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刨到自己的影子(8首)

◎术香




刨到自己的影子
 
我在那层霜里,
刨到了我的影子。
 
若干年前的冷风,
击穿我的额际,
纸人一样,
纸铅笔一样,
一段段,一节节,
倾倒,折断。
 
人来人往,
黑压压的影子,
被风刮得东倒西歪,
我扶不起我自己,
我抱不住我自己。
第一层霜里,
我的影子自动滑失。
 
很多年,
我走南闯北,
都没有自己的影子。
走入镜子,走出镜子,
如一条躲开诱饵的鱼,
水底水面,都心有余悸。
 
灵魂碎过,灵魂飞起,
与人一样,
没有影子的人,
灵魂也没有影子。
我必须找到自己的影子。
 
生命与生命,此心与彼心,
刨到影子的那一刻,
已恍若隔世。
 
钟摆走动
 
钟摆走动,
似有一群人跟着,
一圈一圈走动。
 
谁在谁的轨迹里,
吆喝声,锣鼓声,
填满轨迹,
影子飘飘,白蝴蝶一般,
黑羽翅一般,
绕着轨迹,奔跑。
 
黎明时刻,黄昏时分,
有人在呼唤一个名字,
很长的名字,拖长韵调,
七个音符重复,
一遍又一遍重复,
长不过一个人的名字。
 
钟摆有点杂乱,
一群人的脚步杂乱,
在一个人的名字里,
相互碰撞,相互挤压,
黑色水流,黑色漩涡,
淹没原本规矩的轨迹。
 
时光似一张白纸,
盖住一处,露出多处,
钟摆的左侧,
一杯开水,一朵红花,
及一些人的影子,
悄然消失。
 
道路安静
 
经过一个村庄,
道路安静,
除了风来回刮,
没有谁走动。
 
每一块小石头,
都像镜子,装过天空,
天空已滑出,
装过人影,人影不在,
想必我曾经的歌谣,
也飘入石头,
在我走后的日子,
又飘了出来。
 
草已枯黄,
一棵有一棵的心室,
多么宽阔,多么窄小,
都有门把守,
喧闹与寂静,
不会被打扰。
 
记着石头,记着草,
时光之内,时光之外,
流淌着秘密,
与一个村子有关,
有一个池塘有关,
与吱吱坏掉的门扇有关。
 
风一次次刮起有关的一切,
进出村子,像一个健忘者,
每一句话都没有声音。
 
空对空的恩爱
 
烟花落于镜子,
空对空的恩爱。
一条飞鱼,一座山峰,
有多轻,有多重,
镜子与烟花,
微笑着谈古论今,
创设出另一个世界,
诱惑飞鱼进入,
引山峰倾斜。
 
空对空,无限辽阔,
五月火红,九月金黄,
进入镜子皆为一色,
谁在谁的心里开花,
谁在谁的肌肤上燃烧,
空间避开空间,
缝隙缠绕缝隙,
烟花碎成万瓣,
填补或修复,指向模糊,器具锈蚀,
黄昏暗下来,黎明暗下来,
空间按压空间,
恩爱压着恩爱,
旧事旧物水流一样,
进入镜子。
 
呈现更多的空,
空与空似曾相识,
飞鱼的痕迹,山峰的痕迹,
都在烟花的花里,
一点点隐去。
 
梦里村子
 
台阶变成涟漪,
青石变成白鱼。
踩着水面,人们昂首阔步,
没有激流险滩,
没有漩涡深沟。
走过大街小巷,
走过大池小塘。
风吹鱼尾,鱼开出花,
结出果实,
一棵棵苹果,一棵棵雪梨,
在水中,在云中,
果实里又蓬出花朵,
花朵里游弋着鱼。
 
我站在水里,没入水中,
白鱼咬着我的衣袖,
吐出五色泡泡,
五色小鱼,五色村庄,
水晶房子,水晶院落,
透明的窗口,趴满鱼,开满花,挂满果……
我梦里的村子。
 
台阶旧去,石缝旧去,
杂草及蜻蜓旧去,
风吹过,
子夜的宁静。
 
一场闪电
 
闪电落入境中,
没有什么不燃烧,
七月荷花,八月雏菊,
纯净的,娇艳的,
倩影焚毁,不留影子。
 
抓一把清泥,
捧一捧浑水,酥软,滑腻,
低语里的哭泣,
针尖一样刺痛肌肤,
月光明在别处,
疼你生出翅膀,
正反两面都不会被照亮。
 
闪电接二连三,
落入镜子,
落入生活的宁静。
墙上鞭子折断,
一节一声脆响,
一棵枣树,一片枣林,
被鞭笞,被嘲弄,
散落的不仅是果实,
还有尚未结成的蛛网,
及其上的雨滴、碎语、叹息。
 
镜子滑动,
固有轨迹损毁,
闪电脱落,一切归于暗处,
被真相掩埋。
 
田埂传记
 
一个人走向田埂,
一个人消失于田埂。
一个人的轨迹里没有一个人的影子,
一个人未离开之前,
灵魂已去。
 
折一节细竹,
摘下叶片吞咽,
粗砺的岁月,
磨光的石头小径,
在竹叶里挣扎,
呐喊跟着灵魂,
弯曲于天际,
短碎于天际。
 
不知道选择什么,
与之对话,与之竞争,
半路退出或半路出现,
细竹无语,
苦涩的部分异化,
刀剑或寒光一并绵软,
巨石之门,土墙之窟,
一页页闪过,
闭合之空,敞开之空,
竹叶一样翠绿。
 
跑开或掩埋,
生活的本真皆已不在。
一桌酒席,一地纸屑,
被风吹着,吹着,
惟田畴尚未荒芜。
 
疯狂的
 
想要疯狂的,
都在某一刻疯狂。
 
微微风吹,
一棵树开始摇晃,
控制不住地摇,
叶子零落,疯狂旋转。
昨夜月色,今晨霞光,
一片片跟着旋转。
 
满地鲜绿,满地银白,
满地紫红。
一色一座堡垒,
一色一条小溪,
一色一片旷野。
有人从三千年前走来,
有人向三千年前走去,
来来往往,并无交集,
各自向着内心的光斑,
义无反顾。
 
花盛开于门楣,
枯萎于树冠,
提灯笼,举鞭子,
仿佛传说里的恶少,
每一步都没有脚印,
每一言都刺下血痕。
众人里寻觅,众物里挖掘,
一片片乌云落地,
是一地疯狂的树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