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中旬诗作

◎巴枣



零头

在菜市场买菜
称了一块冬瓜
电子计价显示
2块6毛7
摊主说
“算你2块5”
我又称了一条瓠子
这回显示的金额是
4块1毛5
摊主装袋后
一边递给我
一边说
“总共6块钱”

2021/07/11


挨母亲骂

因为妻子不在家
既要在家帮忙女儿带外孙
又要赶回家帮忙母亲
照护父亲
上午下午
骑着自行车
两头来回跑
母亲知道后直骂我
“你都50好几的人
咋还不明事理呀
说不好听点儿
他(父亲)就是个死人
你怎么放着
家里活人不照顾
要跑回来
照顾个死人呢”

2021/07/11


环卫工

下午3点多
天气正热
小区环卫工
拉着垃圾车
打门前走过
一股恶臭
飘进屋来
让人几乎要呕吐
小妹说
环卫工之所以没事儿
是久闻其臭而不觉
母亲说
他们要是觉得臭
那就干不成活儿

2021/07/11


南瓜藤

母亲在门前
栽了两棵
南瓜苗
如今
藤蔓爬了一地
可结出的南瓜
一个也长不大
长出一个
夭折一个
母亲感伤了好些天
今儿突然转忧为喜
“不长南瓜就不长吧
反正南瓜藤
长得挺凶的
赶明儿
我来掐藤尖儿
做给你们吃”

2021/07/11


午时茶

下午回父母家
安顿好父亲
母亲让我
吃了晚饭再走
我说要赶回来
给女儿做晚饭
母亲说
“剩下的菜
我一个人吃不完”
“那就倒掉呗”
“这孩子
啥都讲倒
显得你多有钱似的
我还是把它们吃了吧
你不刚给我
买了两袋
午时茶吗
万一胃受不住
我就打开冲一包
喝下去解解”

2021/07/11


一条黄瓜

下午5点多
将父亲安顿好
跟母亲告辞时
她说小菜园里
有根黄瓜
快要老了
要摘下来
给我带回
我说不要
母亲一下子急了
“又不是给你吃
我是让你带回去
给我曾外孙吃”

2021/07/11


算盘珠子

妻子今儿上午
就去了武汉
要上协和医院
看望做化疗的
二姨子
我在家
既要帮忙女儿带外孙
又要回父母家照护父亲
只好两头
来回跑
还得不停地
计算时间
哦,忽然想到
自个儿就像个
算盘珠子
被拨得
噼哩叭啦直响

2021/07/11


早餐店里的按摩师

上午10点多
圆通寺路口的早餐店
差不多没什么生意了
老板一个人
就可以对付
老板娘想着
闲着也是闲着
便提出给一个
已吃完的大姐
按摩颈椎
她说她以前
在足浴店干过

2021/07/11


给父亲洗澡

自打3个多月前
父亲老年痴呆症
进入后期
瘫痪卧床
身上长褥疮开始
就一直没洗过澡
只能用毛巾擦拭
昨儿见他褥疮
基本痊愈
决定给他
洗个大澡
这才发现
父亲再也坐不稳当
仿佛一个婴儿似的
得我一手扶着
一手给他搓洗
母亲感叹道
“真是个婴儿
那就好咯”

2021/07/11


机遇或挑战

妻子昨天上午
提醒我说
“天秤座今天
会遇到些情况
很难说是机遇
还是挑战
你得注意了”
当时没当回事儿
直到半夜里醒来
回想白天的事情
一路搜索下来
想到母亲
昨儿晚饭
炒的西兰花
因为放置了好几天
吃后引发急性肠炎
拉了趟肚子
方才悟出
迎来的是挑战
其时
明知道吃了有风险
怕拿去倒掉
母亲心里难受
便冒险吃下了

2021/07/11



西红柿

父母一个
外来邻居
小菜园里
西红柿熟了
母亲一而再
再而三劝她
“赶紧摘了吧
你若再不摘
小心啥时候
我家里菜不够吃
顺手给你拉下来
拿回去打汤喝”
邻居只当开玩笑
仍旧没怎么理会
母亲上前去
一把扯下来
塞在她手里
母亲跟我
讲完这些后说
“她又不晓得
我们隔壁住着个
三只手
我又不能
直接告诉她”

