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兵作品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语言模型:《金黄》

◎尚兵



语言模型:金黄



“汗”谱写儿歌,

儿歌里走出儿童,见面了打声招呼,开心了平等了,去爬金榆树。

爬呀爬,热血运动;

有先后顺序(结伴显示机会了,情感有差异了,赤脚生凉意);

有争吵(儿歌顾不上祖训了);

有社会意见(团结目标原地踏步,榆树的目标是榆树叶子,而儿歌的目标是寻找双亲大人)

那时社会学不针对形单影只,因为物价平稳,到处是薰衣草与麝香,公园石狮眼神坚定而赤脚非大仙;

“汗”肯定要出现,因为他有名字,有五官:羊在羊圈里,肉在锅里,香味平均主义,道路要四通八达;

“补锅再无济于事,社会学也不会扇自己耳光。”

他被抛弃在那里,“形单影只”感谢日出;良禽逐日迎光飞来,叫声不一;

记得它羽毛颜色的都去从商了;

记得它羽毛数目的都去从政了;

良禽如何从良其实是儿歌动了手脚;

但儿歌从未提及“榆树金黄”。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