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边记事及其他

◎西厍



蝉边记事

1
为重修水闸,小区旁数百米旧河道被填塞
两三年了。这城市的血管手术
以极其迟缓的速度推进
霓虹、星辰、月光,晨曦、落日
和万家灯火,因为丢失倒影而
常常显得稀薄。这城市一隅的淤塞
多少让人有些惊慌——
没有流水作为依傍的日子,睡眠也好像
不踏实:“枕着旷日持久的工地
哪如枕着一江流水?”人们在焦虑中新添了
焦虑,在埋怨中重叠着埋怨
直到竣工在即的某一天,突然看见
一江碧水,层层涟漪,在阳光下像一块
绿玻璃,水面重现鹭鸟瘦削的身影
才发现这光景一直在心头荡漾
江南梅雨在水面婆娑的几日
人们重温了枕水而梦的熨贴和安宁
江边写字楼一到晚上,仿佛有一半楼体
浸入水中,夜班灯火像金子融化在
水波里:城市终于可以用这微漾的笔触完成
它的画意和诗情。而蝉声
又开始一日接一日的沸腾


2
蝉声在早晨六点三十分之前
就已占领了城市迟钝的听觉——
一个婴儿凝神谛听他在人世第一次听到的
蝉声,他的表情那么专注
足见他天然亲近这声音:被成人视为
噪音的,恰是这孩子的天籁
他出神地看着窗外的杨树叶在风中
翻动。可能并没有清晰的视觉印象经由
他脆弱的视神经传回大脑
他只是对一片混沌的绿的律动充满好奇
至于绿后面更广阔而幽深的蓝
于他而言几乎是不存在的——
或许他就来自那广阔而幽深的蓝
他只是在人间回眸了一眼那蓝
他的眼睛那么澄澈、幽邃,看似空洞
却极端丰富——无法描述和画出的眼神
在蝉声里闪烁。“两颗黑曜石般的星辰
在里面我们看不到人世——
一切所谓繁华,和繁华背后的枯索与污浊……”


3
窗外杨树上的四邻居——
斑鸠、乌鸫、白头鹎和椋鸟
与生俱来的弱领地意识足可裨益
它们共同的王国
它们有迥不相同的叫声
和略有差异的时间管理方式
显然它们能最大程度地
求同存异:它们甚至接纳了蝉
高过它们鸣声总和的喧嚣——
似乎把夏天的临时统治权交给一个异类
不失为聪明的权宜之计
它们的宫殿依然高峻、繁茂
迎风招展。无数心形旌帜所构成的
一面巨大绿旗,在晨光中闪烁
把季节的视觉愉悦奉献给了
一双婴儿的眼睛:他尚不能理解
这被演绎到极致的夏天之美
他只是被深深吸引
在他混沌的听觉中,鸟鸣和蝉声
会变得越来越清晰但是
眼下深深吸引着他的正是一种混沌之音
——世界用至善至美的那一部分
给予着他最初的启蒙


4
早晨六时许,一名园丁在剪刈
凌乱的石楠树篱。盛夏如蝉而空气中
散发着新鲜的树汁气味——
让人难免联想在炖熟的肉食中
挤上几滴柠檬的那种清新
五六个老人沿着红砖步道溜达
他们用某种吴地方言大声谈论着时事
几乎算是肆无忌惮:他们确乎没什么可
忌惮的了他们还拥有成色十足的
夏日早晨。其中一个却停下脚步
逗弄一个中年男人怀抱的婴儿
这个老资格的祖父很快谈及自己的孙女
眉目中除了慈和善,几乎难觅芜杂的情绪
所谓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不外乎如此
与城市热闹起来的市声隔河而在的这一切
都静谧在蝉声的沸腾中。微风不足以
阻遏的爬过围墙的阳光,被树荫过滤一遍
再打在婴儿的脸上,那些细密的绒毛
就泛出淡淡的金色。那双黑眼睛
那一对处子之泉,几乎让“清澈”和
“清凉”这两个词也感到羞愧
这时婴儿正被中年男人抱着俯向一丛
蜷着花瓣的夜饭花,中年男人嘴里说着那个
美丽的单音节词:花、花、花


掘石港看驳船

黄昏时到掘石港看驳船
已成为我小镇生活的一部分——
我在西岸看,也在东岸看

在西岸看时水体尚清明
南来的空载驳船气宇轩昂
铁色灰蓝,锈痕斑驳
迎头冲撞围拢上来的暮色和江湖险恶
它犁开时空的架势不亚于
一柄巨型斧头

在东岸看,则水体幽暗
落日如岩浆从云隙中泄出
落入掘石港的部分
像千万条锦鳞翻腾,无声唼喋
北来的驳船吃水及舷
满载砂石、煤炭和时间的铅锭
机声轰鸣,缓慢移行

像一块淬火的锻铁埋在水中
拖出细长沸腾的航迹

这些南来北往的驳船在掘石港的
迟滞航行,终于也成为这首诗的一部分
超越这个夏天的其他事物,成为
我所属意的部分


日落时分

一天当中的日落时分,六点到七点
或者五点三十分到六点三十分
这是一条时间的弄堂、巷子、胡同——
一条夹缝。光线转暗,万物趋于晦暝
飞过小泖港的白鹭在背光中身负
时间之灰,无限接近驳船和对岸响叶杨
在河水中动荡倒影的颜色
白鹭很清楚它的白不可凌驾于
秩序的严肃性。穿越这条时间缝隙
它将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归宿
它不寻求关乎自己体态和颜色的隐喻
或象征。而落日像倾覆的钢水倒入河床时
河床还要沸腾上一阵子——
我被这沸腾吸引,这物理的沸腾也是
时间的沸腾,告诉我时间的夹缝至少还有
小泖港那么宽,够我在其中虚度片刻——
骑行或散步,都只为将世界抛诸脑后
对我而言这沿河步道既是小镇的边界也是
时间的边界。“除了落日之美
没有什么能让我服膺;除了沉默向晚
重温身体的意义和孤独的有效性
我没有誓言需要表达,也不轻言信仰……”


杰出公民*

在虚伪的文化语境中
杰出公民等于抹黑者和叛徒
等于全民公敌?从结局看
是这么回事,是的
(从现实看也是
文化的虚伪属性从来没有国界)
作为天生的怀疑与批评者
他不惜背负罪名
远离出生地,数十年不回一趟家
在作品中以挑剔、揶揄
甚至讥讽的口吻书写眷恋
他天生难以与世俗的爱的表达
苟合。他的爱带刺
他的爱是苦的、涩的、痛的
他反对平庸,厌恶歌颂教皇
即使是以艺术的方式
他不肯屈就胁迫和一厢情愿的示好
即使是以慈善和感恩的名义
他交还勋章,拒绝妥协
为荣归故里的一念之差悔青了肠子
他从最初的自我放逐
终于成为了一个被逐者
他在与世界的敌意中矜持以对
皇家文学院和国王
更横眉冷对庸俗的赞美和
恶毒的诋毁。他对初恋女友
仍有发乎情止乎礼的暧昧
他不是圣人


注:阿根廷、西班牙联合摄制同名电影。

2021.7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