2021/07/12


养病

父母邻居万老太
病了好些天
都不去看
连社区卫生室
死活都不愿去
母亲前去看望
劝半天也没用
“我家老头子
这两年
动不动就住院
一年住好几次
花的钱
已经够多了
我咋还能
接着花呢
我躺床上
养几天
就会好的”

2021/07/12


隔天一次

给父亲擦洗身子
老人家放了个屁
担心他要拉屎
扒开他屁股
低头查看时
母亲走进来了
“哪有那么多屎啊
说个不恰当的话
跟鸡子生蛋样
吃食没增加
只能是隔天
一个蛋”

2021/07/12


哦咯

给父亲喂饭
为了赶时间
有一口饭菜
温度高了些
递进去后
父亲不知道说烫
嘴里只是不停地
哦咯……哦咯……

2021/07/12


写诗去

晚上八点多
帮女儿给外孙
洗完澡后
又陪着她
逗了会儿
女儿说
“好了
你写诗去吧
我带他去睡觉”
忽然想起以前
母亲去看外婆
每次都是外婆
催母亲走
“你赶紧回去忙吧
家里还有一堆事情
等着你做呢”

2021/07/12


皮疹

父亲不能行走
也坐不稳当
大多时间
都在卧床
身上皮疹
一拨接着
一拨长
母亲说
“就跟过去生产队
秧田里长的草样
总也挖不断根
今天挖了
过几天
它又长出来了
年年挖年年长”

2021/07/12


好吧,都给你们

申请退二线后
一把手找到我说
“你办公室
也不常用
相比起来
你这间
朝向好
你看
能不能腾出来
给其他同志用”
心说
这算什么啊
以前他们看中
我手里的权力
跟前一把手闹
要求调整分工
前一把手
怕我不同意
一直按兵不动
还是我主动提出
调给他们的

2021/07/12


桃子没坏

买回去的桃子
搁在茶几上
几乎没动过
问母亲
咋没吃
母亲说
“这两天
连着吃菜瓜香瓜
没吃到它们头上去”
“桃子不能久放
您老得趁早吃”
母亲呵呵一笑
“我每天都要
摸它们一遍
发现是硬的
还没放坏呢”

2021/07/12


推销女孩

一个漂亮女孩
敲门进来
给我推销
一款POS机
我说
“这玩意儿
不是用来收费的吗
我们是行政单位
没有收费业务
用不上啊”
她掉头就走了

2021/07/12


新官上任三把火已经烧起来了

听说省里要求
把不久前发放的
年终目标考核奖金
要原封不动退出来
好几个同事
整个上午
都不想干事儿
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
“妈的个巴子
去年白攒了一年的劲
今年还干个球啊”

2021/07/12



早餐

早上去菜市场
买菜转来
走在巷子里
一股香味扑鼻
脑袋瓜子
跟监控探头似的
转动起来
发现巷子边儿
一顶帐篷下
一个男厨师
在做早点
心说
吃了再回去吧
自行车拐到跟前停下
男厨一脸懵逼看着我
我也傻眼了
定眼往深处一看
我操
原来这家住户
老了人
男厨是请来
专给客人
做早餐的

2021/07/13


三天香

妻子这几天
出差不在家
本来恋她的外孙
这下转投我怀抱了
女儿笑着说
“外婆不在家
外公三天香”
我笑了笑
不好做答
我们这儿
有句谚语叫
新修的茅厕三天香

2021/07/13


打疫苗

社区工作人员
登门通知母亲
明儿到社区
办公楼跟前
集体乘车
前去打新冠疫苗
母亲不情不愿答应了
等人走后
母亲跟我说
“要不是想着
你小妹
吃着低保
我算去成了”

2021/07/13


油桃爱烂

大妹买回
几斤油桃
知道母亲
有啥东西
都舍不得吃
习惯细水长流
于是叮嘱母亲说
“您老快点吃完
油桃爱烂
放久了
吃了对身体不好
扔了又浪费钱”

2021/07/13


诗人母亲

轮椅推着父亲
转悠一圈回来
又被蚊子叮咬
好几个疙瘩
母亲说
“你这么招蚊子喜欢
很可能是你皮肤
比别人的要薄
或者
你的血液
比别人的甜些”

