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周瑟瑟、谭克修等12位诗人、评论家评《灵魂没有庙宇》

◎赵原



                                         
                                        赵原诗集《灵魂没有庙宇》出版

        赵原诗集《灵魂没有庙宇》2021年7月由团结出版社出版的。
  《灵魂没有庙宇》收入了诗人赵原自新世纪以来创作的100余首诗,诗人朵渔作序,书中插图系由赵原的女儿赵小棉绘制。

         (附:周瑟瑟、谭克修等12位诗人、评论家评《灵魂没有庙宇》)


           我对诗人在哪里,具体干什么,都不在意,赵原是哪里人,住在哪里,他在干嘛,我都搞不清,或许曾经知道他的情况,但又搞忘了,他说他在深圳时我又记起来了,是的,他在南方,具体在哪里,我或许很快又搞忘了。一方面他不爱与朋友们联系,另一方面我不关心诗人的行踪。但赵原的写作深深嵌入了我的脑海,他是一匹孤狼式的诗人,他有自己的写作主张与写作路数,这样的诗人并不多。赵原相信自己那一套写作,他发明了一套全新的叙述策略,他对待语言的方式并不是真的像小说家那样,小说家除了具备虚构故事的能力,并不具备现代诗的意识。赵原,正如他的签名那样漂亮而神秘,他发明的现代诗歌叙述策略是他的贡献。
                 ——周瑟瑟(诗人,《中国当代诗歌年鉴》《卡丘》诗刊主编,现居北京)

         赵原的诗,给人的印象,就是极简主义和浓浓的悲情。他的极简主义,是秩序、高弹性、反思三者的化合,他试图切片式、象征式地演出历史,也即演出人性的变化和认知世界的过程,秩序造就的梳理感、弹性延伸出的内敛的恢宏审美精神、反思脱生出的轻盈哲学和清醒质感,就很耐读。浓浓悲情,更是赵原诗歌的招牌,可贵的是这种悲情在诗里转化为一种冷观和雅看的姿态,具备一种绅士味道的幽默和反讽的效应,既有临空视觉,本人的在场性也明确而厚实,所以悲得高雅又可爱。借《刺杀凯撒》这首诗来说,长矛狠刺是必然的,哪怕刺到的是“伟大演员”,赵诗就是对当下生存症结的明醒一刺。
                                   ——大雁(诗人,《自行车》年刊编辑,现居南宁)

         赵原的诗集《灵魂没有庙宇》,带给我很愉快的阅读体验。从诗集的第一首往后看,中途无论在哪一首停住,你都能看到一个精彩的故事。赵原在诗中讲故事,故而诗中叙事的成分很重,叙事的内容涉及现实和历史、中国和外国、真实和虚构。
        赵原的诗除了叙事之外的另一特点,是诗中包含真切的情感。诗集之中,让我感动至深的一首诗,是《少年武杰的葬礼——纪念雅安地震中死难的同胞》。武杰是个未满16岁的独生子,他因地震意外死去。他的死亡,对上两辈人的打击是致命的。他的母亲和奶奶,在他躺着的棺旁哭泣。大红公鸡被拴在棺材上,这是家人为武杰操办的送别仪式的一部分。“他们相信武杰去了另一个世界/而不是彻底消失”,这样简洁的、深情的、触动人心的诗句,让这首诗有了灵魂。
        另外,赵原诗中丰富的细节描写和他诗句的外在形式美,也使他的诗,耐读、生动、雅致、优美。
                                                                ——吴晨骏(诗人,小说家,现居南京)

        万事万物自有其本质,而一个诗人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我突然想到多年后与赵原见面时他所说的一句话:此生活着就想做一个诗人。这难道不正好道出了一个诗人的本质吗?这种干净、自发的写作意识,使得他的诗歌具有洞悉人世与人性的灵光,显露出桀骜的才气。
                                                                 ——潘能军(诗人,小说家,现居十堰)

         赵原是我阅读视野里一直非常重要的诗人,他沉潜、低调,在诗坛上尤为安静,默默地居于一隅,似乎只专注于自己的“写”,事实上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诗人,他的第一本诗集就给了我很强的冲击,题材的多样性、诗歌结构的复杂性、丰象的想象力与呈现出来的繁复的诗歌技巧,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一个尽最大可能用加法在做修行的赵原。
        不走寻常路,大概是他十年前就有的想法,他是少有的思考大于写作的诗人,也做过诸如寓言诗、小说诗之类的深入探究,在这本新出的集子里,我看到了赵原所付出的种种努力的兑现,给人以一种已然化茧成蝶的印象,语言简省、节制,完全抛弃了从前的雕饰与经营,句子结实硬朗,蕴意饱满凝炼,诗歌行进的内在速率明显提升加快,诗歌场景的截取与营造氛围也更为集中,置于更加靠近其写作动机的地方发力,力求在最短的距离内抵达,也正是如此,其诗歌的外延更为广阔,内在的诗意也更为深邃有效。
                                                         ——津渡(诗人,现居北京)

