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942-1974

◎秦匹夫



泥沙集1942:拖把

 

拖把挂在墙上

被一个金属扣。拦腰抱住

其次是盆子。水池。衣架

这些。三三两两的人影

广场很空旷

她被拦腰抱住

紧贴在墙壁上

 

泥沙集1943:萤火虫

 

萤火虫是用屁股发光

实际看不到屁股

漆黑里只能看见亮光划过

从前有一个人

在夜里打着手电筒从远处来

他起伏的脚步也是造成了一种闪烁

也是和现在一样。我站在门口看着

结果也一样。他和萤火虫都没有来

它们在一个拐弯处永远的消失了

 

泥沙集1944:闷热啊

 

闷热也能产生寂静

但是无心去沉浸这些

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刚擦洗过的膀子又渗出一层细汗

不想说话。不想动弹

这大概就是寂静产生的原因吧

人人都在抵抗这些

包括山上的树禾。草虫

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无力产生噪音

泥沙集1945:手

半夜。水沸腾了
沸腾之水冲入杯中
被一双老手端着
多毛的手。干涩皱褶
但是笔直。向前稳定延伸
掠过
掠过
掠过

泥沙集1946:出发

出发是我出发
头天夜里父母弄好酒菜
殷切之意使我上当
我多喝了并且第二天将行时
我仍沉湎。我难受
父说。出发。去赚钱
母说。出发。去赚钱
妻说。出发。去赚钱
我尚无儿女
我曾期望有成串的胆怯的缀在身后
他们是一串串的喘息
他们期望又推搡的眼神
出发。我说
一把关闭车门。截掉这些
光溜溜向前行去

泥沙集1947:雨洗过山坡

雨洗过山坡后
就是在燥热季节。自称清凉的。洁净的
汹涌着从山坡上滚辗而过
我们的爱情也是
我们经过的地方寸草不生
我们茂盛生长。近乎野蛮的
山坡。被一场雨洗过后
各自孤单洁净的站立

泥沙集1948:人海

从山沟里出来。陡然看见人海
他们曾是各自家里难忘的一个
但是现在我完全看不清
他们形成咸腥的一片
翻涌溅起的向我拍击而来又迅速退走

泥沙集1949:高耸的山尖

在宜宾西的站台上
我看见远处高耸的山尖
之前我随下车的人流到此抽烟
我过于狂妄或者说孤独
我视周围的一切为低矮
为麻木。为杂草和乱石我从它们中间鹤立出来
一如远处高耸的山尖
它上面缭绕的云雾一如我头顶的烟雾

泥沙集1950:两旁的玉米

                                 ———献给我亲爱的朋友们

这一趟行程
我是经过很长时间的忐忑才决定开始的
我是一个酒鬼。一个麻烦制造者
本质上适合独自待在无人的地方
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在人群中穿梭
然而这天我们出发。两旁的玉米使我坚定下来
两旁的长着宽厚叶子的玉米
这些我从小就熟悉并曾经赖以生存的
它们并不是两旁最多的存在
却似乎连绵不绝。一路扶持着我向前飞奔

泥沙集1951:五字大明咒


一定要少喝
一定要少喝
堪堪五字
每日吟诵千遍

或者
唱:只喝啤酒不喝白酒一二哟

泥沙集1952:伟人

我们刚刚租好房子
刚刚把行李搬进来。坐在沙发上
这是一种新事物的开端。因此
我点燃一枝烟。透过烟雾看着眼前的杂乱
我将要收拾它们。我想
具体如何暂时没有方案
但是我完全可以收拾它们
这非常确定。所有的杂乱都在变成
破碎峥嵘的江山
好。没有问题。我说
一种闲庭信步的自信正在笼罩我

泥沙集1953:琥珀

我们做了一下午擦洗工作
一人手执一块抹布
有时会用到拖把扫帚和桶
我们很默契的使用这些
很默契的。擦身而过
有时是我撞她一下肩膀
有时是她撞我一下
外面一直有很多声音传来
但我们全没有听到
我们像琥珀里的两只幼虫
鲜活而又安静

泥沙集1954:洗面奶忘在了酒店

洗面奶忘在了酒店
过了两天。也就是现在。天快黑了
她独自去取。我则独自在家清洗厨房
下午我们曾一起清洗它
现在则是我一人。我用钢丝球使劲刷擦
她呢。她是我的妻子
如今像个单身女人独自走在街上
我突然想起。假如现在有人来向我问起她
我该如何回答。同样的
她恐怕也要犹豫。甚至尴尬一番

泥沙集1955:丝线

有两个小时。我们安静的靠在椅背上
我们没有说话。但是这并不是沉默
我们依然在彼此延伸着。像是一根
有两次我收了收足她伸手捋了下头发
像是晚风拂来。丝线轻轻飘扬了一下

泥沙集1956:威宁的夏天

今天没有喝多
一大群朋友从饭店大门决口出来
在宽阔的街道上分流
我化身为一条小溪
在静谧的夜空下细细流淌
这样也好
盛夏里。一股凉风从树上跳下来
落叶一般飘落在我身上

泥沙集1957:听见

认真的听一听那些声音
它们为何要发出
为何不能像你一样安静的坐着
你真的安静吗
它们发出的就是你发出的
所有的声音均来自不安

泥沙集1958:后颈

江湖上刀客砍人
欺近到侧身朝后颈斫去
刽子手也是
乡村朦胧的夜晚也是
黑影在后颈吹一口凉气
后颈笔直细小
散发乳白色的微光
当黄毛鸡爪一样的手掌覆上去
后颈一如既往的缩了一下
又很快平静了