2021/07/13


口罩

父母邻居秦婶
挽着个篓子
去菜园干活
路过门前时
忽然拿出
一袋子口罩
递到小妹手里
待她走远后
母亲说
“她也不容易
老两口转眼就70
还要承担一大家人的
日常开销
待会儿
给点钱她”
小妹说
“不用吧
她肯定想着
您老平常把塑料袋
都攒着给她卖菜用
要还您老一个情”
“我给她是我自愿
从没想着她还情
你数数多少个
给钱就是了”

2021/07/13


吃盐

秦婶去菜园
忙完活返回
再次路过门前时
小妹拿出50块钱
迎了上去
“您老刚才
给了我们
一袋口罩
这算我一个心意
您老莫嫌少了”
秦婶说
“我要你钱做啥
口罩是送给你们的
不过
你们莫对外人说就是
我连自个儿几个妯娌
一个都没给”
母亲说
“你放心
哪儿有吃了盐
不知道咸淡的”

2021/07/13


一首诗飞走了

傍晚
轮椅推着父亲
转悠一圈回来
给他擦洗时
小妹过来了
听她跟母亲讲话
发现一个诗歌灵感
心说
这会儿歇下来
也太不妥当吧
等给父亲擦洗完后
再拿手机记下来
没想
擦洗过程中
发现父亲身上
又出了新皮疹
把药涂抹完后
那个诗歌灵感
等不及飞走了

2021/07/13


108号文件

从父母家出来
走到小区广场跟前
遇到小卖部老板娘
骑着辆电动车
绕着广场吆喝
“有没晚上
要学习
108号文件的”

她还附带开着
一个棋牌室
这是想
攒几局麻将

2021/07/13


记仇

从父母家回来
走到大转盘附近
看到一个水果摊
摊主很眼熟

想起来了
几年前
回父母家
我在他摊上
买过一串香蕉
到家发现
里面夹带了
一根烂香蕉
傍晚返回时
我跟他说
从此以后
再也不会
在他摊上
买水果

2021/07/13


如果

从父母家回来
骑车走到公路局门口
一个穿着还不错的女人
慢悠悠地走在
非机动车道上
挡住我去路
任凭我怎么摇铃
她都听不见似的
只好减速跟着她
一点点往前走
心说
如果我是个路怒族
这会儿很可能控制不住
猛地蹬上一脚
让自行车加速
朝着她屁股
狠狠撞上去

2021/07/13


手环

妻子去协和医院
探望二姨子
被保安拦住
要求出示近期
核酸检测证明
这么一来
肯定进不去了
旁边一个好心大姐
悄悄给妻子支着儿
“你想办法
把病人的手环
让人给带出来
你带着它进出
就没人拦你了”

2021/07/13


血疑

妻子在厨房
发出一声惊叫
接着就听她说
“哎哟喂
今儿撞见鬼了
开个冰箱门
居然把鼻子碰到了
你们快来帮我看看
是不是撞紫了”
“那还用说吗
你哪次碰到后
没发过紫的”
女儿回应道
听着娘俩对话
我一下子想起
1980年代
风靡一时的
日本电视剧
《血疑》

2021/07/13



父母屋后有个小菜园

晚上做饭
看菜不充足
上屋后小菜园
想摘点儿茄子
瞅了瞅
没看到
看我空手进屋
母亲说她去看看
不一会儿
母亲笑呵呵
来到厨房
将几根茄子
递到我手里

2021/07/14


老师的批语

在父母家
无意间
翻看到外甥女
读小学时的日记本
写的是一天中午
母亲要她和侄儿
去睡午觉
她和侄儿
想玩
母亲在旁边
他们就装睡
母亲走开
他们就爬起来玩
母亲回来她就喊
“02,02
守护神兽回来了”
哦,她把自己
编成了01
侄儿编成了02
母亲编成了
守护神兽
老师在文章底下
写了一句批语
“这是日记吗”

2021/07/14


收废品的

小妹夫下工回来
正要进门
手机响了
一个女人声音
“你是不是收废品的”
“我收团鱼”
小妹夫
没好气回了句
把电话挂掉了
然后冲我说
“抹了一天灰
人都快累死了
她倒好
说我是收废品的
真要做那么赚钱的生意
那就好咯”

