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雨中漫步》等10个

◎边围



雨中漫步

是时候,从细雨中
昂起脖子,望一望树影。
来时的路已开始淅沥,
刚刚有些湿润。

还好,是在周末。
晚间遛弯的人,与宠物
一样不再仓忙。
可享受一下雨滴的轻柔。

传闻中的暴雨从未到来
(唉,足足等了一天)。
像个笑话——彷徨多时后
变得无须再去验证。

只听那风的低吟
……就被丝丝恋语迷住了。
最宜亲昵的时节,
偏偏有花香,在助兴。

鞋子,也不怕淋透,
谁让步子还那般悠徐呢?
已不愿避匿于桥洞下。人生
是时候,该转向了。

           2021.7.10.




口袋公园

含一口雪糕,在夏日,
总会有一处荫凉
从不远处弹跳出来。

挡住酷阳,而不被晒化。
那些新移栽来的大树
足够胜任了。不妨多几株。

草坪不是用来踩踏的,
“请多留情!”去爱护
每一阵醉人的蝉鸣。

恋人们坐过的长凳
再不用搬走。青春的甜,
像清泉一样解暑。

谁是游人?谁又不是
漂浮在那花枝上的尘粒?
稍稍静坐,忘一忘我。

       2021.7.11.




荒废的午后

暴雨将至的消息
唬不住你。偏要远行,
以印证反叛的心从未猝变。
午睡,被牺牲了
而不再耽溺。每一个中午
就可出演又一部影片(固然
从不是主角)。你微倦
却敢充满活力,誓要云游。
于地铁上,往复回环
如穿越迥异的时代、国度
——你因学会自欺而显得
更风流了。不再被低薪烦愁,
满口袋里塞着的无聊
即是最充实的酬劳。
茫无任何一点儿目的,你问:
“哪站喽?”似在白日
做一通无解的迷梦。嘿嘿
只有你,也只可能是你
才会使出牛劲捉弄自己。
严谨的计划失灵了,
在三点钟之前你的雨靴
还未湿透。与你的肖邦擦肩,
南方岛礁上素昧的友人
也只得再枯候几日。你还在飘,
没有着落,更驱不散高温,
但笃信一场无用的漫游
最终还是有趣的。

          2021.7.15.




爽约的雨

暴热之时正需一场宣泄
——是泄火,
也是泄掉满空的愁云。
积郁已久,疯了的
无论是鬣狗或人,早在狂吠了。
路,越没有尽头,
燃烧起来样貌越是惨烈。
不忍驻目了!冒烟的脚
不出百步就可灼化,
谁能浇灭那一大团赤红呢?
天气使着性子
(经常比人还要骄矜),
不再遵守预报中的约定
……三四点,七八点,

没有救兵从天而降。
——玩笑,天大的玩笑!
已婉拒了的晚宴里不仅有琴声,
也有日夜翘盼的蛙鸣。
但,只等来了莫名的风
(还特别轻徐),
不知该有多尴尬!
总不见一滴雨,空空的守候
换不来一派迷蒙——
半日祈祷甭提有多焦渴。
喏,够有诚意了,真的如此。

            2021.7.15.




大剧院

战争不会长久。
两个半小时,枪炮声
已经枯竭了。让演员们歇歇吧。

嘶吼了整整一夜
舞台一直在颤抖。心跳
“咚咚”不止,一波赛一波。

冲锋的号角响着。
池座,楼座,随时随处
保持警戒——连观众也都入戏了。

没有粮食和子弹
该怎么办?突然想起
所有人都在受难,每当肉搏。

又有闪电!迅速地,
话剧被哽咽的人群围住
无法行进。夜,却悄悄深了。

被拉启的大幕
终将会闭合。多么激烈
也总要收场,不可太过沉迷。

以十点钟,为界。
跨越了无数时空的台词
从此三日绕梁。请把耳朵留下。

              2021.7.18.




守岛人

荒凉也是一种命运
(有大海为伴,并不孤独)。

有礁石可以为证
(时常,枯寂才能让人坚贞)。

飓风来了,会不会怕
(难道要等骇浪掀翻了头盖)?

从来就没有什么灯塔
(在一片浩茫中,也没有岸)。

尖啸,无人再能听到
(鬼才轻信那里还有生灵)。

墨黑之夜快要爆炸
(每当此时,黎明就不远了)。

那是信号,也是信念
(总有一天一切都是会退潮的)。

             2021.7.19.




病蚌

求生于哪个海湾?
不详。被容纳的
也不单单是又一粒沙子。
风浪无所谓慈悲,
只是留下了一串脚窝
在礁岩上。也没有名字,
从来无人纪念
那些私奔了许久的日子。
呆呆,泡在海水中,
无人真正懂得如何去忍受
孤寂带来的隐疾。
于是吞噬自己,从蚌壳
到蚌肉。一点也不剩。
都以为它死了,化为夕光,
映照每一株海草。
而谁知——
一次神赐的孕育
却已在痉挛中完成。它笑了,
并无珍珠滚落出来,
竟多了几声海鸟的情歌。
静静地听,似乎别无同类,
四周到处只有自己
重生中的胎音。

       2021.7.19.




和暖

进入你自己的节奏,
而莫要旁顾。

世间万千的物事,
都各有归宿。你只管前行。

不复被自己扰乱,
沿着弧线,环绕两圈。
进步,逆步,你自己抉择。

阴与晴,
只是天象。你心底是炎是凉,
活泛的肢体早就泄密了。

继续回旋,无所犹疑。
怒雨过后,
你将遭遇又一个赤诚的你。

          2021.7.21.




夜班,兼记一个速朽的梦

与星空为伴,足以炫亮
——今夜,都用来炫耀了。
萤火虫们已列队齐整,
是在迎接?还是在诱逗?
没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
空空一室,静静一人,
享用白日里无从猎取的孤独。

名字,也被镀了金,
自带了几圈光环。笔记簿上,
办公椅下,找不见手迹。
廊道里并无什么狐仙,
之前说谎的人全化成了烟。
烟头满地,也不用去数,
那是前人扯碎的情诗。

始终,电话只在装哑;
沙发里曾遗落的哨声,没了。
屁股老实坐着,莫脱岗,
不要为追捕一只蛾子起立。
但愿:值守不是执守,
还能去哼一首过气的歌!
四小时,转瞬即如四条彩线……

             2021.7.21.




大暑日

伏天,不再一味燥热,
也有了几分潮润。
是很罕见,对于北方而言,
在南方才有的湿气
笼罩了半空。皮肤
最是敏感的,不会自欺的。
每日都有的热汗
印证了一切——每人都在
以毛孔释放出热情。
自凌晨开始,一场迷梦
不仅窝藏了眼镜,
让记忆也变得模糊起来。
莫慌!并非幻觉,
或许是真正的转机来了……
不因阴晴无定的酷暑
而心神无主。一切的一切
都将会过去,化为气泡,
飞逝一空。有些日子
生来就是为了被人遗忘的。

        2021.7.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