        大约十年前,赵原痴迷于“小说诗”,一种离小说更近而与诗歌更远的分行文字,差点把诗和小说的边界线擦掉了。若说其语言过于“老实”,诗歌形态略显笨拙,倒不如说,他有意用看似笨拙的写作,嘲讽那类矫饰轻佻的诗。赵原早年是一个善于抒情的诗人,从不缺写那种做经典状的流行诗歌的能力。通常来说,这种敢于与过去的自己,与多数流行诗人“互道傻逼”的诗人,更具备优秀诗人的品质。《灵魂没有庙宇》这本诗集里,让人惊艳的,是一些短小精悍之作,看似与他数年前那些冗长的“小说诗”已大相径庭,其实是脱胎于他“小说诗”的。现在的赵原,不再拘泥于“小说”语言和叙事的外形,而将小说的“神”纳入到诗歌写作里。这个从没踏入过所谓的主流诗坛的诗人,已经从容“悟道”,踏入了高手行列。祝贺赵原和他的新诗集。
                                                           ——谭克修(诗人,现居长沙)

        赵原的好作品有劲道、有节奏,口感十足。他坚持不使用标点的固执、以及写古体的功力,在这里转化为带领性的清劲力道,它一古脑解决:写什么、怎么上升、如何选择纷繁而来的意象…… 等等问题。我得说,赵原是个“懂得爆发”的诗人,只不过这点常被其他物事抢了地盘,或鸠占鹊巢。也因此,我们读赵原,只得“窥豹一斑”-----因为豹子披羊皮、混羊圈,时常不出来。
                                                                 ——燕窝(诗人,现居广州)

         近年来,赵原的诗歌写作遵循他所倡导的“小说诗”的幽窅之径,摒弃摛藻绘句,不再矜才使气于语言的华美,一腔炽烈也悄无声息地弢迹匿光,叙事状物越来越闲适冲淡,似乎是想入非非的不义之“材”,但都是迥不犹人的取之有道。他总能从杂遝的世态浇漓中剥离出生活的真知灼见,让人在化繁为简的场景符号中觇视出日常的哲学。
        赵原构治场景的能力在当代诗人中是出类拔萃的,从他的文本中我们可以泾渭分明地辨认出诗与非诗的区别。当他人还在涉世与遁世之间,入神与出神之际,顾目流盼,而诗人不需庙宇怙恃的灵魂已经淬火出水,羽化成仙了。
        与其说赵原的写作代表了当下诗歌孤檠般的隐士修为,不如说他的存在也是证明了真正的诗歌只为少数人的无限敞开。
                                                           —— 西域(70后作家、诗人,现居十堰)

        出生于湖北房县的广东诗人赵原,是一个诗歌风格特立独行的优秀诗人。他的诗歌语词精炼、生动,语场驰骋、阔远,语象奇异、灵动,语感跳跃、跌宕,语术丰富、自如。写诗多年,诗人赵原一直警惕、规避着浅白无味的口水写作、矫揉夸张的虚假抒情、懒得抽筋的陈腔滥调,而呈现为一种观察颇有广度、思考颇有深度、诗写颇有难度、精神颇有高度的弥足珍贵的独立性和心灵化写作。
        我以为,赵原的新著《灵魂没有庙宇》,堪称是一部百感交汇、百味交织的集大成之作,万象扑面而来,万想动人心弦。在对现实人生、普罗大众、无常世事、乃至环球风云、世界动荡、命运劫难的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的体味中,许多诗篇举重若轻,向读者传递了深邃的洞察能力、明慧的思辨意味和悲悯的人道主义力量。
        因了对“高难度写作”的长期坚守,诗人赵原淘洗出了属于自己的诗歌真金,开辟了高远、阔达的精神疆场,参透了俄罗斯伟大诗人布罗茨基所说的诗歌语言的神奇奥秘:“写诗的人写诗,是因为语言对他作出暗示或者干脆口授接下来的诗句……有时,借助一个词,一个韵脚,写诗的人就能出现在他之前谁也没到过的地方――也许他会走得比他本人所希求的更远。诗的写作是意识、思维和对世界的感受的巨大加速器。”
                                                                             ——王征珂(诗人,现居十堰)