2021/07/14


童子尿

回父母家
走到圆通寺
社区卫生室附近
一家私宅门口
一个小男孩
跟她妈妈说
“我要屙尿”
年轻母亲
抬手一指
“去
撒在那棵树身上”
哦,一泡童子尿
顺着香樟树身
流进了树坑里

2021/07/14


小男孩摔倒了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看到一个小男孩
跑着跑着摔倒了
见他瘪嘴
要开始哭
我说
“男子汉
站起来”
小家伙瞅我一眼
正要爬起来
他妈妈来了
手还没碰到
他哇地一声
大哭起来
接着
他爸爸小跑过来
将他抱走了

2021/07/14


冬瓜

母亲说
屋后小菜园里
一个冬瓜
已经在上白粉了
明天把它摘进屋放着
我说再让它长几天吧
母亲说
“不是不想让它长
再长下去
就成别人口中食了”
哦,我一下想起
1980年代初
村里一个姑娘
还没到18岁
就被她父母
给嫁出去了
理由也是这样
再不嫁
就得被生产队长
给祸害掉

2021/07/14


新冠疫苗

母亲说最近
两个邻居
打完疫苗回来
都叫身体不舒服
第二天
上医院一检查
就发现是癌症
听完后
我一下子想起
伟哥这东西

2021/07/14


账户

按照上面要求
每个人都得
将刚领到手的
年度考核奖金
退回去
财务科长说
“大家都退现金吧
这么多资金
如果一股脑儿
都流入我个人账户
万一把我当做网络诈骗
将我账户冻结了
我又得不少花精力
去求人解封”

2021/07/14


动员工作

社区工作人员
上门催促母亲
前去打新冠疫苗
看母亲动作慢了些
他大声说道
“在国外打一针
需要花几十万
而且要
排很长时间
才能打上
我们国家
免费给你打
社区还负责车辆接送
你有啥不情不愿的”

2021/07/14


一把手找我谈话

单位领导班子
已经重组完毕
你以前分管的工作
现在全部分给其他人了
但如今没有退二线一说
虽说你改任非领导职务了
我也不能
叫你不来上班
你自个儿看着办吧

2021/07/14



刘副校长

从父母家回来
快到家属院
见妻子学校
前副校长老刘
顺着院子墙根
迎面走来
本想打个招呼
不曾想
一辆小车突然开过
把我和他分开了
心想
既然如此
那就免了吧
只听他在那边
使劲儿咯了口痰
吐在了地上
之前
每次相遇
我都会主动
问候他一声
“刘校长好”

2021/07/15


搬运工

转眼天就要黑了
路边一辆
小货车的车斗里
一个中年搬运工
坐在车厢墙板上
边玩手机边等着
他预想中的
一单活儿
就像我小时候
在水塘里捕鱼
所有人都回家了
只剩我赖着不走
孤零零地
站在水塘里
总觉得
马上有条大鱼
耐不住浑水
很快就要
浮出水面

2021/07/15


老板娘

傍晚
巷子里
收购艾叶的门店前
男老板坐在躺椅上
吹着电扇玩手机
老板娘黑汗水流
在整理艾叶包袋
哦,她真像老板的
娘啊

2021/07/15


邻里

父母住的小区
南区一排房子
有户人家儿子
长得颇像
其邻居
整个小区的人
都在背地里说
那个男人
不能生育
他女人
偷偷找邻居借了种
我一直半信半疑
今儿
看到他孙子
也跟他邻居
长得颇像
仿佛
挨了当头一棒
好半天才缓过来

2021/07/15


药买多了

父亲屁股上的褥疮
几个月都没好利索
在我给父亲换药时
母亲半真半假说道
“你把剩下的
这半支药膏
拿去扔掉看看
说不定
今儿扔了
明儿就要好转
当初你们就不该
一次性
买回5支”

2021/07/15


吊篮

下午3点多
6月骄阳似火
街头公园里
一个整天
骑摩托车
走街串巷
用日常生活用品
换旧手机和头发的男人
此刻
把摩托车支起来
点上一支烟
躺在
尚未换出去的
一条吊篮里
悠闲地吸着

2021/07/15


坚壁清野

退二线之后
已3天没去单位
今日上午得空
到单位去了一趟
以防未经我同意
突然把我办公室
给调换了
(据说好几个人
看上这间办公室
还在争夺中
不知鹿死谁手呢)
其他倒没什么
主要是电脑里
存有我
近3年的诗作
于是抓紧时间
都转移到了
我带去的优盘里

