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975-1983

◎秦匹夫



泥沙集1975:大雨将至

我们去山上。找了一块平坦的草坪
夏季里野草密集而丰美
每一片叶都葱绿肥厚似欲滳
我们去踩踏其上。水气即是凉气上升笼罩我们
仰望中炎热天空顿时充满寒意
一块白云飘来似是乌云

泥沙集1976:爱

当她抱着我。我知道她是脆弱的
我也是。因此我也抱着她
我们一起小心翼翼的活着。头抵着头
彼此不断散发。能令对方充盈生机的气息

泥沙集1977:每一天都是温暖的一天

我还活着。我的亲人们都还活着
朋友们也是。并且没有遭受苦难
每日和我相依偎的人。她也很好
尤其她的瘦弱和苍白。她已至中年
口腔里有时会呼出腐败的气息
我紧紧地搂着她。我愿意为她去做一切

泥沙集1978:上帝的推土车

在大场坝上。上帝开着推土车
把泥石推成一堆一堆
和每一个开推土车的一样
他也随意和卵蛋
反正场坝也足够大
随便怎么搞吧
于是就搞成有的大有小有的高有的矮
有的圆有的尖有的连成一线有的突兀孤立
十天半月。一月两月
一场雨后。土堆上生出些嫩芽
一些大蚊细虫爬居其上
我是新来的。不由感叹———
好大的山啊。叫什么名
早来的告诉说。这是乌蒙山区

泥沙集1979:悲伤

每一次灾难
都让我们跃跃欲试
使每一个善良的人
不分种族。信仰和国别
都愿意身处灾难之中
身处每一个将要
被吞噬的生命旁
去散尽自己所有的能量
但是不能。这
就是。悲伤的由来

泥沙集1980:回来了

回来了。实际是到威宁了
是到贵州高原上的一个县城
是异乡。不是漩涡镇
但是回来了
可能也不是回来
只是因为仓皇或迫不及待
产生的洞穴温暖
然而不能这样
应该温暖即是故乡

泥沙集1981:把自己搞成肥头大耳

在我瘦的那些年
老受欺负。时时处于不利位置
我就想长胖。满脸油腻对人逼视
现在终于如愿了
当我艰难的站起来。举着沉重的脑袋
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我比以前更迟钝。更软弱
然而不得不迎上去
无数时刻。我预感到危险将临
但是又来不及躲避
不得不大马金刀的坐着
双目散出威严逼人的寒光

泥沙集1982:形容词。月光

她蜷缩。但是铺洒
她乳白。如水
她的乌发是黑魆魆的山坳

泥沙集1983:深夜的雨

当噪音消失后
也就是。昂扬和耸立的
匍匐下来。隐入地下
深夜形成了一个
一览无余的平原
那些低矮的。轻轻啜泣的
得以明朗显现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