        赵原是一位多年对文字深怀虔敬之心的诗人,也是一位追求在诗歌写作中不断出新求异的诗人。初读赵原的诗,你会留下如此的印象,他的是日常的,口语的,现实的,他的个人是敏锐的、客观的、直觉的、但又不仅仅局限于此。待你读到他更多作品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丰富、复杂、多变。他的诗歌语言在处理不同的写作素材时,总能找到最得心应手的表达方式。他近年提倡的“小说诗”应是不错的尝试。他擅长引人入胜而又不肆渲染的叙述,善于捕捉小人物的命运,融入戏剧化的冲突,刻画出荒诞不经的现实。他的大多诗作,有着极强的画面感,跟随他的笔墨,如同远近推拉的电影镜头,让读者进入他用语言营造的迷宫,你被深深带进去,最后他指给你看的,最后或许只是一片空茫和辽远。与早年诗作的简洁、清晰、直接、明确、率性相比,他近年的诗写更趋向复杂化,呈现出一派雄健、豁达、包容、深邃的中年气象。读其近作,你会发现他在现实生活经验的基础上,融入了通过广泛阅读获取的间接经验,再加上自己独特的想象、虚构、隐喻、借用,为文本纳入更强的包容力和指意向度多视角的复杂性,拓展了诗歌的内涵和语境张力。他很少在一首诗中告诉你,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给读着更多的参与空间。他的技法高超之处就在于此,不动声色中能将阅读他那首诗的人悄悄化作自己诗歌的一部分。
                                                                           ——晴朗李寒(诗人、翻译家,现居石家庄)

         赵原的写作视野开阔、笔力稳健,有一种化芜杂为纯粹的功夫——历史与现实、城市与乡村、日常与时事,无不被其纳入笔端,化为形式多样的诗章,体现出一个优秀诗人对写作材料的强大的消化能力。他的诗并不着力于对某个意象或某种理念的精雕细刻,而是将经典文本与内心省思进行富有意味的并置与编织,在率性的想象与句法的腾挪折曲中,呈现气脉流通、开合顿挫的语感。他在写作中探索性地借用了小说和电影的表现技法,分配角色、穿插对话、镜头切换,在多线交叠的叙述中营构戏剧化的情境,增强了诗歌的表现力。其诗歌语言综合了书面语和口语的优势,鲜活、戏谑、张弛有度,往往在看似不经意的叙述中陡然揭示出令人惊心的存在真相,荒诞的、悖谬的、残酷的等等,并以一种快意的书写,敏锐地表达了诗人对广大世界的关注以及批判性的人文立场。
                                                          ——梁雪波(诗人、评论家,现居南京)

        在某种意义上说,赵原跟我自己一样,都是绝望主义者,都是因爱生恨,以恨的方式爱着世界和世人。比如他这本诗集开篇的第一首《世上最后一个人》:“我边走/边用扫帚/仔细地/扫掉/自己的脚印”。一丝痕迹都不想留在这个世界上,那得是多么彻底的绝望。
        还有,看看这些诗句吧:“我不怜悯世人,也不爱这故土……”“但不要指望得到宽恕和怜悯/你是有罪的人 睁开眼也看不见黄金”“大地的荣光就这样被踩进了烂泥里”“雪化掉了。不该有的恐惧其实一直都在”“我说我是异教徒/他们问我信仰什么/我说懦弱/我信仰懦弱”……
        自从有了爱因斯坦,人们就开始明白,物质和能量的等价关系,或者说能量的产生是以物质的消耗为前提,因而一切能量与其说是正能量,不如说是负能量。但为什么整个一个社会个个都喊只能传播正能量呢?人,无条件地来到这个世界,死于这个世界,本无所谓爱或恨,但为什么偏偏要造出一个自以为是的“爱”,而且只能爱呢?如果说爱是一种依赖、依恋甚至贪恋,那么,我同意,人应该爱世界、爱人,我们总是希望世界和人成为我们希望的样子。但事情往往相反,于是因爱生恨,于是我们以恨的方式继续爱,不恨的人也一定不懂爱、不会爱。可为什么人人都要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爱的“正能量”范儿呢?
         这就是我读赵原诗歌特别有快感的原因。
                                ——向卫国(诗歌评论家、广石化工学院中文系教授,现居茂名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