2021/07/15


意念

午休起来
从冰箱里
拿出根黄瓜
拿刀子削了皮
然后
一圈一圈
削着吃起来
转眼就剩下
小半截了
忽然想到
千万别
一刀子下去
把一截黄瓜
削地上去了
我操
刚这么想过
黄瓜圈儿就
掉到地板上
咕噜咕噜
滚进了
洗手间

2021/07/15


小男人

外孙刚满8个月
发现他最近
开始频繁
抚摸他小鸡
起初
将他小手
拉开过几次
后来想了想
似乎不应该

2021/07/15


附近的人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邻居
朱大叔老两口
在他们屋后的
小菜园里忙活
便打了个招呼
严大婶问父亲
“你认不认识
我是哪个呀”
父亲呵呵笑了
“这也不知道吗
都是附近的人”

2021/07/15



父亲挨打记

下午回家
看到父亲
上嘴唇右侧
有一小块血疤
心里好生疑惑
小妹偷偷儿
告诉我
“中午
爸爸生死不开口吃饭
妈妈气极了
拿手打了几下
怕你说她
让我莫跟你讲”
忽然想起
有次
我给父亲喂饭
他也是不张口
当时就想
如果是我儿子这样
真想给他几巴掌

2021/07/16


女儿让写的一首诗

妻子带外孙时
小家伙要啥
她就给啥
女儿说
“我的个妈妈哟
你咋能这样呢”
“不给他就闹嘛”
“那他以后要杀人
你不让他杀
他就闹
难道你也
让他去杀吗”
说完
女儿接着说
“这也是一首诗
爸爸,你快写下”

2021/07/16


一个冬瓜

父母屋后
小菜园里
结出唯一
一个冬瓜
母亲将它
分成5份
我一份
弟弟一份
大妹一份
小妹一份
剩下一份
母亲自个儿
留下了
可5份冬瓜
并不一样大

2021/07/16


提示短信

手机忽然收到
一条提示短信
“尾号6868用户
您累计6980金币
将于7月17日
全部失效
速點
g3v.cn/5Ly1v
兑取商品”

这么多金币
能兑取到什么商品呢
房子
汽车
亦或珠宝
亦或美人

2021/07/16


修整树枝

给街边行道树
修整树枝的
5个工人
估计天太热累着了
这会儿正坐在
马路牙子上小憩
骑车打旁边走过时
不禁想起
1970年代
生产队社员们
经常起大早
来到公路上
趁天刚刚亮
路上没啥行人
剐行道树枝桠
拿回家当柴火

那是个做好事
不留名的时代

2021/07/16


扰乱的规律

最近一段时间
一到下午
就开始频繁放屁
非得再拉一次才好
开始以为自个儿身体
出了啥毛病
再一想
不对呀
其他一切
都好着呢
饮食也没变化

每天5点到7点
正是我排便时间
偏巧外孙也会在
这个时间段醒来
忙着照顾他
害得我没
一次性排干净

2021/07/16


长进了

听说同事D
一直觊觎
我那间
采光好的办公室
不过他这次
没像上次
从我手里抢走
行政审批权那样
吃相难看
而是先让
另一个下派干部
先搬进去过渡半年
打算等到年底
待那位同志
挂职完走后
再搬进去

2021/07/16


女同事们

新调换的
这间办公室
面积只有我
以前办公室
一半儿左右
见里面脏兮兮的
想找扫把和拖布
做下清洁
两个女同事
大Z和小Z
看到后
不由分说
一人拿扫帚
一人拿拖布
干了起来
女同事X
也赶紧拿来块抹布
帮忙擦桌椅门窗
反倒叫我
没事儿干
成了吃软饭的

2021/07/16


退二线

上午去了趟单位
赶上单位开大会
同事们见到我
忽然一个个
变得客气起来
纷纷走到跟前
跟我打招呼
搞得跟多年
没见似的
显得生分
心说
这才几天没来呀
退二线又不是退休
以后见面机会
还多的是啊