泥沙集1959:消极的一天

确实。劳动后容易平静
因为已经无忧。因为你并不是一个吃白食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你和这个世界两不相欠
因此你可以平静下来
可以抹掉汗水自在大方的坐下来
窗户临街。街面上那些正在移动的
他们也正在解决这些
我们都深谙一个道理———
劳动是最粗暴简单的解决之道

泥沙集1960:悬空寺

我们度过了混乱肮脏的一生
但有某一刻曾经纯净
或者这纯净与生俱来一直都在
但是被深埋不能到达

泥沙集1961:苦相

生活了一段时间后
我们开始互相指责
她讨厌我紧皱眉头形成川字
伸手把它拨开
我则讥讽她脸皮下垂
导致眼角和嘴角也朝下耷拉
我没办法将它们往上提
我说你这是苦相
她完全不听。继续拨我的眉头
我说你要多笑
她继续
我掏出一棵烟点上。朝她喷一口
她哎呀一声跳开
一下子什么都活泛了
苦相消失了

泥沙集1962:网络中断了

有一回我们吵得很凶
她突然消失了
我把每一条道路都走到尽头
依然不见她的踪迹
我猜测她躲在哪片树林里
像一个黑客那样
于是我打她的电话
但是电话关机了
朗朗晴天。我突然看见阴暗
明明可以畅行无阻。我却感觉被困住

泥沙集1963:庆祝

收拾一番后
我们算是在这里住下了
但真正感受到住下
是又在厨房忙碌一阵
把饭菜端上桌子的瞬间
热气和香气说明此处已能提供我生活所需
我想要庆祝
我知道有一个庞然大物此时也在庆祝
那么举杯
我们的庆祝是相同的
你通过你的努力过上了好日子
我也是

泥沙集1964:几种声音

听见天外遗音
———不要喝酒
———要赚钱
———不要抽烟
———要生娃
我发了会儿呆
又麻木地起身在屋内转了几圈
忽然又听见地底的恶兽传来咆哮
———要自由。要自在
晃悠悠过去半日
街上传来叫卖声
———桔子。芒果。不好吃不要钱

泥沙集1965:隐喻。湖

如果没有湖。这里就是一个山洼
如今湖来了。把山洼里的人家赶到了岸边
人们也不以为意。反而觉得欣喜
他们在岸边建起高楼
有船的人家驾船去湖中放歌
傍晚我和妻子来这里散步
我们是外乡人。可以说是天外来客
看见湖边这番景像。不禁陷入沉思———
这些被驱赶和奴伇的

泥沙集1966:草海迷失案

金波。圆圆。我
我们去草海边玩
我们觉得非要到水边
能把脚伸进水里才算
于是钻进苇丛
看着不远。但是走了很久依然不见水
有两次我们偏离了方向
有一次遇到了沼泽
有一次快要接近水边时
一个拉屎的又使我们退回来
所幸我们也不着急
夏天苇草温柔
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在其中荡漾

泥沙集1967:孤独的女人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
朝夕都在一起。可以说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但是有一天她。突然
明明我们两个在吃饭她只说她在吃
明明我们两个在湖畔走她只说她在走
明明我们两个在睡觉她只说她在睡
诸如此类。我突然消失了
整天面对面的夫妻。她突然正在独自经历

泥沙集1968:鞋子兄弟

鞋子兄弟是
青春摆在床下的两只鞋子
鞋口大张。袜子蜷缩其内
之前我们已吃了大量酒肉
此时在宾馆又举酒杯
我们西装革履。已吃喝了太多啊
老实说。我目光有些愣怔
突然地。我上前一步
把这干涸。瑟缩的鞋子提起来
把一杯酒灌注其中
我说兄弟。你且喝一杯

泥沙集1969:无邪

梧桐叶子安静的时候少
时刻都在晃动。遇雨遇风时更欢快
一个把手机举在耳边的男人和一个弯腰系鞋带的女人
梧桐叶子在他们头顶翻飞
夜里我穿着短裤
上身套一件绒衣坐在窗前的藤椅上

泥沙集1970:果冻

刚住进来时都是好的
很快的。卧室里的灯坏了
接着客厅里的灯也闪几下不亮了
像是连锁反应。煤气灶。洗衣机。热水器
都陆续停止了工作
我和妻子完全不懂得怎么维修
只好降低标准或者寻找替代品
连续几天我们两个面对面坐在角落里
咬着手指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又突然噗嗤笑出声来

泥沙集1971:巫

街道突然黑了
是深夜里。人和车消失后
他们携带的光亮也消失了
一个平整的矗立在那儿
一个体内代表生机的无序和活泼被
削压后的平整。矗立在那儿
需要酒。酒精就是反革命
需要一个摇晃的羞耻的身躯走上前去
被碾压或吞噬

泥沙集1972:酒的本质

曾经有一个人告诉我
另一个人喝酒后
离席在包房角落拉屎
他要和他绝交。我说你
从来没喝吐过吗
另一个兄弟调戏妇女
我们把他揍了一顿
大多数时候。三杯下肚
开始喋喋不休
那么。我告诉拉屎的兄弟
你都喝得从下面呕吐了。还能继续吗
那个要绝交的。我怒斥他
你从嘴里吐出来的比屎还臭
装什么逼

泥沙集1973:酒鬼二三事

群星为冠
大地为履
人民是身上滚动的虱子
孤独者也是独裁者
行走在世上如走在旷野

泥沙集1974:成语接龙

街道两边的楼房漂亮
方方正正一栋连着一栋
迎面走来的人也是
一个接着一个
俱都衣冠楚楚。文明礼貌
一开始我兴致盎然。不时发出惊叹
后来突然拐出去到荒野上
在秩序的背面扯了一把乱草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