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春夏诗歌·壹(八首)

◎德乾恒美



越来越近

少年时
学校周围是一座大寺院
寺院从山角
一路铺来
山顶深处
又隐匿了一座白庙
抬头望去
雾霭沉沉
鹰鹫盘旋其上
今年得闲
往大寺院
寺前已开辟广场
一群群鸽子
在信徒和红墙之上
来回低飞
我蹲在地上
看鸽子啄食谷粒儿
直到同事唤我
才起身发现
白庙就在眼前
却不像少年时
那般遥远
隐秘


异 乡

成为异乡
只是时间问题
一堵破墙
被秘密地允许存在
烟屁股满地
面条渣和碎菜帮子
粘连在断裂的石灰台阶上
不一会儿扔出一个啤酒瓶
随后,几口浓烈的痰甩出几米开外
卷入灰尘,藏了起来


秘 密

自从秘密被我知晓
它再也不敢兴师动众地暗示我
只是在我不经意的时候予我虎豹的力量
又在我疲惫昏睡之际给我安上大鹏的翅膀


走出荒原

她痴迷于无人能懂的象形文字
她的论著布满了书柜和网络

有一天我梦到赤裸的她——
在兽皮羊毛和粗褐堆起的软床上
她的肉身文满了蛇形的古代文字


商 品

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
我们就给唱出什么样
佛法八万四千法门
专给你挑出来
抚平你高贵的忧伤
你想要什么
我们都给你
这里有成千上万的康巴汉子
这里有千百首仓央嘉措情歌
这里有千万头神兽牦牛野羚
这里有望不到边际的大草原
这里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卓玛
草原上除了羊吃的草
就是你们爱的格桑花


同流合污

疲惫的人
四仰八叉地
躺在大白床上
赘肉压迫骨头
骨头压迫眼球
压迫喉咙
黏连的痰液
压迫胃肠
蠕动的糜质
压迫肺叶
交换的气体
压迫叹息
呃,压迫
这无关紧要的屁
压迫软组织
压迫神经
压迫胸口处
一根逆向生长的体毛
这根——
被右手手指
无意间拨弄
又或者
本就有
一颗安耐不住的痘
在簇拥它生长
这急需我
不由分说地
挠一挠
确定方位
从而抓到
具体的它
也许是
灾难­——
这肉体的记忆
让大地上
齐刷刷指向
隔岸的炮头
吊诡地调转
只剩下
一名叛离者
紧贴胸口
张牙舞爪
大有蛊惑周边
丛丛正向的毛
调转去向的势头
海岸炮台上
耀眼的铜
因为时间的
过于久远
落入腐朽的麦地
我的右手
像一朵低垂的云
在胸口处
投下阴翳
食指和拇指
机缘巧合
合二为一
没错
我把它拔了
我得拔了它


扒 皮

爱华店里
新到的香蕉
又黄又硬
剥开瓷实的皮
露出挺立的
白色肉体
咬一口
干涩难咽
像扎西家
草滩上的羊
抖着腿
慌张地
坐上卡车
牠们翻山越岭
进城过马路
进入伊布拉家的
大棚里
在一堆
饲料中间
发起了呆
面对鲜草
提不起兴趣
突然之间
世间所有的
新鲜事物
失去了
对牠的适口性
过一天
羊流鼻拉稀
而我在前面
提到的香蕉
它的皮
现在已经
变皱发黑
皮蒂之间
流淌出
稀软黑腐的肉


动物世界法

笼子里的老弱病残
不吃不喝
满脸的屎
就知道流泪
它们的胃
越来越差
拉去过磅
肉斤在跌落
临死前
塞进卡车
再拉去屠宰场
不会因为
体弱多病
而颐享天年
这群笼子里的牲口
动物世界的
鳏寡孤独
不再吃喝
也不知道
它们在肚子里
算计什么
或者因为
不长膘
被剥夺了
交配权
和生育权
整天宅在笼子里
拒绝和人类合作
直到晚饭时刻
隔壁牛场
传来钢琴曲
一群体格高大的
澳洲黑白花牛
甩着沉重的大奶子
摇头摆尾——
这人类远古的抒情式
对它们
像是一场空梦
太过遥远

 

作者简介:德乾恒美(Dechen Pakme),安多卓仓人。著有个人诗集《吐伯特群岛》《身体的宫殿》。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