2021/07/16


换办公室

今儿早上
接到单位电话
说机关办公室
需要调换
让我去一趟
到了才知道
不光叫我
把现在正用着的
采光好的办公室
让出来
还得从3楼
搬到2楼去
哦,想想也没什么
3楼都是领导
咱已改任
非领导职务了
可犯不着为我
把其他科室
也拉进来
一起折腾嘛
回来跟妻子聊起
她说
“这是人家给你面子
如果单调换你一个
那得多丢人呀”

2021/07/16



处子秀

昨晚跟妻子
争吵了几句
早上起来
见她怒气未消
原本想请她
帮父亲网购纸尿裤的
估计这下没指望了
只好自个儿
试着在手机上操作
也就几分钟吧
居然下单成功
远没我之前
想象的那么难
而且下午3点多
就到货了

2021/07/17


古代小姐

给父亲喂饭
试了好几次
都没喂进去
小妹在旁边
见父亲嘴巴
张得小小的
一下子急了
“爸爸
您老咋跟个
古代小姐样
生怕把嘴巴
张大了呢”

2021/07/17


熟人相遇

父母邻居家
安徽籍租客
一个胖女人
最近连着几次
在小区或路上碰到
我们彼此看了一眼
谁也没做声
我在想
也许
再有几次
她就会开口
跟我打招呼的
因为今儿这次
她看我的时间
比之前
明显长了些

2021/07/17


赴约

同学聚会
赴约前去
跟在一个陌生女人后面
走进酒楼
服务员问女人
“订位子没有”
女人说
“999”
服务员然后问我
“你们是一起的吗”
我顺着她话
点了个头
前面女人回过头
瞅了我一眼
走几步
又回头
瞅了瞅我

2021/07/17


风调雨顺

母亲说1986年
家里两块水稻田
从收完麦子后翻耕
到栽秧
到收割
他们都没为稻田
抽过水也没排过水

2021/07/17


双簧

“对于使用强制手段
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现象
国家卫健委一直给予重视
今年4月11日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
新闻发布会曾表示
个别地方
在疫苗接种工作中
出现了简单化
甚至一刀切的情况
这种做法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以上是一段
官方发布的文字
事实上
三个月过去了
这事儿咋样呢
几天前
母亲还被催着
去打了疫苗
老人家现场
头晕得不行
又是打针
又是吸氧
回到家
还晕了两天

2021/07/17


实习生

机关里面
突然多了
4个小伙子
一个也不认识
一打听才知道
都是同事子女
暑期来单位实习
见他们没啥事儿
一个个捧着手机
打游戏看视频
我说他们这样子
学不到多少东西
女同事大Z说
他们在家玩着
也是玩着呀
如果来这儿
呆够一个月话
国家会给每人
发1000块钱

2021/07/17


沙发和凳子都不要了

改任非领导职务后
搬进了新调换的
一间小办公室
里面就
一张桌子
一把会议椅
一张三屉柜
加以前用的
一台旧电脑
几个同事说
“配张沙发吧
来客有坐的”
我很识趣
“以后没客人了
用不着”
“要不
摆两张凳子
以后我们来串门
有个坐的地方”
“凳子也免了
你们一个个
都忙得很
来了也坐不住”
大家都笑了起来

2021/07/17


书柜

改任非领导职务后
新搬进的办公室
再不朝阳了
阴暗而狭小
看着挺寒碜
女同事大Z
跟分管机关领导说
帮我配一张书柜
看着像样点儿
我说用不着
分管领导J
也跟着说用不着
大Z不停地冲J使眼色
意思是还是配一张吧
为给J台阶下
我说
“真用不着
现在的柜子
都是胶合板做的
甲醛太多
摆张柜子进来
等于是
搬进个毒源”

2021/07/17


另一面

《新世纪诗典》
推出她诗作后
她立马发朋友圈
说了一大堆感谢
居然看不到
主持人伊沙
做任何回应
哪怕点个赞
都没有
不免好生奇怪
哦,想起来了
伊沙曾经
不止一次
写诗说
她爱往朋友圈里
搬运垃圾信息
将其拉黑了

