跳尽了一切步伐,精准得可怕
但属于你的舞蹈,从来都是充满意外的
每步都带着我无法亲历的日常之诱,那种节拍
是少女在清晨走向小狗棚时的欢快
莉莉,我也多想变成一只小狗,在你
身边不成词句地呜咽着,你的爱抚胜过我
每次不要命的狂奔。我现在像只水罐
忍住开裂,明知无法承受更多的水,却仍然
在乞雨。你会把这样一只罐子放在桌上
替它担心那必来的崩坏吗?今夜
无理由的暴雨从地球边缘一直
浇进我们的身体里,瀑布般急切
索要我们同样高速洗涤着自己的心中之物
你亲自来取吧,莉莉,我云朵似的
屏住了呼吸,你该知道我心的迷宫是怎样走的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