2021/07/17



一块骨头

帮父亲抠大便
摸到一小块骨头
担心划伤他直肠
只得轻轻地
一点点地
往外抠
可脑子里想的是
父亲用舌头
把吃进嘴里的骨头
往外捋

2021/07/18


十世单传

大约10年前
妻子栽过
一盆太阳花
之后再没栽
后来倒盆时
将那盆土转入
另一个花盆后
栽上一棵黄杨
这棵黄杨底下
每年都会长出
一株太阳花

2021/07/18


扬扬手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转到广场东边
见西边木椅上
小堂哥两口子
朝这边看着
正不知怎么
跟他们打个招呼
只见堂嫂
把手高高扬起
我也冲他们扬了下手
仿佛置身于黄土高原
我们之间
隔着一道沟壑

2021/07/18


猪蹄

母亲打疫苗后
一直头晕
大妹买了只猪蹄
让母亲炖汤喝
连着两天
猪蹄上的肉
都剔给父亲吃了
她自个儿只唆了
几块
净骨头

2021/07/18


南瓜藤尖儿

最近一段时间
母亲好几次要我
把屋后小菜园里的
南瓜藤尖儿
掐回来
让妻子
做给女儿吃
悄悄问过妻子
她说这东西不好吃
所以
每次从父母家回来时
都假装忘记了
今儿出发时
母亲把我叫住
递给我个塑料袋
接过来一看
哦,南瓜藤尖儿

2021/07/18


送鱼

5天前
邻居秦婶
给母亲100个口罩
母亲让小妹送钱去
秦婶当时没要
今儿下午
小妹夫钓鱼回来
母亲让他把钓到的鱼
送了两斤过去
秦婶老两口不在
他们儿媳收下了
小妹夫回来说
“秦婶儿媳
可能不认识我
不会白送了吧”
母亲说
“怎么可能呢
你秦婶又不傻
谁平白无故送鱼
给她吃”

2021/07/18


给父亲抠便

每次给父亲
抠完大便
手指头上
都残留着恶臭
然后每次都想
要不下次
咱不戴手套
抠着试一试
可临了
还是戴上了
塑料手套

2021/07/18


阵雨

午休醒来
外面天阴沉沉的
感觉一场大暴雨
就要到来
还不等我爬起来
一阵急促的雨声
已经响起
忙不迭
冲到窗前观雨
雨却突然停了
仿佛
一个老淫棍
才几秒工夫
便将
一梭子子弹
打了个净光

2021/07/18


合影

2018年10月
参加新世纪诗典
江南诗会的诗人
于参观南京大屠杀
遇难同胞纪念馆后
拍的那张合影照上
大家能够看到
站中间一排的
伊沙和唐欣
以及江湖海
三人成半蹲姿势
哦,转眼就三年了
现在看到照片
我耳畔依稀还在响起
当时伊沙喊的那一声
咱们稍稍蹲一下
给后排诗人
多留点儿镜头

2021/07/18


清静之地

改任非领导职务后
办公桌一下子
变干净多了
上面有且仅有
一台用了多年的台式电脑
那些永远都看不完的文件
统统见鬼去了
它们再不会
飞进办公室
停落在我案头

2021/07/18



买啤酒

一提9瓶
第一次
中了8个
一个5角
第二次
中了5个
第三次
中了1个
第四次
妻子说
“要不
你换个地方
去买吧”

2021/07/19


年轻的水果摊贩

轮椅推着父亲
转悠到大马路上
在电力公司路口
遇到个卖水果的
停下来
问桃子怎么卖
“10块钱3斤”
挑了5个桃子
过秤后
年轻的摊贩说
“9块6
你给9块钱吧”
当时
我都想替他说
“找个李子
给10块吧”

2021/07/19


晚饭不急

小妹夫今儿
坐钓友车
去钓鱼
上午8点多出门
直到下午5点
还没回
小妹电话问他
啥时回来吃饭
她好煮饭做菜
妹夫说不急
他回来做
6点过点儿
妹夫坐钓友车回来了
卸下钓具后
他留钓友吃饭
那人说
“不了
咋好意思
老在你这儿
吃饭呢”

2021/07/19


赢家

5个高中同学聚会
4个同学玩麻将
我只参与吃饭
一天下来
出现
三灌一情况
3个同学
分别输了
190
100
400
做东同学
赢了690
买单花去
820

2021/07/19


拍照识图

女儿给8个月大
属相老鼠的外孙
拍照
手机屏幕上显示

灵动

2021/07/19


救急

医院门前
一辆白色小车里
下来两个男子
两人突然想起
要戴口罩
稍矮的那个
返回去打开车门
拿出两个用过的口罩
问另一个高个儿男子
“没有新的
咋办呢
都是用过的”
高个儿犹豫了下说
“你车里有纸巾吗”
“你要纸巾干啥”
“你他妈戴过的
我总不能
直接捂嘴巴上吧
你快拿块纸巾给我
垫在里面
蒙混进去后
我就取下来”

2021/07/19


往事

12岁那年
堂哥打外面回村
强行扶着她
“来,慧芳
我教你学走路”
她哭着哀求道
“哥,我真走不了”
她一双腿
因小儿麻痹症
严重萎缩和变形

2021/07/19


诗与数学

微信上读到
新疆诗人
黎雪梅的
20首自选诗
读后发现
有2首诗
她选重了
心说
这不等于
选了18首吗
没想
认真数了一遍
发现总共24首
去掉重复的2首
还有22首

2021/07/19


厨具总汇

家属院旁边
新开了家
酒店厨具总汇
想到家里炒菜锅
该更换了
便走了进去
店员看我一眼
“买啥”
“炒锅”
他把带到
一溜锅跟前
发现都不是
我想要的

2021/07/19


礼尚往来

晚上打开朋友圈
突然看到她给我
连点了3个赞
要知道
我一个月下来
也难得发一条
可见她是有意
翻看的
心说
她之前没点赞
很可能把我屏蔽了
但不管怎样
我得回之以礼
把微博上
点评过的她那首
刚被《新世纪诗典》
推出的近作
连评带诗
发在朋友圈
接下来的事实
印证了我的猜测
她果然没有点赞
更别说道谢

2021/07/19





每天傍晚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都尽量躲开熟人
怕他们反反复复
夸我大孝子
母亲知道后
惊叫起来
“怪不得
你总被蚊子咬哟
那些没人的地方
蚊子多”

2021/07/20


事故现场

一辆红色电动车
和一个中年女人
躺在非机动车道上
女人右手捂着膝盖
不停地叫着
“哎哟……哎哟……”
一辆黑色电动车
停在路边
一个中老年男子
冲躺地上的女人和
越来越多的围观者
不停地解释说
“我是直行
我是直行”

2021/07/20


家属院门口纳凉的老太太

从父母家回来
见家属院门口
坐着几个老太太
跟坐东边的严老太太
打了个招呼
她回应道
“现在才下班啊”
不想停下自行车
随口应了一声
“嗯”
没想
坐西边的陈婶
立马纠正说
“哪儿是下班呀
他爸痴呆一两年了
他天天回去帮忙他妈
照顾他爸呢”

2021/07/20


狗叫

正给父亲
做按摩
屋外一只狗
狂叫了几声
父亲跟我说
“有人在喊你”

2021/07/20


宣传横幅

社区工作人员
在收购水产品的
门店对面
挂起了
一条宣传横幅
“环境关联你我他
齐抓共管靠大家”
门店前的路面上
污水横流
路边积水坑
发出一阵阵
恶臭

2021/07/20


不见路障

一辆白色平板卡车
停在路边
车头前面
喷着
4个粗体黑字
“路畅救援”

2021/07/20


执法证与制服

同事小李子
打电话问我
办不办执法证
想着退二线了
我说不办
他说
“如果不办执法证
以后更换制服
可能就没您老了”
“哦,知道了”
其时
我内心在说
以前发放的制服
基本上
都不怎么穿呢
不发也好
就算咱为国家
节约几个钱吧

2021/07/20


花短裙

女同事买了条
花短裙
问我
“好不好看”
“好看啊
穿着显你屁股大”
从此之后
就再没见她穿过

2021/07/20


规则

家属院门口
3个老哥
坐一起下象棋
谁输
谁下来歇着
呆旁边观战去
不像
打嵌五心麻将
4个人凑一场
3个人玩
谁赢
谁下来休息

2021/07/20


标准体重

抱着外孙
出来遛弯儿
路过药店时
看门口摆着
一台体重秤
给小家伙
称了下体重之后
我也顺便称了下
显示67公斤
旁边店员见了
问我多高
我说1米73
“哇!你这是
标准体重啊”
听上去
感觉她在说假话
因为我认识的人
都说我长得
有点儿瘦

2021/07/2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